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的穿著打扮和長相,一看就是外來的客人,有小孩子好奇的跟上來看她手裡的相機。

趙寶萱看到一個穿著肚兜開襠褲的胖娃娃,就調好相機的自動拍照功能,蹲下來攬著小胖子合影。

照完了,意猶未盡,又給這幾個小孩子連拍了好多張,為了不讓這些小孩緊張,她特意跟他們聊天:「你們今天不用上幼兒園啊?」

其實她也不知道村裡有沒有幼兒園,看著小學都那麼簡陋,只不過她也不知道該跟小孩聊什麼。

牽著小胖子的小丫頭道:「幼兒園放假了。」

趙寶萱驚奇:「你們幼兒園在哪兒啊?」 雷牙當時就被嚇了一跳,周身的毛孔一下子打開,感知力達到了前所未有的集中。

「在地下!」

感受到了從地下傳來的震動,雷牙整個人彈地而起。

「轟!」

就在他躍向半空的時候,剛剛站立的地方,猶如炸開的水花,傀儡那碩大的身軀迸射而出。

「修哲這個傢伙,竟然也把『鎮玄冰』附加在了傀儡身上,這一下自己想要近身攻擊,就更加要小心了。」

「嗖嗖!」

就在雷牙的身體即將下落的時候,兩道破空聲,突兀地傳來。

目光閃動,他有些驚訝地瞧見,傀儡的兩條手臂竟然飛了過來。

「修哲你這個傢伙要失算了,竟然用這種自殘的戰術,以為這樣我就會中招了么,太小看我了!」

雷牙的表情突兀地變得嚴肅起來,體內的雷音鬥氣,瞬間提升至及至,雙手雙掌藍光奪目,緊接著就聽他大吼一聲:「單龍獨行!」


剎那間,他周身的鬥氣,好似爆炸般,竟然產生出一股強大無比的能量來。

雷牙的身體,以一種不規則的軌跡,在空中滑行而出,就好似一條擺尾的龍。

「嗖嗖!」

傀儡的手臂攻擊落空,從雷牙的面前一閃而過。

雷牙大笑道:「哈哈,你想不到我也會『逐空踏月步』類似的招式把,這一下你的傀儡失去了兩條手臂,看你還怎麼和我對戰!」

「看來你至始至終就沒有認識到傀儡的可怕,也好。就讓我好好給你上一課好了。」

隨著東方修哲的聲音響起,那兩條原本已經飛出去的手臂,竟然在空中劃過一個弧度,再一次向著雷牙攻去。

「不會吧,還能夠這樣?」雷牙慌忙躲閃。

「傀儡的實力。完全跟操控者有著直接的關係,在我的操控下,沒有什麼事不可能的,比如說這樣!」

東方修哲意念一動,結合陰陽眼操控的能力后,碩大的傀儡。竟然猶如失去重心一般,直直地飛了起來。

「修哲,你耍無賴,你這是在亂用你的能力,根本就不是傀儡的實力!」雷牙提出抗議。


「所以我說你完全不了解傀儡。沒有傀儡師的傀儡,跟死物又有什麼區別,這本來就是傀儡師的特有能力,只是你不了解罷了。」

「不行,這樣我太吃虧了,我要使用兵器!」雷牙大聲嚷嚷道。

「隨你,你願意用什麼都可以。」

東方修哲意念一動,飛到半空中的傀儡。身體突然開始變形,在一陣金屬摩擦的聲響過後,原本人形的傀儡。竟然搖身一變,換上了一種類似蜥蜴的外形。

「轟!」

傀儡就好像潛入水裡的魚,一下子鑽入了地下。

這種戰鬥方式,是東方修哲模仿當初他在煉器協會地下通道里,大戰那隻蜥蜴獸時學到的。

雷牙拿著手中的兵器,一臉的憋屈。



有兵器有個什麼用。對手都鑽入了地下,這仗還怎麼打。

而他又不能離開這個院子。反倒是被限制住了行動。

他突然覺得,從一開始。東方修哲就已經把他算計了,從始至終,他能夠獲勝的機會就是無限渺茫。

戰鬥持續了大概一柱香的時間,隨著一聲巨響,雷牙被傀儡的一記擺尾,重重地擊飛了出去,直接穿透了庭院的牆壁。

戰鬥終於分出勝負。

凝視著剛剛大展雄風的傀儡,東方修哲略微有些不滿地搖了搖頭,雖然最後的戰鬥是傀儡取勝了,可是,很多應該有的性能都沒有發揮出來。

「看來要想製作出讓自己完全滿意的傀儡,還要經過幾番嘗試才行啊!」

東方修哲有些感嘆地說道。

雖然最後沒有收到預期的效果,不過無可否認,這具傀儡已經相當強悍了,至少那種防禦力,就會讓很多高手望塵莫及。

「修哲,我不管,就算這具傀儡你不給我,也要給我從新煉製一個,我出錢!」雷牙再次回到小院,雖然一身塵土,不過看他臉上期待的神情,應該沒有受傷。

「我這裡倒是有一個現成的,如果你不嫌棄,倒是可以免費送給你!」

東方修哲一揮手,將眼前這具傀儡收了起來。

「不嫌棄,不嫌棄,在哪呢?」聽到東方修哲要送給自己一個,雷牙一下子來了精神。

