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通:欺天匿蹤、欺天威壓、大羅洞天、大威天龍。”

基本和之前一樣,就多了一個后土給的證道法則,就在青辰以爲僅限於此的時候,系統又響了。

“靈獸:混沌亂龍,混元大羅境巔峯聖人實力。”

這,這這,系統咋把亂龍也算進去了呢?不過青辰是真沒想到,混沌亂龍居然已經成聖了。

想想自己,也真是夠無語的,主人才是個準聖,寵物都已經是聖人了,這要是說出去,臉往哪兒擱。

就在青辰一個人感慨萬分的時候,他沒有想到,自己已經被人給盯上了。

“你,右邊!”

“你左邊!”

“你負責結印!”


“你……領着大夥兒準備烤肉架!”

如此這般,這羣魔族就已經分工完畢,甚至連吃的時候放什麼佐料都想好了。

“真是有意思,很多年沒有這種傻蛋了,聞着氣息也不過才天仙就不得了了,這種修爲也敢跑到黑暗之淵來。”

“從外表看不出是哪個種族,不像龍族也不像巫族,跟妖族有點像,嗯,估計跟東皇太一一樣蠢。”

“呸,別讓那位聽見了,人家也是妖族,現在可是咱們大王的座上賓貴客。”

“嘁,我看她就是靠着騷才迷住咱們魔君的……”

這些嗡嗡嗡的聲音,青辰聽到了,但是沒有聽清楚,因爲他覺得以前住在這裏的時候,一直都有人對他指指點點,好奇地看着他。

大概就習慣了這種明星效應吧。

突然,一道猩紅色帶着濃郁到讓人噁心的血手印從前方襲來!

青辰被這突如其來的襲擊打得有點措手不及,但是憑着他的修爲,即使同時對付配套着左右兩隊人馬的攻擊,也照樣……

青辰從口袋裏取出一個紅葫蘆,將其打開,從裏面飛出來一個長着五官和翅膀的人頭。

沒辦法,修爲壓制,現在他看着這些人的動作都跟螞蟻爬一樣,完全有氣無力,對付他們迎刃有餘。

他說:“請寶貝轉身。”

這聽上去像某種騷話,但卻是封神裏面陸壓道人的法寶,斬仙飛刀的催動口訣。

上次金蛟剪已經被孫悟空打碎了,熟悉一點的東西,也就這斬仙飛刀,估計效果跟小李飛刀差不多。

青辰還尋思着,哪天要是有地方收破爛,他就把空間口袋裏那些沒用的寶貝全都給賣了。

果然,沒有一瞬間的功夫,前後幾個想偷襲青辰的魔族,已經被斬仙飛刀先後斬下了首級。

шωш_Tтkā n_c ○


“小心點,兄弟們,這小子雖然實力不怎麼樣,可是手裏有很強的法寶!”

有人驚呼着提醒他的同伴。

青辰有點想笑,不僅僅是因爲他把話正好說反了,而且是笑他自己,欺天匿蹤和欺天威壓最近是一次都沒有用對。

該在後土面前裝天仙的時候,忘了開天仙的氣息;可是離開了之後,又忘了把氣息收起來,還招惹來別人的覬覦。

“你們,就一起上吧!”

青辰感受着自己體內的靈力,正在和后土傳授給他的超度法則融合,呵呵,真是好東西,能成就大道,成爲聖人。

可惜,他註定不能功德證道啊!

噴涌欲出的靈力都在他的體內狂躥着,都想從中擠出來,青辰額頭上豎着的眼睛睜開了,從中噴薄出紅色灼熱的光芒,幾乎可以攝去厲鬼魔物的根基。


青辰的額頭滲出了點點血跡,這也是他修煉超度法則不久,靈力卻過於旺盛,強行度化所付出的代價。

但是在他面前的魔族,一個個都瞬間淨化無形。

“砰——”

一道血跡濺在了他的臉上,血跡中,摻雜着點點的靈力,隨着破碎的,還有他手中原本拿着的紅色葫蘆。

一個穿着黑衣的雄偉身影出現在衆魔面前,他手裏盤旋着四柄飛劍,剛纔隨手一揮,就將青辰的斬仙飛刀擊潰。

寵溺嬌妻:狂少慢慢愛 ,他親愛的大哥,終於見到了。

青辰的內心是很激動的,但是現在,他更想和羅睺來一次真正男人之間的較量,畢竟這樣的機會難得。

第一次見到他的時候,青辰是靠着欺天威壓騙了他,才能和他成爲兄弟的,和他這樣的人做兄弟,青辰現在覺得起碼也得配得上才行。

青辰緩緩地脫下了自己的衣服,露出了背後的那條龍。

黑色猙獰的大龍,它周身是堅硬無比的鱗甲,頭上有着銳利的尖角,雖然是紋身,但是隻要看着它一眼,就感覺它彷彿會立刻從青辰的背上衝出來對着注視的人撕咬一樣。

“混沌,出!”

於是在衆魔的眼裏,黑暗之淵的天空被華亮所點燃,有天火,從天而降,彷彿要燒盡這裏所有的污穢。

懲罰惡人的,也未必得是救世主。

“吼——”

“吼——”

一瞬間,有無數條惡龍彷彿從須彌山的四面八方襲出,每一條龍都帶着炙魂噬骨的火焰,只要靠近一點點,就能感受到那種揮之不去的痛苦。

羅睺動了。

他揮動長臂,迎面擁抱住了襲來的噬神獄天焰!然後衝身上前,帶着懷中的噬神獄天焰,狠狠地將一條混沌亂龍的分身扣殺在懷中,使用靈力將那道分身壓得粉碎!

