顯然,是白羽在找她。

不知道她在裡面過得怎麼樣了,有沒有得到信任。

葉雄將紙信燒掉,朝樹林飛去。

片刻之後,他就來到樹林之中,那裡已經有一道白影在等候著。 「白羽姑娘。」葉雄走過來,問道:「你在精靈族裡還好吧?」

白羽轉身看著他,點了點頭,道:「我按照你的指示,已經在精靈族住了下來,裡面的人聽到我的遭遇之後,全都非常同情我,她們都比較照顧我,並不把我們當異族看待。」

「那就好。」

「只是……」

「只是什麼?」

「前幾天,精靈女王召見了我一次,我不確定她有沒有懷疑我。」白羽道。

「就算懷疑,也是正常的,她沒有把你趕出來,就說明你沒有敗露。」葉雄安慰她之後,轉口問道:「對了,你的母親的消息,打探得怎麼樣了?」

「我聽裡面的人說,我母親自從讓位給歌姬之後,就進入迷幻森林修鍊,已經修鍊幾年了,沒有人見過她,不知道她現在的情況怎麼樣了。」白羽擔心地說道。

「迷幻森林是什麼地方?」葉雄奇怪地問。

「迷幻森林在黑暗深林的最深處,是黑暗森林的中心,是一個很神秘的地方,我問過很多人都說不知道,聽說是精靈族最重要的地方之一。我懷疑,精靈聖樹也在裡面。」白羽說完,歉意地說道:「不好意思,答應你的事情做不到,我沒想到母親已經不是精靈女王了,不過你放心,只要有機會,我一定想辦法拿到奇異果實給你的。」

「這事你先別記在心上,現在,你最重要的是,好好地在精靈族呆下去。」

「對了,我聽說,人族遷居到了外面,是不是?」白羽問。

葉雄點了點頭:「我已將整個人族都遷移到這附近,我相信,在不久的將來,人族就能跟精靈族友好地生活在一起,到時候你認回你的母親,也不是夢。」

「太好了,我真希望這天快點到來。」白羽激動地說道。

「白羽姑娘,有件事情,我希望你能幫一下忙。」

「你說,只要我能做到,一定幫。」

「我想你幫我收集精靈族的資料,包括她們的勢力分佈,除了精靈女王跟五行衛之外,精靈族還有什麼比較有勢力的人或者組織,精靈族一共有多少人……反正,所有的精靈族資料,越詳細越好。」

「好,下次見面,我把資料交給你。對了,飛羽族沒找你麻煩吧?」

「飛羽族來過一次,不過被我們打跑了,有我在,你放心做自己的事情,人族這邊的事情,你不用擔心。」

接下來,兩人再聊片刻,葉雄交待了一些事情之後,飛羽就回去了。

葉雄回到聚居地,再在周圍轉了一下,就回到房間修鍊了。

接下來的日子,葉雄把所有的事情全都交給石驚天跟孤月,自己則每天都關起來修鍊《雷紋功》,希望加快速度,將《雷紋功》修鍊出來,看看能不能讓肩膀上的神雷印記,發生什麼效果。

隨著修為的加深,遇到的對手也越來越強大的,多一門強大的神通,對他的幫助極大。

修鍊雷紋功,身上的雷電,也從髮絲般粗,變成了手指般粗,可以開始使用雷系功法來對敵了。

但是,畢竟修鍊的時候還短,殺傷力還是太小。

這天,葉雄再次嘗試,將雷元氣輸入背上的印記裡面。

結果跟以前一樣,雷元氣進入神雷印記之後,就像泥牛入海,不見蹤影,

這詭異的情景,讓他滿是詛喪。

他對著鏡子,查看了那神雷印記一下,突然咦了一下。

神雷印記上面的三種顏色,似乎比以前深了許多,整個印記也變得有光澤。

「難道要不停地輸入雷元氣,才能激活神雷印記。」

葉雄心裡生起了一鼓希望,只要印記有變化就好,最怕的就是沒有任何變化。他倒要看看,雷元氣不斷地注入之後,這神雷印記,到底會產生什麼樣的質變。

接下來的日子,他每天都修鍊《雷紋功》,雷元氣如數被神雷印記吸收了。

隨著吸收的雷元氣越來越多,神雷印記上面的圖騰越來越清晰,就像染上顏色一樣。

轉眼之間,一個多月時間過去。

其間,白羽來找過他兩次,將精靈族裡面的一些情況告訴了他。

從白羽的報告之中,可以看出來,精靈一族是一個很善良的種族,但是族規很嚴,女王有著至高無上的權力。

通過這個報告,葉雄接下來要做的事情,只有兩件,一件想辦法說服歌姬,另一件,是讓精靈族接納人族,不禁止人族進入。

這兩件事情是相輔相成的,只有同時達成,才能成功建立傳送陣。

人族的聚居地,已經建得差不多,大城已經初俱規模,從天空之上,已經可以看到繁華的輪廓了。

「我正四處找你,沒想到你在這裡,大事不好了。」石驚天從遠處飛過來,急道。

「怎麼了?」葉雄問。

「你讓我派去的探子回報,飛羽族出動了一支千人的戰隊,朝我們這邊而來,由族長白向仁親自帶隊,這次咱們麻煩大了。」石驚天急道。

「他們還有幾天,才能到這裡?」葉雄急問。

「快則三天,慢則五天。」

葉雄算了一下時間,金二胖去請救兵,已經一個多月了,怎麼還沒回來,難道出什麼事情?

