「水炳昌是誰?我們武林鏢局沒有這個人!」三當家南國風索性耍賴。

「知人知面不知心,虧我父親還把你們當兄弟,你們卻要殺死我父親。」水月英也急迫想知道她父親的下落。

「水月英,你壞了我那麼多事,我不殺你已經算仁慈了,你以為有葛三天給你撐腰你就可以為所欲為了嗎?」二當家不裁絲毫不膽怯。

二當家不裁在拖時間,他已經派人去告知中都城城主,只要中都城城主宋毅信出面,他們度過難關后,將徹底站穩腳跟。

說曹操曹操就到,正當葛三天欲下狠手時,宋毅信來了。

「我道是哪位大人物光臨我中都城,這不是四方盟國的葛軍師嗎!」宋毅信帶著一幫小弟走進武林鏢局大院。

「中都城城主!」葛三天回過頭眯著眼睛,表情凝重。

宋毅信的出現不在葛三天預料範圍之內。

葛三天不想宋毅信出現,宋毅信自己也不想出現,在這個多事的年月,宋毅信不願得罪任何一方勢力。

但是,宋毅信又不得不出現,因為他必須為武林鏢局出頭。

說來這還是宋毅信自己給自己挖的坑。

當初建城完成後,宋毅信為了留住人口和那些大小勢力,曾許諾,只要屬於中都城登記在冊的家族勢力,全都受中都城保護。

雖然武林鏢局自己作死,不僅勾搭靈天,還得罪葛三天,但,宋毅信為了臉面,為了信譽,他不得不站出來庇護武林鏢局。

「葛軍師,武林鏢局好說歹說也是我中都城的人,身為中都城城主,我有義務阻止你破壞中都城的秩序。」宋毅信對葛三天說道。

「義務?呵呵,宋毅信,你可認識我身邊的姑娘?」葛三天冷笑回應。

宋毅信看向水月英,愣了一下,接著又看了看武林鏢局的人,隨後表情有些難看,宋毅信已經猜到發生了什麼事。

「武林鏢局內部的事,我無權干涉,只要不影響中都城正常秩序。」宋毅通道。

「宋城主英明,這個葛三天仗著自己有四方盟國撐腰,跑來我們中都城作威作福,真是欺人太甚。」二當家不裁臉上掛著笑容。

二當家不裁就是知道宋毅信必須庇護武林鏢局這一點,所以才敢肆無忌憚反叛。 葛三天看了看二當家不裁,又轉過頭看了看宋毅信。

突然,葛三天大笑起來。

「大王,先打斷他兩條腿。」葛三天指著二當家不裁道。

所有人都沒想到葛三天居然一意孤行,全然不給宋毅信面子。

山大王可不管那麼多,既然葛三天開口,那它就執行,當即朝二當家不裁飛身一躍,張開鋒利的爪子。

「葛三天,你也太不把我放眼裡。」宋毅信惱羞成怒。

「哎!宋城主,此話怎講?我對宋城主可是非常尊重的,怎麼可能會不把你放眼裡。」葛三天平靜對視宋毅信。

「那你為何還要一意孤行!」宋毅信的手已經握住劍柄,隨時都可能動手。

「宋城主,別誤會,我對武林鏢局可沒有任何貪念,我要處置的只是那個已經投靠靈天殺害水炳昌的走狗罷了!難不成宋城主這都要管嗎?」葛三天侃侃而談。

宋毅信現在騎虎難下啊!因為葛三天的話也沒錯,而且他內心並不希望二當家不裁掌管武林鏢局。

正當宋毅信猶豫之際,山大王已經殺到二當家不裁跟前。

葛三天冷笑著面向武林鏢局的人。

「還有你們,你們就不想當武林鏢局的大當家嗎?你們就甘願淪為次等人嗎?只要此人消失,那大當家的位置還不是由你們來支配。」

葛三天的話宛如晴天霹靂,打在武林鏢局各當家心頭,沒錯,只要二當家不裁消失,他們也有機會競爭大當家的席位,原本打算出手幫忙的當家,突然全都不動了,有的還拉開與二當家不裁之間的距離。

