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個時辰後,小泥鰍回來了。

小泥鰍急忙的說到:“不好了。不好了。我發現水淵閣一個隱蔽的地方,被抓來好多孩子,而且抓孩子的人就是那四個高手。”

姜衍問到:“孩子被關押在哪裏?有幾個人看守?”

小泥鰍說到:那些孩子被關押在一間很大的密室中,而且我看那密室下好像是那破書上的祭壇。沒人看守,但是有禁制,而且還有一隻冰狐在上面。

姜衍一聽,壞了。真是那古族作怪,他這是想解開封印啊。不行,趕緊去阻止她們! 洛芙蓉一聽,什麼孩子?什麼祭壇?立即問到:“發生什麼事情了?到底怎麼會事?”

姜衍立刻說到:“讓小泥鰍告訴你,我現在就要去水淵閣看看。”說完,姜衍就朝着水淵閣飛去。

小泥鰍說道:“這件事情比較複雜,坐下來吧,等他回來,我先告訴你怎麼回事吧。”小泥鰍就把他和姜衍所知道關於古族的事情告訴了洛芙蓉,洛芙蓉聽後,面無血色,都嚇呆了。這大陸上竟然還有這樣的事情。

洛芙蓉問到:“那閣主不是很危險嗎?這時候的她已經在北淵之地了。”

小泥鰍不慌不忙的說到:“放心吧,只要沒有進行祭祀,都是安全的。”

過了兩刻鐘姜衍回來,氣憤的說道:“看來那四個老不死的都被那狐狸騙了,從我瞭解的隻字片語上,那狐狸肯定告訴她們等得到無盡的法力,哎,這羣XXX修士,真服了,長點腦子也不能被一個狐狸騙到啊。”

洛芙蓉聽到,狐狸?被騙?她立即說道:“姜公子是不是一隻銀白色的冰狐?”

姜衍看了看洛芙蓉點頭說道:“是啊,那個冰狐就是寄靈體啊,怎麼了?”

洛芙蓉恍然好像明白了什麼,她在宗門17年,2歲的時候就進入了宗門,大小的事情也瞭解了不少。她知道之前老閣主和四位太上長老就和這隻冰狐走的特別近,而且5年前的事情,她也是無意間偷聽到的。因爲當時她給四位太上長老送茶點。

洛芙蓉就理了理自己知道的事情,將這些事情說給了姜衍和小泥鰍聽。

姜衍和小泥鰍聽後,真的是毛骨悚然啊。這下姜衍和小泥鰍徹底明白了,這冰雪妖魔到底要幹什麼。他想解開封印,然後在控制水淵閣的人爲他服務,其實姜衍還沒徹底明白。

小泥鰍說到:“現在怎麼辦?我還要去盜寶庫嗎?”

姜衍說道:“你還有心思盜取寶庫,你心可真大啊,我先用神識掃描一下北方,看看能不能找到紅娩。”

這時的北淵之地已經被風雪覆蓋,姜衍的神識就好像碰到了一股屏障,始終進不去,這時從風雪中走出一名身穿藍色長袍的女子,這人正是陸晚霜,一步一步吃力的向着外面走去,可是即將走出風雪之地,可就是走不出的樣子。姜衍一看,不好,立刻收回神識,朝着北淵之地飛去。

這時的陸晚霜已經虛弱的快不行了,她也不知道怎麼會事,身上的靈氣慢慢的被吸走了一樣。她的意識慢慢變的模糊,感覺自己很困,很疲勞,只想睡一會。

當姜衍飛到北淵之地時,系統提示響了起來。

叮~警告,宿主即將面臨聖級禁制困陣,請宿主做好準備。

姜衍一聽聖級困陣什麼鬼啊?那連忙聯繫系統:“小全,這聖級禁制困陣是什麼等級的啊?”

