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現在要怎麼做?”歐文伸手抓住了旁邊律師的衣領,神情絕望地向他詢問着。

“我不知道怎麼回事,但從合同的角度來說,我們暫時沒辦法通過打官司的方式討回這一切,目前能做的,只有報警,以詐騙的罪名讓警方抓捕那位齊老闆。”

“好在……我們只要能證明了hnc打款過去的那個賬戶是齊老闆名下的,警方就應該能對他進行抓捕,無論如何他都涉嫌不當得利。”律師雖然也無比驚駭剛纔究竟發生了什麼,但仍然從專業的角度回答了歐文的疑問。

“他肯定已經攜款潛逃了!鉅款肯定也已經被他轉移了!”歐文想到了最壞的可能。

“正常情況下應該是這樣的,但我還是建議歐文先生趕緊報警!這麼大的金額沒可能這麼快轉移走。”律師繼續向歐文說着。

“報警!”

歐文口中大吼了一聲。

……

兩天後,週一。

雲豐市古豐區公安分局。

“爲什麼不傳喚那位齊老闆?他鉅額詐騙居然逍遙法外! 霸道首席欺上癮 你們警方根本沒有限制他的行動!反而讓滬海警方把我的助手抓了起來?”歐文衝公安局辦案民警大吼大叫着。

翻譯人員連忙對歐文說的話向辦案民警進行了翻譯。

“這起涉外案件涉及到一筆鉅款,報案之後,我分局十分重視,立刻組織專班進行了調查,並且查封了涉案賬戶,發現打款賬戶的戶主,是歐文先生你在華國的那位助手的,先前爲了保密,所以一直沒有告訴你。”辦案民警回答了歐文。

“不可能!那賬戶怎麼會是我助手的?這絕對不可能!你們一定是弄錯了!”歐文不由得有些傻了。

“我們沒弄錯,相信你的法律顧問可以把這一切向你解釋清楚。”民警耐着性子回答了歐文。

“賬戶裏的錢呢?那一億美金呢?”歐文想起了更重要的事情,連忙向民警詢問了起來。

“那筆鉅款只在賬戶裏停留了幾分鐘,就匯往米國那邊去了,雖然我們也很想知道這筆鉅款究竟被匯往何方,可惜我國和米國之間並沒有簽訂這方面的條款,雖然我們通過大使和米國方面協調,但米國方面到現在爲止,一直拒絕提供任何信息給我們,很抱歉。”民警不卑不亢地回答了歐文。

“沒想到,我的助手居然勾結外人騙了我!”歐文如五雷轟頂,這意外的信息讓他一時之間整個人完全懵了。

“根據你們的描述,我們安排民警對相關當事人進行了走訪調查,並對公園遊樂區裏的監控錄像進行了分析……”

“你們所說的合同談判的詐騙發生的同一時間,那位你們口中的當事人好幾次出現在北郊公園遊樂區裏,有監控錄像和公園遊客可以做證。”

“雲豐市和鳳棲縣相距那麼遠,依照我們的分析,他根本不具備作案時間,你們也拿不出其他的證據證明他涉案,所以,很抱歉,我們無法對他進行傳喚調查。”雲豐市古豐區公安局人員繼續向歐文進行着說明。

“不! 幸福私家菜 你們不知道!他肯定擁有超出常人的能力,可以同時出現在兩個地方!而且出現在工廠裏的很可能是他的幻影分身,vr技術!幻影、分身!你明白我的意思嗎?”歐文聽過翻譯之後,向辦案民警大喊大叫了起來。 翻譯連忙把歐文的喊話翻譯給了辦案民警。

“幻影?分身?恕我理解不能……那個,我建議這位歐文先生先去精神病院做個全面的檢查……”辦案民警一頭的霧水。

“你纔是精神病人!fuck!”歐文很絕望地吼叫了起來。

歐文心裏很清楚這次事件的後果,保羅向米國軍方保證了未來虛擬戰場技術的可能性,纔得到了軍方的資金支持,現在他們什麼也沒有,米國軍方會認爲他們詐騙,他和保羅的後半生,都將在監獄裏度過。

