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來無當飛軍和陽安軍在北面已經給匈奴人制造了相當大的麻煩,白帝軍在後背又狠狠地捅上一刀,讓呼延朗是雪上加霜,難以爲繼。

“呼延將軍,突圍吧,再打下去,忻口保不住,我們也得全軍覆滅!”副將焦急地向呼延朗建議道。

呼延朗內心也十分地糾結,他深受劉淵的器重,才被委派到怕口來,呼延朗很清楚忻口的失守意味着什麼,如果他就怎麼逃回晉陽去,該讓劉淵有多失望?

但是,正如副將所說的,現在蜀軍的攻勢非常地猛,再這麼打下去,忻口固然守不住,就連他們的小命也可能會交待在這兒了,而逃回晉陽,就算劉淵責難,好歹也有他姐姐呼延氏來保他,不致於掉腦袋。

痛定思痛,呼延朗也只能是痛下決心,下令突圍。

忻口關內早已是亂成了一鍋粥,許多的匈奴兵是兵不見將,將不見兵,都跟無頭蒼蠅似的,在城內亂奔亂竄,呼延朗就算是有心突圍,現在再想完整地收攏部下,已經是不可能的是了。

而且從時間上來講,已經是來不及了,由於呼延朗撤離了北城陣地,面對蜀軍猛烈的進攻,留在城上的守軍已經是抵敵不往,城牆已經被蜀軍無當飛軍所攻破了,形勢已經變得刻不容緩。

呼延朗也顧不得許多了,率領着幾千殘兵從南門一路殺了出來。

一出南門,就和諸葛尚的白帝軍打了一個遭遇戰,匈奴人拼死突圍,在付出慘重代價之後,總算是殺出了一條血路,向南逃竄而去。

御蝶傾城 忻口關南面不遠,便是新興郡城九原,呼延朗逃離忻口之後,便逃向了九原,試圖在九原重振兵馬,再思反擊。

經過連番的敗仗,呼延朗身邊的兵馬已經是越來越少了,連千人都湊不齊了,趕到九原城下之時,已經是人困馬乏,疲憊不堪。

此時的九原城,城門緊閉,吊橋高懸,空蕩蕩的城頭上,連一個人影都未曾看到。呼延朗此刻口乾舌燥,飢腸漉漉,急欲進城先混一頓飽飯再說,九原城城門緊閉,倒也沒有出乎呼延朗的意料,畢竟前方忻口關激戰正酣,九原城也須認真戒備纔是。

呼延朗徑直趕到城下,命人去叫門,那知喊了半天,城上竟然無半點動靜,又困又乏的匈奴兵不禁是破口大罵。

呼延朗縱馬來到護城河邊,高聲地衝着城頭上喝道:“我乃冠軍將軍呼延朗是也,速速開城!”

這時候,城上突然涌出無數的兵士來,看裝束竟然全部都是蜀軍模樣,爲首一將,銀甲紅袍,白麪黑鬚,正是左軍都督傅僉,呵呵笑道:“呼延朗是吧,傅某在此恭候多時了。”

原來在忻口關激戰之時,傅僉已經率關中軍兜了個在圈子,繞過了五臺山,趕到了九原城下,呼延朗爲了守忻口關,差不多把後方的兵力都調空了,九原城幾乎就是一座空城,傅僉不費吹灰之力就拿下了九原城。

傅僉料定呼延朗在忻口受挫之後,必投九原來,故而將九原城門關閉,暗伏人馬在城上,等呼延朗靠近城池再行發難,聽得呼延朗在城下自報名號,有熟懂匈奴話的士兵便報之了傅僉,傅僉這才露了面。

呼延朗說的是匈奴話,但他卻也聽得懂漢話,看到蜀軍已經攻佔了九原城,他不禁是亡魂大冒,急急地撥轉馬頭,想要逃離這是非之地。

但傅僉又豈容他逃走,一聲令下,亂箭如雨,呼延朗的馬跑得再快,也決計跑不過弓箭,結果呼延朗剛剛跑出幾十步,蜀軍的箭矢已經是追了上來,幾乎所有弓箭手都是瞄着呼延朗的後背,頃刻之間,無數的箭矢就已經將他給淹沒了,呼延朗連人帶馬,被射成了刺蝟一般。(。) 傅僉的目的就是呼延朗,在城上設伏之時,早就安排了數百名的精銳弓弩手,只要呼延朗接近到離城一箭之地的範圍之內,絕對不會給他任何逃脫的機會。

結果呼延朗自己作死,親自跑到城下叫門,等他發現蜀軍已經佔領九原城再想逃跑的時候,已經是上天無路入地無門了,幾百名蜀軍中最爲善射的弓弩手一齊用箭招呼他的時候,就已經註定了他的死期。

