賣早點的夫婦也挺夠意思的架好攤位以後先給我們倆一人來了碗豆腐腦讓我們倆暖和暖和然後又在鍋內的最底部取出兩枚沒有壓碎的茶葉蛋讓我們倆唔唔手真是善良的人啊

就在我跟王麗麗吃茶葉蛋的時候來了一羣騎着摩托車的農民工一坐下就大聲的嚷嚷着:“二十根油條十個茶葉蛋三碗豆腐腦六杯豆漿快點啊我們趕時間”

喊話的人剛說完王麗麗就顯出鄙夷的神色來不過礙於我在跟前這妮子纔有所收斂不過她還是小聲的跟我嘟囔道:“還趕時間真當自己是李嘉誠啦也不看看自己什麼身份”

“算了他們也挺不容易的起早貪黑的賺倆辛苦錢兒還經常被剋扣工錢你就理解萬歲吧”我能怎麼說只能好言相勸至於聽不聽得進去就是王麗麗的事情了

“還說呢上次我一個非常要好的姐妹出去溜達正趕上下班的高峯期結果就被這種模樣的農民工騎着摩托車給撞了撞得倒也不算嚴重其實大家都知道他們不容易也是社會最底層的人誰還能訛他們啊也就是希望對方能下車道個歉就拉到可這那個王八蛋居然連摩托車都沒下直接就逃跑了你說損不損啊”王麗麗非常氣憤的說道

不得不說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國家一直在強調素質強調傳遞正能量可人的陋習是一時半會就能夠改變得了的嗎

國人的陋習實在是太多想要徹底根治的話就要從我們自身做起而且需要幾代人的努力纔會初見成效想到這裏我無奈的說道:“算啦好好吃飯然後老公給你做首詩如何”

“好啊好啊”王麗麗開心的拍手叫好

“你聽好了啊天鵝鳥飛去院中獨木撐一夕一匕首子曰少一橫”我嘴裏嚼着茶葉蛋衝王麗麗說道

“什麼意思啊”王麗麗不解的問道

“很簡單啊你看天鵝沒有鳥就是個我字;院中就是個口獨木撐就是口裏加個木也就是困字;至於一夕一匕首就是個死字;子字要是少一橫就是個了字連起來念就是:我困死了”我很牛逼的給對方解釋道

“哦”對方很冷淡丟出一個字好吧貌似這妮子對這種笑話不感冒

就見老闆娘將剛炸出來的幾根油條往我倆這邊端了過來卻不料那邊幾個農民工大聲的罵道:“次奧我們這邊着急上工不知道啊先拿給我們吃”

老闆娘很爲難的看了看我我笑着衝對方揮了揮手老闆娘感激的將第一盤油條端到對方的桌子上去了

“憑什麼先給他們吃啊不知道先來後到的道理嗎”王麗麗非常不滿我的做法開始大聲的嚷嚷起來

“你聽我說對待知識分子的態度標誌着一個民族的文明程度而對待工人農民的態度則考驗這個民族的良心有些小事讓就讓一步好啦”說完我抓過對方的小手放在自己的臉上爲其取暖

可即便我以德報怨那幾個農民工模樣的人嘴裏依舊不乾不淨的罵道:“裝雞毛有錢人還真特麼當那車王麗麗停靠在路邊的車是你的啦都特麼是來這種小地方吃早點的主兒別特麼裝逼”

就在王麗麗準備用行動證明的時候我一把拉住了對方然後高聲的跟她講道:“你知道什麼叫垃圾人定律嗎”

王麗麗搖了搖頭表示不懂隨後我把對方的小手放到自己的嘴邊哈了口熱氣然後邊用自己的雙手搓着對方的小手邊講述道:“我是在北京唸的大學然後在那兒找的工作記得某次跟司機小王出去的時候我們駕駛的汽車在正確的車道上行駛突然間一輛黑色轎車從停車位猛的開了出來正好擋在我們汽車的前面

司機小王立即踩剎車車子滑行了一小段路剛好閃開來車兩車之間的距離就只差個幾釐米這輛車的司機兇狠地甩頭並且朝着我們大喊大叫小王至始至終保持着微笑並對那傢伙揮揮手意思應該是:我很友善不想找麻煩

