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布的拳頭頓時打空,這一場面也是讓阿布眉頭緊鎖,這場面別說阿布沒想到,如果寧無華在場也肯定想不到,阿布可是阿修羅成員,雖然沒有阿修羅之劍那麼出名,但阿修羅也是各個能打善戰,無論肉搏還是招式都不比常人。


齊楓可不想給阿布第二次攻擊的機會,阿布的拳頭剛剛在齊楓頭上停住,齊楓便身子微轉順勢打出重拳直奔阿布的腹部,這一拳齊楓用盡了所有力氣,拳頭劃過之處都伴隨着“嗖嗖”的聲響。

“砰”的一聲低沉,阿布一動未動漸漸猙獰的嘴角向着身下的齊楓看去。

齊楓這一拳如預想般擊到了阿布的腹部上,但卻沒有發揮出預想的效果,手上傳來的隱隱作痛令齊楓臉部猙獰了起來,漸漸將目光看向阿布,正好迎上阿布的目光。

二人眼神交鋒的一剎那,頓時都向後撤了兩步,齊楓強忍住手上傳來的疼痛看着阿布猙獰的嘴臉漸漸保持着微笑。

見狀阿布也收斂起猙獰笑了起來,二人就這樣微笑的看着對方誰都不敢上前一步。

齊楓心中不解,這一拳明明讓阿布吃痛,但爲何自己的拳頭像是打在堅硬之物上?難不成阿布的腹前綁着什麼東西不成?

“呵,你還真有兩下子,招式是挺華麗的,但力氣差的不是一星半點!”感覺腹部得到了緩解,阿布嘴角漸漸彎曲,對着齊楓諷刺了起來。

氣風見狀並沒有像同齡般的年少熱血,反倒冷靜了起來,滿是嘲笑的說着:“彼此彼此,你雖然力氣很大,但招式既不華麗動作也不迅速。”

“年紀不大口氣不小,那我就讓你見識見識,什麼叫華麗的迅速!”阿布的話語剛落,頓時疼痛躍起,對着齊楓的腦袋便是強有力的迴旋側踢。

齊楓絲毫沒有大意,身子繼續向後退了兩步,只聽“砰”的巨響,阿布一直腿高高的擔在艙壁之上,一臉譏笑的看着齊楓,那腳大力踢在艙壁之上卻像是什麼都沒有發生。

齊楓見此狀態心中滿是震驚,看來剛剛阿布根本沒有將自己放在眼中,此時已完全認真了起來。

就在齊楓心中思索用什麼方式應對之時,阿布在此動了。

阿布大步上前跑動了幾步,直拳揮出又是向着齊楓的腦袋打去。

齊楓見次攻勢絲毫沒有變化便如剛纔一般將身子漸漸壓低,但身子剛剛壓低的一瞬間齊楓就暗叫不好。

阿布嘴角譏笑的更深,見齊楓身子壓低的瞬間便轉身飛起一腳,徑直穿向齊楓毫無防備的腦袋。

在第一時間齊楓想用雙手擋在頭前,但根本來不及,“砰”齊楓整個人被踢飛,形成大字型撞擊在機棚之上。

齊楓吃痛險些失去意識,只覺得身體垂直掉落,沒成想阿布的攻擊絲毫沒有停止,就在身體掉落在半空中時,阿布又是大力的一腳將齊楓整個人拽到了邊緣。

“臭小子,怎麼沒有剛纔那囂張的氣勢了?”阿布頓時好笑了起來,順手撿起身旁可攻擊的滅火器漸漸向着齊楓走去。

齊楓只覺得大腦一陣暈眩,胸口隱隱作疼,不光視線漸漸變得不清晰,體內一陣翻涌根本控制不住般,嘴中滿是甘甜漸漸順着嘴角流出鮮紅的血液。

拼命的搖了搖腦袋,齊楓想讓自己恢復意識,漸漸將目光聚攏在正在行來的阿布身上,索性平日裏在地下拳場沒少捱打,身體素質還算跟得上,便依靠着艙壁漸漸站了起來。

“你幹嘛非要站起來,難道倒下就那麼困難?你要是不站起來,我可能真的不會殺了你,畢竟不久之後所有人都要死,我要讓你看着我發泄心中的憤怒,我要讓在你臨死前好好看一看不是所有人都可以逞英雄!”阿布邊說邊來到齊楓身旁。

