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鬼子!你就這點能耐嗎?”

李國輝大吼一聲,身體猛地一衝,抱住了西野的脖子,身體矯健地一跳,越過了西野的身體,一下子就牽制住了西野的後背!這一個動作看起來簡單,實則卻沒有那麼容易破解,李國輝的臂力很強,甚至比西野都強,那兩大塊比西野的頭還大的肌肉就能看出來!

來自未來的郵件

李國輝腦海中突然閃過一絲不妙的想法,他沒有絲毫的猶豫,立馬放開了西野。

僅僅只是這一瞬間!西野電光火石般的突然轉身,手中的威勢卻比剛纔強上數倍不止!

一拳,沒有花哨,沒有蓄力,簡單的一拳砸在了李國輝的胸口。

要不是李國輝反應快,這一拳很有可能要了他的命,這一句話並不是嚇人的,李國輝身上的氣勢一下子萎靡了不少,剛纔被西野擊中的那個地方凹下去一塊,“雪”染紅了他的軍裝,慢慢擴散!鑽心的痛感讓李國輝頭暈目眩,意識有些渙散,他知道這個西野的實力不止如此…但是現在卻回天乏術了。 看着李國輝倒下,西野臉上終於露出了久違的笑容,這就是他最大的底牌!滿意的看着手中那縈繞着的氣,西野一步步朝着李國輝走去。

對於他來說,只要解決掉李國輝,其他的人就可以一個個解決,完全不費吹灰之力,這點不假,他確實辦得到。

到這個時候,西野才逐漸展現出了可怕的實力,面對前面一個小隊的軍人的高密度射擊,西野的雙腳就像是裝上一件高速馬達一樣,在這槍林大雨中肆意橫行!這是一場毫無懸念的戰鬥,僅僅五分鐘,西野就解決了戰鬥。

...

後面密林中突然傳出幾聲慘絕人寰的痛叫聲,聽着充滿震撼,西野來不及感受自己的戰果。正準備了結李國輝的西野瞬間轉過頭,神色難看的望着叫聲的出處!那裏有着他們此次任務的目標所在。

顧不上李國輝,西野腳步調轉,飛一般的準備趕回去,看看到底發生了什麼。


黑夜中,西野的速度有些恐怖,甚至比剛纔躲子彈的時候還恐怖,剛纔他確實沒有用全力,而現在不用全力那還等到什麼時候,一想到目標可能已經被解救,西野的殺意就更甚一層。

到底是誰?當西野來到剛纔的駐地,發現的是橫屍遍野,小隊中的隊員一個個橫七豎八的躺在地上,沒有了絲毫生機。

“到底是誰,敢做要敢當。”

西野強忍着怒意,說道。

突兀,林子內鳥獸像是受到驚嚇一樣迅速飛出,西野望着一片漆黑的林中,心頭突然出現感覺到一種威脅,這種威脅是危及他生命的!就算剛纔躲子彈都沒那麼可怕的感覺。

哪裏究竟是什麼?西野這樣問自己。

一口黑洞洞的槍口再次回答了他的問題,林天從始至終都沒有開過一發子彈,不是他膽怯,而是根本沒有任何機會!趁着剛纔西野去對付李國輝衆小隊的時候,林天獨自一人滅殺了剩下的幾個鬼子,出其不意,收穫頗豐…幾個鬼子並沒有多少還手之力,要是在普通地方還真不好說。

黑夜,森林,隱祕的環境,這就是林天最想要的舞臺!他是一名殺手,天時地利人和都站在他這一邊。

“看看這個你能不能吃下去。”

黑夜中,林天面無表情的拉動了槍栓,對準着一百米外的西野。

這個距離,對於***來說,絕對是秒殺,沒有絲毫的意外可言。


林天開了槍,憤怒的火舌照耀了他面無表情的臉,子彈僅僅只是零點幾秒鐘就到了西野面前。

“雪”噴涌的畫面,一瞬間,西野右邊的肩膀整個都被子彈給轟碎了,強忍着鑽心的痛,西野跑向了另外一邊的密林中。

在林天還沒開槍的一瞬間,西野做了一個決定,使用全力往左邊跳!這是他多年的經驗告訴了,要是不跳就會死,面對***的槍口,西野竟然還能逃脫,林天不得不承認,這是他遇到了較爲難纏的傢伙之一。

既然在原地隱忍都沒有辦法取下西野的性命,林天也放棄了***,帶着***潛入了黑夜中。

***太重,帶着他,憑空發射反而會傷了自己,所以林天選擇放棄。

林中,西野臉上冒出陣陣冷汗,右邊的肩膀已經完全廢掉了,就算現在神醫再世也沒有辦法能還原,倘若當時他的預判不夠精準,不夠乾脆的話,現在被打爆的將是他的腦袋。

現在的西野再也沒有剛纔猶如有餘的神情,原本豎起來的七分頭也已經凌亂無比,一點都沒有剛纔的從容不迫。

...