呼延朗被亂箭射死,連帶着挨他近的匈奴兵也都遭了殃,紛紛地中箭倒地。不過距離稍遠的匈奴兵則就幸運地多了,蜀軍的弓箭沒有專門的針對他們,一路策馬狂奔,總算是逃到了一箭之地外。

儘管蜀軍沒有開城追來,但這些匈奴人早已如驚弓之鳥,不敢再做任何的停留,也顧不上人和馬的疲乏,一溜煙地揚塵而去。

傅僉自然也不會在乎千八百的匈奴兵逃去,這次在九原設伏,就是爲了狙殺呼延朗,一擊得手,傅僉也甚是滿意,至於開城追擊?蜀軍大多是步兵,如何追得上匈奴的騎兵,他們逃就由他們逃去世吧,這點人馬逃走,已經是無關大局了。

很快其他的幾路人馬也紛紛趕到了九原,除了隴西軍的側翼封堵呼延朗向西逃竄的路線沒有參戰之外,其他三軍都在忻口之戰有出色的表現,尤其是擔任主攻的無當飛軍,更是打得有聲有色,他們也是第一支攻破忻口關的部隊。

傅僉在中軍營中論功行賞,張樂自然而然地站在到了首位,以他在此戰中的功勳,其他諸將自然不能與他相爭,張樂左顧右盼,神采飛揚,倒有一付捨我其誰的樣子。

不過傅僉卻未曾理會於他,首先表彰的是趙卓,給趙卓記了頭功,其次是諸葛尚和馬融,就連未曾打過一仗的鄧忠也分潤了一份功勞。

張樂深感莫名,按理說忻口關都是自己先打下來的,傅僉沒道理不知道啊。

“傅都督,這……”張樂看到傅僉給衆人論功之後便有離去的意思,連忙上前道。

傅僉臉色冷沉了下來,對張樂道:“張樂,這一戰你認爲自己很有功嗎?”

張樂平時都是一付嬉皮笑臉吊兒郎當的模樣,此刻看到傅僉一臉嚴肅地表情,本來想說的幾句俏皮話已咽回到了肚子裏,小聲地道:“末將自是不敢居功,不過忻口關確實是無當軍先拿下來的……”

傅僉冷哼了一聲,道:“張樂,平時你有些散漫到也罷了,但到了戰場之上,任何的一點疏忽大意都可能會導致不可挽回的後果,今日在忻口關下,若非趙卓帶兵相救,只怕無當飛軍的這塊金字招牌,就砸在了你的手中。若非無當軍今天先取忻口關,今日我定然要治你一個失職之罪。你回去給我好好地反省一下,交一份悔過書來,如果寫得不好,這個護軍將軍暫時也就別當了。”

張樂沒想到傅僉會追着此事不放,其實當時張樂也確實是有些疏忽大意,纔會被匈奴人反擊得手,但造成的後果並不嚴重,一則無當飛軍的作戰能力強,在困境地之中也沒有崩潰掉,而是與匈奴人殊死而戰,二來趙卓救援的及時,兩軍裏應外合之下,蜀軍反倒是殺傷了不少的匈奴兵,當時就把損失翻倍地追了回來。

但傅僉卻對此不依不饒的,不但功過相抵,把張樂的首功給抹了,百且還要張樂寫一份深刻的檢討,張樂只能是苦着臉拱手稱諾,退了下去。

牽弘對傅僉道:“都督是不是對子悅有些嚴厲了,其實這一戰無當軍打得非常不錯,忻口關也是他們第一個拿下來的,就算是被匈奴人打了個反擊,也沒有太大的損失,就算是有過,也是功大過於過的。”

傅僉沉聲道:“無當軍打得確實不錯,但也絕不能因爲打得不錯就把張樂的過錯給掩蓋掉,試想一下,如果不是趙卓救援及時的話,後果不堪設想。無當飛軍乃我們漢軍的一面旗幟,身經百戰,也立下過赫赫戰功,正因爲如此,纔不可避免地滋生出驕矜自滿的情緒來,此次忻口之戰,就是給無當飛軍一個教訓,張樂也確實需要好好地敲打一番,帶兵打仗他倒是一把好手,但平時散漫瞬息自滿慣了,如果不能好好地磨礪,終難成大將之才啊。”

牽弘深以爲然地道:“張樂乃張侯之後,倒是頗有乃祖之風,如果好好打磨一番,亦可爲一代名將。”

