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到如今想善了是難了,老劉迅速下達了攻擊命令,矮人們開始把槍口對準那些正拿着武器集合在一起的士兵們。潔西卡一聲令下,軍營裏就多出了一羣亡靈,這是小姑娘第一次指揮火槍隊攻擊,殘忍的場面讓潔西卡差點吐出來。

“不想多造殺孽,那就更殘忍一點!火槍手兩列陣型,連續射擊!”

老劉看到潔西卡的表現後,替她發出了下一個命令,而潔西卡此刻因老劉的話,茫然了。多年以後在潔西卡的回憶錄裏是這樣描述這段經歷的:團長的話當時我還不能理解,但是隨着戰爭的繼續,我發現團長並不是人們口中那樣好血嗜殺的,他總是想通過殘忍的殺戮來震撼敵人,以求達到他想要的結果,所以他纔是戰場上最善良的人。

“投降不殺!”

伴隨着不斷慘死的守軍,老劉的話就像是長官的命令一樣,被所有還活着的守軍完美的執行了。火槍隊的小矮人們再次鬱悶了,眼前連一個比自己高的目標都找不到,全都跪在地上舉着武器投降。

“軟骨頭! 我的千歲大人 !”

“你們就不能多挺一會,我馬上就有紅披風了。”

地上跪着的守軍被罵的一愣一愣的,怎麼着還想讓自己起來接着給他們殺?我勒個去,你拎我我都不起來啦!



“投降的把武器都給我集中到一起,出來一個和我說話!”

老劉的話在俘虜的隊伍中傳開之後,他們都把武器集中在一起,讓老劉都給收起來了。一個小頭目樣的傢伙湊到了老劉跟前,上來先磕頭後說話。

“謝謝大人不殺之恩,有什麼小的能效勞的,您只管吩咐,我們一定照辦。”

老劉正佈置軍隊防守剛剛佔領的軍營,所以也沒理他,等到火炮隊和火槍隊都就位了,才轉過頭來開始問話。

“你叫什麼名字,軍中職位如何?”

“回大人,小的叫馬丁,是個百夫長,這裏一共有守軍一千八百人,東城門和南城門也都是這樣,還有五千人駐守北門,據說是要防範達拉特軍隊。”

百夫長馬丁連忙把自己知道的兵力部署都說出來了,老劉身上的殺氣讓他有點喘不上氣來,他現在只想儘早結束這種折磨,回到隊伍裏當俘虜去。

“嗯,那你們這一千八百人有首領嗎?”

“回大人,現在沒有了,以前每個城門都有三個千夫長輪流執事的,可是最近都調到北門去了。新來的稅使大人怕達拉特從北門攻擊,所以就把精英都調北門去了。” “稅使?你們這的最高長官是稅使?”

“不,不是他,是我們的萬夫長卡里姆大人,不過您知道稅使大人是管錢的,所以就。”

通過幾句詢問,老劉終於明白了敵人的大體情況了,連個城守都沒有,看來還和彼得在位時一樣,只是個大一點的倉庫罷了。

“老公,南面和東面有軍隊過來了。”

一直跟着老劉的奧莉薇婭在箭塔上喊道。

“奧莉薇婭,你先下跟阿黛兒一起看着這些俘虜,我自己帶人去搞定外面那些傢伙。”

奧莉薇婭從箭塔上跳下來,並沒有執行老劉的命令,她知道老劉這是打算拿那些守軍做武器實驗,她想勸老劉不要那麼做。可是又不知道該怎麼說,只好站在老劉面前擺弄衣角,畢竟還是個孩子,很多事都沒經歷過,不懂的表達。

“奧莉薇婭,你快去吧,我不放心阿黛兒一個人在這看着,這裏可是還有一千多俘虜呢。至於外面那些守軍,我儘量不把他們都殺了,不過要是他們自己找死就沒辦法了。”

奧莉薇婭知道也就是這麼一個結果了,所以就和阿黛兒帶着護衛隊,一起看着那一千多俘虜,老劉帶着火槍手和八大金剛,主動迎擊聞聲趕來的幾千守軍。城裏地方本就不大,除去倉庫兵營和一些商戶的會所,就是寬敞的大街,兩支隊伍相向而行,很快就碰面了。

“前面的是什麼人,快報上身份,否則我們要進攻了!”