“雖然你是米國人,但並不意味着你可以在這裏隨便罵人,如果你再繼續罵人,我同樣可以拘留你!”辦案民警也終於發了火。

“你們這些黃皮猴子!無比奸詐狡滑!全都是騙子!全都是騙子!可惡的騙子!fuck!fuck~u!”歐文猛地掀翻了辦案民警面前的桌子,情緒極度激動之下,甚至給了民警一拳。

然後,有現場的視頻爲證,襲警事實清晰,歐文先生被拘留了起來。

齊格同時出現在鳳棲縣工廠和北郊公園遊樂區,當然一點兒也不奇怪,談判中途,每次齊格假裝去洗手間的時候,都把自己傳送回了額外空間,然後傳送到北郊公園遊樂區裏,四處轉悠一圈,專找有監控的地方,再找王兵威、程世欽等人說說話,不在場證明就有了。

至於詐騙賬戶是歐文助手的……這位助手一手策劃了手柄爆炸事件,機器人看他不爽,所以讓這筆資金先從他賬戶裏走了一道,才轉入另外的洗錢賬戶之中,順便給他找了些麻煩而已。

……

週二。

“2500萬美金!1.7389億人民幣!我居然擁有了九位數的財富!”額外空間裏,齊格數着自己系統賬戶裏剛剛洗錢完畢解凍的資金餘額,樂得在牀上翻了好幾個跟頭。

因爲涉及金額巨大,系統直到剛纔一刻才完成了洗錢過程。

思前想後,齊格還是決定不把這錢轉入他的現實銀行賬戶裏,太過招搖、說不清楚來源。另外也不安全,還是放在系統賬戶裏,用多少取多少會比較好。

至於會被機器人坑的事情,齊格早想通了,就算他把錢存放在現實銀行賬戶裏,機器人想坑一樣輕輕鬆鬆就坑了,既然這樣,放系統賬戶裏還更安心一些,至少不會因爲鉅額財產來歷不明導致被抓。

正看着九位數的餘額樂不可支的時候,齊格的手機響了。

“齊老闆,又有人在瘋狂抹黑鳳棲遊樂設備廠了,這次是家大公司,hnc,說鳳棲遊樂設備廠涉嫌鉅額國際詐騙,你得罪他們了?”王顥打過來的。

“哦?有這種事情?”齊格從牀上爬了起來,他當然明白是怎麼回事,而且也料定了hnc會有這麼一出,看來是時候把鬥貓著名女主播琦琦的自摸視頻系列3公佈出去了。

齊格在網上一番搜索,很快找到了hnc的官方發佈會視頻,他們很悲憤地向全世界發佈了一份聲明。說被鳳棲遊樂設備廠詐騙了鉅額投資,對方使用了極爲卑鄙的手段消除了所有痕跡,導致他們無法用法律維權,希望華國政府重視此事,對鳳棲遊樂設備廠啓動全部公開調查,還他們一個公道。

hnc後面還聲稱,鳳棲遊樂設備廠嚴重毀損了華國形象,如果此事不得到解決,意味着華國的市場已經失去了誠信,不再值得投資者信任,hnc勸說所有公司、投資者撤離華國,並且希望所有西方國家拒絕使用華國的產品。

在華國政府很重視對外貿易的今天,hnc的發佈會無疑象一記重磅炸彈,國外的媒體紛紛對此進行了報道,對hnc的遭遇深表同情,並對華國商人的不誠信行爲進行了譴責。

一些國內不明真相的媒體也跟進進行了報道,內容全都是hnc單方面的言辭,最後的評論裏,也都對鳳棲遊樂設備廠的行爲進行了譴責,讓鳳棲遊樂設備廠站出來道歉或者說明真相。

華國的網民不明真相,見到這些新聞之後,紛紛罵鳳棲遊樂設備廠目光短淺,剛剛有了些名氣,就在國際上搞詐騙,丟了全體華國人的臉。

國內外的反華勢力也藉機蠢蠢欲動勾結了起來,僱傭水軍對華國政府、華國商人大肆攻擊着,彷彿華國政府不交出齊格這個罪人,就絕不罷休的樣子。

就在這時候,華國網民們的注意力,突然被網絡上瘋傳的一段視頻給吸引住了。

居然是琦琦自摸視頻的系列3!

