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這麼好品質的珠寶,在博物館都不多見,這樣的好東西,一顆二顆就已經算的上是鎮店之寶,這還有一袋子,他拿不準。

他擔心自己不夠專業,還是說現在高品質的珠寶產量多了,他把控不好現在珠寶的行情,所以纔想喊在珠寶行業摸爬滾打三十多年的劉慶雲過來。

“嗯,可以!”

張凡一點頭,榮志康這纔給劉慶雲打了一個電話,說是讓他來陳園一個地方,並且表示,會讓兒子榮樂成在那邊接他,畢竟雅居閣這個位置,看着很偏僻安靜,旁人是想不到的。

接到榮志康電話,劉慶雲可不敢大意。

馬上把手裏的事情安排出去,往榮志康說的陳園趕來,心底還激動不已,要知道榮志康現在的地位在江城那是非同小可。

現在江城商界都隱隱的以榮志康爲首,甚至今年商會的商會會長,很多人都覺得,非榮志康莫屬。

更有人覺得,江城想在全國商界嶄露頭角,只有榮家這樣的大家族能拿的出手,只是榮家太低調了,目前只是涉足了地產業,還有原本的超市行業,其它的行業似乎不是很感興趣。

劉慶雲就曾經提醒過榮志康,榮家有錢,他有能力有技術,可以幫着榮家組建一個珠寶公司,現在太平盛世,珠寶纔是最賺錢的,利潤比房地產強多了。

而且,珠寶是賺有錢人的人,賺有錢人的錢,可比賺窮人的錢強多了。

雅居閣,從外面看也就像一傢俬人宅院,不過那綠化的環境真的好,劉慶雲被榮樂成帶着走進這裏的時候,只覺渾身都舒坦起來。

連呼吸都輕快了許多,甚至空氣中有絲絲涼爽的風吹來,讓他覺得無比的暢快!

好地方呀,真是好地方。

劉慶雲走進雅居閣,一擡頭就看到了榮志康,剛想着和他打一聲招呼,目光突然就呆滯住了,因爲他看到桌子上有幾顆隨意擺放的紅寶石,那顏色那品相,讓看慣高檔珠寶的他,眼睛都直了。

我天,好東西呀,真是好東西!

那紅寶石漂亮的,讓人不敢眨眼睛,那藍寶石簡直舉世罕見,還有那鑽石,他覺得比某國王冠上的那顆都要大,亮度和純淨度都要高許多。

這都是寶貝呀,哪怕在珠寶界摸爬滾打幾十年,他都很少看到這樣寶貝,所以這會連招呼都顧得不打,趕緊拿出自己全套的鑑定工具。

什麼都沒說,一個個紅寶石藍寶石等都拿起來一一鑑定。

劉慶雲鑑定的時候,呼吸聲都小了許多,眼睛一眨都不敢眨,手上哪怕帶着白手套,都輕微的顫抖起來,因爲他心裏激動又很慌張。

生怕一失手,把那個寶石落在了桌子上。

這些東西實在是太珍貴了。

那邊的張凡就沒那麼多顧忌了,正在吃徐子君給他做的冰鎮飲料,咯嘣咯嘣的冰塊咬在嘴裏真是過癮,上次在火焰山,溫度一直很高。

但是沒有冰塊冷飲吃,遺憾呀!

他吃的歡快無比,一擡頭,那邊劉慶雲已經把桌子上的珠寶都檢測一邊了,此時他手指都在發抖,激動的說話都在打哆嗦,他一把捏住旁邊榮志康的手。

“榮大哥呀,你真是好本事呀,小弟佩服佩服,你在那裏弄來的這些珠寶,簡直,平生僅見,這質量實在是他好了,我敢這樣說,國內十大珠寶公司的珍藏品,都拿不出來這種貨色……”

“你要是有意進軍珠寶界,我建議你把這些珍藏品拿出來,每月推出來一款,絕對勁爆,而且,可以把讓你公司的名聲快速的打出去,用不了多久,國內高檔珠寶也只能看你家的了……”

劉慶雲此時是無比的激動,榮志康真的太厲害了,這樣珍貴的寶貝,都被他找出來了?

