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是說小楠還有一個表姐?她怎麼沒來?」書房內,沐老爺子看向管家。

沐管家搖頭,略微遲疑了一下,「小楠少爺的表姐,不太像沐盈小姐,他們自己離開了。」

沐家只查到了寧薇幾人的資料,對沐楠一家的了解,也只是在雲城,寧薇打各種工雖然條件不好,但沐楠個人卻極其優秀。

對沐楠的表姐……查的並不多。

「那就算了,不用多管。」沐老爺子抬眸,眸色挺深,微嘆一聲:「現在應該想想,怎麼讓小陵接受沐家,才是最重要的……也怪我,當初多查一點,知道寧薇有宗元的孩子,或許就不會讓他們流落在外十幾年……」

沐管家本來還想說,秦苒那兩個人的氣質不太像是普通人。

原本他也以為秦苒是聽聞沐楠是沐家人之後前來的親戚,不過秦苒那表現不太像。

聽沐老爺子說起這個,他連忙開口,「老爺,可千萬別這麼說,當初化工廠發生事故,誰也不想的,不過……」

「什麼?」

「您還記得寧薇夫人左腿有疾嗎,這次我去京城,她的腿竟然好了。」沐管家開口。

「腿好了?」沐老爺子確實奇怪。

寧薇的腿,他是知道的,有隱疾,當時沐宗元找了好幾個醫院都沒用,現在竟然好了?