我當時年輕氣盛特別鬱悶的問他:“你剛纔爲什麼那麼做那傢伙差點撞了我們憑咱公司的實力幹不死他”

待續 “對啊裝逼犯就得乾死”王麗麗開始火上澆油的說道

“你是老中醫啊”我笑着問道

“什麼老中醫”王麗麗貌似沒聽過那首歌曲由於那首歌曲的旋律非常簡單歌詞又是朗朗上口於是我就給對方唱了幾句:“姐是老中醫專治吹牛逼頭疼腦熱血壓低跟我沒關係;你要吹牛逼不如打飛機又省錢來又過癮還沒有壓力;吃點沒關係喝點沒關係吹牛逼地那些人都沒有實力;有人吹牛逼就找老中醫一頓五毒拍逼掌腦袋打放屁姐是老中醫開着拖拉機全國各地四處跑專治吹牛逼;手拿大哥大我腰挎bb機身穿一條大褲衩特麼嘴裏叼玉溪;姐是老中醫整天笑嘻嘻聽見有人吹牛逼我就是一頓踢;姐是老中醫我出門也打的有時候也找倆小夥特麼玩一把3p;天天吹牛逼你早晚讓雷劈雷電要是劈不死還有老中醫;不要吹牛逼誰吹誰挨踢姑奶奶就是老中醫我專治吹牛逼”

唱完以後不光是王麗麗樂得花枝亂顫就連剛剛七個不服八個不忿的那些農民工外加早點攤兒的老闆老闆娘都跟着哈哈大笑起來原本劍拔弩張的氣氛被我一首歌化解的無影無蹤

笑過以後王麗麗繼續問道:“剛剛的故事你還沒給我講完呢老公”

我拉着對方來到煮茶葉蛋的大蒸鍋前面烤着雙手繼續說道:“這是當時司機小王告訴我的話現在我把它總結歸納爲“垃圾人定律”

小王當時給我的解釋就是:“許多人就像垃圾一樣的存在他們到處跑來跑去身上充滿了負面垃圾:什麼沮喪、憤怒、忌妒、算計、仇恨傲慢、偏見、貪婪、抱怨、比較身體裏充滿了見不得別人比自己過得好而且還愚昧、無知、煩惱、報復、還有就是失望隨着心中的垃圾堆積又堆積他們最終需要找個地方傾倒;有時候我們剛好就碰上這樣的垃圾人了於是對方身體裏的垃圾就拼命的往我們身上丟

所以遇到垃圾人的時候我們無須介意只要保持微笑、揮一揮手、遠離他們然後繼續走我們自己的路就行 千萬別將他們的負面垃圾接收再擴散給我們的家人、朋友、同事、或其它陌生人”

我緩了緩繼續說道:“作爲我個人的底線就是:快樂、成功的人絕對不會讓“垃圾人”接管自己生活當中的任何一天任何一個小時任何一分鐘甚至任何一秒人生短暫絕對不要浪費心思和精力在這些垃圾人身上”

看王麗麗聽得入神我繼續講道:“當時在北京我認識一個挺有名的律師姓佟這老哥給我講訴過這樣兩個故事

第一個故事:某個被害人在某天晚上與自己的女朋友在外面的一家小餐館吃飯他的漂亮女友被隔壁桌醉漢吹口哨給他女朋友氣的當時就要上去跟對方幹一架

他說反正也吃完了咱走吧他女友說:“你怎麼這麼慫啊還特麼是不是爺們”被害人就說是不是爺們也犯不上跟流氓較勁啊他女友就急了罵完她男朋友轉過身又過去罵那羣醉漢結果醉漢圍上來就開打被害人被捅數刀送到醫院以後搶救無效死了臨死的時候那個男人問了自己女朋友一句話:“我特麼現在算是個爺們了麼”

講到這裏我頓了一下然後詢問王麗麗:“如果你被醉漢吹口哨了你會要求我怎麼做”

