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時的外界平台也亂了套了,驚呼和咒罵聲此起彼伏,排行榜上的名字不斷有人隕落,又不斷有人衝上來在消失,能留下的都是強悍之輩,而有一個名字卻在急速上竄。 「老天,又沒了一個間家人,他們可真倒霉,這下十大姓氏估計徹底沒他們份了。」

有人驚呼出聲,聽起來卻是在幸災樂禍,他的同伴卻是用胳膊一碰他。

「別關心那個了,快看那個邪青,已經殺上前百了,估計那些榜上消失的間家人,有不少是他幹掉的。」

「哈哈,又前進了一名,若是咱們屠家能進如十大姓氏的行列,咱們得好好謝謝他。」

這屠家正是謀奪十大姓氏位置的有力競爭者,看著一個個間家人的名字消失,最是歡喜。

平台的天空中有座懸浮的宮殿,這宮殿青磚灰瓦,顯得很是普通又滄桑感十足。宮殿內的木質寶座上,一個老者拄著頭似乎在沉思,實則一直從敞開的大門在關注排行榜的變化。

當他注意到邪青的名字殺入前百,並且還在穩步提升,他緩緩的抬起了常年低垂的頭。

「誰是邪青?」

突然的話語聲讓守門人心中一驚,邪主一驚很多很多年不問世事,更是保持著一個動作不發一語上百年了,能引起他的關注,足以在族中自傲,趕緊親自去詢問。

這邪主的親衛在族中地位很高,可一問之下大家竟然都不知道這邪青是誰,只得去詢問那些對邪家人登記的人員。

聽聞邪主親自詢問,這些人也是心中大驚,趕緊查看登記名冊,可除了名字也是一無所知。

「我想起來了,是至尊無上樓的人帶他來的。」

親自為陳青登記的人一拍腦門想了起來,一幫人浩浩蕩蕩的就將至尊無上樓的五個傢伙圍住了,把這五個嚇了一大跳。

一號樓主傲然詢問出聲,「你們想幹什麼?」

這一號樓主在邪家高層眼中還是有些分量的,那邪主的親衛一抱拳,「原來是一號先生,實在冒昧了,邪主親自過問那邪青的事情,他是?」

一聽邪主親自過問,一號樓主立刻冒了汗,他敢騙所有人,唯獨不敢騙邪主,那代價可是無法承受的。看著一個個伸著脖子都在等著結果,正在為難的不知道怎麼回答之際,人群后突然傳來冰冷的話語。

「告訴老傢伙,那是老三的孩子,讓老傢伙沒事待著,少操心。」

敢這麼不尊重邪主,除了邪主僅存的兒子邪魔沒有別人,大家齊齊的一縮脖子,連招呼都不敢打,立刻散去。

邪主親衛返回稟告,當然不敢說邪魔如何不尊重邪主,只是說邪魔告知那是邪神的兒子。

邪主聽聞后沒有什麼反應,而是又回到了之前那種沉思的姿勢,許久后滄桑的話語從嘴裡傳出。

「等他從裡面活著出來,可入宗廟,繼承邪神家業。」

入宗廟代表著讓陳青認祖歸宗,可繼承家業那就難度很大了,邪主親衛急忙出聲。

「主子,三少爺的家業可都被分光了,這可是您當初親自下的命令,連三少爺其他孩子都沒資格繼承,讓那邪青如何繼承?」

「如果連家業都奪不回,那就不是老三的孩子,到時候剝奪邪骨逐出邪家。」

「可……」

親衛還想再說什麼,可見到邪主連眼皮都合上了,只得施禮退下,將此事告知了邪家其他主事的人。

邪家外流子弟入宗廟那很正常,這些人也沒想到邪主會讓那個叫邪青的傢伙繼承三少家業,那可是龐大到無法想象的產業,這些人當年多少都分到了一份。經過一萬多年的經營,更加發展壯大,現在讓他們吐出來,那還了得!誰都不想將嘴裡生蛋的雞吐出來,不由得各自做起了打算。