系統回道:“宿主您的陣法暫時爲5級陣法師,如果突破9級後才能到達聖級水平。”

姜衍又問到:“我現在怎麼能進去啊?我想進去救人啊。”


系統回答:“宿主可用自己道法,打通一個隧道,但是隻有5秒的時間,如果5秒後宿主被困,那宿主就將進入冰雪天陣當中,會對宿主造成難以想想的事情發生。”

姜衍咬了咬牙,直接握緊拳頭,5倍滅神拳用出朝着禁制結界轟去,轟的一聲,就看陣法的結界點上出現了一個小洞,姜衍立刻閃身飛了進去。然後就發現姜衍的衣服觸碰到一點寒風,衣服就在結冰。姜衍看到陸晚霜倒在雪地中,立刻拉着她就轉身飛出去。就在這時候,陣法能傳出一道驚吼聲。姜衍也不管不顧的,加倍的太遊步飛往到了外面,在看自己的身上的衣服和腿部,已經都結滿冰霜。

姜衍這時一股後怕的心纔出現,真是玩命啊。在看陸晚霜渾身已經被冰霜佈滿了,看着好像死過去了一樣,姜衍帶着陸晚霜飛往了山洞。

這時正在看管祭壇的冰狐,憤怒的撕嚎着,它很憤怒,竟然有人能打破禁制,還把那唯一的養料給救走了。它很氣憤,它必須要知道是誰幹的,這個男人不像冰川國的修士。

冰狐說道:計劃有變,張秀芝,賀蘭,杜鵑你們三個負責繼續抓捕小孩子,劉翠你負責找一個人,我將那個人的影像給你。你速速查找,如果找到了,立刻殺了。

姜衍剛到山洞口時系統就已經響了起來,他也沒在意直接走進了山洞。

當把陸晚霜放下時,洛芙蓉一看竟然是長老陸晚霜,連忙的跑了過去。

洛芙蓉問道:“她怎麼會變成這個樣子?還有救嗎?”

姜衍說到:“沒事,還好我去的及時,她沒事的,我用生靈之焱一會她就醒了。”

姜衍又說到:“小泥鰍,你去把洞口看着,如果有人來了,直接抓起來。”

小泥鰍什麼都沒說,變成了一隻小青蛙,直接朝着洞口處的石頭上坐去。

姜衍直接召喚出生靈之焱,慢慢的在陸晚霜身邊旋轉着。

過了半刻鐘,陸晚霜悠悠醒來,看着眼前的洛芙蓉和姜衍,她立刻想坐起來,竟然發現自己一點力氣都沒有了。

姜衍說道:“你現在體力還沒有恢復,我問你,你把你知道的事情全部告訴我。紅娩去哪了?爲什麼你會被困在禁制當中?還有你是否知道古族的事情?”

陸晚霜被這三問,問的有點理不出頭緒,微弱的說到:“紅娩現在正在養傷,你說的禁制是什麼?古族又是什麼?我不知道。”

姜衍一聽立刻一巴掌打了過去怒道:“這個臭女人,救你,都不如救一條狗,紅娩不是跟你在一起嗎?你被困在北淵之地,那裏就是一個古族被封印的地方,而且那裏就是一個天然的聖級禁制。”

陸晚霜這才明白過來,她也沒有怨恨姜衍,她直接說到:“紅娩被我安置在了冰棺之中,可是進去的時候沒發現什麼禁制,古族沒看到啊。”

姜衍這一聽更怒了,因爲他明白了。那個冰棺就是禁制的開關,只要冰棺被打開,那禁制就會啓動,這樣一來紅娩現在很危險,他必須想個辦法去救紅娩。

姜衍又道:“誰告訴你的把紅娩放置到冰棺裏的?你們不知道古族嗎?真是被你們的無知害死了,現在紅娩很危險,有可能已經死了。”

聽姜衍這麼說紅娩有可能死了!陸晚霜立刻就跟抽風了一樣,

陸晚霜激動的說道:“姜公子,求你趕緊去救救紅娩吧,她對我很重要,也對五行大陸很重要。”

