轟!

劍身格擋下,蒼炎依然被強橫的魂力衝擊的倒飛,星隱術都險些維持不住。

瞟了一眼林浪的屍體,胖教皇緊張的注視着四周,已經不見了紫光。

心驚膽顫的應付着瘋狂衝來的教徒,他卻是要分心注意身後。

星隱術加身,又是一劍捅出,一位主教永遠的閉上了眼睛。

雖然知道他們也是家人被教皇所挾持,但是蒼炎又不能一個個的問他們家人在哪,從而救出,也只好站在敵人的立場上痛下殺手了,這就如同戰場一樣,敵方雖然不是十惡不赦之徒,但是爲了國家,你就不得不殺人。

遊走在主教中,在他們惶恐的眼神中,隱匿着身形,紫光接連的一閃而沒,一個個主教躺到在地。

注意到情況,胖教皇怒斥,“司馬嚴,本皇知道是你,還不出來受死,藏頭縮尾算什麼好漢?”

聞言,蒼炎只當他放屁,諸如他這種人也有資格談論好漢?

胖教皇看到一個接一個的主教倒在血泊中心都要碎了,當然並不是傷心,而是心疼,培養這些走狗可是花了他不少代價,既要安插人手看守他們的家人,又要靈丹妙藥供着讓他們實力提升,這也是鬼黃神教主教人數比傾天神教多的主要原因。

心裏焦急,他也是抽不出空去搭救,實在是教徒們如同瘋了一般,不要命的跟他死磕,將他包圍着都快成一個糉子了,雖然以他的實力不會受傷,但是也免不了心裏厭煩。

“大家不要再追殺教徒了,我們合力將暗中之人擊殺!”

終於有主教發現不對,看着身旁的主教死於非命,心裏悽然,不禁想着對策,召集其他人一起抗衡蒼炎。

不料,話剛說出口,他胸膛就冒出一劫紫光閃閃的劍尖。

“讓你多嘴!”

抽出紫風劍,蒼炎繼續衝向其他主教。

經他一打亂,主教們更是慌了手腳,就算想保命,都不知該怎麼做,只想自顧自的。


半晌過後,紫光再次閃現,最後一名主教死不瞑目的倒在地上,任着無數教徒踐踏。

“呸!走狗,死有餘辜!”

“這些個狗玩意,聯合着教皇一起欺騙我們,真是不得好死,一定是遭報應了。”

“快,就剩教皇一個了,我們殺過去……”

“……”

蒼炎不禁心裏感嘆,“他們願意當狗嗎?無非是一羣被人洗腦,被人威脅加以利用的迷茫之人,說是聯合教皇,而鬼黃神教到底是用來做什麼的又怎是他們能夠知曉。”

看着前赴後繼送死的一衆教徒,蒼炎眼中毫無同情之色,“也罷,鬼黃神教就徹底滅絕吧,連帶着詭異的魂力也全部消散吧。”

“怎麼回事,主人不是已經派了幫手嗎,怎麼遲遲沒有出現。”

上天下地擊殺着,躲避着,胖教皇的心中焦急如焚。

眼下幾百名教徒緊緊糾纏,雖然他們其中不乏魂力七階高手,但是在他眼裏根本就不算什麼,一個大招就可以全部秒殺,但他卻是不敢輕易施放,因爲一旦如此做了,蒼炎一定會趁他舊力已出新力未生之時,前來暗殺他。

“哼,螞蟻們,受死!”

大喝一聲,胖教皇終於亮出武器,卻是一根通體冒着烏金光芒的金級上品魂力巫杖。

隨着他巫杖一舉,霎時間,四周死氣瀰漫,腐蝕的屍液纏繞在巫杖之上,揮舞之間,必有一人喪命。

時間一點一滴過去,教徒的人數也越來越少。

最後一擊發出,胖教皇已經虛脫一般,實在是顧忌着不敢放大招,而被這些小招將魂力耗盡的差不多了。


當然了,他也想過先逃離此地,可是,有着教徒們跟着他飛天下地的阻攔着,旁邊還有個“司馬嚴”,他不敢將後背露出,也就作罷。

整個廣場,也可以說整座鬼黃神教只剩下胖教皇一人,而且已經沒有多少力氣。

這也是蒼炎有預料的,他就是在等,而現在終於等到了。

“畜牲,納命來吧!”

…… 背後一陣陣殺意傳來,胖教皇匆忙躲避,但是由於魂力已經消耗大半,仍是隻躲過要害。

再一次血花迸濺,後背血肉模糊。

“混蛋,有種……你就現身跟本教皇光明正大一戰。”

胖教皇瘋狂的舞動着手中的巫杖,卻又哪有蒼炎的身影。

突然,一股毀天滅地的氣勢壓迫而來,胖教皇心裏恐懼異常,就連已經沒有多少力氣的身體也好像僵住。

“難道……就這麼完了嗎?”他悲憤的想着。

暗中的蒼炎獰笑一聲,眼看着紫風劍就要貫穿胖教皇的胸膛,但卻是避過他的心臟,沒想要他性命,因爲他還有很多事情需要從他嘴中知曉。

正當此時……

轟隆!

黑色的雷電落下,不得已,蒼炎只好運起傾天步法躲避開。

轟!

堅硬的地面被炸碎,而虛脫在地的胖教皇安然無損。

這時……

“吼!吼!吼……”

淒厲的獸吼自天空傳來,同一時間,彷彿是烏雲覆蓋,高天的豔陽光輝盡去,四周變得昏暗。


見狀,蒼炎心裏一緊,急忙擡頭望天,只見成百上千只巨大的黑色怪鳥遮天蓋地的飛在頭頂上空。

轟隆!