蜀軍攻下忻口和九原之後,並沒有多做休整,很快地就揮師南下了。

到達九原之後,傅僉拿到了更爲翔實的情報,目前蜀軍中軍團已經在界休取得大捷,力斬呼延顥,也就是呼延家的老二,呼延朗的兄長,一路橫掃晉中諸敵,攻克中陽、茲氏、平陶、大陵諸城,已經兵抵梗陽城。而東路的晉軍羊祜所部也連續攻佔祁縣、陽邑諸城,雖然沒有能攻下重鎮榆次,但晉軍目前已經是強渡汾水,會合劉胤的大軍,對盤距在晉陽的劉淵形成了合圍之勢。

如果傅僉能夠儘快地趕到晉陽的話,那麼就可以和劉胤、羊祜的軍隊對晉陽城形成北面、東南面、西南面三路圍攻的狀態,對徹底地消滅匈奴人,起到關鍵的作用。

這樣的戰機,傅僉可不敢有任何的貽誤,他一方面派人與劉胤取得聯繫,一方面強快了行軍的速度,向南推進,對晉陽北面的陽曲縣發起了攻擊。

陽曲縣已經是晉陽北面的最後一道屏障了,蜀軍只要拿下陽曲縣,就可以兵臨晉陽城下。而劉淵面對南面的的晉蜀兩路大軍,明顯得捉襟見肘,兵力不足,他只能將主力的兵團集中到南線去,以應對南線的危急,陽曲城這邊,劉淵也實在是顧不上了。

所以傅僉打陽曲縣就十分輕鬆,幾乎是不費吹灰之力地將陽曲城拿了下來,蜀軍的七萬人馬,橫呈在了晉陽之北。 晉陽王宮。

王妃呼延氏哭得兩眼紅腫,自己的兩個弟弟呼延顥和呼延朗先後陣亡,相差都沒幾天,一個死在了界休,一個死在了九原,呼延氏是傷心欲絕,在劉淵的面前是哭天抹淚。

劉淵被她弄得心煩意躁,可偏偏又不能說什麼,劉淵好生是一肚子的鬱悶。

劉淵回師晉陽,最主要的原因就是晉陽一帶是匈奴人的老巢,當初匈奴內遷,就是被曹操安置在了晉陽一帶,居於汾水兩岸,可以說匈奴人經營晉陽周邊地域已經有幾十年的時間了,劉淵無法在上黨立足,就只能退回晉陽老巢,試圖在晉陽與晉蜀兩軍進行交戰,依靠天時地利的因素,將晉蜀兩軍殲滅在汾水河畔。

對此,劉淵是自信滿滿,晉陽一帶不光有右賢王劉猛的十萬大軍,更主要的是,匈奴人把汾水河畔一直就視做是自己家,在老窩打仗,匈奴士兵都會有一種歸宿感,更容易激發匈奴士兵保家衛國的鬥志,無論從那個角度上講,匈奴人都佔據着明顯的優勢。

但局勢的發展卻讓劉淵鬱悶地吐血,晉軍在汾河東岸一路狂飆突進,橫掃汾東諸城就不說了,蜀軍在汾西一帶同樣也給匈奴人制造了相當大的麻煩,界體一戰,匈奴人不光折損了三萬大軍,更折了大將呼延顥,可以稱得上是匈奴人起事之後最大的一次慘敗了,三萬大軍全軍覆滅,無一生還。

界休的失守,徹底地打亂了劉淵在晉中的佈防,以致於接下來蜀軍連續地攻下了中陽、茲氏、平陶、大陵,短短的數日之內就將汾西之地盡數斬獲,劉淵不得不重新安排防線,以爲萬全之計。

但匈奴人的悲劇遠不限於此,界休之戰結束之後北邊又傳來惡噩,呼延朗兵敗戰死在了忻口關,不多不少,折損掉人馬三萬餘人,和界休的損失幾乎是一模一樣。

短短的數日之間,匈奴軍就損失掉了六萬人馬,而六萬人馬,絕不不是一個小的數目,幾乎是整個晉陽守軍的三分之一,如此慘重的損失,絕對是絕無僅有的。

劉淵在心底之中哀嚎着,比起兩位內弟的死,劉淵更痛徹心扉的是六萬的匈奴軍隊,現在到了晉陽決戰的關鍵時候,偏偏呼延顥和呼延朗掉了鏈子,就算他們沒有戰死在疆場之上,等他們回到晉陽,劉淵也絕不會輕饒了他們。

呼延氏手足情深,哭的傷心欲絕倒也很容易理解,不過她一口一個要爲兩位弟弟報仇之地,卻讓劉淵是左右爲難,劉淵當然想要報仇,但報仇也得講究一個時機,現在匈奴人困難重重,別說是報仇了,能不能在晉陽站住腳跟,也變得困難重重了。