「飛羽族這些混蛋,早不來晚不來,偏偏等咱們把這城修得七七八八這才過來,肯定是故意的。」石驚天罵咧咧的,問道:「葉兄弟,你朋友不是說去搬救兵嗎,怎麼還沒回來。」

「應該就在這一兩天,你放心,不會什麼什麼問題,不就是一個飛羽族,沒什麼大不了的。」葉雄安慰他。

「那我要不要傳令下去,讓族人備戰。」石驚天問。

「不用,你讓他們好好修城,飛羽族我會搞定。」葉雄一副胸有成足的模樣。

石驚天見他說得那麼有信心,當下就沒那麼擔心了。

離開石驚天之後,葉雄馬上回住處,找到孤月告訴了她飛羽族入侵的事情。

「你為什麼不讓族人備戰,到時候如果胖子趕不回來,咱們就麻煩大了。」

「備戰也沒用,實力懸殊太大,如果真的開戰,人族只有死路一條。傳令下去,只會引起恐慌。」葉雄說道。

「那怎麼辦,咱們總不能坐以待斃吧?」

葉雄想了片刻,說道:「咱們再等兩天,如果胖子還沒回來,咱們兩個就去伏擊,先將把他們的兵力幹掉一部分再說。」

孤月嘆了口氣,說道:「沒有辦法,只能這樣了。」 三天之後。

妖獸山脈上空,一千多歲修士在半空飛著,威勢恐怖。

蜜吻999次:喬爺,抱! 作為妖界赫赫有名的大族,飛羽族這次出征,驚動了許許多多的妖族,一些小的妖族個個無比緊張,特別是前進路上的妖族,更是早早做好撤退的準備。

後來,這些妖獸才知道,此次飛羽族出征,討伐的是人族。

這消息,讓所有的妖族震驚不已。

飛羽族那可是赫赫有名的大族,而人族,在整個妖族之中,實力就算不是墊底的存在,實力排名也有數百之外了,此次飛羽族大肆出征,幾乎出動了族內所有的精英,連族長都親自出馬,讓所有的妖族,全都驚奇不已。他們都在猜測,飛羽族這次出徵到底是什麼,有人猜測,他們表現上是進攻人族,實際上目標很有可能是精靈族。

精靈族,精靈殿。

歌姬坐在白玉寶座上面,聆聽屬下的彙報。

「女王殿下,屬下已經打探清楚了,此次飛羽族一共出動族員一千名,由白向仁親自帶隊,黑白二使隨同,加上手下的妖王三名,大妖數十名,中妖無數,可以說,此次他們是傾巢而出了。」水衛在下面彙報。

「按照他們的速度,明天一早,他們便能來到人族的聚居地。殿下,我們要不要做什麼準備?」土衛問。

歌姬搖了搖頭,說道:「土衛,傳令下去,召集力量,在黑暗森林邊沿守護。他們此次的目標是人族,如果膽敢進入黑暗森林一步,咱們就讓他們有來無回。」

「是殿下。」土衛領命而去。

「水衛,人族這邊,有什麼情況?」歌姬問。

「人族這邊,似乎還不知道。」水衛回道。

「不知道?」

「屬下剛才親自去查探過,人族這邊依然在建城,跟平常一樣,根本就沒有備戰。我看啊,他們這次恐怕要全軍覆沒,一點危機意識都沒有。」水衛道。

歌姬搖了搖頭:「現在的人族,不比以前,讓人隨意欺凌了,鹿死誰手還說不定呢!」

「殿下,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到時候你就知道了,下去吧,密切注意,一有什麼情況,馬上彙報。」