齊楓原本搖曳的身體靠着艙壁才依稀站穩,強睜開的雙眼似乎是僅有的力氣。

“現在好了,就因爲你的舉動激怒了我,你可以死在所有人的面前了!”阿布的聲音越加沉重,說道最後,阿布高舉手中的滅火器越過頭頂,用盡力氣要向齊楓砸去。

齊楓嘴角漸漸勾起邪笑,眼中頓時穿出淒厲的目光,那目光如狼一般伶俐,無論身體有多少傷痕,光是那伶俐淒涼的眼神便會讓任何生物不敢上前。

阿布身體微微一怔,心中大驚之餘,扣上爆喝一聲“去死吧……”

“噗”未等阿布手中的滅火去直落,齊楓便對着阿布的臉上噴出一口血紅。

“桄榔……”感受到齊楓的眼神,阿布本想第一時間結束掉齊楓,但奈何齊楓噴出的鮮血竟灑在自己的雙眼中,下意識的脫落手中滅火去,想要立即去清理。

但齊楓可不想給阿布任何機會,見滅火器脫手,齊楓大步上前一擊漂亮的重拳砸在阿布的眼睛之上,巧在用手清理眼睛的阿布,受到齊楓的拳力,竟變成自挖雙目的模樣。

“啊……”頓時,殺豬般的嚎叫從阿布的嘴中傳出。

齊楓裂了裂嘴,另一隻手平掌伸出,就在向阿布襲出的那一刻,指尖彎曲徑直打在阿布的喉嚨之上。

“咔咔咔……”原本慘叫的阿布可沒想到會遭此待遇,喉嚨傳來的劇痛讓阿布不光發不出聲音,就連呼吸都變得極其艱難。

齊楓見阿布以在沒還手之力,便大腳將阿布踹向一旁,徑直向着琪琪走去。

“你沒事吧?”令齊楓沒有想到的是,就在齊楓要上前時,竟然是琪琪率先發出的疑問。

齊楓苦笑的搖了搖頭,將琪琪從地面扶起,檢查四周不在有任何狀況,擦了擦嘴角的血跡便回覆道:“這人交給你們了,他的腹中好像有什麼東西,請你務必檢查清楚妥善處理,你要是沒什麼事,我還要去看看我師父。”

空姐琪琪乖巧的點了點頭,看着齊楓消失的背影漸漸勾起了笑容。

此時的寧無華靜躺在牀上,葉彤小心翼翼的處理着寧無華的傷口,休息艙在沒出現任何一個人,直到齊楓出現。

“師父他沒事吧?”齊楓上前觀測,見葉彤也是渾身狼藉,便猜想到二樓也經歷過一場苦戰,在看寧無華奄奄一息的模樣,臉上滿是關心。

“性命算是無憂,不過這樣一折騰,恐怕沒個小半年這身體是養不好了!”葉彤的臉上寫滿了失落。

“剛剛樓下也有一個歹徒被我制服了,不過他腹部上有什麼東西,我沒有查看,現在飛機上也算安全了,不如我們向空乘人員求助?他們肯定有什麼藥物纔對。”齊楓說着,就要向客艙走去。

葉彤見狀,忙叫住了齊楓的步伐,解釋道:“那個機長有問題,他把你師父關在這裏,這裏卻暗藏一個歹徒,看來這飛機上值得信任的人沒有幾個,做什麼事都要小心,現在你去找他們,無非就是將你師父的性命丟在他們手裏。”

齊楓頓時大悟般點了點頭,會想到:“剛剛我救的那個空姐,在白天的時候跟師父像是關係不錯,要不咱們單獨跟她說一說?”

葉彤聞言,靈巧的黑瞳在眸子中轉了幾圈,若有所思道:“你剛剛與歹徒打鬥時可有其餘稱無人員出現?”

齊楓果斷的搖了搖頭!

“那就對了,看來那個機長已經將所有乘務人員控制住了,眼下只有那個空姐還不知情,你趕快去找她,千萬不要讓她去找其餘人。”葉彤大急,忙對着齊楓吩咐了起來。

齊楓領會的點了點頭,大步向回走去。

齊楓回到通訊室時,空姐琪琪正在拼命的處理這所有乘客的情緒,見齊楓出現忙收起花瞳,問道:“你師父怎麼樣了?”白天齊楓便在寧無華身邊,當齊楓說要去看師父時,琪琪便以想到休息室中的寧無華。

“有些傷需要治療,你怎麼沒去找其餘乘務人員?”齊楓小心翼翼的問着。

聞言,琪琪算是鬆了一口氣,忙解釋道:“機長交代我在此處安撫乘客不得離開,一會便會帶着其餘人員來這裏。”

聽着琪琪的解釋,齊楓頓時覺得好笑,忙回道:“你家機長應該不會來這裏了,你也慶幸沒有去找他們吧。”

琪琪不解的看向齊楓,一臉的無辜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齊楓破有耐心的向琪琪解釋完,並出言求助道:“我現在需要醫療箱去救我師父,你要是信我們就跟着我走,在這裏等着機長只是坐以待斃,剛剛阿布的話你也不是沒聽到,在這樣下去,恐怕所有人都會死!”