在生命樹的世界里,被包圍的間家人的防禦圈徹底被打亂,已經被分割成一個個小團體,被數倍與他們的邪家人屠殺。

眼看勝利已經到手,可參與圍剿的邪家直系成員卻高興不起來,大頭差不多都讓陳青拿了,他們只撈了些蝦米。

陳青殺光了周邊敵人,看看周圍其餘間家人都被分割包圍,一些邪家人還警惕的瞪著自己怕自己去搶奪,一揮斬龍刀上殘留的血跡,帶著五號就要揚長而去。

「等一下,搶了我們的獵物,你就不給個交代嗎?至少也要留個名字,好讓我等以後知道向誰討教幾招。」

那個身穿天藍色水晶骷髏甲的男子突然出聲,陳青扭頭看向了他,露出了冷笑。

「名字重要嗎?以後討教多麻煩,現在就可以。」

這人雖然嫉妒,可人並不傻,陳青大殺四方,將好幾個實力強悍的間家人輕鬆殺死,他自認沒此實力,臉不由自主的抽動了一下,恨聲出口。

「哼,殺人並不算什麼,有本事看誰能採摘了生命果,還採的更多。記住了,我叫邪天。」

這傢伙自報姓名,還轉移了話題,陳青用手指掏掏耳朵,表示自己沒興趣知道他的名字,接著轉身就走。這種輕鬆的動作,卻比對方還要囂張,氣的邪天臉都紫了,也就是骷髏面具當著,這才不被人察覺。

「等等!」

這時又有人出聲阻攔,可陳青理都沒理,可這傢伙張開雙臂就攔住了去路。

「額……我沒惡意,就是想問下你為何還能使用魂技。」

這人一身剛剛晶體化的白色骷髏甲,在邪家的地位應該不高,說著還解除了變身露出一張顯得很憨厚的臉。

「邪凡,別特么丟人了,趕緊去殺敵,那傢伙用的不是魂技。」

有人大吼出聲,這叫邪凡的傢伙先是露出吃驚的神色,接著向陳青一抱拳,屁顛屁顛的跑向叫自己的人方向,半路上就再次變身,大吼大叫著加入了圍剿戰鬥,陳青淡淡的看了一眼,繼續沉默的前進。

嘴上雖沒說什麼,心裡卻充滿喜悅,無意中讓那邪天告知了這生命樹世界還有好東西,等到從邪家隊伍視線里消失,他帶著五號就沖著生命樹撒腿狂奔。沒錯的話那生命果就在那樹上,不過聽口氣很難採摘,不管怎麼樣,先去看看再說,大不了再殺個回馬槍,找機會再幹掉幾個邪家人。

一路上沒在特意尋找其他人,只是遇到了兩個樹巨人順便擊殺取了生命水晶。當到達生命樹如天蓬的樹冠下方,跑的腿都軟的陳青和五號這才暫時停下腳步。

到了這裡陳青發現自己的身體又重了,那些魂聖境界的,到了這裡恐怕寸步難行,只能是在森林裡採摘點藥草,境界再低點,恐怕直接就被壓成了肉泥。

看看身邊的五號,到了樹冠之下動作也不像之前那麼流暢,每次移動都好像遇到了阻礙,陳青揉揉鼻子又看向生命樹。

生命樹的樹榦直插天際,雖然到了樹冠之下,可要到達那裡還不知道要多久,也沒看到樹冠上長著果實。

不過陳青知道,在生命樹的世界,十分好幾個區域的,每個區域都能看到世界樹,卻又全都遙不可及,估計到了樹榦下,又會變成一個新的區域,那裡才能對世界樹進行攀爬。

再次放眼望去,他沒有鷹羽的眼力,並沒有發現人類的存在,喘了口氣后帶著五號繼續狂奔,沒跑幾步五號開了口。

「主子,你給我的那枚仙石能量快耗盡了。」

這句話一下差點讓陳青栽倒在地,一枚仙石都可以當做星空堡壘的能量核心了,五號這才戰鬥了幾次就消耗乾淨了!還要現如今的陳青財大氣粗,大手一揮直接十枚仙石遞了過去。可五號接過後又開了口。

