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著馬車步步逼近,鳳琴雪墨玉似的眼眸折射出幾道危險而又淡然的光芒……

三寸,兩寸,一寸…… 某隻狐狸蛋定的拖著九條騷包的尾巴出場,聳了聳小耳朵,某狐狸曰:「首先,歡迎點開狐狸感言的好人親們!」各種羞澀捂臉求餵養!~~~

此書是狐狸各種無良腹黑的羞澀表現,奇葩師徒的經歷,各種爆笑掀桌噴水!某隻狐狸力求在大家喜歡的口味上更加創新!爆笑喜事接連不斷,靈感來自生活,更來自經歷,如有雷同純屬坑爹!某隻狐狸各種搖尾巴羞澀求讀者餵養~~嗷嗷!廢話不多說,直接戳本文後半部分看點!

1。鳳家的馬車裡究竟是什麼人?和鳳琴雪是什麼關係?

2。大婚之時,鳳琴雪為何會失貞?

3。鳳阡陌是否會被壓回聖山,司徒楓逸口中的契約究竟是什麼?為何會讓聖山如此重視?

4。鳳琴雪體內的內丹為何會與其他內丹不同,鳳琴雪穿越之前,這個原主人的身份究竟是什麼?

5。當鳳琴雪知道鳳阡陌是陌千楓的時候又會是怎樣的表現……

6。某隻狐狸默默爬過,再多說就是各種透劇了~~

某狐狸趴桌翻滾各種求餵養,書里有隻萌貨叫狐狸!摸爬滾打求餵養!

特別提醒:如果親們網路不太好或者出門在外不方便上網時,不妨用手機訪問:,也能看到本書的最新章節喲!小說閱讀網手機站,走到哪看到哪,非常方便。

因為很多親們還在上學,辦銀行卡不方便,所以狐狸在這裡向大家推薦四種比較適合學生朋友使用的充值方式,讓大家在網吧或者報亭就可以買到相應的充值卡充值,狐狸保證讓大家花最少的錢,看最精彩的書。

1、駿網一卡通推薦指數:☆☆☆☆

同樣可以在網吧、報亭、小賣部買到,起充10元,1元購買80個閱讀幣,方便經濟。下面是操作步驟:登陸小說閱讀網——支付中心——我要充值——駿網一卡通——填寫充值數額(起充10元,不支持餘額卡,1:80)——下一步——確認——選擇充值卡張數——填寫充值卡面額、卡號和密碼——正確輸入驗證碼——確認支付

2、遊戲點卡推薦指數:☆☆☆

網吧、報亭有售,盛大或者征途的點卡都能充值的,和駿網一卡通一樣,1元購買80個閱讀幣,不過是20元起充,不過買了10元點卡的童鞋也表傷心,小說閱讀網是支持兩張10元的卡一起充值的,經常打遊戲的童鞋們應該很容易就能買到了哈。其實步驟相似,這樣操作就好了:登陸小說閱讀網——支付中心——我要充值——遊戲點卡——填寫充值數額(起充20元,不支持餘額卡,1:80)——下一步——確認——選擇充值卡張數——填寫充值卡面額、卡號和密碼——正確輸入驗證碼——確認支付

3、神州行充值卡推薦指數:☆

只要童鞋們在充值手機話費的地方買就可以了,但是很難買到面額是10元的喲,如果童鞋們買不到這麼小面額的,建議大家還是不要使用,這種卡是所有充值卡裡面最實惠的,1元購買85個閱讀幣喲,買好之後,這樣操作好了:登陸小說閱讀網——支付中心——我要充值——手機充值卡(1)——選擇充值卡類型——選擇充值卡面額——下一步——確認——填寫序列號和密碼——進行支付(起充20元,不支持餘額卡,1:90)

這裡提醒打算長期在小說網看書的童鞋注意了,童鞋們都不富裕,當然要用最實惠的充值了,可是大家都比較小,所以米有網上銀行之類的,所以還是建議童鞋們買手機充值卡充值,只要大家找到在右下角有全國通用標誌的聯通充值卡,就可以在小說閱讀網充值了。

最後說一下哈,小說閱讀網最近推出了可以隨時隨地看書的手機小說閱讀網站,親們的手機只要能上網,直接登錄就可以隨時隨地讀狐狸的書了,哈哈,童鞋們要是還有什麼疑問,直接點擊支付中心,如果實在不方便在這個時間找客服,童鞋們也可以直接到交流中心看一下相似的情況哈。


希望童鞋們多多支持,狐狸會繼續無良加油更新的! 鳳琴雪眼眸一冽,就是現在!