這個時候,下人來報,御史大夫呼延翼前來求見。

呼延翼是呼延家的老大,比呼延氏還要大,別看他擔任的是御史大夫之職,但匈奴人文武例來不分,呼延翼可是一員悍將,其武藝遠在呼延顥呼延朗之上,此刻急着來見劉淵,自然是有關呼延顥呼延朗兄弟之事。

劉淵微微地皺了一眉頭,一個呼延氏已經讓他很心煩了,若再加上一個呼延翼,豈不讓劉淵給吵死了?但劉淵又不好意思不見,畢竟呼延家的人付出了兩條性命,於情於理也說不過去。

“有請!”劉淵有些無奈地道。

很快呼延翼就來到了宮中,如果換作是一般的大臣,這個時候呼延氏肯定是要避嫌的,但現在自家兄長前來,呼延氏自然沒必要回避,她也正好見機和孃家人哭訴一番,故而留在了宮中。

呼延翼衝着劉淵彎腰行禮,呼延氏哭泣道:“大哥,二弟三弟死的好慘啊,你和大王可得給他們報仇啊。”

呼延翼道:“王妃節哀,顥弟和朗弟爲國捐軀,爲大王盡忠,死得其所,又有何慘字?至於他們的血仇,大王和臣等一定會報的,請王妃放心。”

雖然呼延氏是他的妹妹,但她嫁給了劉淵,那就成爲了呼延翼的主子,自然不能再以兄妹相稱了,不過呼延翼一句死得其所,倒讓呼延氏爲之一怔,呼延翼對兩位弟弟的死,倒是看得很開。

劉淵倒是爲之一震,暗歎還是呼延翼明白事理,欣慰地道:“愛卿所言極是,這血海深仇,無論如何也是要報的,這筆血債,一定要拿蜀人的血來償還。”

呼延氏哭了一陣,倒也覺得無趣了,只好訕訕而退。

劉淵輕嘆了一口氣道:“愛卿也知道現在局勢維艱,想報這血海深仇,可是絕非易事。”

呼延翼道:“臣自然明白,現在晉人在東,蜀人居兩北兩路,三路圍攻晉陽,形勢芨芨可危,臣此來,就是向大王獻計破敵的。”

劉淵大喜道:“卿有何妙計,快快道來。”

呼延翼鄭重其事地道:“雖然晉蜀兩軍兵分三路圍攻晉陽,但臣觀之二者並非一心,大王正可利用之各個擊破。如今蜀軍居於兩北兩路,營盤扎得甚是穩固,想要襲破,並非易事,而晉人此刻西渡汾水,正是我們可以利用的時機,半渡而擊之,破敵易如反掌。”

劉淵有些擔憂地道:“如果我們攻擊晉人,蜀人從背後襲擊,我軍豈不是腹背受敵。”劉淵還是對壺關之戰記憶猶新,那一次正是因爲蜀軍的突然出現,打亂了劉淵的戰略佈署,最終導致了劉淵不得不撤離上黨,將上黨全郡拱手讓人。

呼延翼似乎是臉有成竹地道:“大王勿須擔心,縱然晉蜀兩國一致對外,但遠沒有達到親密無間的默契程度,大王只需派出一支人馬攔阻住蜀人,臣可率精兵攻擊渡河的晉人,此乃千截難逢的良機,一旦被晉人渡過汾水,後果將不堪設想。”

劉淵立刻同意了呼延翼的建議,由呼延翼率領五萬大軍前去汾水阻擊正在渡河的晉軍,另遣一路人馬擔任阻援的任務,首先消滅晉國的軍隊,是劉淵的當務之急。(。) ps:今天更正會遲一點,抱歉,大約兩點以前吧…………………………………………

劉淵回師晉陽,最主要的原因就是晉陽一帶是匈奴人的老巢,當初匈奴內遷,就是被曹操安置在了晉陽一帶,居於汾水兩岸,可以說匈奴人經營晉陽周邊地域已經有幾十年的時間了,劉淵無法在上黨立足,就只能退回晉陽老巢,試圖在晉陽與晉蜀兩軍進行交戰,依靠天時地利的因素,將晉蜀兩軍殲滅在汾水河畔。

對此,劉淵是自信滿滿,晉陽一帶不光有右賢王劉猛的十萬大軍,更主要的是,匈奴人把汾水河畔一直就視做是自己家,在老窩打仗,匈奴士兵都會有一種歸宿感,更容易激發匈奴士兵保家衛國的鬥志,無論從那個角度上講,匈奴人都佔據着明顯的優勢。