“砰,砰”

西野一旁的樹葉突然沙沙作響,但是西野只是看了一眼就沒有再去看,反而將目光看向了另外一邊,這是與剛纔有聲音的那片叢中相反的方向。

“出來吧,這種聲東擊西的小伎倆騙不了我的,閣下。”

西野喊道。

林天暗自苦笑,西野果然不是那種簡單就能應付的角色,一下子就看得出這是聲東擊西。

看着走出來那瘦弱的身形,西野臉色微變。

在別人的眼中,看到林天這瘦弱的身形,第一印象就是好欺負,可以欺負等…這也是林天最有優勢的一點,讓敵人對你放鬆警惕,然後再給他致命一擊,這從來都是林天慣用的方法。

但是西野卻沒有犯這種錯誤,從林天走出來到現在,他的目光從來沒有遠離過林天,在林天身上他感覺不到任何殺氣,這絕對不是什麼好事!感覺不出來就說明這個人深不可測,他可不會腦殘的認爲林天只是碰巧路過的。

兩人沒有交流上一句話,甚至連一個眼神都沒有,林天從始至終都沒有正眼瞧過西野。

“你是個可敬的對手。”這是西野動手前說的一句話。

林天神色如常,實則心中頂着十分可怕的壓力!西野一上來就運用了“氣”,對於初窺門徑的林天來說,這絕對是致命的,儘管西野手中那種感覺沒有林老那麼強烈,但是林天卻不得不小心!

***在他手中翻轉,左手抵擋,右手***劃過空氣,形成一道美麗的弧線。


空氣之中竟然濺射出零星火花!西野的手變成手刀狀,和林天的***竟然抗衡起來,無論林天從那個角度攻擊,西野就是用他的左手抵禦着。

林天面色謹慎了幾分,沒想到“氣”的防禦力竟然那麼高,能和鐵的密度抗衡,***切不開西野的皮膚。

這把從重生以來伴隨着林天的***第一次起不到任何作用...

西野的左手就像是鋼鐵一樣,不要命的和林天的***碰撞着,一次又一次...

俗人回檔 蓬”

一聲尖銳的響聲。

林天手中的***被折成了兩半!這是林天第一次感到驚訝,沒想到西野的氣密度竟然能高過手中的這把***,這把當時林天花了幾十塊錢買的刀,斷在了他的面前。

還來不及傷感,西野的手刀動作迅猛的刺向了林天的胸口!

在距離僅僅不到五釐米左右的距離,林天猛然一個抽身,從後面拔出了手槍,連發五槍!

西野做鬼都沒有想到,林天竟然還藏了那麼一手!就算他在氣的運用上比林天出色,他也沒有把握能將氣運用到全身,在那一瞬間西野將渾身上下所有的氣都聚集在了他的胸口處,知道能保住心臟,他就不會死亡。 西野的身體像是斷線風箏一樣飛出去!

在哪一瞬間,林天右腳一用力,奔着西野的身體而去,手臂擡起,一個直拳重重的打在西野的腦門上。

西野連痛呼聲都沒有了,飛出去兩米遠,毫無聲息。

林天看了看自己的雙臂,竟然感覺到一股溫熱,這股熱氣是從丹田處散發而出的,林天自己都有些驚喜,他現在對於“氣”的認知還僅僅只是一知半解,所以根本不知道氣怎麼就出現了,他也沒有去可以催動!

忍不住有些咂舌,早不出,晚不出,偏偏在這個時候出來。你說要是剛纔就出來,還可以與西野抗衡一二,可不只是你會用“氣”!小爺我也會呢。

看了看西野,林天走了過去,他想確定一下西野到底死了沒有,如果只是暈倒,那在他脖子上在加那麼一下也是可以的,對於想殺自己的人林天從來都不知道什麼叫憐憫。

突然!

林天走到西野半米處的時候,原本躺在地上的西野睜開眼睛,沒有絲毫預兆,一個鯉魚打挺起身,西野臉上盡是冷笑!

林天心底一沉,沒想到那一擊竟然對西野毫無反應!無奈距離實在是太近了,西野隱藏的實在是太好了,所以林天根本就沒有絲毫準備。

西野一個鞭腿重重的砸向了林天的腦袋,這一擊他運用了渾身上下所有的氣,這一腳下去,就算是鋼鐵都會被踢彎,更何況是人的骨頭!西野甚至能想象到林天腦袋爆成一鍋粥的樣子了,想想心裏也解恨了不少。

林天在哪一瞬間做出了一個是人都會做的動作,雙手護在腦袋前面,事情發生得太突然,現在要做什麼反擊已然來不及了。

西野的腿砸在了林天的手臂上,林天表情痛苦,整個人飛入了灌木叢中。

西野收回腿,冷冷一笑,對於那腿的威力他很清楚,所以他也懶得去檢查了,現在的當務之急就是找到人質究竟在那裏!他卸去了所有警戒,畢竟敵人都已經掃除了。

突兀,密林中迅速衝出一道身影,速度極快。

剛想轉過身的西野永遠定格在了這個動作!