在馬車快要逼近她的那一刻,鳳琴雪一下騰空而起,一身白衣如同仙女下凡一般,四周的小販無不震驚的看著眼前的場景。

鳳琴雪一個翻身落在魔風馬上,指縫中出現幾根銀針,插入馬的命穴。

魔風馬一陣長嘯,在鳳阡陌面漆一下立起,馬蹄在空中踏風了幾下,如同發瘋一般,隨即一陣抽搐,猛地倒在了地上。


車夫似乎也沒有想到這四匹靈獸級別的魔風馬竟是一下倒地,帶著憤怒的看著鳳琴雪,竟是大罵道,「哪來的野丫頭,居然敢殺鳳家的魔風馬!」

「鳳家?」鳳琴雪緩緩從魔風馬的屍體上站起,提到鳳家二字的時候,語氣中的輕蔑顯而易見。

「知道這馬車是鳳家的你也敢動?」車夫自是沒聽出鳳琴雪語氣中的輕蔑,橫眉瞪眼的把鳳琴雪當作鄉下小丫頭來看待。

「我殺的就是鳳家!」鳳琴雪眼眸猛地閃過一陣猩紅,四周仙氣暴漲,身後逐漸幻化出一隻六丈來高的九尾雪狐幻影!

九尾雪狐狹長的眼眸帶著幾分殺意,身上原本柔順的白毛一下立起,如同一隻炸毛的刺蝟一般。

這正是鳳驚尊裡面的第一個封印元神,九尾雪狐!

「鳳琴雪!」鳳阡陌看見鳳琴雪身後的九尾狐,心知不妙,上次入散仙莫非留了魔障?怎麼會這樣……鳳琴雪的仇恨應該和鳳家……

不至於要到定有一方死才罷休的程度。

「武魂,滅!」鳳琴雪四周的仙氣逐漸暴漲,九尾雪狐一個前撲,尖銳雪白的利齒一下撕裂了那裝飾精美的馬車,帶著幾分暴戾之氣,入魔前兆!

暗處,一雙眼睛看著鳳琴雪的樣子,帶著幾分解恨之意,鳳琴雪,曾經你廢我一身仙力,現在我就讓你償命!

「來者何人!」鳳雲簫在馬車被九尾雪狐破壞的那一刻,一下躍出馬車,一襲紫色的長袍隨風作響,琥珀色的眼眸在看見來者的時候,帶著幾分驚訝,「大姐。」

「拿命來!」

「住手!」鳳阡陌閃身到鳳琴雪面前,一襲流水白袍垂落在地上,一揮袖一陣白光如同一個籠子困住了鳳琴雪的行動。

「彼岸花毒!」鳳阡陌看著鳳琴雪額上傲然挺立的紅色彼岸花,瞬間一陣心驚,剛才有人在下毒!

「讓開,我要殺了他,我要殺了鳳家所有人。」

鳳阡陌吃力的抵擋著九尾雪狐和鳳琴雪的仙力,心中不由得抱怨到,自己之前為什麼修鍊的這麼厲害?弱點不好嗎?現在自己對抗自己的仙力真不是人受的!

