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連張林他們身後,身穿護衛服裝的護衛隊三人,他們在藍星上的地位也很特殊。

思考了一下,工作人員有些不確定的說道。

“你們真的有辦法拯救藍星。”

張林鄭重的點了點頭,只要計劃一切順利,木星被點燃,藍星被推動,自然能拯救。

工作人員富有深意的看着張林,思考了一下,便明白了什麼。

“我看你們是想利用發射器做些什麼,可我要告訴你們,空間站切斷藍星上的一切發射裝置,發射器運轉的軌跡,有了限定範圍內。”

工作人員這話一出,頓時點醒了張林,他突然想到了什麼。

這工作人員說的對,他記得流浪地球這個電影劇本,在最後關頭,除了他們點燃木星之外。

另一邊,身處空間站的指揮官,他也發揮了很大的作用。

若不是空間站那位,把藍星發射器上的裝置打開,他們根本沒有機會把發射裝置送到木星上去。

想到這裏,張林有些不確定的問道。

“這位兄弟,如果沒有空間站那邊的特權,發射器是不是到不了木星。”

工作人員點頭。

張林表情異樣,他算漏了一件事。 工作人員見到張林這個表情,他哪裏還能不明白,張林這些人,一腔熱血,可要想拯救藍星,一腔熱血是不夠的。

“既然你們認識到了這件事情的嚴重性質,那就離開這裏吧!”

張林沉默了一會,他在想,空間站那邊,京哥究竟能不能打贏那個傑尼指揮官,那傢伙可是從主神世界來的。

實力最少也在黃金層次,有可能更高,這樣的人,張林度沒有把握對付,更別說京哥了。

早知道如此,張林就應該留一個人在空間站那邊,遇到了緊急情況,他們也不至於在這乾等着。

冷風跟趙強幾人紛紛上前,知道張林這邊出了什麼狀況。

不讓進嗎?他們可以直接闖進去。

張林趕緊攔住了準備動手的趙強他們,現在的情況不明,還是儘量平和點,遇到了緊急情況,他們也能互相幫助。

張林示意大家先回鐵甲車,商量一下接下來的計劃。

劍天子 ,似乎察覺到了什麼,不過他並沒有問出來。

大家現在都是同一條船上的人,不用在思慮那麼多,有什麼困難,一起面對就好。

衆人看了看四周的發射裝置,如果實在不行,他們也只有試一試了,暫時先等着空間站那邊出結果。

距離藍星撞擊木星,還有十多個小時,在最後三個小時,如果空間站那邊,還是沒有好消息傳來的話,那張林他們也只有冒險一試了。

張林對女護衛隊隊員說道。

“儘量注意空間站那邊的權限開放。”


女護衛隊點了點頭,這次並沒有多問什麼,張林說什麼,他們就做什麼好了。

現在已經是最後一搏了,問了太多,反而容易使剛剛建立起來的信念崩塌。

………………

另一邊,空間站內,一名中華的指揮官,睜開眼睛,看着面前的玻璃表面,神色緊張。

他不能這麼坐以待斃下去,他得去做些什麼。

自己的父親跟兒子去了藍星這件事,他是知道的,不過他並沒有說什麼。

張林跟趙強他們附身的幾人,正是這名中華指揮官的親人。

七零位面小軍嫂 ,放棄藍星,空間站脫離預定軌跡,求得生存。


對於這第一計劃,他很是不滿意,可大多數人都是這麼認同的,他也只好不說什麼了。

第二條計劃,點燃木星表明的氫氣,利用巨大的推動力,推動藍星離開。


這條計劃是可行的,只不過沒有巨大的發射動力,被大家放棄了。

可若是藍星上,有人願意做些什麼的話,未必不會有奇蹟出現。

這一切都只是他的想法,哪怕說出來,也沒有人相信。

不過他要給藍星上的人留一條活路,開啓藍星上發射裝置的權限。

之前進入休眠當中的時候,中華指揮官,便留了一手準備。

現在也是時候該出來了,這麼想着,中華指揮官這邊,正想有所動作。

可有人卻比他快一步動作起來了,傑尼指揮官從休眠室當中走了出來。

他目光陰沉的掃視了一眼休眠室當中,其他人的休眠室,認準了中華指揮官的休眠室,他很快跑了過來。

這時,中華指揮官的休眠室剛剛打開,接着被傑尼指揮官一按壓,休眠室再次關閉了起來。

中華指揮官怎麼也沒有想到,外面居然有人在算計他。

中華指揮官,不停的敲擊着休眠室的玻璃門。

咚咚咚!

