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麼可能?」

「雲天大陸幾萬年來,從未聽過真魂接觸雷電而不爆碎的,他是怎麼做到的?」

「是不是用了什麼手段騙過了萬千零和我們大家,那根本不可能是真魂。」

「我覺得也是,他現在才先天武尊高級境界,我聽說要想真魂能夠抗拒雷電至少要到什麼什麼渡劫不死之後,才可能嘗試用真魂去修鍊抗拒雷電的。」

……

眾人議論紛紛,雲香瑤也是驚訝地說不出話來,不過她相信古晨是用真魂帶的電核攻擊萬千零的。

古晨一直以來就給大家帶來很多的不可解釋,這次肯定也是。

嚴如意十分高興喊道:「丑哥哥,你好棒。」語氣中充滿了敬佩和傾慕,美目流轉中滿滿都是愛。

… 空中的黑氣發出一聲聲類似老人即將辭世的嘆息,幾乎淡的已經看不見了。

「這次萬千零是真的神魂俱滅,大家以後再也沒有後顧之憂了。」嚴寒看向大家,微微點頭道。

眾人的注意力早已不再是萬千零徹底死去,而是都想知道剛剛古晨為什麼可以用真魂帶雷電電核攻擊對方,而這強大的攻擊力更是讓人羨慕,都想詢問是什麼功法,若是將來有機會能夠修鍊那是最好不過了。

還有人對古晨手中飛出石頭人的神秘羅盤也有興趣,想問到底是什麼法寶。

古晨有些頭疼,若不是永絕後患,他也不會使出羅盤和真魂,此刻,萬千零的問題是解決了,可這些人的問題又來了。

嚴寒一見,笑道:「諸位,你們是來殺萬千零報仇的,可不要忘了初衷。」

那些人這才訕訕一笑,不再去追問古晨那些奇怪的不可理解的功法,一個個見萬千零已經死了,紛紛告退離開了黑巫教。

火炎真人痛失愛徒火龍王,跟古晨告別後,返回火炎山,繼續修鍊他的無心術去了。

黑巫教弟子開始四處傳播他們的古教主無所不能,再加上前來黑巫教那些人的親眼所見,很多人就是古晨不在黑巫教,那些人也不敢再有任何想法打黑巫教的主意了。


古晨和雲香瑤與嚴寒、嚴如意告別,本來說是還有七天古晨便可以帶著化星卵下地府去給蟠桃樹根植入,想不到又耽誤了不少時間。二人趕時間,便匆匆離開了黑巫教。

嚴如意有些不高興,對嚴寒道:「爹,你也不說說他,來了就是昏死在寒冰之中,醒來立刻就走,都不肯住幾天。」


嚴寒擺擺手:「意兒啊,現在他幫我們對付了萬千零這個大對頭已經耽誤很長時間了,你讓他住下不是耽誤更多時間嗎。」

「他能有什麼要緊事。」嚴如意有些不滿,「我想跟著去又不讓,問又不說。」

嚴寒道:「他是怕你擔心,怕你危險,這說明他心中是有你的啊。」

嚴如意哼了一聲,自己回房間去了。

古晨和雲香瑤回到飛天宮,雲香瑤知道古晨要帶著化星卵前去地獄,幽幽道:「你一定要小心。」

古晨故作輕鬆的樣子,道:「放心吧,我不會有事的。」

范小膽來到古晨身邊,道:「三少爺,我跟你一起去吧,我下過去一次,說不上還能幫你什麼忙。」

古晨一笑:「算了吧。上次帶你下去,一個膽小鬼差點被你活活嚇死。」

范小膽嘿嘿一笑,不再說話。

雷猴和護島玄蜂一起也跟了過來,雷猴一來,古晨就感覺到羅盤開始有了反應,想起羅盤中兩個石頭人對他說的「只要再收了那隻猴子,羅盤的威力就可以徹底發揮出來了」那句話,古晨忽然有些不敢去看雷猴,暗暗將羅盤封死在黑暗之門中,裝作什麼都沒有發生一樣。