大部分看過系列1和系列2的網民,已經知道了這個系列的特點,前面用琦琦自摸的噱頭吸引人,後面纔是真正想要表達的東西。

而且,這一切確實與琦琦有關,是琦琦引發了整個事件,所以也不能因此指責視頻的製作人低俗。

視頻的後半段,已經被警方釋放的、在此次hnc痛斥鳳棲遊樂設備廠新聞發佈會現場現身過的、以及往常在新聞裏經常出現在歐文身邊的那名助手,卻是出現在了海霸王總經理黃志文的辦公室裏,和黃志文洽淡收購鳳棲遊樂設備廠的事情。

兩人交談的聲音很清晰,商議的結果一致認定,只有抹黑了鳳棲遊樂設備廠,hnc才能以超低價完成這次的收購。

最終兩人敲定了以手柄爆炸爲切入點的抹黑計劃,歐文的助手爲此支付了20萬美金的報酬給黃志文,讓黃志文親手安排這一切。

劇情再度反轉了,原來,裝悲情的hnc,才無比奸滑,是真正的惡人!

結合了琦琦自摸視頻系列1和系列2,網民們很容易就弄清楚了整個事件的來龍去脈。

hnc想要收購國內的鳳棲遊樂設備廠,爲了達成低價收購的企圖,花二十萬美金僱擁了黃志文。黃志文把這件事轉包給了曹毅,曹毅又找到了琦琦,在華國的鬥貓直播平臺,演了一出手柄爆炸的重磅新聞,幾乎把鳳棲遊樂設備廠置於死地! 鳳棲遊樂設備廠絕地反擊,從琦琦入手,找到了發佈任務的曹毅,以及幕後黑手黃志文。今天網友們才知道,原來這一切還不是黃志文所做,黃志文也是受人指使,真正的幕後黑手,居然是堂堂的國際大公司hnc!

而一直在暗中作惡的hnc,現在居然惡人先告狀,收購不成反而誣陷鳳棲遊樂場詐騙,hnc身爲一家國際大公司,完全是一點兒底線都沒有啊!

很快,又有一段視頻進入了人們的視野之中。

這段視頻是鳳棲遊樂設備廠的原主人孫嗣蒙錄下的,他講述了當初鳳棲遊樂設備廠爲hnc做代加工時的一些事情,hnc利用他們的信任,讓他們投資一千多萬從他們那裏買來了一條新的生產線。

但因爲hnc自己決策失誤,新產品出了問題,不肯按合約回購相關產品,導致鳳棲遊樂設備廠欠下五十萬工人工資以及兩百萬集資款,走到了破產倒閉的邊緣。孫嗣蒙承認自己經驗不足才吃了這個大虧,但他認爲這件事,也變相證明了hnc這樣的米國公司,根本毫無誠信可言。

當初爲了打官司,孫嗣蒙兄弟二人留下的很多證據,都被孫嗣蒙發到了網上,hnc如何利用華國經營者的信任,一步一步把鳳棲遊樂設備廠逼上絕路,鐵證如山。

“哥真是開了眼了,前面還以爲鳳棲遊樂設備廠不誠信,這劇情立刻反轉了,hnc才真正的不要臉啊!”

“鳳棲遊樂設備廠這臉打得好!hnc的臉被打得啪啪直響!”

“以後一定不能被不良媒體誤導!特別是西方媒體!”

“還有那羣精英公知的話也不能信!一有個風吹草動,就立刻煽風點火,唯恐華國不亂!”

“西方人自己不誠信在先,卻是反咬一口,真有種!”

“雙重標準玩得真溜!”

