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服了 You。我碰見了一個天才。”‘十八歲帥哥’說。

“是說我嗎?”

“臭美吧你,這是一個真正的天才。”

“這個世界上的天才也太多了。你已經給我推薦十個天才了。”

“切,信不信由你。經過我的天才評估軟件來看,這個天才比老大你強。”

“呵呵,勾起我的好奇心了。”

“本科畢業,帶領一批博士、碩士,一個月之內完成了能超越Windows的操作系統軟件,你說是不是天才?”

“不是天才,是超人。”王楓想,消息還挺快。

“謝謝老大,喝粥的錢馬上給你寄過去。”‘大俠’回來了。

“我能證實‘十八歲帥哥’的話。真令人期待啊,中國自主知識版權的操作系統,打得Windows滿地找牙。”‘二進制’說。

“你們自個YY吧,我下線了。”王楓說。

“那一百萬給你匯過來了沒有?”‘二進制’說。

“什麼一百萬?”

“你丫是不是錢多得長毛?那是一百萬耶,不是一百分。就是攻破防火牆的那筆賞金。”


“沒有收到。也沒人與我聯繫。”

花開如熙 丫太黑心了,我聯繫他們,如果不付款,老子廢了他的服務器。”

“好了,88。”

王楓下了線後開始一個小東西的製作。這個東西他已經花了好幾天的時間了,不過,每天只能擠出一個小時的時間來製作這個東西,進展自然就慢了。王楓正在造一輛超概念的轎車,第一,這輛車是水陸空三棲,第二,這輛車能隱身,包括雷達、紅外、可見光下都能隱身,第三,這輛車不使用通常的油或氣作爲能源,車裏面裝有超高壓縮的太陽能電池,另外,這車還裝有安全防護系統,救生系統,遠程控制,語音控制,自動導航等功能,在車的外觀上,王楓傷了一番腦筋,如果採用獨特的外形,酷是夠酷,因爲不是列入國家許可目錄的車子,可能上不了牌照,也會時時受到警察關照,王楓最後偷偷買了一輛寶馬,利用它上了牌照,搞笑的是,他沒有駕照,沒法把寶馬開回家裏,只好請個司機幫忙,把車子開到地下停車場裏,那司機回去後,把這事當作笑話說給朋友聽,說有一個有錢的傻冒,買輛寶馬不會開,擺在地下停車場顯擺。

王楓按照寶馬的外形尺寸,製作好了內部的一部分關鍵零組件,大件的東西不好在家裏製作,只有等以後想辦法租個庫房再解決。想象自己開着這樣的車出去,一定夠拽的。 孔雷拿起手機撥打了一個電話:“你那裏安全嗎?”

“安全。”


“安排一次對我的刺殺行動。”

“對您?!”

“你沒有聽錯,是對我。刺殺行動由你來完成,相信以你的能力,你能讓我傷而不死。換句話說,我的命就在你的手上了。不要問原因,時間等我通知。在刺殺我的同一天,安排一次對王楓的試探性刺殺。”

“諸葛增明說了,他想與王楓進行一次近距離的決鬥。”

“那就滿足他的可憐的虛榮心吧。取消我剛纔說的最後一句話。記住,不要暴露紅紅。”

‘星星’歌廳的辦公室裏,已經坐了十幾個人,一個個心驚膽顫地看着坐在老闆椅後面的諸葛增明。一個人的咳嗽都足以讓衆人脊樑上滲出一層冷汗。板寸站在諸葛增明的旁邊,依然扮演着他那忠心而勇敢的師爺兼保鏢的角色。

諸葛增明的怒火已經騰騰地燃燒了起來。他已經三令五申不準在潛龍幫的場子裏販賣毒品,既不準潛龍幫的人自己賣,也不準別人在那裏賣。可是,居然還是有膽大包天、不知死活的傢伙鋌而走險。

“啞巴了?”諸葛增明大吼一聲。沒人敢接腔,只是把腰彎得更低。“拿錢時的勇氣哪裏去了?那些錢好賺,是吧!不燙手,是吧!!不怕掉腦袋,是吧!!!我在這裏再說最後一遍,誰要是現在坦白交代,我還給他一條生路。我只給3分鐘時間。”

板寸嚴厲地訓斥道:“你們是不是都覺得翅膀硬了,可以單飛了,二哥的話也敢不聽了?潛龍幫的幫規也敢不遵守了?誰給了你們熊心豹子膽!?看看你們平時人模狗樣的,現在怎麼蔫了?敢做不敢當嗎?”