「主子,能不能給我一枚生命水晶,這身軀的記憶庫告訴我,機械生命無數年來攻打人類世界,就是想要佔領世界樹。生命水晶和生命果能讓它們更加人性化,威力也更大。」

陳青還是第一次聽到這個說法,卻知道五號肯定說的是實話,這傢伙可是自己的滅魂之力形成,絕對不會對自己撒謊,趕忙又拿出一枚生命水晶。

五號接過生命水晶,胸膛裂開,將仙石和生命水晶全都放了進去,接著金屬的胸膛關閉。

陳青一直靜靜的看著,見到胸膛關閉,忍不住伸手摸了摸,還摸向了五號胸膛挺起的部位。

「沒啥變化啊!」

摸了好幾把后,陳青感嘆出聲,五號要是能流汗,絕對流滿頭,趕緊解釋。

「主子,我已經感覺生命水晶在發揮作用,只不過一枚的效果不大,生命果的效果才最好,機械之神曾經不知道怎麼得到過一枚,用生命果改造了一個高級鐵浮屠,那鐵浮屠已經可以偽裝成正常人類,而且實力深不可測,上一次萬年大戰,讓人類很是懼怕。」

「你的意思是,那可以變化正常人的鐵浮屠有可能會來這裡?」

陳青這是腦洞大開想多了,反正認為自己若是那機械之神,絕對會派那傢伙過來弄更多的生命果,卻看到五號搖了搖頭。

「機械生命就是在像人,也是有區別的,除非是像我一樣被人帶進來,而且那個鐵浮屠大戰還沒結束就回金屬帝國了,有戰爭結界在,它過不來。」

就算過來也不是陳青該操心的事情,沒再詢問相關事情,而是很好奇五號怎麼今天才說這些事。

當他詢問出聲,五號趕緊回答,「這具身軀一直在吸收空氣中遊離的生命能量,在死亡樹的體內也吸收了不少。到了這裡后,記憶庫才被打開,可大多都是戰鬥記憶,其他的知道的很少。」

五號所知不多,可讓陳青也對金屬帝國多了些了解,生命果既然能提升五號的威力,那就更是要必須得到,不再耽擱時間,兩人快速向生命樹跑去,可奔跑起來的速度大不如前。 數天過去,兩人還在跑,五號不知疲倦,陳青卻得偶爾停下來休息一下。

一路上也見過一些其他人,不過大家全都忙著趕路,對方人多,可也追不上陳青的速度,倒也相安無事。

用了長達半個月的時間,前方除了生命之樹,突然還出現了一道衝天的水幕,竟然將生命樹隔絕開來,同時上百身影身披被風吹的獵獵作響的斗篷站在前方,陳青知道遇到劫道的了,拎著斬龍刀和五號向前走去。當兩人一靠近就發現,這些人身邊躺著大片的屍體,似乎是剛剛戰鬥完畢沒多久。