“你們注意到沒?hnc說鳳棲遊樂設備廠詐騙,但到現在都沒有證據,但他們花錢僱人抹黑鳳棲遊樂設備廠,卻是證據確鑿啊!”

“hnc這樣的公司,能做出如此無恥之事,他們說的話毫無可信度而言!”

“鳳棲遊樂設備廠應該狀告hnc商業犯罪、誹謗、然後向他們索賠鉅額損失!”

“……”

國內的網絡輿論在一瞬間被逆轉,各大媒體也紛紛報道了此事,鑑於琦琦的系列視頻不堪入目,他們在報道的時候只截取了視頻的後半段予以了播放。在先前原本一致譴責華國和鳳棲遊樂設備廠的西方媒體,此時卻是全體保持了沉默。

但是現在華國人已遍佈整個世界,互聯網上紙根本包不住火,hnc身爲vr科技的國際領跑者,爲了收購華國一家工廠,居然僱人抹黑對方,手段極其卑鄙,系列視頻被身在西方的華國人重新剪輯後,迅速在西方的互聯網上傳播了開來。

出人意料的是,米國政府極爲重視此事,對hnc啓動了緊急調查,把正準備潛逃國外的hnc老闆保羅在機場攔截了下來,帶回fbi總部拘禁了起來。

身在華國的歐文,也被華國政府列爲不受歡迎的人,被遣送回國了。當然,歐文一下飛機,就被fbi人員控制,也被帶回了fbi總部配合調查。

據小道消息稱,幕後主導抓捕保羅和歐文的,有米國軍方的身影。

“你不是說他年輕、自負、好騙嗎?爲什麼最後被騙的是我們?”保羅在拘禁室裏見到歐文,很不甘心地向歐文問了一聲。

“自負、好騙的人是我,我就是個傻子,一直被他玩得團團轉卻不自知。”歐文不停地搖着頭。

都市超級醫仙 “這是一場精心設計的騙局!我們被騙慘了!完了!徹底完了!”保羅抱住了自己的腦袋。

“這件事,他們不完全是詐騙,而應該說是精心設計的一場復仇。”歐文糾正了保羅。

“復仇?”保羅有些不太明白。

“還記得我們前幾個月做出的一個決定嗎?停止了一款新產品的事情,當時向華國一家工廠下的訂單,因爲某些原因預付款還沒有打過去,他們出於信任購買生產線已經開工了,結果我們沒有按約定回購產品……”歐文提醒了一下保羅。

“莫非……他們就是……”保羅的聲音顫抖了起來。

“對,那家工廠,名字就叫鳳棲遊樂設備廠。”歐文點了點頭,他也是在被華國遣送回國的當口才突然收到了這個消息。

……

“以不低於5000萬美金的價格把鳳棲遊樂設備廠出售給hnc公司的任務已完成。”

“現實對應型多功能隨身遊樂場一座、專項資金5000萬人民幣的獎勵已發放。”

“鑑於宿主在此次任務中的表現極爲豪放狂野,系統特追加5000萬人民幣的專項資金、以及隨身遊樂場的附屬能量化農場的獎勵。”

“那個能量化農場,就是能改善我能量修煉天份的東西?”齊格記得以前機器人似乎說過這麼一句。

“是的,能量化農場會產出一些純天然、吸收了天地宇宙能量的能量化食品,從本質上改變你的體質,或許會對你的修煉天份有所促進。”機器人說着把能量化農場推送到了齊格的視野前。

可惜現在無法使用,想要把能量化農場放置下來,首先齊格得有一塊地,把隨身遊樂場先放置下來,才能把遊樂場的附屬設施能量化農場放置在遊樂場的後面。

查看隨身遊樂場說明的時候,上面彈出的說明,要求齊格在雲豐市購買一塊價值不低於2億、而且在北郊公園附近的土地,用於的建設。

“你確定不是在坑我?”齊格看到土地價格之後,又忍不住吐槽了起來。

“請問宿主何坑之有?”機器人文縐縐地回問了齊格。

“現在系統裏的專項資金只有一億,任務裏買塊地至少要兩億起,這意思是我如果想建遊樂場,必須要用自己的錢了?”齊格很肉疼的表情。 重生之展翅高飛 “錢不是省出來的,而是賺出來的,宿主難道想真的把所有的錢都買成茶葉蛋吃下去?爲什麼不想着投資開雞場、養幾隻大母雞,以後就有吃不完的茶葉蛋了?”機器人做了個比喻。