三分鐘過去了,沒人說話。

“好,好。都以爲自己做得天衣無縫。大傻楊,你他媽給我出來!”諸葛增明厲聲道。

一個高高大大的胖子一下子委頓在地上。板寸朝周圍的打手使了個眼色,幾個打手走上去把大傻楊從人羣中拖了出來,把他扔在諸葛增明面前。

大傻楊從震驚中醒悟過來,一把眼淚一把鼻涕地趴在地上哀求起來:“二哥,饒了我吧!念在我跟你十幾年打天下的份上,你饒了我這條小命吧。我以後再也不敢了!”

“你還有以後嗎?”諸葛增明冷笑道,“從你犯規的那天起,你就沒有以後了,既然想玩,就要玩得起。你別怪我沒有給你機會,是你自己不要這個機會,怨不了我。你放心走吧,你的母親我會好好照顧的。嫂子那裏我會上門賠罪,她要恨我就讓她恨好了。”

“諸葛增明,你這個沒有良心的東西!你忘了當年是誰救了你的命嗎?要沒有我幫你擋了三顆子彈,你早扔在湘江裏喂王八了!你看看,”大傻楊見哀求無效,也豁了出去,他撩起衣服,轉過身背對着諸葛增明,翻過手來指着背上的傷疤,“你還記得這三個槍眼嗎?你還記得我被醫生搶救過來後,你對我說過的話嗎?只要你能下得了手,你把刀子從這裏捅進去!我不想讓那些晚輩來了結我的性命,我的命只能交給你!”

諸葛增明臉紅了又白,白了又紅,雙手死死地抓着椅子的扶手,鋼牙緊挫,嘴脣滲出一絲血來。他心念百轉,終於長嘆一口氣,對旁邊的手下說:“把刀給我!”說着,他拿起遞過來的一把匕首,一瘸一瘸地走到大傻楊身邊。

“楊哥,你別怪兄弟我,我已經給了你機會,我警告過你幾次了?三次!事不過三。你真的就那麼缺錢嗎?生意最好的場子在你的名下,場子的分紅你拿得最高,你爲什麼還要走這條路呢!”

“我花銷大,那點錢怎麼夠用?我爲你出生入死,就值這麼點錢嗎?人家都在做,就你傻,好端端的錢不要。兄弟們跟你這麼混下去,早晚要窮得勒緊褲腰帶了。”

“死到臨頭了,你還在騙我。楊哥,我知道你養了三個情婦,這三個情婦把你的錢都榨乾了。你給嫂子的錢還不夠一家吃飯的,我每月還要給你家送錢。嫂子在我面前哭訴,我能說什麼呢?我勸過你,女人嘛,玩玩就行,千萬不要把自己陷進去,可是,你聽我的勸嗎?爲了這幾個女人,你把幫規,把我的話,把老爺子的訓導都拋到腦後面去了。老爺子早就想處置你了,被我攔住了,我說你只是一時糊塗,要給你機會,天作孽,尤可恕,自作孽,不可活。難道我們真的只能共患難,而不能共富貴嗎?”

“你,你都知道了?你不會對她們怎樣吧?我求求你,我死了就死了,你放過她們吧。”大傻楊先是恐懼,本能地替那他那幾個情婦求情,繼而突然憤怒起來。“你他媽跟蹤我?!居然,我的好兄弟連我這個救過他命的人都不相信,跟蹤我!”

“自從知道你販毒的事後,我就不相信你了。”諸葛增明冷冷地說。他拿起匕首,逼近了大傻楊。

大傻楊眼睛眨都不眨地瞪着諸葛增明,一把撕開衣服,露出黑毛濃重的胸脯,他咬牙切齒地吼道:“來啊,你有膽就從這裏刺進去!”

諸葛增明手腕一翻,匕首對着自己的大腿刺了進去,鮮血一下崩了出來!衆人嚇得驚叫,板寸趕忙過來想阻止他,並要拔出腿上的刀。諸葛增明用一個冷酷的眼神止住了板寸,望着大傻楊說:“這一刀是爲了你幫我擋的三顆子彈。”

諸葛增明冒着冷汗,拔出刀,在衆人的驚叫聲中,又把匕首刺在大腿上。“這一刀是爲了我沒有能阻止你做錯事,沒有把你從死路上拉回來,我有責任。”

諸葛增明拔出刀,鐵青着臉,第三次刺在大腿上。“這一刀,是爲了交換今天給你的一刀,你放心,你的命只能交給我!”