雷猴跳到古晨的懷中,親切極了。古晨一邊拍打著雷猴一邊跟其餘人說著話。時間不大,苗若嫣、雪小女還有四怪等人都來了,大家熱鬧一番,古晨忽然想起師傅苗老怪和王聖手,不知道他們到底怎麼樣了,能不能臨走之前去看看他們。

這樣想著,古晨跟大家聊了一會便辭別大家,快步奔苗老怪和王聖手所在的隱蔽密室而去。雪小女遠遠看著,等其餘人都走了,她快步追了上去。

「哥,等一下。」雪小女忽然喊道。

古晨訝然,從未聽過雪小女如此叫他,他一時有些反應不過來,只是低低道:「啊,啊,怎麼,什麼事?」

雪小女跑過來,微微喘氣,理了理散亂的頭髮,道:「你師傅讓我帶話給你,你跟我來。」

古晨儘管很疑惑,不得不放棄改變路徑,跟著雪小女朝雪小女的住處而去。

雪小女的房間收拾的很乾凈,古晨就在外邊客間坐了下來,等著雪小女去取東西。片刻后,雪小女拿著一個神秘的信封交到了古晨的手上。

古晨抬眼就看見雪小女眼神躲閃,似乎有什麼事情瞞著他,他訝然道:「小女,怎麼了?」


雪小女沒說話,只是示意他自己打開看。古晨打開信封,裡面一張紙上寫著幾段文字,古晨不看則已,一看,頓時如墜冰窟。

那紙上寫的居然是要他前去一個極其特殊的空間陰陽界,這倒是沒什麼,古晨連地獄都下去過,還會怕什麼陰陽界。只是後邊交代的任務讓古晨震驚不已。

根據那紙上所說,古晨必須帶著化星卵在陰陽界守候,等待剛剛死去的人的魂魄到達后,趕在黑白無常之前悄無聲息地將化星卵在那些魂魄中走一遍,確保不被察覺地將化星卵的卵蟲植入魂魄之中,增加成功的幾率。

等植入夠一定數量的魂魄之後,下去到地獄找到血池再將化星卵放入血池之中,這樣雙重保障便可以確保成功。

古晨本來覺得對付仙界是為了造福人間,想不到還得殘害一些人的魂魄,這是讓古晨最感覺震驚和猶豫的。只是現在事情已經這樣,他猜得到師傅苗老怪和王聖手不見他,肯定是因為煉製化星卵出了什麼狀況,所以,就算再難,他也要克服心中的各種念頭,將此事順利圓滿推進。

「做任何事都需要付出不同的代價。」雪小女看了一眼古晨,道,「有時候不光是我們需要付出代價,還得有人犧牲才行。」

古晨回頭看向雪小女,忽然覺得雪小女好像突然長大了。

「師傅他們?」古晨沒有繼續說下去,眼中不安地看向雪小女。

「他們沒事,我是說你不要有什麼心理負擔,犧牲幾個魂魄投胎轉人的機會造福所有子孫後代,他們若是在天有靈肯定會很樂意去做這件有意義的事的。」雪小女道。

古晨震驚地看向雪小女:「你好像忽然長大了。」

雪小女並沒有什麼驚奇,而是繼續道:「只是看見了一些事,明白了一些東西而已。」

… 古晨按照信中所說,和雪小女一起來到原來苗老怪曾在的密室內,準備在夢中前往陰陽界,雪小女在一旁道:「我幫你護法,這裡一般也沒人進來,你速去速回,若是發生什麼意外,安全回來第一。」