自己一個在珠寶街首屈一指的鑑定專家,都被折服了。

這些寶貝的品質可見一斑。

“咳咳咳,劉兄弟,這些東西都是張先生的,我拿不準,想請你來鑑定一下,我是有意思想弄組建一個珠寶公司,當然,這得看張先生的意見,你懂珠寶這行業的利潤和風險,我想請你來像張先生介紹一下……”

專業的東西交給專業的人,榮志康覺得讓劉慶雲來,就是讓他像張凡描述一下,珠寶公司的前景,還有未來發展,以及他們組建公司的可行性。

以爲看張先生的那意思,他還沒有組建珠寶公司的想法,只是想着把這些東西拍賣掉。

作爲商人,追求利益的最大化。

這些珠寶與其賣掉,不如組建公司, 而且劉慶雲作爲資深的珠寶專家,都歎爲觀止,那就是說明,張先生這批珠寶的品質相當高。

已經超出他們想象了。

“張先生?這麼年輕?”

劉慶雲吃驚的看着坐在那裏大咧咧的吃東西的張凡,在看看恭敬站在一邊的榮志康,整個人都不好了。

榮志康,江城首富,還這麼恭敬的站在這個年輕人身邊,就像,就像是一個僕役?

這,簡直不敢想象,誰敢把榮家的家主當僕役。



劉慶雲只覺得顛覆自己的三觀呀!

他整個人都有些呆滯,特別是看到那個年輕人很隨意的扔給它一個小布袋子,那袋子就是平常人裝雜物的,有時候會扔垃圾箱的那種。

但是榮志康接到後,用手掂量一下,臉上難掩驚訝,他一雙眼睛都有些發紅,看張凡的眼神都不一樣了。

隨即,做出一個讓劉慶雲差點暈倒的動作。 榮志康突然噗通一聲,跪在了張凡面前。

公主爲妃作歹 ,久久合不攏,我天,我天,我天!

榮志康那可是江城首富,在江城的商界打一個噴嚏,江城商界都要抖三抖的人物。

自己都是幾家珠寶公司的總顧問,但是見了他,都是畢恭畢敬,爲了他一個電話,退掉一個月前別人預約的商業宴會。

他在榮志康面前,都只有做小弟的份。

在劉慶雲的眼裏,整個江城榮志康都可以橫着走,就是在全國全世界,估計也沒有誰可以讓財大氣粗的榮志康低聲下氣。

但是今天他算是開了眼界,江城首富榮家的族長,居然跪在了一個年輕人的面前。

劉慶雲離開雅樂居的時候,整個人還是懵逼的,混混沌沌的沒反應過來,一直到他跟着榮志康回到榮家老宅子後,親眼看到榮志康從打開二個小袋子後。

真個人才清醒過來,隨即是濃濃的羨慕。

那二袋子可都是寶石呀!

那麼貴重的價值連城的寶石,就是自己,恐怕也會跪下吧……

隨即對於張凡的身份,劉慶雲心底留下數不盡的疑團,他心底只有一個聲音,那就是,這個張先生,怕是整個江城,或者整過世界上,最爲神祕的人!

甚至榮家的快速崛起,是不是因爲他的緣故?

這些劉慶雲只能在心底猜測,根本就沒有機會從榮志康那邊證實,但越是如此,張先生在劉慶雲的眼裏,越發的神祕。

此時的張凡,正在細緻勃勃的看徐子君準備那烤羊肉。

一隻新鮮的羊鈷被榮樂成送過來了,徐子君忙着清洗醃製,用一些生薑蔥蒜放進羊鈷的肚子裏,還特意加了一些小土豆。

這是一隻全羊,徐子君用刀把羊肉的表面割開用佐料醃製好,早早的開始在燒烤架上烤起來。

這隻羊肉實在是太大了,哪怕徐子君用刷子沾上油,一次又一次的刷,那也烤了足足一二個小時後,纔有誘人的香味飄散出來。

他們的燒烤架,依舊架在雅樂居外面,爲了讓張凡吃的舒坦。


徐子君還特意烤了一個蒜蓉茄子,在弄了燉了一個清淡的鴿子湯,外帶煮了一個海鮮粥以及一些大黃魚等。

“哎呀,可惜花月影沒回來,只有我們幾個吃飯,要不,把七姐妹也叫上,熱鬧一點?”