諸葛增明再次拔出刀,地上的血紅得刺眼。“這最後一刀,”諸葛增明驀地撲在大傻楊懷裏,“是給你的!”

諸葛增明慢慢地倒在了地上,板寸第一個衝了上去,扯下自己的衣服,快速地撕成布條,把諸葛增明受傷的大腿緊緊地纏住。同時,給跟過來的手下踢了一腳。“快,快把我們的醫生叫過來!”

大傻楊握住插在胸口上的刀把,雙眼圓睜,似乎至死都不相信諸葛增明居然真的殺了他!他僵持了幾秒鐘,啪地仰天倒在地上。

醫生還沒有趕到時,諸葛增明已經醒過來了,由於板寸包紮及時,血已經止住了。諸葛增明在板寸的攙扶下回到老闆椅坐下。

“你,去把吳凡,葛彪宰了!”諸葛增明對板寸命令道。

板寸帶着幾個手下從人羣中把兩人揪了出來,一刀一個,登時了帳。

“屍體處理乾淨,每人家裏送十萬塊錢。”諸葛增明下達着命令,由於失血過多,他的聲音有氣無力,臉色蒼白。“以後做事情要掂量掂量,什麼事該做,什麼事不該做。沒錯,我們出來就是混黑道的,可是,每個人混黑道都有自己的混法。在潛龍幫,就得按潛龍幫的規矩辦。我約束手下不嚴,也得受到懲罰。這三刀就是對我的懲罰。你們如果做錯事了,也必須受到懲罰!都記住我今天說的話,散了吧。”

衆人都戰戰兢兢地散去了,辦公室裏瀰漫着一股尿臊味和血腥味。

“斧頭幫的人害得我損失了幾員大將和最好的兄弟。這個仇我必須得報!”諸葛增明慢慢地說。

“讓我去吧,我把孔雷那小子的腦袋割來。”

“好的,這事就交給你了。注意安全。”

孔雷是斧頭幫幫主孔英傑的二公子,大公子是孔靂,一個無能之輩,吃喝嫖賭,無所不精,由於是老大,他是家族事業的第一繼承人。老三是個姑娘,叫孔淑樺。

斧頭幫以娛樂場所、販毒、賭博、走私爲主要經營業務,販毒是其最大的收入來源。最初靠幾把斧頭起家,故名爲斧頭幫。

在諸葛增明正在清理門戶時,斧頭幫也正在討論怎樣對付潛龍幫。

孔雷向幫主彙報了自己與王楓的結識過程,並對王楓的功夫推崇備至。說如果能好好利用,絕對是幫會的一大助力。

孔靂不屑地說道:“恐怕老二看走眼了吧。有這種功夫的人本來就是鳳毛麟角,何況看起來還是那麼普通的一個人。就算他厲害,我們把他請過來,給他一大筆錢,我就不信用錢砸辦不成事。”

“大哥說得是有道理。”孔雷心裏實在是瞧不起這個老大,他媽的,不就是比我早出生幾年吧了,論計謀,論功夫,你哪一點比得上我!“不過,在我與王楓的接觸中發現,他不貪錢財,不近女色,是個疾惡如仇的人,不是跟我們在同一條船上的人。”

“那你前面說的不都是廢話?”孔靂沒好氣地說。

“雖然不能把他綁到我們的船上,但是,利用他這個性格,可以設局挑起他和諸葛增明之間的矛盾和爭鬥,利用王楓打擊潛龍幫,以他的功夫,潛龍幫的人討不了好去。”

“老二,你是不是已經有計劃了?”斧頭幫幫主孔英傑說。

“是的。我通過一個小姐設局已經讓諸葛增明恨上了王楓,諸葛增明這個蠢貨已經決定要對付王楓了。聽說諸葛增明要明槍明刀地與王楓鬥,不願意使用刺殺手段。這樣也好,我們可以在諸葛增明與王楓打鬥前,給王楓安排幾個人熱熱身,王楓肯定會認爲這是諸葛增明安排的。王楓一發火,諸葛增明就該顫抖了!”