「你們別被他騙了,這個葛三天陰險狡詐,詭計多端,他的話你們也信嗎?」二當家不裁著急了。

「他們當然信,宋城主就在眼前,我葛三天能耐再大也比不過宋城主,自然不可能繼續干涉武林鏢局的事。」葛三天有意無意說著。

趁著武林鏢局人心渙散,葛三天用眼神示意山大王。

山大王當即會意,力量猛然爆發,不再隱藏。

二當家不裁眼中只見身前一道殘影一閃而過,膝蓋突然發疼,並跪倒地上。

「啊!」二當家不裁痛苦喊出聲來。

所有人看向二當家不裁,發現他的膝蓋已然斷開。

「現在你們可以告訴我水炳昌在哪了吧!」葛三天面無表情看著武林鏢局眾人。

武林鏢局幾個當家被葛三天看得心底發冷。

「水炳昌不是我們殺的,他自己自殺的。」三當家南國風被葛三天嚇破膽,趕緊道出實情。

「繼續說!」葛三天盯著南國風眼神冰冷。

葛三天內心嘆氣,想不到水炳昌真的死了。

「他讓我們發誓不得追殺他女兒水月英,他便自行了斷,我們沒有殺他,不關我們的事,背叛水炳昌的事也是不裁誘惑我們做的,我們本不想那樣……」三當家南國風戰戰兢兢解釋。

葛三天回過頭看著水月英,只見她已經淚流滿面。

「現在他在哪!」葛三天繼續逼問道。

「在,在,祠堂里。」三當家眼神閃爍,意思很明顯,就在他們身後的屋子裡。

「讓開!」

葛三天對武林鏢局的人大喊一聲,那些人立馬給葛三天閃開一條道,生怕葛三天拿他們開刀。

隨後,葛三天拉著水月英走進武林鏢局祠堂,當走到二當家不裁的位置時,葛三天瞟了一眼他,說了一句話,讓所有人汗毛豎起。

「殺了他!」 雷正已經完成答應方芳的事,自然是時候離開了。

離開之時,方芳基本什麼話都沒說,只是告訴雷正,這一次一定要回來。

「仙人擁有悠長的生命,人類的極限只有百來年,雷正,斬除凡根才能成就大道。」

飛行向半月神州的路上,仙劍苦口婆心教導雷正。

「我知道!」雷正當然知道,正因為雷正知道,所以他一直忍住不去見趙詩楠。

雷正希望,時間,可以讓趙詩楠忘記他。

「知道就好!省得你嫌我啰嗦!」

仙劍一直被雷正帶在身上,只不過用了點障眼法,普通人無法看見仙劍。

頂級神豪 半日之後,雷正從空中落入半月神州內,並在中都城外城找到了葛三天和聞凱源。

「你們談妥了嗎?」雷正問聞凱源和葛三天。

「跟靈天約定好了!不過,雷正哥,半月神州內除了半月族還有妖獸,那虎王是一隻悟境妖獸,就連靈天也不是它的對手,我擔心它們會搗亂。」葛三天回答道。

葛三天這個時候把虎王的事告訴雷正除了擔心妖獸偷襲外,還有另一個原因,這個原因關乎葛三天自己的私心。

「嗯!那個虎王在哪?我去跟他談談。」雷正並未多想。

葛三天說的對,妖獸大軍才是魅的主力軍團,如果能說服妖獸中的王自然再好不過。

「雷正哥,我見過虎王,我知道他在哪!我帶你去……」見到雷正有意去找虎王,葛三天異常興奮。

「也行!你準備好了嗎?」雷正想著帶上葛三天也沒事,如今的他能保護好葛三天。

「等一下,我喊個人,不對,喊只貓……」葛三天高興地去找山大王。

「前輩,需要我為你準備獸車嗎?」等到葛三天走後聞凱源才得以跟雷正說上話。

「不用了!距離很近。」雷正回答。

聞凱源張了一下嘴,突然又沉默下來,平日里和任何人都能談笑風生的聞凱源站在雷正面前卻特別拘束。

「你有什麼話可以直接說出來。」畢竟聞凱源照顧葛三天幾人那麼長時間,如果只是小要求,雷正是可以滿足他的。

「好,我便直言不諱,前輩,有一件事我必須確認,你打敗魅之後,你將如何安置我們半月族,我們都知道上海城是外面的人類的,失去魅之後,單憑半月族不可能守住這一塊土地,所以,我們希望前輩能給我們一個明確的答覆,這件事關係到我們半月族的生死存亡。」聞凱源說道。

