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都是採用的是易鶴說的休閒模式進倉,從來沒有見到過想剛剛易鶴演示的那種進倉方式。

第一眼過去甚至有一種彷彿是在看炫技表演一般,但是炫技表演並非全部都是真材實料,可剛剛易鶴的整個演示卻沒有摻假。

看到易鶴的演示,雲落天不得不承認自己看得熱血澎湃。

左右瞄了兩眼周圍升起的屏障,還有沒有任何障礙物的前方,以及易鶴之前教過的東西,不難知道易鶴對大家的要求就是:戰鬥模式進倉練習。

早就按耐不住的雲落天,立刻按照之前易鶴演示的步驟,將速度和體感輔助都調成一級。

隨後就迫不及待地啓動了機甲。

雖然早有準備,還是被一下子就竄了出去的機甲下了一跳。

而且之前因爲雲落天降低難度後,變得不光滑的機甲表面也恢復了平整,和完全沒有降低難度完全一樣。

這讓用這樣的模式啓動機甲的雲落天完全愣神了。

機甲畢竟是機甲,哪怕是最低速度,也沒有慢到哪裏去。

就在雲落天愣神的功夫,已經直直地衝到了對面,撞到牆上發出巨大的響聲。

被響動驚回神的雲落天,手忙腳亂的收回了機甲。

小心的朝易鶴的方向看了一眼,正好對上易鶴聽到動靜兒之後看過來的眼神。

雲落天縮了縮脖子,心裏暗道一聲不妙,趕緊挪開視線。

將被收回機甲鈕的機甲放了出來,雲落天先是仔仔細細的觀察了一下機甲與牆面發生碰撞的位置。

確認沒有什麼損傷之後,這才舒了一口氣。

幸虧沒事!

這才繼續按部就班的開始繼續訓練。

第一次,雖然很輕鬆的跟上了機甲的腳步,但是卻一直沒有鼓起勇氣攀登,只好重新收回機甲。

第二次,終於鼓起勇氣準備躍上機甲的腳面,準備開始攀爬了,結果卻因爲時機沒有把握好,從機甲腳背摔了下來,還險些被機甲踩踏。

要不是摔下來的時候,就勢滾了一圈,弄不好還會受重傷。

第三次,順利在機甲的腳背上穩住了身體,可是在快速移動的上面保持平衡都不容易,更不用說順利攀爬了,再次嘗試失敗!

第四次,第五次……

一次有一次的嘗試,每次克服一個困難之後,都會有新的問題出現,需要再次去克服它。

次數多了,免不了有些頹廢的感覺。

加上還有哀夜的效力在經過這些失敗嘗試後,不斷的壯大,更讓雲落天忍不住的自我懷疑起來。

這也是第一次,雲落天感覺到自己相當的無能。

畢竟,無論自己有沒有接觸過,說到底這次訓練也不過是一個最基礎的進倉訓練罷了。


訓練的主要目的就是順利進入到機甲控制倉內,成功啓動機甲而已。

雖然難度比起休閒進倉模式要難上許多,也不至於失敗這麼多次!

難道自己比別人差那麼多?

雲落天忍不住停下來看向周圍的其他人。

整個訓練室裏的氣氛卻相當的好,用熱火朝天來形容都不爲過。

所有人都在不斷的努力着,哪怕也在不斷的失敗着,但是沒有一個人想要放棄。

甚至不少人臉上都隱隱帶着興奮。


大家在肆意揮灑汗水的同時,也在不斷的進步。

看到這一幕,雲落天總算是想通了,再次充滿幹勁兒地重新投入到了訓練之中。

積極從每一次失敗的嘗試中,尋找自己的不足,不斷地吸取經驗和教訓。

同時雲落天也真正的瞭解了什麼是體感輔助。

那些凸凹不平的存在,並不需要一直存在,只需要在你伸手靠近的時候及時出現在你最順手的位置就可以了!

當然那只是個大概的位置!不過這已經相當的不錯了。

重要的還是自己能記住所有位置,最好是身體能夠記住,從而演化成爲本能!

不知道過了多久,雲落天終於成功的完成了難度最低的進倉訓練,啓動了SR-1。

在那一刻,雲落天感覺到前所未有的滿足。

竟然成功了!

所有的事情,只要成功了一次,後面就會接二連三的成功。

感覺到經過對戰鬥模式下的進倉訓練最低難度的嘗試,終於成功熟練掌握相應技巧之後。

雲落天馬不停蹄的開始調高難度,繼續挑戰二級水平。

因爲在之前的最低難度中,總結到了不少的經驗。

包括攀上機甲的第一個落腳點應該選取的位置在哪裏?如何更好的穩住身體?如何在快速前進的機甲上借力……

二級難度訓練成功花費的時間,就比之前的的時候要少得多。

最主要的問題反而變成了因爲難度提高一點造成的小小不適應!

就這個麻煩,也在嘗試了好幾次之後,順其自然成功了。

萬事開頭難。

度過了最開始總結技巧和經驗那段最艱難的時期之後,剩下的就是一個孰能生巧的過程罷了。

但是機甲戰士要求高也不是沒有道理的。

等到雲落天將難度調整到五級的時候,僅僅是想要追上機甲的奔跑速度就已經很困難了,更不用說找準機會攀爬上去了。

好不容易嘗試成功一次,卻覺得整個人都要虛脫了!

