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站在場外惡毒的看著秦戎的王天蠶也是臉色鐵青,原本以為憑藉暗影血魂李海生可以輕輕鬆鬆的幹掉秦戎,但是現在竟然反被【炎溶】所傷。

儘管對秦戎有著強烈的嫉妒和謀奪心理,但王天蠶也不得不承認,秦戎將他的蜥蜴血魂強化到了離譜的地步。

「還不上去攻擊,愣著幹什麼!」李海生自己受傷,那種冷靜和自信徹底消失,有些控制不住情緒的對身旁的役者吼道。

那名融合了郊狼血魂的役者猛然間醒悟過來,剛才秦戎確實鎮住了所有人,連他們這些役者都有些失神了。

李海生受到火焰的創傷之後,秦戎影子上的那黑色的匕首立刻化成了一團黑霧消散,秦戎恢復了自由。

不過剛剛恢復自由,郊狼就出現在秦戎的面前,鋒利的爪子直接拍向秦戎的身體,施展開【破壞爪】!

秦戎身上光亮的鱗甲忽然出現了特殊的光澤,亮麗的鱗片在那一瞬間變得無比堅韌,八階郊狼血魂的【破壞爪】在秦戎身上劃過,也僅僅只是留下了一道淺淺的划痕。

二級的鱗片薄甲讓秦戎的防禦力有了大幅度的提升,郊狼沒有徹底擊中秦戎,根本無法給秦戎造成多大的傷害!

「怎麼回事,怎麼會沒有受傷!那郊狼明明擊中了!」

「二級鱗甲!這……這到底是不是蜥蜴血魂!」觀察力強的人馬上發現了問題的所在。

【炎溶】的震撼剛剛平息,新的一輪驚駭之聲再一次席捲,執事們和役者們都有些不敢相信秦戎的血魂是一顆蜥蜴血魂了!

血統的詫異一定程度上就體現出戰鬥部位的成長,像蜥蜴血魂這種速度型的血魂,皮膚的防禦力非常差,哪怕是到達三段都很難成長到二級,若是潛力再差一些,可能到達四段都沒有成長到二級。

一顆蜥蜴血魂在二段四階的時候皮膚就成長到二級初期,除非一直給蜥蜴血魂吞噬防禦型的血魂,否則根本不可能出現這種情況的!

秦戎並不是沒有對鱗片血魂進行準確的潛力測試,但是卻測不出任何結果,這種結果只有兩種情況,一種就是這顆血魂潛力無限,已經遠遠超出了測試法術的測試範圍,還有一種情況就是這顆血魂根本就是沒有任何潛力的垃圾。


而秦戎寧願相信前一種情況,可是從事實上看來鱗片血魂更傾向於後者,要不是有那麼多靈物給它吞噬,恐怕他現在還沒有別的血魂五階強吧……

……

那位使用郊狼血魂的役者揚起爪子,那雙眼睛注視著秦戎,卻是一臉的迷茫,在他看來自己的爪子應該可以順利地撕開這小子的身體。

受到攻擊的秦戎轉向這八階的郊狼,冷冷的注視著他,二段四階的氣息徹底釋放,完全壓制著這體積遠勝於自己的役者。

「哼!」秦戎冷哼一聲,忽然動了,卻不是攻擊,而是忽然發動了【暗襲】向著戰場邊緣竄去。

幾乎就在秦戎以原來的兩倍速度離開原本位置的時候,一道呼嘯的旋風猛然從郊狼的位置席捲而過,秦戎的後腿被旋風捲入,卻是硬生生的從那旋風的範圍中脫離出來。 那位使用郊狼血魂的役者揚起爪子,那雙眼睛注視著秦戎,卻是一臉的迷茫,在他看來自己的爪子應該可以順利地撕開這小子的身體。

受到攻擊的秦戎轉向這八階的郊狼,冷冷的注視著他,二段四階的氣息徹底釋放,完全壓制著這體積遠勝於自己的役者。

「哼!」秦戎冷哼一聲,忽然動了,卻不是攻擊,而是忽然發動了【暗襲】向著戰場邊緣竄去。

幾乎就在秦戎以原來的兩倍速度離開原本位置的時候,一道呼嘯的旋風猛然從郊狼的位置席捲而過,秦戎的後腿被旋風捲入,卻是硬生生的從那旋風的範圍中脫離出來。

而那位郊狼役者躲避不及,發出一聲慘叫,被拋到了高空中。


「啊嗚嗚!!!」

郊狼被旋風直接拋到了五六米的高空,當旋風卷到防禦網的時候,郊狼的身軀也狠狠的撞在防禦網上,隨後重重的摔在地上,身上滿是血跡!