「你放心好了,你們半月族安置的問題我已經有對策,具體還要等實施才知道。」雖然雷正有對策,不過成功與否還是未知數,所以現在還無法給聞凱源肯定答覆。

這時候,葛三天跑回來了,懷裡還抱著一隻山大王,山大王的體型也是越來越小,真的像一隻貓一樣。

「雷正哥,我們可以走了。」

豪門纏情:情挑殺手總裁 雷正看到葛三天的小動作,不過也不礙事,衣袖一揮,兩人一貓踏空飛起。 雷正說的距離很近是實話,他帶著葛三天不一會兒便進入中央大森林的領空。

兩個人類光明正大在中央大森林上空飛行自然引起一路的妖獸的注意。

然而,能飛行,說明必定是悟境修鍊者,普通妖獸根本不敢阻攔。

雖然中央大森林非常大,不過,虎王所呆的地方卻是中央大森林邊緣地區,並且,雷正已經感知到虎王袁天。

虎王的領地是一片矮山石林地,此時的袁天正躺在它自己鑿出的石洞里。

雷正從空中落到洞口,此時袁天還在睡夢中,還未醒來。

「它就是虎王吧!」雷正問葛三天。

悟境的老虎只有一頭,雷正肯定不會找錯對象。

「是的,它就是虎王。」葛三天回答道。

雷正和葛三天的對話把袁天吵醒,袁天睜開碩大的眼睛,盯著雷正和葛三天。

「你們為什麼能進入我的領地。」

葛三天很意外看到山大王居然躲到他身後,看來,山大王對虎王不是一般的畏懼。

「虎王,我們有話問你。」葛三天對袁天喊道。

葛三天已經見過袁天一次面,再加上有雷正護著他,說起話來也非常底氣。

「小小人類居然敢這麼跟本大爺說話。」袁天很生氣。

正當葛三天欲反駁袁天時,雷正阻止了他。

「你的氣息我以前好像見過你,不過,都不重要,我問你,如果我們與魅為敵,你是繼續支持魅,還是袖手旁觀?」雷正說道。

「與魅為敵?這是我聽過最可笑的話,人類,你們真以為自己有本事戰勝魅嗎?魅的強大你們人類根本無法想象。」袁天回答。

「既然如此,我們切磋一番,如何?敗者必須答應勝者一個條件。」雷正給袁天下套。

「好!本大爺答應你,正好你們也把山大王帶回來,我贏了你們把山大王留下。」看來袁天一早便注意到山大王的存在。

袁天之所以這麼說也是因為他認定雷正不可能敵得過他。

雷正看向葛三天,徵求葛三天意見,雖然雷正自認為不可能會敗給悟境修鍊者,但,山大王是葛三天帶來的,還是要徵求他本人意見。

「雷正哥,沒問題。」葛三天爽快答應,葛三天跟雷正一樣,不認為雷正會輸給袁天。

雷正點點頭,正好他也想起了袁天的名字,軍方對袁天非常了解,三年前還開發出一把專門克制袁天的武器。

「那就這麼定了,袁天,你出來吧!」

雷正說著衣袖一揮,把葛三天送到石林地面上。

這時候袁天終於感應到雷正的氣息。

「你是悟境修鍊者?」 BOSS兇猛:陸先生,請剋制 袁天問雷正。

「沒錯!」 仙武神煌 雷正點點頭,他沒必要糊弄袁天。

聽到雷正回答,袁天的心頓時安定下來,隨後走出山洞,抬起高傲的頭顱俯視雷正。

「開始吧!你可以先出手。」雷正淡淡說道。