**

酒店。

秦苒剛放好行李,就接到了沐楠的電話。

接完電話,還沒洗澡,又接到了程雋的視頻。

「怎麼這麼晚才接?」程雋看向她,眉眼溫雅。

「剛跟沐楠打電話。」秦苒隨手找了個地方放手機。

程雋點點頭。

「等我兩天,我處理好實驗室的事情就去魔都,」視頻內,程雋放下手中的試管,正不緊不慢的叮囑她:「魔都溫度要低一點,外套我裝到箱子里了。」

「知道知道。」秦苒挺敷衍的。

程雋身後,穿著白大褂的顧西遲湊過來,「小苒兒,你住酒店?怎麼不去我的莊園?」

「太偏了,」秦苒抬頭,瞥他一眼,「去一趟市裡要一個小時。」

顧西遲:「……行吧。」

他摸摸鼻子,走開了。

「小楠那邊怎麼樣了?需要我解決嗎?」程雋順帶問起了她。

秦苒坐好,「小姨昨天跟我們坦白了,我真正的小姨夫是為了他們母子三人死的,我想他在查他爸爸的事情,我最近就在魔都幫他看著吧。」

無論是秦家還是沐楠或者南慧瑤他們,秦苒都開始漸漸放手了,不能讓他們一有事就下意識的找自己。

不過放手歸放手,秦苒還是注意沐楠的安危。

沐家的事情秦苒知道的不多,也不會強行插手。

「看起來他想要回沐家了,」程雋低笑了聲,「你告訴他,還不如讓他跟著你去繼承研究院。」

沐楠回沐家,主要還是為了查清他父親的事。

**

翌日。

一早沐楠就出門了。

「小楠少爺,你去哪兒?」沐管家看到他拿著背包出去,連忙叫住了他。

「去找我表姐。」沐楠低頭看了看手裡列舉的表格,是他在網上找的攻略。

秦苒最近胃口一直不太好,他來魔都前,就收到了四面八方的信息。

神級大魔頭 這份表格,是秦修塵給他的,有吃的,也有玩的。

「找秦小姐?」沐管家愣了愣,看到沐楠沒怎麼停留就出去了,連忙也跟了上去。

沐楠跟秦苒已經約好了地點,就在一個網紅街道。

今天是工作室,網紅街道人不多,小吃飄香。

地方倒挺幽靜。

十點,秦苒準時到達。

「你試試這個,應該還可以。」沐楠點了一桌子的小吃,讓秦苒一個一個試。

他長相清冷,身材高挑,有些矜伐。

店員拿手機偷偷拍他。

秦苒昨晚跟林思然打了一晚上的遊戲,有些發困的眯眼,慢吞吞的吃著東西。

「怎麼樣?」沐楠小聲詢問。

「還行。」秦苒確實沒什麼胃口,尤其魔都的吃食不適合她,她早上也沒吃幾口。

夜夜靜夜美人 不過看沐楠這模樣,她扯下鴨舌帽,還是多吃了一點。

兩人慢悠悠的吃著,一邊吃一邊聊天。

一直跟著沐楠來的沐管家有些忍不住,欲言又止,但秦苒身上的氣質太冷,沐管家有些不敢說話。

坐在秦苒身側的程木看到了沐管家抽瘋似的眼鏡,不由出口詢問:「你沒事吧?」

「啊?」沐管家回過神,他看了眼秦苒,又看了眼沐楠,遲疑著開口,「小楠少爺,您忘了今天中午是家宴,要見你堂姐……」

程木看向沐管家,挺奇怪的。

昨天見沐家那位老爺子,沐管家都沒有這麼重視,怎麼見個堂姐,整個沐家都這麼緊張?

程木有話就問:「沐楠少爺的堂姐?」

重生之侯門毒妃 沐管家看了秦苒這二人一眼,頓了下,才解釋:「就是子凝小姐,她不住沐家。是莫家旗下極限漫端的大神作者,跟莫家大少關係匪淺。她不經常回來,沐楠少爺回沐家,若是有她支持……」 “怎麼回事?”

當空幻帶着8051趕到之時,首先出現的在他面前的,不是靈雪和楚琴她們,而是風塵僕僕的遁甲族大祭司。

而對方看起來很是焦急,見到空幻之後,招呼也沒打就用極高的語速述說着什麼,但很顯然,他們本就很物種化的口音,配上這種語速,是沒有朋人能夠聽懂了。

小心地安撫好語無倫次的兩人,空幻轉頭看向趕過來的楚琴。

點了點頭,楚琴將一張皮卷遞給了空幻:“這是他們的新任族長寫的求救信,至少在文字上我們更容易理解些。”

“新任?”伸手接過這種用不知名動物的皮革做成的書卷,空幻小心打開,看向用墨水寫出的文字。

紙張的產量,暫時只能滿足族羣管理層使用,沒有外銷的打算,所以遁甲族並沒有獲得。

而竹簡則因爲過於笨重,遁甲族也並沒有採用,以至於到現在他們都還使用着皮卷。

而空幻清楚的記得,在學習了朋族的組織制度之後,遁甲族幾乎是沒有任何更改地拿去使用,但族長依然是原來的大頭領。

這新任?

不過很快,信上的文字就幫空幻解除了疑惑。

“地震?被壓死了,額,這杯具的。”

如果讓兩名精神恍惚的遁甲族大祭司聽到空幻這話,搞不好雙方會打起來,但幸好,兩位大祭司正在接受靈雪的精神安撫,而在幽神級面前,不過陰魂級巔峯的兩人也生不出什麼負面情緒。

“這麼說,因爲前段時間的地震,又加上因爲平時沒有這種觀念,有多個坑道因爲建築不合理而導致坍塌。”

“而其中某些坑道,雖然沒有直接塌掉,卻也情況危急。所以,現在還活着的、可以自由行動的人,都也已經在族長的命令之下,開始向地面遷移。至於那些部分坍塌,卻無法連通外部的人,雖然需要立即救援,但你們卻毫無辦法。”

“這……”看着不斷點頭的兩人,空幻鬱悶地揉了揉腦袋。

他覺得,遁甲族有些病急亂投醫,雖然這也是處於對朋族的信任,但空幻卻感到很爲難。

要論地面和天空,空幻敢說現在整個雙月星文明種族之中,朋族稱第二,還沒誰敢稱第一,這是8051確認過的。

但論地底,朋族可就完全交給了遁甲族,看看現在一屋子帶翅膀的傢伙就知道,讓飛鳥到地下去,這怎麼也……

(不過,也不能不幫啊。)

(遁甲族的大爺們啊,你們不是號稱挖洞能力第一麼。)