王麗麗低下頭咬着嘴脣沉默不語我知道這小妮子的內心深處正在做着劇烈的鬥爭於是我開始講述第二個從佟哥那兒聽來的故事:“北京的外來人口特別多不少沒有什麼本事的人就隨便找個地方擺地攤兒混口飯吃

話說在帝都的某個市場有兩戶商販經常因爲攤位的地方而打架一夥是打貴州來的小兩口據說是給孩子看病因爲孩子那病只有在北京的專科醫院能治所以就來到帝都了

來了以後才發現在帝都看病自己帶的那點錢啥啥都不夠而且這小兩口也捨不得丟下孩子自己回去最主要的就是他們也僱不起陪護人員於是就在市場裏擺個攤兒賣點雜七雜八什麼的邊給孩子湊錢治病邊維持他倆的正常生活

而另一夥是個東北小夥子據說是個退伍兵退伍以後打算來帝都闖一闖結果剛到這裏就被黑中介將兜裏的錢都給騙去了

經戰友介紹這小夥子在某個小區裏當保安可沒曾想啊遇到一隻狗在攆小孩兒這貨多血性啊上去一腳就給狗踢死了終究是當過兵的人嘛可那狗的主人就不幹咯又是起訴又是訛人的而他救下的那孩子也不是他所在小區的就這樣稀裏糊塗的陪了人家一筆錢不說還特麼丟了工作

最後無奈之下從戰友那裏再次借了點錢就在這市場裏擺個燒烤攤賣點肉串什麼的勉強度日

要說市場方面也特麼有責任攤位沒有固定的人誰先來那地方就是誰的於是那貴州來的小兩口跟東北來的這小夥子就總因爲地方打架

如果說真動起手來再來幾個人都不是東北這小夥的對手可每次打架的結果往往都是這東北小夥子吃虧原因就在於那夫妻倆每次都是這女的先動手然後再招呼自己的老公上來幫忙那東北小夥不屑於跟女人動手所以每次都吃虧你說這女的不是垃圾人是什麼

兩夥人本身同爲弱勢羣體不懂得互相幫助互相扶持反倒將自己的不幸通過暴力的方式發泄給身邊的其他人這絕對是垃圾人

從這東北小夥進入市場雙方至少能打了三個來月直到有一天那女的在打架的過程中將這小夥的攤位給掀咯滾出來的熱炭給一路過的大媽燙傷了看到事情不好那小兩口居然丟下貨物逃之夭夭了結果那大媽只能揪住東北這小夥不放並要求對方領着自己看病

東拼西湊的給這大媽看完病以後等這東北小夥再去市場的時候發現那小兩口居然特不要臉的還佔着自己的地攤賣貨呢

當時這東北的小夥子頭腦一熱就去買了把砍刀別在腰間就找那小兩口理論去了”

待續 當王麗麗聽到那東北小夥買了砍刀別在腰間的時候,不禁害怕的皺起了眉頭,我則趁機摸了摸對方的臉蛋,佔足了便宜以後繼續講道:“要說這兩口子也挺操蛋的。本來就是因爲這女人將火炭潑到大媽的身上,造成這東北小夥賠人家看病錢。現在人家回來了,這兩口子不但不道歉,還特麼一副兇巴巴的樣子。

那小夥就質問這倆人還要臉不,這女的上去就開始撓這小夥。這小夥一閃身就把刀給掏出來了,指着那小兩口罵道:“今兒你倆要是再欺負我,我就把你們倆給活剮咯。”

那夫妻倆中的男人,估計也是被孩子攪合得心情不爽,沒等人家把話說完,就衝上來,照着這小夥兒的眼睛就是一拳。

這東北小夥也沒慣丫那毛病,上去兩刀就把這男人的腳筋給挑咯。給那女的嚇的啊,嗷嗷怪叫。

這小夥兒拿着滴血的刀,無奈的說道:“我這兩刀下去,至少就得三年以上了,怎麼都是判,不如給我來個痛快點的吧。”

說完以後,拎刀就衝到那個女人的身前。這女人估計也是嚇傻啦,連跑都忘了,被這小夥同樣是幾刀,挑斷了手筋和腳筋,然後倒在地上開始哀嚎。這東北小夥子目光冰冷的騎到這女人的身上,拿着刀大聲喊道:“我特麼讓你們兩口子再欺負老實人。”