“另外,我還要變色龍安排一次對我的刺殺。我估計諸葛增明巴不得我早點死呢,他肯定會同意變色龍的計劃。考慮到目前我與王楓的友誼和曾經幫過他女友的忙,王楓肯定會相信我的話,從而對諸葛增明留下極壞的印象。這樣,我的計劃就成功一半了。”

“那個小姐是誰?可靠嗎?她是個關鍵。計劃是否成功,就全看她了。”


“她是紅紅。”孔雷淡淡地說。“沒有問題的,她演技極佳,充分了解男人的心理。她把諸葛增明和王楓兩個男人都迷住了。她對我很忠心。”

“喳喳,了不起,連自己的小情人都能親自送到別人的牀上。成大事者不拘小節,你的確是太不拘小節了。”孔靂譏諷地說。

孔雷神色不變地說道:“爲了父親的事業,爲了斧頭幫的未來,什麼犧牲都是可以做出來的,何況一個小女子!”

“好好,看來三國裏的計謀你已經運用得熟練自如。紅紅就是貂禪了,我倒要看看,誰是董卓,誰是呂布?”

王楓接到周瓊的電話,說要和他一起去醫院看望孔雷。

“什麼?孔雷住院了?什麼病?”

“聽他說被人刺了一刀。好在沒有刺中要害。”

王楓和周瓊約好時間,來到醫院。周瓊買了點水果。

知道王楓已經快到了,孔雷叫周圍保護自己的保鏢都離得遠一些,不要落入王楓的視線。自己的底細暫時是不能讓王楓知道的。

王楓走進病房時,孔雷正委頓地躺在牀上看電視。

“才幾天不見,怎麼就發生這麼大的事了?抓住人了嗎?”

“還沒有,不過我已知道是誰幹的了。等我傷好了,我非得把那幾個渣子的頭擰下來當球踢不可。”孔雷惡狠狠地說。

“誰幹的,這麼狠心?”周瓊關心地問。

“就是那幫搶你包的傢伙。不知他們從哪裏知道了是我在搗亂,破壞了他們的生意,這是找我報復來了。”

“他們?他們的功夫不如你啊!怎麼,陰溝裏翻船了?”王楓問。

“動手的不是他們,是他們請來的人,說不定就是在他們後面撐腰的人。”

“知道是什麼人了嗎?”

“我也不是十分清楚,出事前,在道上混的一個朋友曾給我打電話來,問我是不是得罪了潛龍幫,要我最近小心點,不要出門。我沒有放在心上,我對自己的功夫還是很自信的,三五個人根本近不了我的身。結果,沒過多久,就發生了這事,在路上走得好好的,被人捅了一刀。”

“又是潛龍幫?”

王楓想起了自己第一次到CS時,碰到了兩個調戲那個小姑娘,強收保護費的流氓。潛龍幫的人還真不是一般的壞啊! 王楓走近小區的大門時,看見了一個熟悉的身影正在小區門口徘徊,正是王楓救過兩次的歌廳小姐霍萍萍。他很詫異爲什麼她在這裏,潛意識裏又有一絲喜悅和渴望。也許正是由於她的特殊職業性質,加之本身的靚麗狐媚,特容易勾起男人內心的慾望。

“可等到你了。”紅紅也看見了走近的王楓,欣喜地跳了起來。她今天穿得很端莊,像個鄰家女孩的打扮。

“你在等我?等多長時間了?”王楓驚訝地問。

“不長。我想請你吃飯,可是不知道你的電話,只好在這裏傻等了。幸好你今天回來得早,不然我又等不上了。”

“你是說,你等了好幾天?”王楓一時看不明白這個世界了。

“我每天只等到八點,八點後我還要去上班。你是不是每天都回來得很晚?經常加班嗎?”

“嗯,最近比較忙。這幾天每天幾乎都是九點後回家。不好意思,讓你等這麼久。”

“我願意的。”紅紅輕聲地說。

不大對勁,氣氛越來越曖昧了。王楓似乎有點享受這種曖昧,可是又不大喜歡這種不被控的局面。還是早點把她打發了吧。王楓猶豫了幾秒鐘。“好吧,我接受邀請,我今天正好沒有吃飯。說吧,去哪裏吃飯?”

“你定地方吧。”


遠處,坐在車裏的孔雷從望遠鏡裏看見了兩人的相遇,他掏出手機打了一個電話。

還沒有等他們商量好地點,一輛奔馳急馳過來停在王楓的身邊。還是那輛奔馳。車裏出來一個男人,繃着臉走向王楓, 魔法與科學的最終兵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