老劉的凌晨突襲打的很急,中間除了發出些槍聲以外,並沒有逃走的守軍,所以卡里姆也不知道城裏到底發生什麼事情了。在向東北兩處兵營派出傳令兵召集人手後,他就帶着兩千手下迅速趕往西城。

“你是卡里姆嗎?”

老劉早就看見前方的軍隊了,早早就停下來開始擺弄火神炮,現在正端着對準前方說話的首領。海恩斯這次有幸替老劉當苦力,跟在一邊一手拎着彈藥箱,一手隨時準備拉動子彈鏈。

卡里姆被問的一愣,他在這裏也算是最高長官了,除了會對稅使低聲下氣以外,已經十幾年沒被人這麼無禮的對待了。看着眼前一羣跟倉鼠似的矮人隊伍,還有老劉神氣的樣子,不免火往上撞。

“我就是萬夫長卡里姆,前面的隊伍馬上通報身份,不然殺無赦!”

“呵呵,口氣不小,我們是精靈怒火部隊,這次是受僱於威廉姆國王,對於你們伊凡公國借道給教會這件事來討個說法。如果不想手下死光的話,我勸你馬上投降。”

老劉這話如果是對着米得公國那些郡守說,肯定是嚇得他們立馬投降,可是壞就壞在這裏是伊凡公國。這裏是一個以農業爲主的公國,國王菲林.菲爾姆斯就一六十多歲的老太太,對於行軍打仗這些事情根本就沒興趣。手裏的軍隊也是情報閉塞武器落後的樣子貨,加上多年無戰事,都是一些欺凌弱小之輩。對於這個已經震驚了半個世界的精靈怒火,他們可以說是一無所知。

“達拉特的僱傭兵而已,竟敢襲擊我的哈維斯城,小的們給我上,一個不留全部殺掉!”

說完卡里姆抽出佩劍向前一指,身後跟着的步兵就一擁而上,企圖將老劉等人圍而殲之。

“海恩斯!”

老劉紮好馬步,雙手擎着火神炮,海恩斯應了一聲後就開始扯動子彈鏈。這傢伙個大胳膊長,每次倒手都能擊發二十多顆子彈,這下哈維斯守軍可是倒了血黴了。巨大的子彈在不到五十米的地方發射,射穿了一個士兵後往往就會轉向炸裂,導致身後成片的士兵跟着遭殃,有些雖然受傷未死,但是火神炮的射速可不是鬧着玩的,一發不死後面還有上百發子彈等着呢。

“停!”

海恩斯扯了不到二十次,老劉就喊停了,爲啥?前面沒人了還打誰啊!兩千人棲在一條筆直的大道上,給火神炮當靶子,也就是這效果了。就這要是老劉自己控制發射,都用不上這麼多子彈。

“看來得馬上把魔力發動機搞定,這麼打太費子彈了。”

咚!

身後的火槍手們集體撲街了,精靈火槍都夠了嚇人了,這個叫做火神炮的神器,更是用了十多秒時間幾百發子彈,殺了兩千人,神使大人居然還嫌着費子彈了!我滴神啊,沒法不撲街啦!

“前進!有受傷的全部殺掉,他不是說一個不留嘛,咱們給他做個樣子看看。”

火槍手們拄着精靈火槍,勉強從地上爬起來,開始殺害地上的傷兵,可是哪來的傷兵啊!除了幾個趴在地上躲過一劫的士兵,地上都是殘肢碎肉了。

“團長,這個傢伙沒受傷,要不要殺了?”

一個小矮人拿槍指着一個士兵的腦袋,笑嘻嘻的問老劉,只要老劉一聲令下,馬上把這個傢伙變成自己的紅披風。

“算了,留幾個給別的城市報信吧,不過就算你殺一個了,攢着換披風吧。”

“耶!謝謝團長!我終於也殺夠一百人啦!”

老劉看到小矮人高興的樣子,從戒指裏取出一件紅披風甩給他。

“你叫什麼名字?”