隨後再看那小夥就跟發瘋了一樣,一刀一刀的切下去,先是這女人的手指頭,然後是腳趾頭,反正一刀下去,絕對會片下一塊兒肉來,就跟古代千刀萬剮一樣。”

“啊”王麗麗聽到這裏的時候,眼神中充滿的驚恐的神色。

我嘆了口氣繼續講述道:“這個小夥子估計也是恨極了,將連日來所有的負面情緒全部發泄到這女人的身上。這麼說吧,當警察趕來的時候,那女的居然還沒嚥氣,但臉上、四肢上、屁股上,都是白花花的骨頭,等於被人家剃掉身上五分之三的肉。

當警察喊話,讓這小夥子放下兇器的時候,這小夥子一刀就紮在那男人的心臟上,隨後槍響了”

“老公,別講了,我害怕”王麗麗鑽到我的懷中瑟瑟發抖。

“聽完吧,老婆”我撫摸着對方的頭髮,然後繼續說道:“這次的事件死了三個社會最底層的老百姓,留下一個身患重病的孩子在帝都的某家醫院。佟哥說,其實這個悲劇本來是可以避免的,雙方都讓一讓,也就不會出這種事情了。

你說現在死的那兩口子的家人,委託佟哥追討對方的民事賠償,可特麼這小夥子家窮的,耗子進去都掉眼淚,拿什麼賠這家人啊即使法院判了那東北的小夥子得賠錢,也無法執行。而且爲了這官司,那貴州趕來的四位老人,等於把金錢和時間都浪費在打官司上了,而忽略了那個需要治療的孩子。最終那孩子也沒能保住,這家人等於是絕後了,你說他們圖的是個什麼啊”

就在王麗麗趴在我懷中沉默不語的時候,剛剛那羣農民工中,有一個身材比較健壯的爺們站了起來,朝我這邊就罵道:“你講這故事嚇唬誰呢次奧,有本事你砍我一個試試”

我瞅着對方,真特麼想衝過去揍丫一頓。不過,我剛剛給王麗麗講完垃圾人定律,以及莫要動怒,有容爲大的道理,現在要是動手,我不等於自己抽自己嘴巴子一樣嘛。

我特麼正糾結呢,就看王麗麗離開我的胸膛,快步的來到車前,用遙控器打開車門,進去取出來一板兒連着的酸奶,然後關上車門回到我的身邊。

“老公,媛媛說,早上喝一杯酸奶,有助胃腸消化,咱倆一人喝一杯吧。”說完,將手中的一聯酸奶掰開,並遞給我半聯。

再看那邊的幾個農民工,全特麼把腦袋低下了。貌似看完停靠在路邊的豪車真是我們倆的以後,這羣人都害怕了,這讓我非常的瞧不起他們。

如果你要是硬,就特麼給小太爺硬到底,別特麼軟的欺,硬的怕,這叫神馬玩意兒啊

我一方面在心中咒罵這羣人不夠爺們,一方面讚歎王麗麗的急智,這女人太聰明瞭,簡單的去車內取了點東西出來,就震懾住了那羣人,得此賢妻,夫復何求

“你倆趕緊過來吃飯吧。”老闆娘撇下衆多的食客,特意將油條端到我們倆的座位處,並招呼還在烤手的我,以及喝着酸奶的王麗麗過去吃飯。我知道,這老闆娘心眼兒特別好,這是不希望我跟對方那些人發生衝突,因此才放下手中的活兒,特意來招呼我們倆,祝好人一生平安

就在我拉着王麗麗坐到最初的那個座位,準備吃早飯的時候,就聽到身後有人高聲念道:“阿彌陀佛”

一回頭,好傢伙錚明瓦亮一大號禿腦殼子呈現在我面前。

我扶了扶眼鏡,仔細打量着眼前的這個和尚。要說這貨長得還算清秀,十七八歲的年紀,濃眉大眼,四方大臉,就是嘴略顯有些大,最主要就是丫那耳朵,跟特麼佛爺似的,那叫一個大,一看就是有福之人。