「是,殿下。」

……

半夜,荒山。

樹木中間一片空地上,停著無數飛羽族妖獸。

他們都在養精蓄銳,準備明天好好一戰。

中間一個帳篷之中,族長白向仁身邊站著黑白二使,在等著命令。

「明天,咱們的大軍就能到達人族新城,此次一戰,不比以往,將會是一場血戰。這是關係到咱們飛羽族名譽的一戰,只許贏,不許輸。」白向仁鏗鏘道。

「族長放心,我們一定會全力以赴,為東西南三將報仇。」光明使回道。

「黑暗使,今天人族有可能會偷襲,安保工作,就交給你了。」白向仁說道。

「是,殿下。」

「好了,你們都下去……」

話還沒說完,外面突然發出一道驚天大爆炸,之間夾雜著無論的慘叫聲。

「不好,人族果然來襲。」

白向仁說完,身影一閃,化成一道流光,朝外面疾射出去。

黑白二使緊緊跟在他後面出去。

三人落到半空,只見面前的森林,出現一個巨大的坑,那坑足足有幾十米寬,正是剛才飛羽族族人聚居最多的地主。地上散落著幾十具屍體,全都被爆得血肉模樣。

「可惡的人類,我還沒去找你算賬,你倒是自己送上門來,你給我出來。」

白向仁殺氣騰騰,目光在周圍掃著,靈識釋放出去。

周圍是一片的慌亂情景,無數的妖獸亂成一團,根本就沒辦法發現人族修士的影子。

「所有的族人,馬上飛上半空,嚴陣以待。」白向仁命令。

聽到命令之後,上千名妖界當下全都扇動著翅膀,衝天而起,離工樹林,片刻之間,就從樹林之中出來。

「我就看看,你能躲到幾時。」

白向仁哼了一聲,手中突然出現一把青銅大刀,上面滿是銘文,看起來極其不凡。

「青玄斬!」

他握起大刀,狠狠地朝下面的森林斬去。

半空之中,一道滔天的刀芒,幾乎把蒼穹都給照亮了。

朱門毒後 數千米的樹林,直接被這一刀,劈得摧枯拉朽,毀滅一片。

只見嗖的一聲,一道白光從樹林之中出現,朝遠處逃去。

白向仁哪能被她逃掉,在背後窮追不捨,兩人眨眼之間,已經在數公里之外。

他們剛剛離開,突然半空之中,出現無數的長劍,布滿整個天空。

「大家小心,敵襲。」

黑暗使跟光明使大聲叫喊。

可惜,已經遲了,半空之中的長劍,就像箭雨一般,從天空密密麻麻地射出,頓時又有數十名飛羽族妖獸或死或傷,慘叫連連。

「快躲進樹林之中。」 極品夫妻 光明使大聲喊道。

一群妖界聽到,連忙躲進樹林之中,躲劈著箭雨。

正在他們剛鬆一口氣的時候,突然聽聞大地轟轟地響起來。

奉子成婚:老公大人太野蠻 一株巨大的蔓藤,破土而出,通體墨綠,看起來妖異之極。

那些妖界正在奇怪這是什麼東西的時候,突然蔓藤之上,就像海藻一般,出現無數密密麻麻的小蔓藤,朝四面八方蔓延而去。

一些躲避不及的妖界,直接被被蔓藤纏住。

「不好,這些蔓藤有毒。」

「救命啊!」

「誰知道這是什麼毒,快給我解藥。」

下面傳來一連片的慘叫聲,再次亂成一團。

黑暗使跟光明使沒想到會出現這樣的情況,現在族長不在,他們就是主力軍。

「大家快離開樹林,別在下面呆著。」光明使大聲喝道。

嗖嗖嗖!

那些妖獸衝天而起,很快就再次落到半空。

「光明使,你去找到那個控制劍的人,我去把這蔓藤除掉。」黑暗使說道。

「好,咱們分頭行事。」

兩人正想分頭行事,突然一道流光出現在他們面前,擋住他們的去路。

突然出現的自然是葉雄,剛才誘惑白向仁離開的,是孤月。

「果然是你,真是不知死活。」黑暗使對光明使說道:「此人,就是殺了東將跟南將,還朝西將手腕廢掉的人族小子,咱們務必將他殺了,只要他一死,人族就不足為患了。」

「好,那咱們就聯手,別跟他客氣。」

兩人一后即合,當下聯手,氣勢洶洶地朝葉雄撲過來。 葉雄身影一閃,落到樹林之中,四道光團從他的身上疾射出去。

「劍兒,火兒,冰兒,木兒,殺無赦。」

「主人,你放心吧,我們四個會讓他們連怎麼死都不知道的。」

邪劍靈哈哈大笑起來,身體附體在一柄劍之中,衝天而起,落到萬劍群中。

葉雄上次的劍被毀了,後來又買一批,雖然殺傷力不大,但是範圍大啊!

「主人,你放心將他們引開吧,只要黑暗使跟光明使不在,這裡沒妖獸能對咱們有威脅。」火靈道。

「等你回來,就會看到,什麼叫做橫屍遍野了。」冰靈化身說道。

葉雄點了點頭,身體衝天而起,朝黑暗使跟光明使襲去。

黑白雙使境界都是金丹中期,但是實戰力一般,如果是一對一的話,葉雄有把握將對方斬殺,但是一對二的話,有就點吃力了。

雙方大戰起來,葉雄故意將戰場越拉越遠,讓四靈有發揮的空間。

三人打了差不多半個小時,葉雄這才朗聲一笑,說道:「謝謝你們兩個陪我玩這麼久,我還是留點時間給你們回去收屍吧!」

說完,他大笑起來,快速轉身,朝孤月所在的地方而去。

「不好,咱們中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