小矮人馬上立正,鄭重其事的向老劉說:

“報告團長,精靈火槍手達達尼爾現在也是精英射手了。”

“好,等到哈維斯城的戰鬥結束,我就爲你改裝精靈火槍,現在繼續前進,火槍手達達尼爾!”

這個戰鬥中的小插曲,在老劉和火槍手眼裏,只不過是一個承諾的履行。可是在那幾個倖免一死的俘虜眼裏,卻是驚天的祕密。

殺死敵人並不是什麼罪孽深重的事情,軍功換取獎勵也不是什麼可恥的事,可是這些戰士在殺人時的表情,卻是永遠銘刻在這幾個俘虜的心裏。他們射殺傷兵時的微笑是那樣恐怖,除了惡魔,俘虜們沒有任何語言可以來描述。

清理很快就完成了,一百零八個戰士重新聚集在老劉身邊,一起的還有六個幸運的俘虜,除了其中五個精神不正常以外,六個人的身體都沒有受到任何創傷。

“你們六個可以走了,回去告訴那個稅使大人,馬上投降。”

老劉說完一擺手,示意矮人們把這六個傢伙放了。就這樣,一個步履蹣跚領着五個癡癡傻傻,回去給稅使大人報信了。

“大家以後記住,凡是我們要佔領的城市,都不要留下傷兵,那樣只會給我們帶來無盡的麻煩。如果是消滅敵人的先頭部隊,那就儘量製造傷兵,把麻煩留給他們自己。尤其是你們這些個金星射手,以後都會有帶隊執行任務的機會,儘量在我身邊學習一些行軍打仗的知識吧。”

“是,團長!”

“火槍小隊原地戒備,海恩斯你回去通知阿黛兒她們,把俘虜帶上來和我們匯合。”

通過實戰驗證了火神炮的威力,老劉現在有點信心爆棚了,他現在正想着一件瘋狂的事情,不過瘋狂那是對於手裏沒有火神炮的人來說,對於老劉那就是自信。

阿黛兒和奧莉薇婭很快就把俘虜們都押來了,剛纔這邊的動靜挺大,所有人都再想着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情,現在來到一看,超過半數的人都吐得一塌糊塗。不過這些吐得都是哈維斯的守軍,火炮隊的姑娘只是別過臉不看而已,有過幾次經歷的她們心理承受能力都挺強的。

奧莉薇婭又躲在一邊開始念她的無盡殺戮,老劉指着面前大量的俘虜,大聲說道:

“你們現在可以走了,你們的稅使大人在南城門等着你們呢,快滾吧!”

俘虜們開始還在猶豫,他們怕自己一走就變成和地上一樣的東西,但是在八大金剛的敦促下,俘虜終於踏上了逃亡之路。老劉看着滿地的死屍,也是有點噁心,於是再付出大量好處後,請到了超級魔法師紅來替她清理現場。一陣火雨過後,除了空氣中濃烈的烤肉味兒,地上的東西都化作黑灰了。

“嗯!味道不錯,今天中午就吃烤肉吧,我一聞這味就饞。”

老劉說完就看着大家的表現,結果除了他自己以外,都吐了!

“吐也吐過了,現在心情都好些了吧?走了,我們去看看那位稅使大人有什麼打算。”

衆人剛剛還在爲老劉的惡搞而氣憤,不過吐完了之後,的確是輕鬆了不少,心裏那種負罪感也消失了。收拾好了心情的隊伍再次上路,目標直奔哈維斯南城門。隊伍離着城門還有挺長一段距離的時候,老劉說了一句不知所以的話。

“迎接的隊伍好長啊!”

衆人都在幻想着神使大人訴說的迎接,是拿着刀槍的軍隊,還是像維德爾那樣跪地求饒的士兵呢?很快再轉過一個街角之後,真相終於擺在衆人面前了。大片的士兵跪在地上,武器盔甲早就堆在一起,一些衣冠不整的傢伙還在瑟瑟發抖。

“主事的在哪裏,出來說話!”