「鳳阡陌,沒想到你也有今日這狼狽之時。」南宮翎落在鳳琴雪身後,一襲藍衣帶著幾分淡雅,如同行雲流水一般的垂在地面,淡然的藍色如同碧波在流動一樣。

「南宮翎,不對,應該是小山雞,你這麼傲嬌給誰看呢?」鳳阡陌雖然手上占不了便宜,但是嘴上還真沒有人能佔得了鳳阡陌的便宜。

「鳳阡陌,你……」南宮翎大口喘了幾下氣,莫與鳳阡陌較氣,較氣氣死自己就不划算了。

「小山雞,你來這裡幹嘛?」

「鳳阡陌,給你說了多少遍了,我是純藍仙鶲!不是小山雞!」

「小山雞生氣了啊!」

「啪啪!」南宮翎也懶得跟鳳阡陌置氣了,再氣就真的中了他的道兒了,幾下點中鳳琴雪的混穴,眼眸帶著幾分深意,鳳琴雪身體一軟,一下倒在了地上,身後的九尾雪狐一下消失在了空中。

「多謝公子相救。」鳳雲簫皺了皺眉頭,對著鳳阡陌和南宮翎道謝,看著倒在地上的鳳琴雪問道,「請問家姐這是怎麼了?」

「你是鳳家的二公子?」鳳阡陌挑了挑眉,嘴角隱隱啜著笑容,將倒在地上的鳳琴雪一個橫抱抱在懷中,「本尊可記得琴雪在鳳家可不是很受歡迎啊,如今你這番,讓本尊如何相信你。」

問情況?問情況不就是打探情報嗎?如今鳳家和他徒兒作對,他鳳阡陌可是寶貝著這個徒兒。

要知道,這萬年來的無聊快把他折磨瘋了!光是折騰閻王殿已經折騰了不下數千回,弄得現在閻王殿見他來就喊祖宗。

如今這丫頭來了,他才覺得這活著還是有點趣味的。

「請問公子是琴雪何人?」

「為何要說?」鳳阡陌挑了挑眉頭,看著鳳雲簫的樣子,風姿卓越,風度翩翩,他不在的這幾萬年裡,鳳家出的絕色果然多啊……

但是比他,還是差上那麼十萬八千里。

「公子,鳳琴雪是雲簫的家姐,如今成這番,豈能交到不明不白的人手中!」

「不明不白?」鳳阡陌嘴角啜著冷笑,「你可知琴雪已於鳳家鬧翻,如今你叫本尊把琴雪交到你手裡,是拿回去治療呢?還是受苦呢?剛才琴雪的恨意可是大家有目共睹的……」

「這……」鳳雲簫聽到鳳阡陌的話皺了皺眉頭,這鳳家何事與鳳琴雪鬧翻,為何他不知?莫非上次父親受傷,就是鳳琴雪弄得!難怪,難怪……

「鳳阡陌,這毒你打算如何?」南宮翎可沒心情挺鳳阡陌和鳳家的人卿卿歪歪,鳳琴雪是他第一次產生興趣的人,這麼死了,可就可惜了。

不知道又要等多久才又來一個。

「毒?大姐中毒了?!怎麼可能!」鳳雲簫想著之前他走時,鳳琴雪一臉不舍的囑咐,以及承諾,讓他怎麼敢相信,再次見到大姐的時候竟是這番場景。

「彼岸花之毒絕非等閑之物……」如今他內丹盡失,仙力更是少之又少,這彼岸花之毒不是讓人斃命的毒藥,而是讓人生不如死,入魔的良藥。

入魔,入魔……

一想到入魔鳳阡陌就覺得一陣窒息,到底是他無能……

「鳳阡陌,這毒,我來解。」

「南宮翎,你是說,你把毒吸到體內?」鳳阡陌皺了皺眉頭,南宮翎雖也是仙尊,但到底仙底還是太弱。

「不,我知道誰有辦法救她。」 「寒冰雪蓮?」鳳阡陌皺了皺眉頭,寒冰雪蓮的傳說他確實耳目了不少。

「鳳阡陌,聽說玉帝就有一朵,不過……」南宮翎忽然想整一整鳳阡陌,看這傢伙還傲!