東方修哲忙把那具狸貓魔甲拿了出來,這可是他在煉器慶典上,順手牽羊得來的。

「恩恩,雖然小了一點,不過這外形我喜歡,一看就是很有速度!」

雷牙根本不懂魔甲與傀儡的區別,此時還以為這是多好的東西呢。

東方修哲伸手在那魔甲上一點,只聽得「啪啦」一聲,整個魔甲竟然四分五裂。

雷牙一下子傻了眼。

「這東西有著很大的缺陷,我來給你從新修改一下,再加入一些陣法,可以讓你隨心所欲地操控。」不等雷牙詢問,東方修哲依然說道。


修改的過程很快,甚至雷牙還沒有看清怎麼回事,四分五裂的魔甲已經完整地組裝在了一起。

「我給它從新設計了陣法,其中加入的『風急陣』,可以讓它的速度在原有的基礎上,得到數倍的提升。」

停頓了少許,東方修哲又道,「對了,我還為你附加了異元素.天煞風,所以你在玩的時候最好小心一點,至於如何更大化地發揮它的能力,就靠你自己慢慢摸索了。」

此時的雷牙已經急不可耐了,忙追問道:「我該怎麼操控它,我可不會什麼傀儡術。」

「放心吧,我已經替你修改好了。只需在它的額頭上滴一滴你的鮮血就可以了,自己慢慢去體會吧!」說完,東方修哲邁步走進了房間。

他可要好好想一想,怎麼繼續修改那具傀儡,才能夠更加完美?

雷牙繞著這具狸貓魔甲走了一圈(確切地說。這已經不再是一具魔甲了,而應該算是傀儡),他越看越是喜歡,尤其上面那一排排鋒利的刀刃,更是對他的胃口。

當下不再猶豫,咬破手指擠出一滴鮮血來。

隨著一道光芒過後。契約完成,雷牙頓時感覺自己與這具傀儡有了一種密切的聯繫。

靠著意念,他試著讓狸貓傀儡動一動,沒有想到一下子就成功了。

有一番簡單的嘗試后,他終於找到了竅門。歡呼一聲,整個人連同傀儡一起,消失在了原地。

整個小院,再次安靜了下來。

然而,目睹了這一切的白玲巧,他此時的心情卻是翻江倒海,久久無法平復。

剛剛發生的一切,完全顛覆了她對煉器的認知。

「天啊。他們這些人,到底是從哪裡來的怪物?」

※※※※※※※※※※※※※※※※※※※※※※※※※

時間一晃過去了兩日。

在這兩天的時間裡,白顏顏宛如把這裡當成了自己的家。只要一沒有什麼課程,她就會跑到這裡來。

讓很多人都萬萬沒有料到的是,這個小妮子好似跟李二牛走的很近,兩人經常坐在院子里聊天。

這天下午,白顏顏又來了,一蹦一跳的。就像是一個活波可愛的小兔子。

「二牛哥,又在修鍊么?」

白顏顏停下腳步。看著院中央汗如雨下的李二牛,親切地喚了一聲。

其實她和李二牛走得很近。是有原因的。

白顏顏還從來沒有見過什麼人能夠如此努力過,她深深地被李二牛那種超出凡人的刻苦勁頭給打動了。

「恩!」

李二牛依舊話不多,只是點了一下頭,然後繼續揮舞著手中的「重鋼尺」。

這把重鋼尺,是兩天前東方修哲特意為他煉製的,重達三千斤,尋常的人別說是揮擊了,就算是拿起來,都未必能夠辦到。

而每天要求揮動近萬次,這種枯燥的訓練方式,更不是一般人可以忍受的。

但是李二牛可以做到,他就是有著這種刻苦的勁。

他知道自己的悟性和天分都不如其他人,唯有靠後天的不斷努力,方可繼續追趕別人的腳步。

這套訓練方法,可是東方修哲專門為他設計的,每天除了揮擊「重鋼尺」外,還有著其他訓練科目。

當初白顏顏在得知這些訓練科目時,可是被嚇得不輕,也正是如此,讓她開始崇拜起這個外表憨厚,骨子裡卻有著一股不服輸的二牛哥。

「二牛哥,你這種訓練方式要到什麼時候?」白顏顏不免有些心疼地問。

要是訓練的人換做是她,估計早就瘋了。

「不知道!」李二牛緊咬著牙齒,有些吃力地說道。

白顏顏望著李二牛黝黑的皮膚上翻落下來的汗珠,不禁看得有些痴了。

她從來沒有如此專註地看著一個男孩子。

「要是自己有二牛哥十分之一的努力,不,哪怕是百分之一的努力,也許此時自己已經是一名黃階五品煉器師了。」

心中胡思亂想著,天色卻已經漸漸暗了下去。

「碰!」

「噹啷!」

一聲悶響,李二牛已經虛脫地倒地,而他手中的「重鋼尺」也滾落到了一旁。

「二牛哥!」

白顏顏趕忙上前,輕車熟路地從李二牛濕漉漉的衣服口袋裡翻出一個瓷瓶,倒處一粒藥丸給虛脫的李二牛服下。

李二牛的氣色開始恢復,兩人坐在一起又聊了好一會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