“施主,能不能施捨一些早點給貧僧啊”這和尚可倒是不客氣,上來就問我要吃的。

不過,我還就喜歡這樣的真和尚。因爲對待要飯的,我一般的做法就是,要錢的滾蛋,而純粹就是要飯的,那麼不但管吃的,還特麼能給對方筆費用,小太爺就是這麼邪性

這會兒遇到一個真正化緣的和尚,我絕對要貫徹自己定下的規矩啊。於是趕忙招呼對方坐下並說道:“這位師傅您請坐,想吃什麼點什麼,想給寺廟中的其他師傅打包帶回去些也行,費用都算我的。”我摸着兜裏的四十五元錢驕傲的說道。

“多謝施主美意,不過這幾根油條看起來有些不乾淨,待小僧念段經文淨化一下。”說完不等我表態,就摘下掛在脖子上的念珠,開始衝着油條念起經文來。

王麗麗坐在我旁邊捅了捅我,然後壓低了聲音問道:“和尚能吃油條嗎”

“應該能吧”這話說的我自己都不確定。不過仔細想了想,油條是麪食,油也是大豆榨出來的,貌似沒什麼破戒的地方,這樣想來,應該是可以吃的。

我這兒正合計事兒呢,就發現有人怪叫一聲,逃離了座位,往遠處跑去,莫非是犯了羊癲瘋了不成

待到和尚唸完經文以後,長嘆了口氣,“害人終害己啊”尼瑪,這給我聽得是一頭霧水,隨後這和尚衝老闆娘喊了一句,好懸沒給我鼻子氣歪咯

待續 “勞煩給貧僧上五十根油條十杯豆漿阿彌陀佛”說完這小和尚居然沒羞沒躁的朝我笑了笑

尼瑪五十根油條你這是要作死的節奏啊小太爺還就不信了油條五毛錢一根五十根就是二十五元十杯豆漿不過十元錢算上我跟王麗麗點的茶葉蛋和其他的早點四十五元還是富富有餘的我今兒還非得看看你丫怎麼把這些東西吃下去的

我這兒正跟那小和尚暗自較勁呢耳邊就聽到王麗麗略帶顫音的說道:“老公你看那都是什麼啊”

當我把注意力集中到桌上那幾根油條的時候我特麼也不淡定了就看幾個類似蠅蛆一樣的蟲子非常的細小也就針尖兒大小一個個的鑽破油條掉落在套着塑料袋的盤子內可能是天氣太冷也可能是那個和尚的淨化起到了作用那些掉出來的蟲子扭動幾下身體以後就直挺挺的掛了

我這人天性好奇心比較強雖然知道那些蟲子對我來說是非常有害的存在更有可能就是苗疆的蠱蟲但我依舊掰開一雙一次性的筷子捅了捅盤子裏的蟲子發現丫真的是死翹翹了這纔好奇的對身邊的小和尚問道:“敢問大師剛剛唸的那段經文就是淨化這些蟲子的嗎”

“施主油條涼了就不好吃啦”這小和尚答非所問的回答道

這二貨和尚換誰看到盤子裏面的蟲子也吃不下去了啊王麗麗聽這小和尚說完更是誇張的乾嘔了幾聲惹得周圍的食客還特麼以爲這丫頭懷了我的骨肉了呢

“大師您先請”我壞壞的將盤子推到小和尚的面前反正我是沒食慾了我就不信你丫吃得下去

“那貧僧就不客氣了”這小和尚還真夠尿性的衝我微微點了下頭以後掰開筷子就特麼開吃而且丫那速度哪裏是吃飯啊分明就是往他那大嘴裏硬塞嘛

就看這貨夾起一根油條“咔咔咔咔”幾下就塞進嘴裏這邊還沒開始咀嚼呢那邊又夾起來一根繼續“咔咔咔咔”又一根進到嘴裏難怪這和尚的嘴丫子大敢情是倉鼠投胎啊咔咔幾次以後一盤子的油條就都進入到這小和尚的嘴裏塞得這貨的嘴巴子鼓鼓囊囊的