姜衍眼角狠狠抽了一下,這臭女人說的什麼話啊,他現在有點亂。

陸晚霜又道:“閣主臨走時告訴我,如果20年後,紅娩受到重傷,一定要將紅娩送到北淵之地的冰棺中,這樣她就會恢復,以後的水淵閣也就能成爲這整個大陸上的主宰了。”

姜衍的眼角抽的更加厲害了,他現在徹底弄明白了。

聽到這裏的洛芙蓉也明白了,沒想到,這古族的計劃這麼可怕。

姜衍被這羣無知的女人弄的徹底無語了,直接朝着洞口走去。姜衍頭的沒回,直接說:洛芙蓉把事情都告訴她吧,想必你現在已經明白了。

洛芙蓉說到:“好的,我會把事情告訴陸長老的。”

當姜衍剛走出洞口時,小泥鰍就帶着一個被捆成糉子一樣的人飛了下來。

姜衍問道:“什麼情況?這人是誰?”


小泥鰍說:“這人剛纔鬼鬼祟祟的在天空盤旋看着這裏,而且修爲還是化神巔峯的修爲呢。”

姜衍抓着被捆綁的人走進了山洞,直接將那人扔在了地上,這時的洛芙蓉已經把事情的嚴重性告訴了陸晚霜。

陸晚霜和洛芙蓉看到被扔在地上的人時一起說出:“劉翠”!

姜衍看了兩個女人一眼,直接坐在旁邊問道:“你們認識啊?”

陸晚霜和洛芙蓉一同點了點頭,陸晚霜說道:“她叫劉翠,是水淵閣的太上長老之一,也就是你想知道祕密的其中一個人。”

姜衍問道:“劉翠是吧?是你自己說呢?還是我自己看呢?我看完,你就變成了白癡了。”

劉翠這一聽立刻說道:“你是誰,你敢和我們水淵閣作對,難道你不怕死嗎?”


只聽“啪”的一聲,姜衍一個耳光打了過去,說道:“你們水淵閣在我面前就是一羣螻蟻,算了,你不說也無所謂了,反正你也是死人一個了。

姜衍剛把手按在劉翠頭上,劉翠就撕心裂肺的大叫着。

劉翠怕的說道:“我說,我什麼都說,我願意坐您的狗,只要您不殺我。”

姜衍停下了手說:“那就說吧,把你知道的都說出來,隱瞞一件事情你就自求多福吧,我也想知道現在還差多少個孩子。”


劉翠臉色慘白的說道:“現在還差2352個孩子,分別由賀蘭,杜鵑和張秀芝三個人去抓了。”然後又將21年前的事情說了出來。

陸晚霜聽完後,還以爲這是洛芙蓉告訴她的都是假的,但是萬萬沒想到,洛芙蓉告訴她的纔是冰山一角。她徹底感覺到了絕望,這下她的小家族徹底要消失在中州了。

而洛芙蓉聽後,心裏也不好受,真是爲了自己那渺茫的覬覦,就要把所有人搭上。

反而姜衍聽後很高興,因爲他從劉翠的話中得到了一個關鍵的問題,那就是如果祭祀沒有成功,那麼紅娩就不會被奪舍,但是總會被傷害到。那個漂亮的小姐姐死了怪可惜的。算了,反正還有要水之寒呢,就幫她一次吧。

衆人看到姜衍竟然這個時候還能笑出來,都愣住了。

洛芙蓉問道:“你怎麼還能笑的出來呢?難道你也是鐵石心腸之人嗎?”

姜衍被這丫頭靈魂一問,聳了聳肩膀,又將手按到了劉翠頭上。

姜衍說:“我嗎?如果我是鐵石心腸之人,救你幹什麼,救你身邊該死的陸晚霜幹什麼,其實最該死的就是這種愚忠之人。我救了你們水淵閣多次,你們水淵閣有什麼表示?沒有吧。所以你沒權利說我是鐵石心腸之人,好了,我就說到這裏了,你自己想想吧。”

姜衍剛起身又說道:“哦,對了,祕境時,那個黑旋風李逵是我易容的,所以我救了你好多次了,你怎麼償還呢?”