巨大的敲擊聲,可玻璃水堅硬無比,無論中華指揮官怎麼敲打,也打不破。

隨着休眠室當中,催眠的藥劑開始噴射,中華指揮官很快陷入了休眠當中。

傑尼指揮官做完這一切,突然大笑一聲。

“哈哈哈,張林,你是不是還在藍星上等着這個人的救援,繼續等着吧!用不了多久,整個藍星都要被毀滅了。”

傑尼指揮官雖然不知道電影劇本的劇情,可繼承了傑尼指揮官的記憶,他也瞭解到了很多的事情。

大概運算了一下,知道張林他們還有唯一的一條活路,那就是拯救藍星。

而拯救藍星,就必然需要打開藍星上發射器的權限。

藍星上發射器的權限只要沒被打開,張林他們的唯一活路便被斷送了。

想到這些,傑尼指揮官,他來自主神世界,牛峯背後大人物的手下。

這次通過牛峯跟張林那邊的感應,他知道張林來這裏做任務。

因此特意來搞破壞,雖然只是毀滅了張林的意識,可這也足夠了。

意識受到傷害,那可不是說用藥物就能治療好的。

這同事還牽扯到了以後,意識受傷,以後的晉級道路,將會變的愈發艱難。

傑尼指揮官現在已經想好了,接下來的一系列,對付張林的辦法。

不止是副本世界當中,同事還有主神世界當中的對付。

………………

張林這邊,等候了五個小時,女護衛隊隊員那邊,還是沒有察覺到空間站那邊的變化。

發射器的超遠距離權限仍然沒有打開,可留給他們的時間已經不多了。

張林一手托腮,鎖眉沉思,他還要不要等下去,他們的時間已經不多了。

想到了這些,張林有了決定,只能試一試了,在等下去,就徹底沒機會了。

這麼想着,張林笑着對大家說道。

“不用開通權限,或者說權限根本不存在,因爲藍星都毀滅了,他們還有必要關閉權限嗎?”

似乎是鼓勵,張林這句話說出來,他自己都不信,權限對於空間站還是很重要的。

維持權限,需要大量的能量,如今藍星都被放棄了,空間站需要大量的能量,因此空間站肯定關閉了權限。

明知道張林說的是安慰,可大家還是要試一試,畢竟這是他們最後的機會了。

與其在這裏等死,不如放手一搏,張林覺得,發射裝置只要足夠多,不用權限,他們也能實現超遠距離的發送,一直達到木星。

這只是大家的想法而已,至於真的有可能做到嗎?

大家雖然嘴上不說,可心裏都明白,這一次沒有機會了,試一試也只不過是心理安慰。 女護衛隊隊員這邊,利用繩索,接通鐵甲這邊, 滄海紀

總共八個發射裝置,原本只需要五個,可現在藍星額發射裝置,沒有開通權限。

五個的話,根本不夠用管不了那麼多了,只能八個一起動用。

張林下車,看着護衛隊三人忙碌的身影,他心中有些不好受。

都到了這個時候,他們還選擇相信自己,他們的堅持,讓張林看到了不一樣的東西。


張林語氣真誠的說道。

“拜託你們了,我不會讓大家失望的。”

女護衛隊隊員,大鬍子,那沒什麼存在感的小年輕點了點頭,微笑着齊聲說道。

“沒問題,交給我們就好了。”

說着,他們便去忙活了,發射裝置龐大無比,利用鐵甲車拉動,可沒有那麼簡單。

之前再等待的時候,張林簡單的介紹了一下鐵甲車的駕駛方法。

他們只需要把鐵甲車調整位置,推動啓動裝置就可以了。

張林帶着冷風倆人,來到了主心中發射裝置,那名工作人員還站立在這裏。

哪怕藍星都要毀滅了,他也要站好最後一班崗,這基站他不願意眼睜睜看着被毀滅。

可現在除了如此之外,他還有其他的辦法嗎,工作人員一臉唏噓感慨。

張林說道。

“離藍星毀滅的時間,還有不到五個小時,這是我們最後的機會,你還要阻攔嗎?”

工作人員一臉無奈,明明知道張林他們做不到,可這些人還是要做一做。

在工作人員的一聲沉重嘆息下,他允諾了。

“你們去吧!我替你們看着,如果有需要我的幫助,儘管跟我說。”

張林微微一笑,很客氣的說了一聲。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