我特麼都沒看到丫嚼過嘴裏的油條光看丫那大嘴巴子瞭然後骨碌一聲滿嘴的食物就那麼嚥下去了唉我去我介個小心臟啊被丫噎得這叫一個疼就看那麼大一團子食物順着丫的喉嚨往下走尼瑪你沒出家以前絕對是街頭賣大力丸的嗓子眼也忒特麼粗啦

就在我極度糾結的時候老闆娘又上來一盤油條這貨衝着老闆娘微微點頭以後唰唰唰掄起筷子就開吃啊這邊老闆娘剛一轉身一盤子的油條就被這小和尚一個人消滅乾淨隨後這貨抓起一杯豆漿連吸管都不插直接掀開上面那層塑料咕咚咕咚就那麼往肚子裏灌那場面說風捲殘雲都是輕的絕對是狼吞虎嚥啊

王麗麗此刻被眼前的情景驚得合不攏嘴咯等這小和尚吃完第二盤的時候這妹子小聲的問我:“這和尚得多少天沒吃過飯啦還是這個和尚本就是屬駱駝的吃完這頓飯他能堅持半個月不吃飯”

我無奈的看了王麗麗一眼因爲我特麼也不知道這和尚是從哪兒個地方逃荒過來的這也太特麼能吃啦不過我依舊很裝逼的說道:“大師可勁兒造方言:吃的意思我管飽啊”

“小僧不是什麼大師法號戒癡不過施主既然有成人之美那麻煩施主再加一百根油條阿彌陀佛”這貨居然蹬鼻子上臉順着我這話又要了一百根油條

不過這小和尚的法號是誰給起的真特麼生動形象戒吃丫真得戒一戒這麼大吃大喝了虧着現在是太平盛世物質極度豐富這尼瑪要趕上舊社會鬧災荒的年景村裏第一個宰的就是他

於是在我跟王麗麗的注視下戒癡守着衆人足足吃了小半個鐘頭給那賣早點的老闆樂的啊鼻涕泡都快出來這尼瑪每天早上要是多遇到幾個這樣的吃貨自己的生意得多好做啊

老闆是樂了我特麼卻苦逼的想哭因爲這戒癡邊吃我邊數着當把早點攤帶來的做油條的面塊兒炸成油條全部吃乾淨了以後我粗略的算出了一百七十七根油條二十三杯豆漿的結果

單單是油條就特麼八十八元五毛錢算上豆漿一共就得耗費小太爺一百一十一元五毛錢的費用問題我特麼渾身上下就帶了四十五元錢啊早知道這和尚這麼能吃當初我不如給丫十元錢讓他自己隨便買點什麼吃也比現在要好得多滴多滴多啊我特麼腸子都悔青了

“不好意思啊今天的油條賣光了要是感覺好吃的話你們明天早上再來我多和一些面過來”老闆笑嘻嘻的來到我們這桌灰常開心的說道

你大爺明天還吃我現在都猜測眼前這和尚是你老闆高價招來的托兒飯托兒

就在我極度糾結的時候王麗麗從錢夾內掏出兩張毛爺爺遞到老闆的手中老闆則非常開心的給王麗麗找零我特麼太愛這個妹子了這個舉動不但顧全了我的面子還特麼讓我有了繼續裝逼下去的資本

“戒癡大師招待不週哪天有空我帶您去吃自助餐”我算想明白了下次直接給丫領到自助餐廳我非要看看這貨的食量有多大

“阿彌陀佛施主這樣已經很好啦我師傅常說苦行僧吃個六分飽就好否則不利於修行”這和尚說完我特麼就差沒跳起來抽丫倆嘴巴了

敢情你一個人吃了那麼多僅僅吃了個六分飽聽這話裏話外的意思饒着我請你一回你還沒滿意唄

行啊咱換一地界兒繼續吃我特麼還就不信了你那肚子到底能裝下多少的食物想到這裏我笑眯眯的衝着戒癡說道:“如果大師不嫌棄我願意做東咱換個地方繼續吃直到您吃飽爲止”

我本以爲這和尚會欣然接受我的邀請反正進市內了大不了我回婚慶店取錢去可讓我沒想到的是這和尚居然雙手合十朝我回了個禮然後慢悠悠的說道:“賈施主貧僧此次前來一則爲了化解施主的危機二則是有一事相求與施主”