但局勢的發展卻讓劉淵鬱悶地吐血,晉軍在汾河東岸一路狂飆突進,橫掃汾東諸城就不說了,蜀軍在汾西一帶同樣也給匈奴人制造了相當大的麻煩,界體一戰,匈奴人不光折損了三萬大軍,更折了大將呼延顥,可以稱得上是匈奴人起事之後最大的一次慘敗了,三萬大軍全軍覆滅,無一生還。

界休的失守,徹底地打亂了劉淵在晉中的佈防,以致於接下來蜀軍連續地攻下了中陽、茲氏、平陶、大陵,短短的數日之內就將汾西之地盡數斬獲,劉淵不得不重新安排防線,以爲萬全之計。

шωш⊙ ttκa n⊙ ¢ ○

但匈奴人的悲劇遠不限於此,界休之戰結束之後北邊又傳來惡噩,呼延朗兵敗戰死在了忻口關,不多不少,折損掉人馬三萬餘人,和界休的損失幾乎是一模一樣。

短短的數日之間,匈奴軍就損失掉了六萬人馬,而六萬人馬,絕不不是一個小的數目,幾乎是整個晉陽守軍的三分之一,如此慘重的損失,絕對是絕無僅有的。

劉淵在心底之中哀嚎着,比起兩位內弟的死,劉淵更痛徹心扉的是六萬的匈奴軍隊,現在到了晉陽決戰的關鍵時候,偏偏呼延顥和呼延朗掉了鏈子,就算他們沒有戰死在疆場之上,等他們回到晉陽,劉淵也絕不會輕饒了他們。

呼延氏手足情深,哭的傷心欲絕倒也很容易理解,不過她一口一個要爲兩位弟弟報仇之地,卻讓劉淵是左右爲難,劉淵當然想要報仇,但報仇也得講究一個時機,現在匈奴人困難重重,別說是報仇了,能不能在晉陽站住腳跟,也變得困難重重了。

這個時候,下人來報,御史大夫呼延翼前來求見。

呼延翼是呼延家的老大,比呼延氏還要大,別看他擔任的是御史大夫之職,但匈奴人文武例來不分,呼延翼可是一員悍將,其武藝遠在呼延顥呼延朗之上,此刻急着來見劉淵,自然是有關呼延顥呼延朗兄弟之事。

劉淵微微地皺了一眉頭,一個呼延氏已經讓他很心煩了,若再加上一個呼延翼,豈不讓劉淵給吵死了?但劉淵又不好意思不見,畢竟呼延家的人付出了兩條性命,於情於理也說不過去。

“有請!”劉淵有些無奈地道。

很快呼延翼就來到了宮中,如果換作是一般的大臣,這個時候呼延氏肯定是要避嫌的,但現在自家兄長前來,呼延氏自然沒必要回避,她也正好見機和孃家人哭訴一番,故而留在了宮中。

呼延翼衝着劉淵彎腰行禮,呼延氏哭泣道:“大哥,二弟三弟死的好慘啊,你和大王可得給他們報仇啊。”

呼延翼道:“王妃節哀,顥弟和朗弟爲國捐軀,爲大王盡忠,死得其所,又有何慘字?至於他們的血仇,大王和臣等一定會報的,請王妃放心。”

雖然呼延氏是他的妹妹,但她嫁給了劉淵,那就成爲了呼延翼的主子,自然不能再以兄妹相稱了,不過呼延翼一句死得其所,倒讓呼延氏爲之一怔,呼延翼對兩位弟弟的死,倒是看得很開。

偏執大佬的觀察日記 劉淵倒是爲之一震,暗歎還是呼延翼明白事理,欣慰地道:“愛卿所言極是,這血海深仇,無論如何也是要報的,這筆血債,一定要拿蜀人的血來償還。”

呼延氏哭了一陣,倒也覺得無趣了,只好訕訕而退。

劉淵輕嘆了一口氣道:“愛卿也知道現在局勢維艱,想報這血海深仇,可是絕非易事。”

呼延翼道:“臣自然明白,現在晉人在東,蜀人居兩北兩路,三路圍攻晉陽,形勢芨芨可危,臣此來,就是向大王獻計破敵的。”

劉淵大喜道:“卿有何妙計,快快道來。”

呼延翼鄭重其事地道:“雖然晉蜀兩軍兵分三路圍攻晉陽,但臣觀之二者並非一心,大王正可利用之各個擊破。如今蜀軍居於兩北兩路,營盤扎得甚是穩固,想要襲破,並非易事,而晉人此刻西渡汾水,正是我們可以利用的時機,半渡而擊之,破敵易如反掌。”

劉淵有些擔憂地道:“如果我們攻擊晉人,蜀人從背後襲擊,我軍豈不是腹背受敵。”劉淵還是對壺關之戰記憶猶新,那一次正是因爲蜀軍的突然出現,打亂了劉淵的戰略佈署,最終導致了劉淵不得不撤離上黨,將上黨全郡拱手讓人。