“你說的好有道理。”齊格無話好說了。

買了地是自己的,開了遊樂場也是自己的,而且現在買地在華國是最好的投資方式之一,現在齊格還正好要做任務升級總經理,就按系統的任務要求一步步推進好了。

“如果要升總經理,首先,我要換座駕!”齊格開始籌劃了起來。

一樣一樣辦,先把好辦的辦了,再辦那些難辦的,換一輛八百八十八萬的座駕算是升級總經理的條件裏最簡單的一條了。

鑑於現實世界裏買汽車、上牌手續會比較複雜,而且現實世界裏的車子不能隨時收到系統道具欄裏,齊格決定還是從系統裏進行兌換。

但是在這次的兌換之前,齊格要先在網上進行極爲詳實的研究,絕不讓機器人再弄出寶馬變皇馬的事故出來。

豪車……

奧迪派克峯、勞斯萊斯幻影、阿斯頓馬丁one77、法拉利、布加迪威航……

齊格眼花繚亂,想在這麼多豪車中找到一款能看上眼,然後價位還剛好合適的車還真不容易。

“給你推薦一款吧,邁凱倫p1,新型碳纖維monocage一體式車身,車頂與獨特通氣管進氣口整合爲一,凝結着邁凱倫50年競技賽車的巔峯科技成就,尤以空氣動力學和輕質碳纖維技術爲代表。市場售價1260萬以上!”

“系統現在特價!包上牌,只售八百八十八萬,現在就打開系統兌換,只要八百八十八萬,絕對超值享受!系統兌換,可隨時從系統道具欄進行召喚回收,還另外附贈遠程自動駕駛召喚回收功能。”機器人突然亮了屏向齊格推薦了一番。

“爲什麼我感覺你象電視購物的騙子?”寶馬變皇馬的事情之後,齊格對機器人的好心,特別是這種主動的好心表現得很是謹慎。

“這次保證不坑你,你可以上網仔細覈查比對過之後,再做出是否兌換的決定,絕對不會再出現h字母裝b的事情了。”機器人信誓旦旦的表情。

雖然機器人說保證不坑,但齊格對它的信任度爲零,所以,他還是上網仔細搜索了一番邁凱倫p1的資料。包括每個局部的圖片,和系統三維圖像裏的邁凱倫p1進行了全面的、極爲仔細的比對,足足三個小時後還沒有確定兌換。

“對比圖片不放心的話,可以在虛擬實境中進行試駕,試駕滿意然後兌換。”機器人提醒了齊格一聲。

“爲什麼不早說?”齊格很是抓狂,早知道可以在虛擬實境中試駕的話,他就不拿着圖片在那裏一點一點比對了。上次的寶馬x1,如果也能進行虛擬試駕的話,他也不至於把h看成b。

“你又沒問。”機器人一臉很無辜的表情。

齊格雖然抓狂,但又不能把機器人拎出來揍一頓,所以只能自己喘了幾口氣,平復了心情,然後戴上頭盔進入虛擬實境中對系統裏的邁凱倫p1進行了試駕。

1260萬的超跑,果然和幾十萬的東西不一樣。

踩油門之後發動機獨特的轟鳴聲、那種很明顯的推背感,讓齊格第一時間喜歡上了這輛跑車。時速從0到100公里不到3秒,時速從0到200公里不到7秒,時速從0到300公里不到17秒!