待續 歡迎來到戒癡說完我有些發愣這貨剛剛喊我賈施主那特麼就證明丫知道我是誰啊莫非這和尚跟其他人一樣也是衝着龍穴去的這個可不好玩咯

看我面露猶豫的神情戒癡小和尚繼續說道:“賈施主不必驚慌我們並非你的敵人這點請你放心如若不信你可以致電邋遢道人證實一下我的身份阿彌陀佛”

對方此言一出我真的有些吃驚首先這個小和尚用了我們一詞那就說明對方不是一個人而是一羣人;第二這小和尚能說出邋遢道人的名頭來想來跟那死牛鼻子是有有些淵源的;第三就衝丫剛剛替我淨化食物裏的蠱蟲救了我跟王麗麗一命應該不是敵人

可轉念一想我爲人一直堅持預先取之必先予之的辦法如果這貨爲了龍穴特意聯手苗疆蠱人給小太爺唱一出雙簧也不是不可能的特麼的太糾結啦

王麗麗此刻緊緊的拉着我的手我發現這丫頭跟我一樣也特麼非常的緊張這也不怪這丫頭經歷過前幾天的事情這丫頭現在已經是草木皆兵的狀態了猛然間來了這麼一個和尚現在又指名道姓的說認識我讓我幫忙我現在又是她的未婚夫這尼瑪換作任何妞兒都會緊張啊

就在我苦於如何辨明真僞的時候兜內的手機忽然響了起來算了試試給四姑去個電話看能不能聯繫上邋遢道人吧

掏出手機發現上面是幾條短信一條是當ri的天氣預報;一條是快速辦理各種證件好吧城市牛皮癬貌似也進化了都特麼懂得用短信羣發業務啦;還有一條是我中獎了最後一條是我孩子被jing察抓了讓我打錢過去取保候審

“怎麼了老公”王麗麗看我瞧着手機傻笑於是趕忙問道

“老婆自從我有手機以來收到過不少不靠譜的短信我粗略統計了下得出以下結論:我個人累計中獎一百六十七次中獎獎金的總金額共計一億三千五百七十萬元人民幣另有蘋果手機四十三部、電腦十一臺、轎車二十九輛自己及家人共遭遇車禍十五次收到法院傳票二十七張被大學錄取五十六次;此外女友被綁架五次女兒被拐賣四次兒子piao娼被張jing官抓住九次老婆你認爲我這一生是否算是傳奇”

“噗”王麗麗又被我逗樂了“老公怎麼什麼事兒到了你的嘴裏都能變成這麼歡樂的段子呢”這妮子終於緩解了緊張的情緒我的目的也達到了

我拿起對方的小手並不理會坐在我對面的和尚放到自己的嘴邊親了一口後說道:“老婆不論發生什麼事情只要有我在你身邊你就不會受到傷害”打消了王麗麗的顧慮後我嘗試着給四姑致電沒辦法那死牛鼻子沒電話啊我只好聯繫四姑希望對方能接我的電話

嘟喂”我次奧這尼瑪真邪xing電話居然打通了我趕緊問道:“四姑是您嗎”

“哦賈樹啊”四姑那邊有氣無力的回答道

“怎麼了四姑生病了嗎”這好奇葩在我的印象裏四姑身體一直非常好啊畢竟是祝由的傳人平ri裏都壯得跟牛似的怎麼能夠生病呢

“沒什麼你不用惦記我”四姑嗓音嘶啞的回答道然後咳嗽了幾聲繼續衝我說道:“聽說你跟外國的靈異人士打了一架是真的嗎”

“恩他們逼我找某樣東西還將我朋友抓走了”我盯着眼前的小和尚沒敢把話說那麼清楚

“樹啊咳咳四姑這次沒法過去幫你啦你凡事要小心啊”四姑的話讓我心裏特別不得勁兒她都生病了還惦記着我呢看來最近我得過去看看四姑了

想到這裏我趕忙說道:“四姑你好好養病過幾天我去看您和四姑父去”