「既然你那麼自信,本大爺就不客氣了。」

「天雷!」

袁天毫不猶豫使出本命術法,藍色天雷,一出手便是殺招。

三年後袁天的本命術法,天雷的威力也更強了,顏色從以前的淺藍進化成深藍。

然而,袁天的行為正中雷正下懷。

如果袁天選擇用身體力量搏命一擊,可能會對雷正造成威脅,但是,他使用了術法。

仙人最擅長的便是術法,術法種類幾乎囊括萬物之源。

也就是說,當袁天使出本命天雷之時,雷正得腦海瞬間有了應對之法。

「雷法,煉雷。」

雷正抬起手掌,剎那間,袁天的本命天雷全聚集到雷正的掌心。

「雷達,天雷轟頂。」

說時遲那時快,袁天的本命天雷經過雷正的手反向攻擊袁天自己。

袁天大驚失色,這一幕他非常熟悉,就是三年前,那個拿著鎚子叫魯馬騰的人類神兵,用了類似的手法把他打得狼狽不堪。

當然,三年的時間,袁天也沒閑著,他想出了一個破解方法。 袁天破解天雷反擊的方法便是,淬鍊他自身的毛髮,使之變成絕緣體,如此一來,天雷便無法對他的身體造成傷害。

當然,淬鍊毛髮有弊也有利,利就是可以阻擋絕大部分雷屬性攻擊,弊端就是淬鍊后的毛髮將變得非常僵硬,就像刺蝟一樣。

當雷正利用天雷反向攻擊袁天之時,袁天的毛髮瞬間豎起,將天雷隔絕於肉體之外。

這一幕讓雷正感到非常意外,這頭老虎挺聰明的。

當然,實力的差距想靠聰明來彌補,還遠遠不夠。

雷正已經讓袁天先出手,那麼接下來該輪到他出手了。

「定仙術!」

毫無意義,定仙術是最實用,最順手的仙法,可制敵,也可殺敵。

袁天一動不動瞪著雷正,只不過眼神出賣了他,他現在既害怕,又感羞憤。此時此刻,袁天想起來,他還未成為修鍊者之前,在一家醫院裡,被雷正用同樣的法術制服,那是他一生都抹不掉的黑點。

雷正轉向葛三天,對葛三天說道:「三天,借你的刀一用。」

「好嘞!雷正哥,給!」葛三天高興地把青刀拋到雷正手中。

雷正拔出青刀,一步一步走向袁天。

「你現在認輸我可以饒你一命。」

袁天有苦說不出,有淚不能流啊!雷正就像噩夢一般,一直纏繞在他心頭。

「哦!忘了你現在不能說話!解!」

雷正站在袁天身前,小小的身影,彷彿一座大山,壓在袁天身上。

袁天剛恢復自由當即伏下身子投降。

「本大爺認輸,有什麼條件你儘管說!」

「嗯!那我便直說,我要你立誓,從現在開始,一個月內,所有獸類不得離開這座森林。這個條件對你來說不難吧!」雷正對袁天說道。

不過,袁天聽后卻沒有立即回答雷正。

「我的手下倒不是難事,只要我開口,誰都不敢違背,只不過,森林裡,有些妖獸並不屬於我管……我即便立誓也沒有用。」袁天道。

「哦?難道你不是最強的妖獸?」雷正猜測也許事實就是那樣的。

「這……我是最強的妖獸,但是還有另一個實力跟我差不多的……」袁天眼神閃爍。

雖然聲音很正常,但袁天的眼神出賣了他,另一個妖獸估計比他更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