「你們邪家人都是自以為是白痴嗎?又來一個送死的。」


在百米之外陳青停下腳步,對方有人出聲,接著用腳就踢過來一顆滿是裂紋的水晶骷髏頭骨,陳青淡淡的看著水晶頭骨滾到腳邊,一言不發的繼續向前走去。

「這白痴交給我了。」

陳青身邊只有五號一個奴僕存在,讓對方大意了,還是剛才那人越眾而出,乾瘦的臉上滿是輕蔑之色,斗篷下擺上一個大大的暗字,表明了這人的身份。

陳青嘴角露出個輕蔑的笑容,肩上扛著斬龍刀繼續慢慢的走進,看到他的表情,對方眼中露出狠辣之色,左手盾牌一頂肩頭,右手彎刀低垂,直接就撞了過來。

「鐺……」

斬龍刀看似輕鬆的往下一劈,直接砍中盾牌,發出帶迴音的金鐵交加之聲,暗盟之人前沖的身形一頓,原本要揮出彎刀的右手卻也抵在盾牌之後,臉上更是大驚失色冒出冷汗。

「咔嚓!」

清脆的聲音傳來,這人的盾牌開始龜裂,眼看就要徹底報廢碎裂,陳青又將斬龍刀猛的一壓,他也喜歡上了這種摧枯拉朽式的攻擊方式。

「等……」

對面的人群中有人出聲,話音剛起陳青就一刀將暗盟中的人砍成兩段,一揮斬龍刀上的血跡,歪頭看著出聲之人,接著一抬左手,向對方招了招手,弄得對方身體一顫。

「我們沒惡意,是暗盟的人私自做主,這些被殺的人也是他們主動攻擊。」

這人說話間摘下了斗篷上的帽兜,露出了一張淡粉色的臉,耳朵豎在腦側還有些尖尖的。一看又冒出來個緋家人,陳青的眉頭一皺滿是疑惑,緋家和暗盟聯合了?

看到陳青的疑惑,其他人也紛紛摘下帽兜,讓陳青更疑惑的是,這些人竟然有好幾個陣營。

「我們是緋夢暗帝四家人組成,掠奪模式開啟后,為了自保才聯合到一起,不想跟上五家有任何衝突,而且你看看後邊。」

說著這些人讓開了路,陳青警惕的邁步走過去一看,竟然到了一個向下延伸的大斜坡邊緣,下方竟然是一個巨大無比的盆地,一支密密麻麻的龐大隊伍駐紮在那裡,帳篷都連城了片。

「生命樹的果實還沒成熟,保護罩也沒開啟,我們只希望在攀登生命樹之前保持臨時的和平。」

又傳來那緋家人的話語,陳青嘴角露出嘲諷之色,根本就不信他說的,現場死的可不止邪家人還有其他小勢力人員。

「和平?」

「好吧,我承認,只是想跟上五家保持臨時的和平,我們在這裡是要堵截間家的隊伍,將他們徹底趕出十大姓氏的行列。」

這緋家人這次似乎說的是實話,陳青嘲諷的笑容依然沒消退,這些傢伙打的真是如意算盤,相遇強橫的上五家保持臨時和平,又要去屠殺實力不如自己的提升排名。

不過陳青現如今不太在乎什麼排名了,他沒那閑心給邪家做貢獻,更想要爬上那生命樹摘取果實,吧唧了下嘴開了口。

「那批間家人已經死光了,邪家的一支大部隊正在趕來,你們有興趣的話可以慢慢等。」

「你是探路的?」

這些人全都是臉色一變,緋家人更是尖叫出聲,陳青一聳肩沒有回答,而是往肩膀上一抗斬龍刀,大步向著盆地走去,他已經看到那生命樹就在盆地中央,其他區域還有大大小小居住的人群,大家全都相安無事,這裡確實成了臨時的和平之地,都在等著護罩消失,攀登生命樹。

「邪家人的營地在東南方向。」

緋家人在陳青背後大喊一聲,接著就開始與眾人商議是否留在此地還是趕緊起營拔寨向靠近生命樹的地方重新紮營,沒有多久,他們就帶著隊伍匆匆的離開了。

陳青一臉淡然的前進著,心中卻一直在感嘆,居高臨下這麼一看,才知道生命樹世界進來如此多的魂仙,自己那孽龍大隊剩餘成員幸虧沒帶來,那點人連個浪花都翻不起來,若是真打起來,必定全軍覆沒。

得知了邪家人的營地方向,陳青默默的向那個方向走了過去,一路上遇到的人都很警惕的看著他,弄得陳青很是無趣。


三天後又是一片連綿的帳篷區出現在前方,這裡已經離著生命樹保護罩很近,看到有身穿水晶骷髏甲的身影出現,陳青停下腳步沒有靠近,而是就地開始休息。

那裡就是邪家的營地,也是邪家人最終的集合地點,不會總會有些不合群的人,大營地旁邊星羅密布著不少小營地,甚至也有跟陳青一樣,幾個或者單獨一個人扎個帳篷就在等待。

陳青也好久沒有好好休息了,還好也帶著帳篷,取出來后紮好,讓五號守在外面,躺在柔軟的獸皮上倒頭就睡。


「朋友,打擾了,有沒有什麼東西出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