寫輪眼中的克蘇魯 這時,兩名大祭司已經稍稍平復了精神,然後再一次將期望的眼神投向空幻。

“不要用這種眼神看着我,壓力好大的說。”將手中的信件遞給靈雪,空幻擦了擦額角的冷汗,讓站在大街上的幾人進入行政院大院。

爲了不讓兩名大祭司心生不滿,空幻邊走邊問,順便了解了當前遁甲族的情況。

按照這兩名遁甲族大祭司所說,在這次學習了朋族的改制之後,他們統計了遁甲族當前這個部族的人口,有5萬左右。

而據說,在外圍還有很多不屬於現在這個族羣的部族,人數並不會少多少,主要是因爲管理通信上沒辦法,所以才只能維持這個數量。

也就是說,遁甲族這個物種,現在人口絕對遠超朋族。

“他喵的,人生那麼多幹嘛!”無奈地搖了搖頭,這只不過是空幻對朋族人口缺乏的怨念而已。

看着披着鱗甲般頭髮樣物體,尖尖的鼻子上帶着幾根鬍鬚,但因爲緊張和情緒激動,而不斷抖動的兩位大祭司,空幻暗暗地嘆了口氣。

按遁甲族內部劃分方法,他們的市是以一部分相連較爲緊密的洞穴羣,或者一個大型地底洞穴爲單位,一般在千人左右。

而遁甲族現在這個部族,正在向地面撤離的,屬於族長帶領的,就有六十多個市共3萬多人。

也就是說,還有2萬左右的人,或者正向其它方向撤離,或者就是被困在了地底。

而因爲之前的坍塌事故,他們很擔心繼續挖掘下去,會導致進一步的坍塌,所以根本不敢挖洞救人,而新族長帶着人們撤離時,還是走的已有的通道,預計在這個月內,會陸續從地面各個通道出來。

照這麼說,遁甲族現在的挖洞本領基本上就是廢掉了。

但說道這兒,身爲朋族管理層的衆人,可就有些情急了。

現在朋族領地雖然算是地廣人稀,但整體上來說,除了山脈,剩下的地方都是留作未來發展用的。

因爲與朋族的關係,他們很多出口都在朋族聚集地不遠,如果遁甲族突然出現,他們的食物怎麼解決?他們的領地該怎麼解決?……

“煩惱啊。”

揉了揉腦袋,看着兩位憂心族羣的大祭司,顯然對方的新族長,對這兩人抱有很大的期望。

“算了,先不想以後了,遁甲族人出現之後,就先在各個無人區安置,以後大不了把他們遷移到領地外圍。而我們現在的首要目的,應該是救出剩下的那些人。”

雖然兩位大祭司還想談一談,另外幾個不屬於自己部族的族羣,但看着朋族高層一副愁眉苦臉的樣子,他們還是自覺的止住話語。

在他們看來,朋族能夠念在多年的交情上,收留現在離開了大地的族人們,就已經很好的結果了。

“楚霞,行政院先組件一個特別小組,用來安排這個月將要從地裏出來的遁甲族人們吧,臨時安置在哪兒,安置之後,雙方如何交易事務,也有特別小組去想。”空幻顯然不想讓族羣纔剛剛積累起來的糧食,白白地支援出去。

“對了,你們兩個,其中一人也一起去,可以做好雙方的協調,以免出現問題。”

面對空幻命令般的口氣,兩人沒有任何不滿。

這時,空幻轉頭望向8051:“能感應到那些被困住,但還存活的遁甲族人的具體位置嗎?”

“可以,但你是怎麼想的?”8051看起來有些疑惑:“朋族的體型,根本無法在遁甲族大部分的通道中經過吧,何況現在整個星球都不怎麼安全,一不小心又是地震依法塌方,那時候就算有預警也跑不掉吧。”

“誰說要用遁甲族的通道了。”

“自己開?”