好殘暴!青辰倒抽了一口冷氣,剛纔那一下就連他都不確定自己能否做到,首先就得有超乎尋常的肉身條件和元神條件,要不然就算靈力再怎麼充足,單單是那道噬神獄天焰,基本上就能把元神燃燒殆盡!

他想起羅睺將來會擁有的那柄殺神槍,那玩意兒本來就是連聖人的元神都能吸走,看來混沌亂龍真的是魯班門前弄大斧了。

剛剛不久他還得知混沌亂龍是聖人的水平,能把聖人的分身如此粗暴地壓碎,羅睺的恐怖已經是難以想象的了。

他忽然有種懷疑,東皇太一和鴻鈞,真的能打得過這傢伙嗎? “回來!”

青辰呼喝道,現在這樣的情況,再讓混沌亂龍出手,頂多也是兩敗俱傷,不過混沌亂龍的傷肯定更重。

唉,畢竟現在是自己人了,心疼啊。

“靈悼真雷!”

這一次,青辰不敢大意,直接像對付混沌亂龍時那樣,肉身召喚真雷,並且使用了幾乎周身全部靈力。

轟隆隆到幾乎讓人耳膜震裂的聲音,無論是地底下還是山間,還是來自於天上,彷彿天有真雷,地有落雷,深淵有山雷,三千大道真言,便有三千雷動!

黑暗之淵中炫目的白晝!

罕見的,羅睺的眼中閃過一絲詫異的目光。

他不敢大意,瞬間將掌上的誅仙四劍組成誅仙劍陣,並排開啓絕殺劍陣!

“絕仙劍!列前!”

“戮仙劍!臨敵!”

“誅仙劍!鬥意!”

“陷仙劍!封陣!”

“絕殺誅仙!”

冷兵中閃透着絕冷發亮的光芒,裹夾着充斥滿黑暗之淵的魔族靈力,穿過了那片無所不在的真雷叢林,這片天地的較量,彷彿已經證明了造物主曾經的神蹟!

開天闢地,恐怕當初也就是這樣恐怖的景象。

留下來的,只有殘敗的景象,和滿地的殘局,地上沒有一具屍體。因爲魔族是永生不死,即使身死道消,也會成爲其他魔修煉成長的養料,從來都是這樣。


如果你沒有成聖,那就成爲養料,幫助其他強者成聖吧。

羅睺摒住了呼吸,他的肩膀上滲出了絲絲血跡,但是他想確認一下,那個人,有沒有一樣受傷。

至少,自己不能輸,自己是魔族的最強者。

青辰虛弱到有些欠扁的聲音從廢墟中傳出來:“大哥,你下手還真是不吝嗇啊,真給兄弟面子……”

大哥?

羅睺不可思議地看向那個人,沒錯,絕對不會錯,肯定是那個人,從離開須彌山之後,他已經很久沒有這樣叫過自己了。

他帶着驚疑,用詢問的語氣說:“小辰?”

“媽耶,你啥時候這樣叫過我,肉麻死了,”青辰疲憊地笑笑,裝作抖雞皮疙瘩的樣子,“大哥,不好意思啊,剛回來就給你家裏弄成這樣。”

“沒事,你,你回來了就好,”羅睺不知怎地有點激動,“先什麼都別說,我們先回去,慢慢地敘……”

“青帝!”

羅睺的話還沒說完,居然就被另外一道驚喜而且有些潑辣的女聲給打斷了。

啊嘞?大哥家裏居然有女人了?青辰不由得起了八卦之心,嘿嘿,去看羅睺的時候,他居然還不好意思地低下了頭……

“喂!青帝,你都出去這麼久了,還好意思回來,你可真沒良心!”

又來了,煩不煩?

剛纔的八卦之心瞬間就被“青帝”這個爛稱呼給糟沒了,這個爛稱呼最初聽到的時候是鴻鈞那個老頭叫他的,他還莫名其妙地背上了鍋,還差點因此在囚龍谷被殺死。

怎麼大哥這個女人也叫自己青帝,還跟自己好像很親密的樣子,跟她很熟嗎?


青辰真想敲開自己腦子,看看有沒有哪裏寫着“失憶”兩個字。

一個年輕美麗的少女出現在他的面前,她臉上洋溢着熱情的微笑,渾身都充滿了讓人無比正能量的活力,不過更加重要的是這個美少女的穿着打扮實在有夠火辣,果然跟她性格很匹配……

太暴露了,沒想到大哥喜歡這一款。

他不由得被那少女吸引,“你是……”

“嘿!聽不見呢?怎麼不回話?哦,終於說話了,還跟以前一樣。”

說着,那美女手指頭在他頭上點了一下。

我去?這美女咋一見面就動手呢?性格有點辣呀,挺大膽主動,就不怕大哥吃味兒?

他去看羅睺,這傢伙已經扭轉屁股打算走人了。

“喂,大哥,”他無語地叫住打算土遁的堂堂魔君,“不爲我介紹下,這是嫂子嗎?”

真是沒出息,好歹也是鬧過洪荒砍過道祖和妖帝的人,居然被女人治成這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