雲落天知道這就是自己的極限了,如果再繼續往上增加難度,結果就只能是嘗試失敗,沒有其他任何的可能。

如果一直都不能夠嘗試成功的話,就沒有任何的意義了。

很明白這一切的雲落天,自覺的不斷在五級這個難度上加緊訓練,力爭能夠縮短時間和提高成功率。

整個過程,雲落天被累得氣喘吁吁。

好在嘗試過勝利的滋味,雲落天已經擺脫了哀傷情緒的控制。

並且隨着時間的流逝,成功的次數愈來愈多。

雲落天的精神也越加亢奮起來……

“好!今天的訓練到此結束!”就在雲落天準備再嘗試一次的時候,易鶴的聲音突然傳來,宣佈訓練結束。

通過自己的嘗試,玩家們更加佩服能夠用最高難度進行演示的易教官。

特別是其中體能等級高的幾位玩家:邱落、扈平、寰宇等,他們的體驗更加的深刻!

以爲就連體能等級最高的邱落,也止步在了八級難度上。

易鶴在玩家們心中的形象也越來越高大,因此聽到易鶴的話,大家無論是正在攀爬、正在奔跑還是正準備再次嘗試、又或者是成功啓動準備退出機甲控制倉,都紛紛停了下來。

直接用機甲鈕收好機甲,大家立刻用最快的速度來到易鶴跟前集合。

站的那叫一個整齊,估計裏面大部分的人這輩子都沒有這麼齊整過!

不過易鶴卻沒有理會太多,繼續往下吩咐:“首先,請各位玩家將你們手上機甲鈕按照之前的順序,依次放回之前的位置,並且放出機甲!”

遵從的按照指令成功的將手上的東西放了回去,除了還沒有完全放下的屏障之外,其他的已經和原來大家剛剛進來的時候沒有什麼兩樣了。

不過大家看向靠牆筆直站立的SR-1型機甲的時候,卻充滿了依依不捨的情緒。

他們其實還想繼續訓練下去,這可比其他任何事情都有意思多了。


“報告教練,我們還能在繼續訓練一會兒嗎?”大家都這樣想,自然也有人鼓起勇氣舉起手,問了出來。

這樣的人還不止一個、兩個!

他們在已經集合在一起、近五百個人的隊伍中顯得有些稀稀拉拉的感覺,卻代表了大家的一致心聲。

在問話之後,一個個都充滿祈求的看着易鶴的方向。

明顯是希望易鶴能夠答應他們的請求。

“我很高心,你們能夠如此的勤奮!”易鶴並沒有一口答應下來,而是在看了一眼面前這些玩家雖然興奮卻已經掩蓋不住疲倦的面容,笑着誇獎大家一番之後,拒絕了大家的請求:“但是,作爲教練,我除了要好好的訓練大家、提高大家的實力之外!我還需要確保大家身體健康。”

“訓練到現在,你們的身體已經極度疲勞,精神卻因爲能夠使用SR-1進行訓練而高度興奮!從而忽略了身體發出來的疲勞信號,這是相當不可取的!你們需要休息了!”不過,易鶴依然沒有忘記打一棒子給一個甜棗:“但是,你們可以放心,我們不會只有這麼一次機會的!以後你們肯定還會有機會繼續使用這個機甲訓練!”

“喔!”聽到並不是只有這麼一次機會,大家的嘴裏發出了興奮的歡呼,這纔沒有繼續纏着想要訓練。

“咕~”不巧的是,就在大家感到興奮不已的時候,肚子卻相當不給力的抱怨出聲。

還在歡呼中的衆人瞬間停下了一切動作,面面相覷!

他們!餓了!

擡起手腕,瞄了一眼個人端,已經快要接近晚上八點半了。

大家這才恍然:不知不覺,竟然已經這麼晚了!難怪會感覺肚子這麼餓。

除了肚子餓,身體上的不適感也適時地在大家興奮的情緒消退之後成功被各自的主人接收到,不少人都差點兒站不住了。

玩家們這才知道,易鶴教練說的一點不差,要是大家在繼續想要硬撐的話,搞不好就悲劇了!

看到大家一副力氣徹底消耗乾淨的樣子,易鶴笑着搖搖頭:“你們還要不要繼續訓練呀?”

……

突然發現自己的教練真壞!該怎麼辦?在線等,急! 看到大家聽到自己的問話之後,顯得特別無語的樣子,易鶴相當不厚道的笑出了聲。

“好了,不逗你們了,一個個兒都不禁逗!走吧,我請你們吃大餐去!”伸手在個人端上輕輕一點,爲了隔離機甲而升起的隔離屏,全部都消失不見了。

易鶴衝着大家一招手,率先推門出去了。

“歐耶!教練請客吃飯咯!”聽到易鶴的話,大家立刻拋開之前頹廢的樣子,瞬間又來了精神,蜂擁一般跟着易鶴一起離開了訓練室。

只是當最後一位玩家離開訓練室後,訓練室大門關閉的聲音,還是讓玩家們不自覺的回頭看了過去。

其實挺不捨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