齊格再對它進行一番強化的話,很輕鬆可以讓它在2秒內時速從0到達100公里,然後罩上一層能量護甲,讓這輛座駕成爲路上行駛的鋼鐵火箭。

“遠程自動駕駛召喚回收是什麼意思?”齊格向機器人又問了一聲。

“比如你到了某個地方,下了車之後,不方便把它收起的話,它會自動行駛到附近十公里內的無人處,然後在無人處自行收起。召喚也是同樣道理,如果你確認召喚的時候,附近有人或者有監控,它會出現在十公里以內的無人處,然後自動向你所在的地方駛過來,停在你的面前。”機器人回答了齊格。

“我靠!這個酷!”齊格徹底被征服。

“如果想要兌換,現在就必須行動了!十秒鐘倒計時後本車將恢復原價!1260萬!十、九、八……”

“就它了!”齊格連忙確認了兌換。

……

有了座駕,下一步是買一塊價值兩億以上的土地、然後建遊樂場招人,市長級的人脈關係在買地的過程中,說不定自然而然就有了。

在去買地之前,齊格還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要辦。

那就是回家一趟。

天色漸晚,母親應該正在忙着做晚飯吧?

賺了這麼多錢,不可能一直瞞着父母,而且賺這麼多錢的目的是什麼?不就是想讓自己的親人吃好穿好、過得更好一些嗎?

身爲一個男人,人生最大的快樂,莫過於此。

雖然有了邁凱倫p1,但齊格並不準備開着它回家,會把父母給嚇死的。

寶馬x1開回去就不會有什麼問題了,讓父母先慢慢接受他賺錢的事實,再把邁凱倫p1取出來。

回家的路很近,其實齊格平時到鳳棲遊樂設備廠之後,車子油門一踩,十分鐘就回去了,但齊格一直忙,忙得和治水的大禹一樣,三過家門而不入。

寶馬x1油門一轟,很快來到了鳳棲縣五中的大門前,看着那熟悉的一切,齊格停下了車子,趴在方向盤上久久沒有動彈。

“宿主此時的情緒好象比較激烈。”機器人小心翼翼地說了一句。

“滾!”齊格罵了一聲,這才擡起了頭,再度看向了鳳棲縣五中的大門。

以前的他,就是個窮吊絲,沒什麼大的志向,每天就喜歡看看網絡小說,打打遊戲。因爲不上進,混得不怎麼如意,偶爾會幻想自己也能有網絡小說主角的那種奇遇,來個吊絲逆襲什麼的,但從來沒想過,自己還真會有這麼一天。 父親是教書的,從小就對他期望很高,從他三歲的時候就開始了對他的教育,希望他以後考清華北大、甚至去讀哈佛劍橋。

隨着齊格慢慢長大,上了學,父母對他的期望值變得越來越低,前兩年還會催他考個研究生什麼的,最近也不怎麼提了。

現在父母對他的要求,也就是能娶個好媳婦,生兩個娃,平平安安過一輩子。

但是,他現在,短短兩週的時間,身家已經過億了啊!

這讓齊格在回到小時候熟悉的地方時,怎麼不感慨萬千?

用衣錦還鄉這個詞,不過分吧?

心情平靜下來之後,齊格下了車,摸出一沓鈔票把學校門口的滷菜店再度清掃一空裝進了車廂裏,這才又發動寶馬x1繞着學校外牆的水泥路,去往了學校後門處的教工宿舍區。

現在是下午剛剛下班的時候,母親的晚飯還沒做出來,父親和張老師還是坐在門口扯着淡。和以前相比,齊父的腰桿要挺直了很多、紅光滿面,張老師神情則顯得有些萎頓,臉上的傲慢神情不再。

“喲!這是誰家的寶馬x1?好象以前沒見到過。”張老師看着齊格的寶馬x1緩緩地停在了路邊,有些疑惑的神情。

“西頭王老師家的兒子好象開的是寶馬,但不是x1。”齊父想了想回答了張老師。

“x1算是寶馬系裏比較差的了,比我兒子濤濤的奧迪a7差了個檔次。”張老師終於又找出了些優越感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