呼延翼似乎是臉有成竹地道:“大王勿須擔心,縱然晉蜀兩國一致對外,但遠沒有達到親密無間的默契程度,大王只需派出一支人馬攔阻住蜀人,臣可率精兵攻擊渡河的晉人,此乃千截難逢的良機,一旦被晉人渡過汾水,後果將不堪設想。”

劉淵立刻同意了呼延翼的建議,由呼延翼率領五萬大軍前去汾水阻擊正在渡河的晉軍,另遣一路人馬擔任阻援的任務,首先消滅晉國的軍隊,是劉淵的當務之急。 陳元和周旨兩個人一個負責修築工事,一個負責外圍警戒,周旨一看到匈奴騎兵殺來,便立刻下令外圍警戒的晉軍投入戰鬥,並回縮兵力,向防禦工事內退卻。匈奴人的騎兵兇猛,從正面硬扛的話,晉軍很難是他們的敵手。

陳元在那邊指揮修築,看到匈奴人攻來,也立刻下令晉軍集結,扔掉手中的鎬斧等工具,拿起刀槍箭弩,配合周旨投入戰鬥,同時呈報給羊祜知曉。

呼延翼率匈奴騎兵殺來,他就是瞅準了晉軍只渡過了半數左右的人馬,如果晉軍全部渡河成功的話,呼延翼動手就遲了,如果晉軍只渡過了少量的人馬,那呼延翼動手就顯得有些早了,就算能全殲掉已經過河的晉軍,那戰果也沒有多少。

所以呼延翼在動手的時機上,做了慎重的考慮,必須要在晉軍真正達到半渡之時,此時出擊,獲利纔是最豐厚的。呼延翼一直密切地關注着晉軍的行動,每日都派出斥侯來偵察晉軍的渡河進展,等到晉軍大約渡過一半人馬的時候,呼延翼這才率軍殺來,欲將晉軍殲滅在汾河西岸。

晉軍先期渡河的軍隊,絕大部分都是步兵,騎兵部隊和輜重,則落在了後面,這無疑也極大地增加了呼延翼的自信,以五萬騎兵來對付三萬多的步兵,這樣的仗簡直輕鬆的不要不要的。

匈奴騎兵兇猛地衝了上來,外圍的晉軍撤退的很快,飛速地撤向了已經完成的工事後面,並開弓放箭,射向了衝來的匈奴騎兵。

雖然有匈奴兵不斷地中箭倒地,但依然無法阻擋匈奴人兇悍的攻勢,匈奴人射出來的箭矢同樣也給晉軍造成了一定的傷亡,雙方的戰鬥,從一開始就呈現出極爲激烈的態勢。

不過匈奴騎兵攻勢最終還是戛然而止了,晉軍所挖出來的深壕成爲了匈奴騎兵的大敵,即使是再優良的戰馬,也未必能跳得過寬達兩丈的壕溝。

晉軍這幾天來辛苦所挖的壕溝起到了相當重要的作用,正因爲壕溝的存在,匈奴人洶涌如潮的攻勢被遏止住了。

呼延翼大怒,下令匈奴人去填埋這些壕溝,以方便騎兵的進攻。

填埋壕溝一般所用的就是沙袋,上萬的匈奴兵一人負一個沙袋,那數量也是頗爲壯觀的,更主要的是匈奴人出未必需要將長達數裏的壕溝全部給填平,他們只需要將一些匈奴騎兵主要的進攻路段給填出來即可。

晉軍當然不會放任匈奴人去填坑,看到扛着沙袋上前的匈奴兵就開弓放箭,進行射殺,阻止匈奴人向壕溝靠近。

爲了掩護前面的軍隊進行壕溝填埋,匈奴人也集結了大量的弓箭兵進行掩護似的射擊,對晉軍的弓箭兵進行反制,匈奴人還調動了投石機對晉軍的陣地進行攻擊,亂石橫飛,砸得晉軍是狼狽不堪。

自從劉淵在界休戰勝蜀軍之後,投石機幾乎成爲了匈奴各營的標配武器,儘管投石機笨重無比,移動困難,與快速靈活的騎兵形成了鮮明的反差,但爲了有效地對付蜀軍的偏廂車陣,劉淵還是要求匈奴各軍必須要配備數量足夠的投石機。