在他的後面,林天一個手刀已經刺穿了他的身體,透過了前胸…這一擊刺穿了他的心臟。

無盡的冰冷,他的瞳孔微微放大,直到臨死前他都不明白爲什麼林天會像是打了雞血一樣衝出來!那本來應該被他踢斷的的雙臂也沒有斷,還刺穿了他的心臟,一切的一切都來不及他多想,就死了。

林天一屁股坐在地上使勁的呼着氣,手臂上充滿着血腥味,不過他沒有去管。

剛纔那一刻他腦袋也是一片空白,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原本丹田內蘊藏着的那些氣在他沒有催動的情況下瘋狂的涌上了他的手臂和拳頭上!那種充盈的感覺舒服極了,感覺就像是有用不完的氣力一樣。

西野的那一腳確實踢中了林天的手臂,但是卻被林天雙臂之上的氣給抵禦了不少,他只是在灌木叢裏吃了個狗吃屎,剩下的就沒有絲毫損傷。

這絕對是西野做鬼都想不到的。

現在手臂上已經沒有“氣”了,這一切來得快,去得也快,林天甚至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不過西野死了就好。


花了點時間找到了一處水源,先隔離了一片區域洗了個手臂,洗個乾淨以後,林天用手挽了一勺子水,走到了李國輝面前,剛纔他檢查了一下,李國輝只是暈倒了,還有呼吸。

將泉水吸入口中,對着李國輝的臉…(噴下去)。

幾秒鐘以後,李國輝皺了皺眉頭,緩緩睜開眼睛,臉上盡是痛苦的表情,到現在胸口還是一陣陣的痛苦。

林天坐在他旁邊的地上,笑着問道,“捨得醒了?”

李國輝醒了以後緩了一會兒才逐漸恢復神智,現在疼痛好上一點了。

“林天…你怎麼在這裏?他們人呢?”

“你說的他們是誰?”

李國輝強忍着痛苦說道,“是不是方堯夢還是被帶走了?”

林天笑了笑,將放在腰間的***拿了出來,說道。“他們沒有被帶走,那敵人被我幹掉了,你看看,還浪費了我一把刀呢!”

李國輝閉上了眼睛,沉默了一會兒,似乎在思考,過了良久才重新睜開問道“那個很強的傢伙你也幹掉了?”

“恩。”

林天輕描淡寫的點點頭。

“那人質安全嗎?”

“安全,都安全,剛纔我把方堯夢安置在了那個洞穴裏面去了,現在還在睡呢,你先休息吧。”

...


半個小時以後,根據李國輝的指引,從剛纔那個狙擊手小林的身上搜尋到了一個簡易的醫藥箱,給李國輝還有那些隊員一一消毒,還有敷上一些防止發炎的藥。

李國輝也恢復了不少,至少能做到走路了,幾個隊員也有依次的傷病,剛纔西野爲了求快並沒有下狠手,只是做到讓他們喪失作戰能力,要不然現在林天的面前就是一具具死屍了。

洞穴內。

李國輝小隊的隊員和林天都在這裏面,生了一把火,整個洞穴亮了不少。

現在已經是深夜了,在這深山老林裏面的,四面都是山,根本接收不到信號,或許這也是F省少數接收不到信號的地方了吧,黑燈瞎火的,現在想要徒步下山簡直是癡人說夢。

一到了晚上, 我的憂鬱小姐 ,就算不是這些,也是那些危險性極高的動物,夜間的能見度極低,這個時候只能選擇乖乖呆在洞穴裏,等到明日一大早再下山。

一羣人窩在洞穴內,圍在火焰旁,自然會展開話題,其中扯到話題最多的就是林天的身份問題了,除了李國輝以外,其他的士兵都對眼前這個看起來瘦肉,有些病態膚色的少年產生了一定的求知慾。

李國輝看見這種情況,只好打斷衆人疑問,說道,“好了,你們別吵林天了,想知道什麼我告訴你們。” 其中,就數剛纔那個狙擊手的疑問最多,臉色盡是崇拜的神色,“連長,這個同志到底是什麼身份啊?是不是咱們那個特種部隊的?還是兵王什麼的?”

李國輝差點沒被逗樂,但是看着這一雙雙十分嚴肅的眼睛的時候,他只好耐着性子說道,“你們啊別亂猜了,林天他不是軍隊裏面的人,他只是一個高中生。”

一些洗耳恭聽的戰士們都“切”了一聲,似乎以爲李國輝在吹牛,這也難怪,畢竟一個高中生能有這種戰力簡直逆天!拿着***那架勢,一個人手刃所有敵人的狠人!怎麼可能只是一個高中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