“你不用過來了我跟邋遢老道都沒在遼陽咳”四姑趕忙打消了我找她的念頭

“四姑有個叫戒癡的和尚說認識邋遢道人我想讓您幫我問問邋遢道人是否認識這個人”我開始進入正題的問道

“不用問啦是殷子文的人咳”四姑劇烈的咳嗽後繼續說道:“那些人暫時不算是我們的敵人但也算不上是朋友不過既然那些人都到遼陽的話你應該不會有生命危險了”

看樣子這和尚說的都是實話不過當聽到四姑那句“我沒生命危險”的時候我開心啊要知道這幾天我神經繃得太緊了要是長此以往我真怕能把自己逼瘋不過當四姑提到殷子文的時候我腦海中的第一印象就是丫那無se的靈力擦居然是那孫子

不過沒危險是好事兒啊遠的不說就說王麗麗要去我家的事情我就特別糾結如果不去吧王麗麗絕對會質疑我的誠意如果去吧就等於讓那些惦記龍穴的魂淡可以利用我父母親來威脅我現在好了憑空出來這麼多幫手我可以好好跟那些傢伙幹一架了

要知道在我的理念中最好的防守就是進攻與其以莖制洞不如果斷出雞哈哈我太特麼天才了

“樹啊你聽完我說完”四姑聽我半晌沒有說話於是繼續說道:“殷子文這個人不好惹即使是我跟邋遢道人也要讓他三分所以跟他的人要保持好距離掌握好尺度走得不要太近聽見了嗎”

“聽到了四姑您身體真的不要緊嗎”我關心的尋問道

“那些個雜密的小鬼子和外國人還奈何不了你四姑放心吧”四姑語出驚人道

等等會兒雜密的小鬼子還有外國人莫非是華蓮他們怎麼那些人跟四姑還扯上關係了

我頂着一腦袋問號趕忙追問道:“四姑您在哪兒呢發生什麼事兒了”

“別問啦這事兒還輪不到你來cao心正好你打電話過來我有幾件事情需要你幫忙”四姑知道自己說漏嘴了趕緊將話題轉移走

“四姑您儘管吩咐”四姑的事兒就是我的事兒啊我趕忙回答道

“我不在遼陽期間你姑父私下接了這麼幾個單子你幫四姑去處理下吧”四姑無奈的說道聽得出來四姑挺反感四姑父擅自做主接單的但我非常瞭解四姑父的爲人心地善良老好人一個估摸着人家求上門了四姑父不忍心拒絕對方就把單子給接了應該這醬紫

可當我聽完四姑說的那幾件事兒以後發現我特麼居然猜錯了

待續 隨後四姑繼續說道:“這幾天沒事兒的時候打給她她叫劉子瑜具體的你問她吧”趁着四姑停頓的空檔我衝着王麗麗比劃着要寫字的樣子對方冰雪聰明的將自己的手機遞給我我則趕忙將電話號碼存上

我將手機還給王麗麗後無奈的冷笑着敢情您老要我幫您處理的這些

都是您家親戚的事兒啊難怪四姑父不得不接我特麼還以爲四姑父心地善良才接的呢雖然心裏有些不快但終歸對方是四姑是我的師傅一日爲師終生爲父的因此心裏怎麼想的無所謂至少我的嘴上必須要恭敬才行“沒問題四姑您老好好保重身體回來的時候記得通知我我去給您接風洗塵”

“知道了掛了吧”四姑略顯疲憊的說完後就掛斷了電話

我這兒剛掛斷電話就發現王麗麗帶着吃驚的眼神望着某處我順着王麗麗的視線看去擦那小和尚在我接電話的時候居然離開座位跑到其他桌上將那些沒有吃完的油條、茶葉蛋啊、甚至人家桌上免費提供的鹹菜都特麼劃拉到一個塑料袋內敢情您還真沒吃飽啊

這貨估計也聽我掛斷電話了邊忙活着收拾殘羹剩飯邊扭過頭對我說道:“都是糧食浪費可恥不必驚慌阿彌陀佛”這尼瑪絕對是以艱苦奮鬥爲榮、以驕奢淫逸爲恥的代表人物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