琪琪心驚,一臉的不可思議,但面前的齊楓和休息室中的寧無華幾次將自己從歹徒的手中救出,豈有不信之力,便下意識的點了點頭,取出醫療箱跟着齊楓走了出去。

爲寧無華將傷口全部處理好,三人這才送客口氣,看着一旁被槍殺的劫匪,琪琪強忍着心中的恐怖沒有叫出聲。

“離飛機到達夏川還剩不到兩個小時的時間,看來咱們沒有什麼時間了!”寧無華昏迷後,葉彤便像是標杆一樣屹立在二人之中發號施令。

“接下來怎麼辦?”齊楓沉着臉嚴肅的問道。

“你和琪琪去貨倉,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能容納所有空乘人員的地點只有貨倉,你們去那裏將其餘人救出來……”葉彤說着,忽然被齊楓的話打斷。

“那你呢?”齊楓滿是關心的問着,並不是害怕葉彤無動於衷,此時齊楓更怕葉彤去找機長,那裏是最危險的地方。

“我去飛行室,機長應該利用自己的身份控制了那裏,無論他們想要做什麼都必須先控制飛行室才行,我去找機會把機長解決,剩餘的事情就需要你們去處理了!”葉彤大義凌然的吩咐着,眼中看不出任何小女子該有的畏懼。

齊楓想說些什麼,卻被葉彤一臉笑意的揮揮手打斷:“無論發生什麼,請看好你的師父,千萬別讓他出現任何問題,不然咱們做的一切都算是白費!”說完,漸漸將腰間存留的兩把手槍交給了二人。

齊楓聞言忽然皺起了眉頭,漸漸接過手槍,一臉的擔憂想要說些什麼,看葉彤一臉的鎮定,齊楓咬了咬牙,最終還是沒有說出來。

齊楓與琪琪兩人互相對視了幾眼,見葉彤不在言語,便按照葉彤的吩咐行動了起來。

葉彤見二人走後,小心翼翼的將寧無華安置好,將機長休息室門反鎖,鑰匙牢牢的攥在手心,這才轉身離去。 沒有空乘人員指揮的客艙一片混亂,先是衆人焦慮不安,見到葉彤的出現就彷彿見到了幸運女神,一個個忙撲了過來詢問着。

葉彤簡單的說了句:“一會就會有空乘人員過來向大家解說了,大家先在座位座好!”

看了幾眼七嘴八舌的乘客,葉彤一頭個兩個大,壓根也沒想過會有如此場景出現,也打從心裏發現空姐們的重要性,一路走過經濟艙、商務艙和頭等艙,葉彤如臨大難般滿身是漢,從沒有過的焦慮此時在心底隱隱乍現。

漸漸逼近駕駛室,葉彤“咚咚”的重敲幾聲機門,對着上面的顯示器勾了勾嘴角!

沒過多一會,機門便應聲開啓,出現在葉彤眼簾的便是機長那一張帥氣的臉龐。


“有什麼事嗎?”機長禮貌的笑問道。

葉彤嘴角更是好笑,目光漸漸方向身後,漫不經心的回道:“難道你沒什麼想談的嗎?那兩個歹徒已經被制服了!”

“那真是太好了,萬分感謝!如果沒有什麼事情的話,駕駛艙不能隨便進出,還請女士回到座位座好。”機長禮貌的微笑着,腳步漸漸向後退,連帶着準備關緊艙門。

葉彤見狀小腳微移抵在門前,雙眼在駕駛艙內趕忙環顧四周,此時的駕駛艙除了機長外只有一名飛行員,另一名呢?沉着臉對峙道:“不當演員還真是可惜了,還真看不出這事跟你有半點關係,不過這事可跟我有關,雖然拿不出證據,但我就認定你了!”