但匈奴人的投石機最終還是未能在戰場上大放異彩,第二次在界休和蜀人交戰之中,面對蜀軍改良過的偏廂車,匈奴人根本就無法跟上蜀軍的節奏,失敗自然是在所難免。

但儘管如此,匈奴人陣中的投石機配備卻一直也沒有減少,當然這和界休之戰有關,畢竟界休之戰才結束幾天,匈奴人就算想要調整也是來不及的。

不過投石機對付不了偏廂車,並不能說投石機就一無是處,最起碼在對付晉軍的高壘深壕時,就可以起到它應有的作用。匈奴人用投石機來了一頓狂轟濫砸,晉軍根本就無法抵抗,整個防線被砸的是七零八落,而匈奴人則乘機大肆填坑,幾萬只沙袋扔下去,再深的壕溝它也終有被填平的時候。

匈奴騎兵沿着剛剛建立起來的通道,向着晉軍陣地又發動了攻擊,晉軍單純地依靠弓箭兵已經是無法抵擋匈奴人的攻勢了,只能是排出長槍陣來,封堵在那幾條通道上,與匈奴騎兵展開殊死的較量。

陳元和周旨很清楚,如果一旦整個防線被匈奴騎兵撕開一個口子,整個兒的灘頭陣地上已經渡過河的幾萬晉軍必然會遭殃,匈奴騎兵一旦衝入到步兵陣中,那就是如惡狼入羊羣,勢必將掀起一場腥風血雨。

所以無論如何,不管付出什麼樣的代價,也必須要頂得住匈奴人的強大沖擊力,不能讓他們衝入到晉軍的陣中來。

汾河西岸激戰正酣,在河東那邊的羊祜不用陳元和周旨稟報,自己也能看得清清楚楚,汾河總共就那麼寬,從東岸望到西岸,什麼都是一覽無餘。

原本羊祜留在東岸,可以更好地監督晉軍的渡河情況,不過現在看起來,西岸那邊的戰事要比這邊更重要,羊祜明白匈奴人之所以不遲不早地發動進攻,就是想給晉軍來一個半渡而擊,想一口吃掉晉軍的半數人馬。劉淵的如意算盤,羊祜自然不可能讓他得逞。

羊祜立刻是乘船渡河,準備趕往西岸督戰。

“西岸危機重重,都督不可輕身涉險!”牙將範懿勸他道。

羊祜正色地道:“某乃三軍之帥,豈可臨戰畏戰?何況汾水之西,那可是我大晉這數萬兒郎正爲國而戰,某誓於他們同生死共進退!”遂下令範懿在東岸督促正在渡河的晉軍加快速度,這個時候,多一人加入到西岸的力量之中,晉軍就會多一份勝算,如果晉軍能搶在匈奴人攻破晉軍的防線之前全部完成渡河,那麼不但可以大大地加強灘頭陣地的力量,瓦解匈奴騎兵的攻勢,而且晉軍也可以憑藉兵力上的優勢,對匈奴人進行反攻。

而羊祜則是搶先一步,乘船渡河,直赴西岸。(。) ps:稍後更正,大約兩點……………………………………………………並回縮兵力,向防禦工事內退卻。匈奴人的騎兵兇猛,從正面硬扛的話,晉軍很難是他們的敵手。

陳元在那邊指揮修築,看到匈奴人攻來,也立刻下令晉軍集結,扔掉手中的鎬斧等工具,拿起刀槍箭弩,配合周旨投入戰鬥,同時呈報給羊祜知曉。

呼延翼率匈奴騎兵殺來,他就是瞅準了晉軍只渡過了半數左右的人馬,如果晉軍全部渡河成功的話,呼延翼動手就遲了,如果晉軍只渡過了少量的人馬,那呼延翼動手就顯得有些早了,就算能全殲掉已經過河的晉軍,那戰果也沒有多少。

所以呼延翼在動手的時機上,做了慎重的考慮,必須要在晉軍真正達到半渡之時,此時出擊,獲利纔是最豐厚的。呼延翼一直密切地關注着晉軍的行動,每日都派出斥侯來偵察晉軍的渡河進展,等到晉軍大約渡過一半人馬的時候,呼延翼這才率軍殺來,欲將晉軍殲滅在汾河西岸。

晉軍先期渡河的軍隊,絕大部分都是步兵,騎兵部隊和輜重,則落在了後面,這無疑也極大地增加了呼延翼的自信,以五萬騎兵來對付三萬多的步兵,這樣的仗簡直輕鬆的不要不要的。