「不過玉帝要給七公主女婿對吧?」鳳阡陌墨玉似的眼眸好似一眼洞穿了南宮翎的想法,挑了挑眉,自己得罪了玉帝沒有萬次也有千次,讓他娶那個任性刁蠻的七公主,他寧肯娶鳳琴雪這個母老虎。

要是鳳琴雪知道她在鳳阡陌心中就是一隻母老虎的話,肯定是一下氣得吐血。

她像母老虎?她哪裡像了?不過是比較強勢,偶爾殺殺人,放放火,搶搶劫而已。


「看來鳳阡陌你也知道啊……」

鳳雲簫蹩了蹩眉,這寒冰雪蓮他也聽過,不過好像還有一個地方有。

主君的甜心有點咸 要是我沒記錯的話,暗影洞窟裡面有一朵。」鳳雲簫微微啟唇說道。

「暗影洞窟?」鳳阡陌手上一默,墨玉似的眼眸越來越清明,「後天,寒冰雪蓮開花,但卻是極陰之時。」

南宮翎嘴角一抽,忽然覺得自己好像犯了一個極大的錯誤,這暗影洞窟可是鬼地啊!他不怕別的,就怕鬼……

而且不是一般的怕,是特別特別的怕……

他忽然後悔不該跟鳳阡陌提什麼寒冰雪蓮,在鬼面前,寒冰雪蓮什麼的都去死吧!

什麼叫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這不就是?而且是千噸的石頭,狠命的砸!疼得他是……

後悔都來不及了!


「南宮翎,明天我們就去。」一臉淡然。

「咳咳,鳳阡陌,我發現我還有點事情……」各種推脫。

「聽說賀蘭那小子養了不少的陰魂,改天找他借來玩玩……」一臉淺笑。

「別別別!我去,我去就是!」南宮翎發現,自己真的是鬥不過鳳阡陌這個萬年老妖,被坑了一次又一次,一次又一次……

「鳳公子,鳳某也想去!」鳳雲簫一臉堅定的看著鳳阡陌,鳳阡陌眉頭微微一挑,嘴角隱隱啜著笑容,「你覺得你去,是多個累贅,還是多個幫助?」

「這……」

「嗯?」鳳阡陌聲音輕佻,墨玉似的眼眸看著眼前少年的抉擇,這個會改變他一身的抉擇。

「我定會成為公子的幫助,請公子讓我幫助家姐!」鳳雲簫眼眸中充滿了堅定,在鳳家,只有大姐對他最好,其他人不是冷嘲就是熱諷,唯有大姐……

「如此,那邊跟著來,但,到時候出事,可別怪本尊沒提醒你!」鳳阡陌一揮袖,將白鳳招來,白鳳一身華美的羽毛幾分純潔,幾分優雅。

平時鳳阡陌在這種公共場合是不會召喚白鳳,除非他急了,他顧不了太多,如今鳳琴雪身中彼岸花之毒,拖一分鐘就多一分鐘的入魔的危險。

「上來!」鳳阡陌幾步踏風登上白鳳,南宮翎和鳳雲簫相繼而上,此時一個圓嘟嘟,毛絨絨的東西一下砸到鳳阡陌的身上。

「吱吱!」我也要去!

白澤金色的眼眸流轉著水光,一身雪白的毛髮柔軟而蓬鬆,小爪子抓著鳳阡陌的衣服,一臉懇求之色,主人對它挺好的,至少讓他美美的吃了一頓,不能恩將仇報!

它做獸還是有原則的!

「你這小傢伙,不老老實實看家,跟本尊一路幹嘛?」說著,鳳阡陌就準備把白澤給扔下去。


「吱吱!」鳳阡陌,乃個混蛋!主人受傷本白澤怎麼可能不去!光憑乃,本獸還不信乃能救主人!

鳳阡陌嘴角抽搐了幾下,他平生第一次被一隻小獸給鄙視了!

「好吧……」他是不能再耽誤時間了,之前因為找解救之法耽誤了少許時間,現在是一刻都不能耽誤,這白澤要來便跟著來吧……

白鳳腳下生風,展翅飛起,華麗的羽翼隨著動作投下片片幻影,狹長的鳳眸帶著幾分凌冽,飛過厚實的雲層,幾乎到了可以俯視好幾個城鎮的高度,白鳳才停止了升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