一隻羊鈷,哪怕烤熟了也足足有二十多斤,還有那海鮮粥以及魚等。

實在是徐子君惦記着張凡有些日子沒回來,怕他吃不好,索性把張凡平時喜歡吃的燒烤,都弄了一點,雖然分量不是很多。

但是架不住種類多,在加上榮樂成端上來的紅酒還有各種飲料,一張大桌子都放不下。

那麼大一張桌子,就坐張凡一個,那個榮樂成最多隻敢坐半邊椅子,更多的時候都是站着伺候張凡吃東西,或者幫他倒飲料等。

這些人中,也只有徐子君敢喊張凡張哥,在不知道張凡真實身份後,敢喊大家和他一起吃夜宵。

“行,只要你不嫌棄累,都叫過來吧,我也喜歡熱鬧……”

張凡心情不錯,在火焰城都是別人跪拜他,甚至親吻他的鞋子,其實他很不習慣,他喜歡熱鬧,人和人之間親近一點。

所以他對徐子君的提議馬上點頭了。

很快,榮樂成去喊七姐妹過來一起用夜宵,而那邊七姐妹回來後,因爲比較閒,而且好些天沒有去天地當鋪了。

閒得慌的時候,就開了直播,遇到榮樂成喊她們的時候,紅珠的直播視頻還沒有關。

索性直接開着視頻來雅樂居外面吃夜宵,那邊綠珠則和張凡打了一聲招呼。

“張先生,我妹妹正在直播,還有十分鐘就下直播間了,希望沒有打擾到你……”

對於直播,喜歡刷手機的張凡其實也是經常看。

所以他也沒當回事,但是卻提醒了綠珠一聲,可以直播,但是最好不要讓他出現在鏡頭裏面,不影響到他用餐就好了。

“放心吧,張先生,十分鐘,我們就拍一下徐子君烤全羊就好了……”

綠珠笑了一聲,說來她們姐妹在直播平臺的人氣非常高,以前只是弄一些小視頻,後面嫌棄小視頻不好玩,就偶爾上一下直播。

但紅珠的直播間出現徐子君的時候,直播間一下子沸騰了。

“好帥的小哥哥,好酷!”

“哇哇哇,怎麼有人長的比我還好看,不過我好喜歡呀!”

“烤全羊?小哥哥居然會做美食,真是暖男,是我夢想中的老公哦,老公,老公……”

……

七姐妹在直播間的人氣本來就很高,所以正在烤全羊的徐子君一露面,立刻有十多萬人圍觀,那人氣值更是蹭蹭的上漲!

許多的觀衆都爲徐子君超帥的顏值折服,直播間很快有人喊老公,還有人刷火箭!

還有不少人在下面留言。

“老公好暖心,真是全能,不但長的好看,還會做飯呀,超級喜歡,超級想吃老公做的烤全羊……”

“口水都出來了,隔着屏幕都聞到了香味!”

“老公,擡頭笑一笑呀,老公,我給你刷火箭,十個!”

有個暱稱就喜歡帥哥的粉絲,在直播間不停的刷屏,火箭嗖嗖的刷着,就想着讓徐子君衝他屏幕笑一笑。

可惜正在烤全羊的徐子君根本就沒有理會,而是小心翼翼的把手裏烤好的一條羊腿切割出來,然後用盤子裝好,在撒上碧綠的蔥花,準備送給張凡。

那邊榮樂成端着一杯調好的雞尾酒,準備送給張凡的時候,突然被直播的鏡頭掃了一下。

一寵成婚:權少,愛不停

“主播,主播,我幹打賭,剛纔那過去的人影,是江城第一豪門,榮家大少爺,絕對錯不了,就是榮家大少爺……”

直播間有人像是炸開鍋,有人不敢相信。

“怎麼可能,誰有這麼大面子,讓榮家大少爺像小廝一樣做事?你眼睛花了吧,我看着老公準備的那條羊腿,好饞,好想吃呀……”

這個彈幕一彈出來,下面一羣人在後面複製粘貼!

而很快,有人驚訝的發現,這個美少年居然真的笑容可掬的端着一條羊腿,往一個方向走去…… 而那個信誓旦旦說剛纔端雞尾酒的少年,是榮家的大少爺,而那個大少爺去去的方向,和徐子君去的方向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