「垃圾,真是礙眼!」不遠處的風魔輕蔑地看了一眼郊狼,想要追擊秦戎。

「蠢貨,你怎麼可能追的上這個滑頭小子的速度,給基努施加【乘風】!」李海生狠狠地瞪了一眼擊傷自己隊友的風魔,幾分惱怒的說道。

風魔臉上帶起了一絲厭惡的神情,極不情願的施展了【乘風】,給有些遲鈍的融合了基努獸血魂的役者增加上速度。

戰場上都會用血魂來作為代號稱呼其他人,但有些血魂帶有「獸」字,不方便直接用來稱呼,基本上都會把最後的「獸」字去掉。

比如說那個融合了基努獸血魂的役者,本來應該稱為基努獸,但為了避嫌,大家都直接叫他基努。

基努獸血魂是最純粹的力量和防禦型血魂,施加了【乘風】之後,速度得到提升,戰鬥力立刻變得非常恐怖,渾身如高山般的身軀鎖定了秦戎,直接向著秦戎衝撞過去。

風塵滾滾,砂礫四濺,就在秦戎打算朝旁邊閃躲的時候,兩根【地突刺】迅速的從地面竄出,封住了秦戎閃躲的道路。

秦戎還來不及找到對策,猛然間一排排鋒利的尖刺從天而降,大面積的【石利刺】的覆蓋而下,如同暴雨一般釘在了秦戎被封鎖的位置上。

秦戎的鱗甲立刻變得堅硬,但如此密集的攻擊下,還是把他的身體扎傷了一些。

這些技能並不會對秦戎造成多大的傷害,可怕的是基努的衝撞攻擊,此時秦戎已經被基努完全封死了,根本無處閃躲。

無處可躲,滯留在原地只會受到更恐怖的衝撞,秦戎果斷的選擇了迎其而上。

秦戎的身體一伏,猛然間竄出,直接迎上了比他大兩倍的基努!

以基努的衝撞面積,根本就閃不過去,所以秦戎直接發動了攻擊!

「【血河爪】!」

秦戎在奔逐的過程中,豁然伸出了寒光四射的手爪,二級後期的爪刃迎著體型巨大的基努,在基努的頭顱上撕開了一條觸目驚心的血光!

基努的頭就像一尊有著三根犄角的岩石,堅硬厚實。

然而就在這道血芒掠過之後,這岩石一般堅硬的頭顱竟然裂開了一道裂紋,裂紋迅速地擴大,緊接著這個頭顱外殼化為了碎片,從基努的腦袋上脫落。

「砰!!!!!!」

雖然擊中了基努,但基努還是衝撞在了秦戎的身上,秦戎的腹部凹陷下去,身體被衝到了十米的高度,瘦弱的身軀不斷的在空中翻滾著……

「啊!!!」

基努揚起了碎裂的腦袋,發出一聲無比痛苦的哀嚎,這一聲嘶吼過後,基努堅硬無比的頭顱彷彿崩碎了一般,猛然間爆開!

頓時,狂牛般哀嚎的轟隆聲音不斷回蕩在寂靜無比的賽場之中。

融合了以防禦著稱,尤其是頭骨位置最為堅硬的基努獸血魂的役者,竟然被一個蜥蜴小子的爪刃擊成粉碎,這一幕是如此的觸目驚心,同時又是那麼的不可思議!

【血河爪】的出現,是戰場內外寂靜的主要原因,此時此刻,蜥蜴血魂作為垃圾血魂的理論的根深蒂固的已經徹底被打破了,又有誰會覺得一個可以擊碎融合了基努獸血魂的役者頭顱的血魂會垃圾!

……

秦戎從半空中落了下來,沿著防禦網一直下滑,落到了地面上。

秦戎那張冷峻的臉龐充滿了剛毅與頑強,那雙眼睛充滿了怒火與戰意!秦戎咬緊了牙關,一邊戰鬥,他一邊還要承受從王天蠶那裡傳來的精神枷鎖,對抗過程中,秦戎怨念形成的強大精神與那不屈的意志衝擊著王天蠶的精神世界!

王天蠶臉色一變,這一刻,他能夠感受到來自秦戎的強大的精神衝擊,這股精神衝擊竟然是血士的力量!

秦戎緩緩地從防禦網的邊緣站了起來,嘴邊有一絲血跡溢出。

在於王天蠶進行精神對抗的時候,秦戎依然沒有忘記自己正在戰鬥,忍住傷痛,急速衝出!

「我倒要看看你的血之傷還能堅持多久!」王天蠶面色猙獰,秦戎展現出來的實力完全出乎他的預料,不過這也更加堅定了王天蠶扼殺秦戎的決心!