老劉一連問了三遍,也沒人吱聲,正要發怒的時候,一個有些熟悉的面孔出現在他面前。

“大人息怒,馬丁有事情向您報告。”

見到老劉首肯後,這個機靈的百夫長開始講訴俘虜們回來後的事情。原來俘虜們回來的時候,之前放掉的六個傢伙已經先一步趕回來了,而且還把中途遭遇精靈怒火的事情,報告給了這個稅使大人。稅使聞聽這支嗜殺如命的部隊在短短時間內就殺掉兩千士兵,嚇得魂不附體,帶着金銀細軟和幾個千夫長逃命去了。剩下的士兵大都在城裏或是附近有家室,走投無路的他們只好留在這等着老劉發落,希望可以被收編或者是囚禁起來。

“收編?如果我想收編的話,現在站在這的就是幾萬人了。不過你們既然在這城裏有家室,我也不難爲你們。都集中在一起,誰想離開我給他發一些盤纏,不想離開的就在這兒給我的軍隊打雜吧。畢竟收集戰利品打掃戰場之類的事情還是要有人做的。”

俘虜們一片譁然,怎麼還有送錢給俘虜的傭兵啊,真的假的?

“走了,去倉庫看看有什麼好東西。”

老劉丟下一羣議論紛紛的俘虜們帶着手下朝着城市中央的倉庫走去,這時那個叫做馬丁的百夫長有跟了上來。

“大人,小的願爲您帶路,不知道可不可以?”

老劉回頭仔細看了看這個傢伙,三十來歲的樣子,一張臉長得還算忠厚,看不出還是個很聰明的人呢。

“你們已經自由了,爲什麼還要來替我帶路呢?”

馬丁聽到老劉的問話,連忙一躬到底,向老劉說明了緣由。

“小人原本就是這裏的一個農夫,後來哈維斯城招兵,小人就棄農從軍了。大人說不想走的可以留下,小人感激不盡,想盡點微薄之力,希望大人成全。”

“也好,我們出來乍到,也缺個嚮導,你就留下來吧,現在先帶我們去倉庫轉轉看。”

馬丁應了一聲,就跑到隊伍頭前開始給衆人指路,並對沿途一些設施進行了介紹。在走到一處大宅院的門前時,馬丁對老劉說到:

“大人,這是教會的暗莊,表面上是個小商會,其實都是替教會購置糧食的。”

說完馬丁就退到一邊,等着老劉表態。 全職大當家

三十多個全副武裝的騎士都埋伏在門後樹後等隱蔽的位置,幾隻夜照獅子和幾十只烈火獸也都備好了鞍具,綁好了行禮,還有幾個身穿便服的傢伙在門房緊張的徘徊着。想必是已經知道城裏發生的事情,但是老劉的行動太過迅速,這些傢伙沒來得及逃走。

“海恩斯!想報仇嗎!”

海恩斯在聽到馬丁說到教會的時候,眼睛就開始充血了,握着大劍的手指都泛白了。聽到主人的指令後,海恩斯上前一步,照着大門掄圓了胳膊就是一劍。


啪嚓!咚!大門給海恩斯一劍掄碎之後,兩個抱有僥倖心理的門房還想說些什麼,可是暴怒的海恩斯卻沒給他們這個機會,反手一劍就把兩人拍飛了,其中一個腦袋撞在牆壁上,噗的一聲就爆了,另一個摔在地上後還想掙扎,被海恩斯一腳把腦袋踢飛了。

“兄弟們,跟我上!”

海恩斯一聲虎吼,剩下的七大金剛紛紛抄起板門大劍,一起跟着海恩斯進了院子。剩下的事情老劉都懶得看,對着衆人擺擺手,示意大家繼續前進。

“小孩子打架而已,我們繼續走。”

永世帝唐 。很快衆人就來到了倉庫前面,這裏說是倉庫有點勉強,說是個城內城倒是差不多。

整個倉庫建設的很規矩,正方形的圍牆每面都有大約一里的長度,牆頭上還有小型的箭塔和射箭孔,正南方向的大門很寬闊,雖沒有吊橋,但是巨大的千斤閘也足以抵擋很多覬覦的目光了。

“大人這是最早的哈維斯城,耗時五年才建起來,當時這附近強盜很猖獗,我們這些農民沒辦法只好來這城外居住,後來隨着城市的擴建,我們的房子才一點點的被現在的大城包括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