洛芙蓉被這話驚到了,她怎麼也不會想到,那李逵就是眼前的姜衍,她沒有了任何對話權利,因爲她已經知道了。

洛芙蓉拿起手中的劍站起來說到:“如果有下輩子,我願意爲公子當牛做馬。”

劍還沒碰到自己的脖子,就聽“當”的一聲劍斷了,洛芙蓉傻傻的看着姜衍。

姜衍譏笑道:“難道你就不會用一些變通的方法了嗎?下輩子,我就呵呵了,這是給我發的一張好人卡,然後就是一個很嚴峻的話把自己摘乾淨了,拒絕就是拒絕,沒必要這樣,你的生命由你自己決定,別人決定不了,除非你實力不夠。”

洛芙蓉眼淚直接流了出來哭訴道:“不是的,我的命是水淵閣給的,我這輩子只能還給水淵閣了,所以我才只有下輩子了。”

姜衍眼角抽了抽,這個修仙世界的女人怎麼都這麼傻呢?真是活的久腦子不靈光,雖然說地球人的生命短暫,但是每一個人活的都很瀟灑,他們懂得生活,懂得生命的意義,沒有誰能把誰玩弄鼓掌之中,大不了不幹了。俗話說的好,此處不留爺自有留爺處。這些活着的修仙世界的人,真可悲啊,一門心思就知道修煉,都把腦子修煉壞了。

姜衍說到:“你啊,不用還。你們水淵閣已經不在了。今天我就滅了水淵閣!以後你就給我做個丫鬟吧,以後伺候我和夫人。”

洛芙蓉一聽,徹底的不知所措。因爲她還沒明白姜衍話中的意思。

洛芙蓉說道:“那我是應該叫你公子呢?還是老爺呢?還有夫人在哪呢?”

姜衍被這丫頭徹底無語了。

姜衍說到:“我還沒有老呢,就叫告訴吧,夫人現在還在養成呢,等以後你就知道了。”

旁邊的人都被姜衍這話雷的,那是根本不知道這兩個說什麼。什麼老爺,夫人,什麼好人卡的。

姜衍收拾了一下心情,直接提着被捆綁的劉翠走向洞口。

姜衍說道:“你們就在這裏等着吧,千萬別出去,否則死了也別找我,走吧小泥鰍,該我們乾點大事了。”

姜衍和小泥鰍就這樣的消失在了洞口出,陸晚霜和洛芙蓉面面相覷,她們也不知道接下來怎麼辦了,也只能等待姜衍的消息了。 此時的水淵閣中已經抓回來很多孩子。

冰狐問到:杜鵑還沒回來嗎?現在就差198名孩子了。希望她能早點回來。

張秀蘭說道:周邊的孩子都抓沒了,杜鵑這次可能需要飛很遠才能回來。

冰狐說道:知道了,你們兩個先坐到祭壇的陣上吧,只要杜鵑回來,你們就能得到無盡的能量了。

此刻的姜衍正用神識抓捕沒有回去的太上長老,他發現只有一個人沒有回去,而且那個人還在抓孩子,姜衍直接朝着南面方向飛去,

一處村莊中,火光沖天。

還我孩子,求求你還我的孩子,一名婦女大聲的撕嚎着。

嗖的,一劍劃過,那名婦女直接倒在血泊中,一羣壯漢拿着石頭,菜刀,拼命的朝向那名,抓他們孩子的惡魔。

杜鵑邪惡的笑着,看着向自己的衝過來的村民,劍光撕拉的劃破了夜空,只聽轟的一聲巨響,杜鵑凝眉看去。

杜鵑怒喝道:是誰,給我滾出來!

村民都被這爆炸聲驚住了,如果剛纔那一劍光朝着自己來,那死的一定是他們。

姜衍瀟灑的從空中落下,他趕來的時候就看到這村莊,已經變成了人間地獄。真是太殘認了,說什麼名門正宗,比那些真正的惡魔都殘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