島嶼已入深夜,,嗚咽一般的狂風呼嘯,天空中的雲團向遠處飄去,清冷的銀色月光灑下,落在了賽場的最中央,耀眼無比,就好像在期待著月之寵兒的到來。

秦戎的身軀迅速的穿過地面上密密麻麻的【地突刺】,朝著砂礫戰場的最中央奔襲而去。

九階的獨角和八階的赤蠍出現在了秦戎的面前,獨角展開了血魂技【刺轉】,赤蠍則揮舞著身後尖利的尾部,朝著秦戎刺去。

「轟!!!」

【刺轉】被秦戎繞了過去,在秦戎身上擦碎了點皮,狠狠地擊在砂礫地面上,在地上穿出了一個窟窿。


「噗!」面對橫掃過來的蠍尾,秦戎毫不避讓,頭上同樣尖利的犄角朝著蠍尾刺去,將蠍尾直接刺穿。

「呼呼呼!!!」

秦戎剛剛躲過獨角和赤蠍的攻擊,風魔的【颶風】便大面積的席捲過來!

「【暗襲】!」 「轟!!!」

【刺轉】被秦戎繞了過去,在秦戎身上擦碎了點皮,狠狠地撞擊在砂礫地面上,在地上穿出了一個窟窿。

「噗!」面對橫掃過來的蠍尾,秦戎毫不避讓,頭上同樣尖利的犄角朝著蠍尾刺去,將蠍尾直接刺穿。

「呼呼呼!!!」

秦戎剛剛躲過獨角和赤蠍的攻擊,風魔的【颶風】便大面積的席捲過來!

「【暗襲】!」

秦戎的體力已經所剩無幾,完全是咬著牙展開【暗襲】,如果是按照之前的速度和軌跡,秦戎肯定會被【颶風】捲起,【暗襲】施展之後,秦戎的速度瞬間增長,幾乎在所有人驚駭的目光中貼著那肆意的【颶風】邊緣穿過,抵達了戰場的中央!

凄凄冷冷的月亮不知何時被蒙上了一層雲朵紗,使的月光變得柔和了幾分,這乾淨美麗的光輝沐浴在秦戎身上,就像是給他披上了一件銀色華麗的甲胄。

身上淺淺的傷痕開始癒合,腹部被基努撞擊的傷痕,也明顯有了變化。

月光,鱗片血魂最有效的恢復之光,沐浴的時間越長,傷口也就恢復得越快,秦戎的體力也在逐漸的恢復。

這就是鱗片血魂的獨特技能-【月凝華】!

站在月光之下,秦戎高傲的抬起了頭,看向那一輪圓月,這一刻,這個冷漠的蜥蜴小子就彷彿是一把出鞘的利劍!

秦戎將目光掃過在場的另外六位役者,對他們豎起了大拇指,然後重重的壓下!

宣戰!這是向剩下的六位役者的狂傲宣戰!

秦戎的肆狂再一次鎮住了所有人!

「你們……你們都愣著做什麼,快解決掉他!!!」

所有的役者都被一個小小的蜥蜴小子鎮住,李海生的怒氣也徹底爆發了,朝著其他役者吼道。

其他人也幡然醒悟,這場戰鬥不僅沒有結束,而且像是剛剛開始!一場殺戮的開始!

的確!月光的沐浴讓秦戎的實力再一次增長,完全暴露出憤怒殺機的秦戎根本不打算放過場上的任何一人!

【月凝華】並沒有使秦戎的外表發生變化,所以沒有人發現秦戎的實力大大的提升了,即使是島主。

「【碎石斬】!」

即使是不斷的和王天蠶進行著精神對抗,秦戎依然保持著冷靜。

這一刻,秦戎的眼睛綻放出妖異的銀光,銀光立刻鎖定了獨角和赤蠍。

秦戎的雙腿緩緩地下蹲,身體散發出如同野獸一般的氣場。

「呼呼~~~」

彷彿一道青光席捲,秦戎瞬間衝出,矯健的身軀在接近獨角和赤蠍時完全打開,亮青的顏色在這急速之下竟然化成了一道與黑夜之月交相輝映的利刃!

銀色的爪刃破開了空氣,從獨角的身軀斬過,以獨角那根堅韌的獨角為分界線,將獨角整個人分成了兩半。

血淋淋的爪芒並沒有停止,滑落到地面之後,順著地面的平行軌跡繼續移動。

站在獨角身後的赤蠍正準備掄起鐵鏈般的尾部橫掃過去,卻在剛剛舞起的那一瞬間,尾巴被勢如破竹的爪刃給斬斷!

黑色的帶著幾分腐蝕性的血液濺出,灑落到獨角那兩片血淋淋的屍體上,一絲絲黑煙從獨角被腐蝕的屍體上漂起。

一道妖異的煙芒猛然間閃耀,炙熱的光輝迅速擊中了赤蠍受傷的尾部,頃刻間點燃了赤蠍那黑色的腐蝕性血液。

赤蠍的血液擁有暗屬性的腐蝕能力,火焰天生就是暗屬性的剋星,秦戎使用了【炎溶】之後,火焰順著赤蠍的血管直接燒進了他的身體內部。

「啊!!!!!!!啊!!!!」

赤蠍發瘋般扭動著身軀,一團團兇猛的火焰從他的身體內部燃燒到他表面上堅硬的外殼,短短的幾秒鐘時間,戰場中央便出現了一簇熊熊的火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