話音剛落,葉彤就趕忙伸出玉手去抓機長,只見機長上身微微後仰,漫不經意的像是沒站位般擡了擡腳,也不知是葉彤的幻覺,還是這機長故意,那隻腳竟給人一種發出攻擊的感覺,令葉彤下意識的向後躲閃了一番。

葉彤的這一閃身,正給艙門騰出空間,機艙門漸漸關閉,機長嘴角越發陰沉!


“砰”機艙門如願以償的死死關死,葉彤又大力的敲打了幾下,裏面根本沒有任何反應,一時間急壞了葉彤。

就在葉彤大急時,身後傳來齊楓的適應:“師孃,我把所有人都帶回來了,你猜的可真對啊!”

葉彤聞言大皺眉頭,沒搭理齊楓便在機艙內查看了起來。

看着四周正在爲安撫乘客而忙碌的空姐們,葉彤雙眉皺的更深了起來,忙一把拽住身後的齊楓問道:“所有人都在這裏了嗎?”

齊楓環顧下四周,肯定的點了點頭。

“你去把那個和你救人的空姐找來……”葉彤忙對着齊楓吩咐道。

看着葉彤嚴肅的神色,齊楓雖心有不解但也沒多說什麼。


只是半分鐘的時間,齊楓便領着琪琪出現在葉彤面前。

“怎麼了?您找我?”琪琪一臉不解的問道。

“這裏是你們所有人員了嗎?”葉彤見到琪琪也是絲毫沒敢怠慢,忙詢問道。

琪琪不解,順着葉彤的話語依次打量了起來,半響後回道:“對啊,除了飛行員和機長都在這裏了。”

葉彤雙眼頓時一亮,追問道:“你們有幾個飛行員?一般情況下飛行員都在哪裏休息?飛機上還有能藏人的地方嗎?”

一連串的問題讓琪琪頓時有些語無倫次了起來:“這這,這,那,好像……”

“趕快說,是生是死就在這幾個問題上了!”見琪琪半天答不出個所以然,這可給葉彤愁壞了,忙上前雙手搭在琪琪的肩膀上用了用力氣,試圖讓她回過神來。

琪琪吃痛臉色微觸,忙掙扎了記下,這才說着:“飛行員一般都是兩個人啊,但我們是長途飛行,中途機長會換下一個人輪流休息!飛行員休息也是在休息區,至於還有哪裏能藏人,可能只有機長休息室後面的空調換氣間了!”

“什麼?”葉彤頓時不可思議的瞪大了眼睛,機長休息室後,那不就是寧無華現在處於的位置嗎?怪不得那個歹徒會出現在機長休息室內,原來後面連接着換氣間。

聽着琪琪的話,不光葉彤吃驚,就連齊楓也吃驚的呆傻在原地好幾秒,齊楓心中想的也是寧無華的安慰,卻想的是之前寧無華是有多危險,完全沒有意識到現在寧無華的處境。

“糟了,快去看看你師父!”葉彤對着齊楓大喊,便帶着齊楓在琪琪一臉不解的面容下,衝向了二樓休息區。

葉彤和齊楓出現在寧無華面前時,寧無華依舊絲毫沒有意識般安靜的躺着,臉色慘白看不出有一絲好轉的跡象,眼下安然無恙似乎沒有發生任何事情。

“到底怎麼了?”齊楓不解的問道。


“我剛纔看到駕駛艙內只有一名飛行員,而你們救回來的人中也沒有飛行員的蹤影!”葉彤頓了一下,查詢四周是否存在不安因素,漸漸解釋道:“這樣有兩種,一種是飛行員發現在了機長的陰謀,被機長打暈或者打死,不讓別人發現藏了起來,這是好的一種!”

“那壞的呢?”齊楓不敢置信的看向葉彤,什麼時候殺個人在葉彤嘴裏變成了這麼平凡的事情?

“懷的?呵……”葉彤故意自嘲的笑了笑,看上去無比的神祕,漸漸說道:“最壞的可能就是這個飛機上算上機長,也許不止三個歹徒!”

“啊?”齊楓拉着長長的下巴,葉彤越往後說就越不可思議,如果飛機上不止這三個歹徒的話,那到底還有幾個藏在人羣中的壞人啊。

“不用驚訝,也許根本就不是最壞的結果,那樣之前兩個歹徒挺身而出就顯得有些解釋不清了,我只是往壞了想……”說着說着,葉彤的話語漸漸變得聲音越來越小直到沒有聲音。

葉彤的目光鎖定在寧無華的身後,那本是艙壁纔對,但是和四周的艙壁比起來,顏色似乎有些暗沉,像是有人特意多刷了層油漆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