古晨道:「好,我知道。」

外邊其他人都以為古晨已經離開飛天宮,前去辦事了。 櫻花異國戀

陰陽界事實上不存在於雲天大陸,也不存在於地獄,而是存在於一個特殊的意識秘境中。只有剛剛死去的人才會在死去瞬間進入陰陽界,然後等待黑白無常前來索走,帶往不同地方。

而活著的人是無法進入的,但靈魂可以進入。古晨便是根據信中指點在睡夢中用意識帶著靈魂前去尋找陰陽界。

古晨的靈魂飄遊出身體,來到一處只有黑色和灰色的天地之中,到處鬼哭狼嚎不斷,這一方天地,沒有太陽,沒有月亮,也沒有星星,天空永遠是灰白色,地面永遠是黑色。

看不清面孔的人像是一個個行屍走肉在朝著一個方向慢慢走著。 視你如命 ,有小孩,還有女人等等。

古晨朝前飛去,就看見前方有一個神秘的光環繚繞的洞口,洞口上方有三個字:陰陽界。所有人只要一進去就瞬間不見了蹤跡。古晨摸了摸口袋中的化星卵,看著不斷朝著這洞口湧來的人,開始尋找目標。

一開始古晨實在不忍心讓任何一個魂魄就此斷送可能投胎轉世的機會,可是想著雪小女的話,想想師傅和王聖手,再想想此刻飛天宮那些修真者,古晨覺得必須犧牲一部分人,來幫助大家完成這個偉大的事情。

前方走來一個禿頭,古晨狠了狠心,將化星卵悄悄取出,朝著那禿頭一打,化星卵就穿過禿頭的身體,禿頭只是微微停頓了一下,然後依舊按照原路的步伐朝著洞口走去。

到達洞口之後,洞的深處似乎有某種強大的能量,瞬間將禿頭拉扯了進去,不見了蹤跡。

第一個下手了,後邊的古晨就更是容易下手了。他用化星卵不斷穿過一些人的身體,然後看著那些人消失在洞中。

古晨估計至少已經給一百多個鬼魂下了化星卵的蟲卵,覺得比信中說的最低數目還多一些,這才收手,朝著來時的路飛去。

忽然,前方出現了兩個手持喪棒的惡鬼,看樣子不是黑白無常,應該是鬼差,古晨就看見兩個惡鬼驅趕著一些人在朝著陰陽界的地方而去。忽然其中一個看見了古晨,大喝道:「小子,不許返回,跟我們朝這裡走。」

古晨哪裡肯聽,加快速度朝來時的路奔去。兩個惡鬼一見,急急竄起直追古晨。

古晨心中罵道:「奶奶的,本以為安全了,又碰見倆惡鬼,真晦氣。」

這倆惡鬼速度之快令古晨幾乎不敢相信,瞬間倆惡鬼就到了古晨的身邊,一下將之攔下,其中一個道:「小子,到了這種地方還想回去,真是笑話。」

說著話,古晨魂魄被倆惡鬼用手中是喪棒一掃,古晨頓時覺得好像被控制了,心中大驚,卻手腳不停使喚地跟著倆惡鬼朝著陰陽界洞口而去。

雪小女一直在古晨本體身邊看著,忽然見古晨臉上現出不情願的表情,口中還含含糊糊喊著什麼,便知道可能古晨的魂魄有事了。根據苗老怪的說法,雪小女趕緊取了早就準備好的一個金針往古晨額頭中央一紮,同時念起了招魂咒。