冰山寶貝惹上火 “嗯,我們從地面,垂直打洞……嗯,對了,就是豎井。”似乎想清楚了什麼的空幻,臉上透露出開心的笑容,而這也讓剩下的一名遁甲族大祭司心情平靜下來,至少看空幻的表情,他知道對方應該有解決辦法。

“大家有救了,等着吧,一定要等着啊。”

這名大祭司的話,正在討論救援方案的幾人沒有聽到,不到小半天,一個大致的救援方案就被制定出來。

按空幻的記憶和8051的探索,遁甲族的通道深度,一般在地底一百米到四百米左右,而且他們最習慣使用通道,將一些天然的地底洞穴聯通起來,最爲領地。

這也是遁甲族能夠在地底製造出那麼大面積領地,支持那麼多人口的原因。

而這次坍塌的洞穴,大都是屬於遁甲族人自行挖掘而出的洞穴,或者就是被開了很多通道的自然洞穴。

其中,原族長所在的一個大型自然洞穴,正是因爲處於核心,在學習朋族模式之後,爲了滿足交通,導致這個本來穩固的洞穴,因爲東一個通道、西一個通道,一來一去,整個自然洞穴就變成了一個蜂窩。

而按空幻事後所說,沒有當時塌掉就已經是奇蹟了。

地震到來的時候,因爲正是按照朋族曆法,遁甲族設置的年會時間,大部分領導都在場,千瘡百孔的洞穴,因爲承受不住泥土的擠壓,突然間崩潰坍塌。

於是

果斷悲劇

整個遁甲族高層被連鍋端。

“我說前段時間,爲什麼東部山區怎麼突然出現地陷了,看來那個位置正好處在遁甲族高層上方啊。”

“真虧得這些人能這麼快就選出新族長,並帶着人出來。”

佩服地看了看一旁的大祭司,空幻也想到朋族的領導人緊急情況繼任似乎應該有一個章程,當然,現在不是說這個的時候。

拍了拍手,讓各自會到各自的崗位,空幻讓靈雪去請,現在唯一能夠自由活動的幽神級靈月前來幫忙。

“走吧,我們去最近的坍塌洞穴頂層,你其它的族人不用但心,行政院的安排會很快通知神殿到達各地。”

這種神殿通信是遁甲族學不來的,因爲他們實力最高的,據說也只有靈魂級中期,就是空幻現在這個等級。

“那麼,8051,這次就拜託你了,應該不會有什麼麻煩吧。”

“麻煩倒沒什麼麼。”8051搖了搖頭,然後疑惑地看了看一旁神情擔憂的遁甲族大祭司,收回視線用精神力連接上了空幻:“事實上,遁甲族這次坍塌洞穴分佈太多太廣,要一個個挖掘顯然有些不現實。”

“我的建議是,對一些人口較多的地方先行挖掘,然後試着讓他們聯絡周邊小區域的人,進行救援。”

這其實是一種舍少救多的選擇,空幻不想決定,於是轉頭看向了一旁的遁甲族大祭司,並將想法和原因都一一說了出來,讓對方決定。

本以爲這名大祭司會猶豫一下甚至會去請示新族長,但讓幾人意外的是,對方想都沒想就點頭。

“那好,既然決定好了,我們就快點吧。” 說到這裡,沐家這位管家怕秦苒這兩人不知道,再度解釋:「莫家是我們魔都的大家族,說的太多你們可能也不清楚。」

程木聽完,點了點頭,「這樣啊。」

他沒聽過沐家,但卻聽過莫家,跟程家有過一次合作,不過是程溫如負責的,今天要是換做程水程土,可能還能說上兩句,但程木向來不負責這些事兒。

不過卻也知道,莫家在魔都應該就是跟京城四大家族差不多的地位。

程木隨意的想著。

秦苒抬了頭,她放下手裡的小勺子,看向沐楠,語氣不急不緩:「你回去吧,我這邊不著急。」

沐楠有些遲疑。

程雋、秦修塵、程溫如那一行人都有好好囑咐他看好秦苒。

「沐楠少爺,別擔心,待會兒汪老大他們就來了,他們提前收工,今天有一下午的休息時間。」程木見沐楠遲疑,幫秦苒解釋了一句。

汪老大,沐楠知道,婚禮上見過,是言昔的經紀人,還想挖他去娛樂圈,聽到他被京大提前預定了,又十分遺憾的熄滅了這個想法。

雖然言昔比較不靠譜,程木也不靠譜,但有汪老大在,沐楠稍微放心。

沐管家聽程木說有一個汪老大來找他,覺得這人名字還挺奇怪的,不過也沒有多問什麼。

「那我下午再來找你。」沐楠想了想,還是同沐管家一起回去了。

不是為了回去見那位堂姐,而是在路上就跟沐管家說清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