匈奴騎兵兇猛地衝了上來,外圍的晉軍撤退的很快,飛速地撤向了已經完成的工事後面,並開弓放箭,射向了衝來的匈奴騎兵。

雖然有匈奴兵不斷地中箭倒地,但依然無法阻擋匈奴人兇悍的攻勢,匈奴人射出來的箭矢同樣也給晉軍造成了一定的傷亡,雙方的戰鬥,從一開始就呈現出極爲激烈的態勢 。

不過匈奴騎兵攻勢最終還是戛然而止了,晉軍所挖出來的深壕成爲了匈奴騎兵的大敵,即使是再優良的戰馬,也未必能跳得過寬達兩丈的壕溝。

晉軍這幾天來辛苦所挖的壕溝起到了相當重要的作用,正因爲壕溝的存在,匈奴人洶涌如潮的攻勢被遏止住了。

呼延翼大怒,下令匈奴人去填埋這些壕溝,以方便騎兵的進攻。

填埋壕溝一般所用的就是沙袋,上萬的匈奴兵一人負一個沙袋,那數量也是頗爲壯觀的,更主要的是匈奴人出未必需要將長達數裏的壕溝全部給填平,他們只需要將一些匈奴騎兵主要的進攻路段給填出來即可。

晉軍當然不會放任匈奴人去填坑,看到扛着沙袋上前的匈奴兵就開弓放箭,進行射殺,阻止匈奴人向壕溝靠近。

爲了掩護前面的軍隊進行壕溝填埋,匈奴人也集結了大量的弓箭兵進行掩護似的射擊,對晉軍的弓箭兵進行反制,匈奴人還調動了投石機對晉軍的陣地進行攻擊,亂石橫飛,砸得晉軍是狼狽不堪。

自從劉淵在界休戰勝蜀軍之後,投石機幾乎成爲了匈奴各營的標配武器,儘管投石機笨重無比,移動困難,與快速靈活的騎兵形成了鮮明的反差,但爲了有效地對付蜀軍的偏廂車陣,劉淵還是要求匈奴各軍必須要配備數量足夠的投石機。

但匈奴人的投石機最終還是未能在戰場上大放異彩,第二次在界休和蜀人交戰之中,面對蜀軍改良過的偏廂車,匈奴人根本就無法跟上蜀軍的節奏,失敗自然是在所難免。

但儘管如此,匈奴人陣中的投石機配備卻一直也沒有減少,當然這和界休之戰有關,畢竟界休之戰才結束幾天,匈奴人就算想要調整也是來不及的。

不過投石機對付不了偏廂車,並不能說投石機就一無是處,最起碼在對付晉軍的高壘深壕時,就可以起到它應有的作用。匈奴人用投石機來了一頓狂轟濫砸,晉軍根本就無法抵抗,整個防線被砸的是七零八落,而匈奴人則乘機大肆填坑,幾萬只沙袋扔下去,再深的壕溝它也終有被填平的時候。

匈奴騎兵沿着剛剛建立起來的通道,向着晉軍陣地又發動了攻擊,晉軍單純地依靠弓箭兵已經是無法抵擋匈奴人的攻勢了,只能是排出長槍陣來,封堵在那幾條通道上,與匈奴騎兵展開殊死的較量。

陳元和周旨很清楚,如果一旦整個防線被匈奴騎兵撕開一個口子,整個兒的灘頭陣地上已經渡過河的幾萬晉軍必然會遭殃,匈奴騎兵一旦衝入到步兵陣中,那就是如惡狼入羊羣,勢必將掀起一場腥風血雨。

所以無論如何,不管付出什麼樣的代價,也必須要頂得住匈奴人的強大沖擊力,不能讓他們衝入到晉軍的陣中來。

汾河西岸激戰正酣,在河東那邊的羊祜不用陳元和周旨稟報,自己也能看得清清楚楚,汾河總共就那麼寬,從東岸望到西岸,什麼都是一覽無餘。

原本羊祜留在東岸,可以更好地監督晉軍的渡河情況,不過現在看起來,西岸那邊的戰事要比這邊更重要,羊祜明白匈奴人之所以不遲不早地發動進攻,就是想給晉軍來一個半渡而擊,想一口吃掉晉軍的半數人馬。劉淵的如意算盤,羊祜自然不可能讓他得逞。

羊祜立刻是乘船渡河,準備趕往西岸督戰。

“西岸危機重重,都督不可輕身涉險!”牙將範懿勸他道。

羊祜正色地道:“某乃三軍之帥,豈可臨戰畏戰?何況汾水之西,那可是我大晉這數萬兒郎正爲國而戰,某誓於他們同生死共進退!”遂下令範懿在東岸督促正在渡河的晉軍加快速度,這個時候,多一人加入到西岸的力量之中,晉軍就會多一份勝算,而羊祜則是搶先一步,乘船渡河,直赴西岸。 呼延家族可是說是南匈奴諸部之中最爲顯貴的一個家族了,否則劉淵也不會和呼延氏聯姻,劉淵娶了呼延翼的妹子,目的就是爲了拉攏呼延家,鞏固自己的王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