古晨正被倆惡鬼拉扯走進陰陽界,古晨知道只要進入了那洞口,不是轉世投胎就是墮入其他輪迴,肯定是無法再回來了,心中也十分著急。

就在此時,他忽然聽見雪小女的聲音,那聲音如同飄在天空之中,不斷呼喚著他,引領著他。

「不行,我得回去。」古晨朝著雪小女聲音的方向看去,腳下卻不聽使喚,依舊跟隨了很多魂魄一起朝著陰陽界而去。

雪小女但見古晨的面容扭曲,急急再次念誦招魂咒,同時用手去按古晨的頭頂,想要用真氣將古晨意識喚醒。

無良男妃 ,不敢再靠前一步,倆惡鬼一見,一邊一個拉住古晨就朝里推去。

古晨死活不肯踏入洞口半步,倆惡鬼生氣,喝道:「你這小子求生慾望還挺強,但既然來了陰陽界,跨過這道門,再去投胎也一樣可以重新做人啊。」



說著,倆惡鬼又抬起古晨就要朝內扔去。古晨頭頂一股強大的真氣轟然將他意識喚醒,古晨在一陣迷糊之後清醒過來,大喝道:「放我下來,你知道我是誰嗎?」

倆惡鬼一聽,都嚇了一跳,不敢相信這裡的魂魄還這麼橫,其中一個道:「死都死了,還耍橫,我看你生前也不是什麼好人。」

古晨眼見又要被扔進去,喝斥道:「大膽,我乃是古天官,前來微服私訪陰陽界,你倆不想活了!」

倆惡鬼一聽,頓時有些迷糊,一個道:「古天官我倒是聽說有這麼一號人物。」

另一個也沉思了片刻,道:「我也聽說過,是專門度化修真者的,你真的是古天官?可有什麼證據?」

被放下的古晨心中稍稍安靜了一下,道:「現在我自然是沒有什麼證據,不過我本體隨身攜帶著一個覓仙鏡,是專門用來查看達到資格度化的修真者,想必你們也聽說過覓仙鏡吧。」

倆惡鬼一聽,便信了三分,其中一個道:「原來是古天官,我說怎麼看著跟別的魂魄不一樣,一般的魂魄到了這裡根本毫無反抗之力,你居然可以反抗我們倆,看來是真的古天官了。」

「你看看我們倆什麼時候可以被度化升天呢?」另一個問道。

古晨背著手,看了看他們倆,一個比一個長得猙獰可怖,道:「你們已經被派在此處,豈能隨意調走。」

一個道:「我們倆在這裡已經幹了三百年了,一直沒人給提拔,你是古天官,看能不能點化一下我們,讓我們也儘快升天過過逍遙日子。」

古晨假裝想了想,道:「嗯,我看你們盡職盡責,忠心可嘉,若是三百年都沒被提拔,該不是被上邊忘了吧。」

其中一個惡鬼道:「我覺得也是,按理我們早該升職了。」

「那不如這樣,等我出去幫你們查一下到底是怎麼回事,要是真的你們被疏忽了的話,我可以幫你們說句話,給你們彌補上一切損失。」古晨道。

「還是古天官好。」一個惡鬼道,「你也看見了,我們倆天天在這裡負責監督這些剛剛死去的人,讓他們按照生前的善惡功過跨過陰陽界,進入不同的輪迴道,我們兢兢業業,從未偷懶疏忽過。」

古晨點頭,道:「那你們現在送我上去,我此次前來,也是奉了天命,聽說現在意外死亡的特別多,特來查看一番。」

一個惡鬼道:「不錯,現在我們倆也發現很多不該死的都莫名其妙死了,也不知道要發生什麼大事。」

古晨道:「這是天機,你們且不可對外界說。」

倆惡鬼點頭,躬著身親自將古晨送到了陰陽界的出口,古晨回頭道:「等我消息,或許幾天後就會有人前來找你們升職加薪。」

倆惡鬼千恩萬謝一番,用手中的喪棒一揮,幫助古晨成功破開陰陽界的無形屏障,古晨一離開陰陽界,頓感一股莫名的壓力不見了,更加清晰地聽見了雪小女的焦急呼喚。

「哥,你醒醒,你醒醒啊。」雪小女搖動著古晨,聲音帶著一絲哭腔,「哥,除了我娘,現在我就你這麼一個親哥哥,你千萬不要出事啊。」

古晨魂魄剛想回到本體,忽聽雪小女如此說,忙停了下來,有些愕然。

雪小女繼續在一旁搖動古晨,一邊道:「哥,自從我聽我娘說你是我同父異母的哥哥后,我就一直想找個時間對你說,可是,我總覺得有什麼地方不對,所以,我一直都沒對你說。」

「哥,我就你這麼一個哥哥,你可不要嚇我,快醒來吧。」雪小女低低說著。

古晨的魂魄愣在外邊,等他完全平息下來,這才回到身體之中,片刻后,古晨幽幽醒來。

「啊。」

古晨虛弱地輕輕「啊」了一聲,雪小女正焦急想辦法,聽見古晨的聲音,大喜,再看時就看見古晨睜開了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