又是一道響雷自其中一個怪鳥口中發出,令蒼炎驚懼的是,那怪鳥竟然能夠發現施展了星隱術的他,響雷直直的劈來。

轟!

撿個智腦去修仙 ,由於意料之外,躲避不及,卻被劈個正着,雖然下意識的橫起紫風劍格擋,蒼炎仍是被巨大的能量轟擊的氣血翻騰。

感應力放出……

蒼炎震驚的瞪大眼睛,“全部是靈力八階!”

不錯,是靈力而不是魂力,而且是黑暗、雷兩個變異屬性的融合靈力。

這也是因爲天生具備魂力的奇獸十分稀少,也只有死了的奇獸經過某種變異,就如同恐鱷島的魔怪,才能夠驅使魂力,否則的話,就算是再高級的奇獸也只是靈力體質。

“哈哈哈……司馬嚴,我主人派這些暗黑雷鷹救我來了,你死定了!”

此時的胖教皇激動異常,如果不是已經魂力消耗的差不多了,他非用巫杖放出漫天的魂力煙花慶祝不可。

看到胖教皇那一身得瑟肉,蒼炎是真想不顧一切的衝過去將他斬殺,奈何,要顧及到羞羞,只能不斷躲避着落下的腐蝕性雷電。

轟!轟!轟……

由最開始的一隻攻擊,變作了幾十只同時攻擊。

氣的蒼炎直想吐血,“媽的,這上百隻畜牲是在耍本王嗎?”

慢慢的他明白了,原來,那些個暗黑雷鷹雖然都是八級奇獸,但是想要發出能夠傷到他的暗黑雷電卻是需要蓄力,這樣一來,一方面防止他逃脫,一方面,他們就輪流蓄力攻擊。

“看來這些畜牲的嗅覺也是發達,竟然能夠發現我。”

蒼炎的心中悲催的想着,不料,背後的羞羞已經哭出聲來。

“羞羞,不要怕,哥哥絕不會讓你受傷。”以爲她是被嚇哭了,蒼炎急忙出言安慰。

誰料,羞羞哭的更烈了,“嗚嗚……哥哥,你把羞羞扔下吧,羞羞是你的累贅,你會死掉的……”

一瞬間,蒼炎的心裏充滿了溫暖,慌忙的躲避過一道雷電。

“傻丫頭,不要胡說,你哪是我的累贅,明明是我的福星啊,沒看到嗎,就因爲你在我的背後,這麼多的暗黑雷鷹都傷害不了我。”

聽着蒼炎溫柔的聲音,羞羞本就是智商如同幾歲的孩童,頓時破涕爲笑,小臉親暱的蹭了蹭蒼炎的肩膀,“嗯,那麼……哥哥要帶着我一起逃出去哦。”

“好嘞!”

自信的大吼一聲,蒼炎全身上下突然閃動起耀眼的紫光,反正隱匿也是會被發現,也不用顧忌太多,但是星隱術他仍未撤去,畢竟背後還有一個羞羞,他可不想讓胖教皇由此發現什麼端倪。

紫風劍頻頻揮舞,雷電盡被抵擋。

看到“司馬嚴”如此的威猛,胖教皇急了,衝着空中大吼道:“你們加把勁,將火力集中到一處。”


八級奇獸自是不笨,聞言照做。

蒼炎的壓力頓時大增,心中怒火中燒,“死胖子,詛咒你生兒子沒菊花!”

轟!

集中一起的火力還不如分散的好躲,雖然分散了會讓蒼炎手忙腳亂,但是集中在一起的雷電,速度大增,只是一眨眼就已經落下,即使蒼炎傾天步法玄奧無比,但奈何實力有限。

“哥哥,你沒事吧……”羞羞聲音中又帶起了哭腔。

蒼炎笑道:“當然沒事,這不是躲過去了嘛。”

一波剛去,一波又到。

蒼炎躲避的時候,心裏開始思索,“暗黑雷鷹的攻擊看似無章法,卻是因爲要蓄力而有了一定的規律。”

想着,蒼炎隨着躲避,開始計算,雷電的落地時間,干擾時間,還有暗黑雷鷹蓄力的時間,以及它們的集中火力構成了多少個小團體……

“由於集中的火力,威力太大,那麼,落地時間可以忽略不計,儘量躲避,雷電能給我造成的干擾不到一秒,他們每一團體的數量是二十隻左右,而蓄力時間卻是需要十一秒,總共是十個團體,也就是說,一輪攻擊過後,我就有了一秒移動的時間。”

接下來,蒼炎又摸清了暗黑雷鷹攻擊攔截他逃走的規律。

“哼,雷電往哪裏轟,卻是我說了算。”

想着,蒼炎藉着每一輪的一秒時間,再加上規律的躲避,靠向胖教皇。

再看胖教皇,蒼炎狼狽不堪的模樣令他看的萬分解氣,完全沒有預料到大難臨頭。

當然了,蒼炎的移動也是很隱晦的,完全沒有讓他發覺,就好像每一次的是慌忙躲避,隨機移動一般。

“最後一秒!”

蒼炎將大部分的聚星之力注入紫風劍中,然後又留出一部分,全部運向雙腿。

傾天步法極力運起,比躲避時的速度快出一倍,轉瞬之間,在胖教皇駭然的眼神中出現在他面前,趁他魂力虛脫加上愣神之際,蒼炎一劍刺出。

蘊含着足夠聚星之力的紫風劍在胖教皇胸前爆發。

“啊——”

痛苦的慘叫一聲,胖教皇重傷,失去了行動能力,卻並沒有死,而是被蒼炎挾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