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靈君卻是搖了搖頭,說道:「如果不是那宇文仙兒使用了幻術,你覺得自己還能夠那麼輕易的獲勝嗎?我可以告訴你們,今日這些弟子,完全是輸在了輕敵,如果他們認真一點的話,你們未必會佔到便宜,別忘了,這一次可是北斗演武大賽,不是什麼街邊的擂台。」

靈君的語氣雖然平靜,但是卻給陳天斗三人帶來了一陣極強的壓迫感。

接著,靈君又看了人看二蛋,說道:「中天,這一次就屬你的運氣最好,要不是你誤打誤撞放了屁,又趕上那西域弟子的守星之靈是只靈狗,嗅覺靈敏,恐怕你也是凶多吉少的。」

「師傅說的是!中天已經感覺到了自己的差距,論實力,我恐怕初賽就該被淘汰了。」

其實這一次自己能夠通過初賽,卻是二蛋意想不到的事。

誰能夠猜到,一個屁也能夠讓他獲得意外的勝利呢。

而最後,靈君的目光便是落在了千軍的身上,細細的打量了一番,問道:「千軍,我有些事情,想要問你。」

千軍一怔,「靈君您想問什麼?」

「你…可是古龍一族的後人?」靈君說道。

盛寵醫品夫人 ,遲疑了片刻,奇道:「古龍一族?那是什麼東西?」

靈君見這千軍居然不知道什麼是古龍一族,便是微微一怔,隨即說道:「這古龍一族,是在仙幻大陸創始之初存在的一個強大族群,這個族裡的人因為獵殺了上古魔龍,飲了龍血,所以具有十分強大的力量,並代代相傳了下去。」

說到這裡,靈君又是看了看千軍,奇道:「在我見到你的第一眼起,就有這樣的一種感覺,而且在看到你剛才的比試之後,更加確定這樣的想法了。千軍,我問你,你的一身怪力,是哪裡來的?」


千軍一臉茫然,顯然被這什麼古龍一族弄得有些懵了,便是說道:「我這一身怪力,應該是生來就有的,記得小時候有個男人欺負我,我一生氣,居然一圈就把他打得飛了出去,那時候我才六歲,而那個男人都三十幾歲了,還是個練武之人。」

「那我再問你,你的右肩后側,是不是有一個龍形的印記?」靈君忽然說道。

千軍愣了一下,仔細想了想,「那是龍嗎?我一直都沒有仔細看過。」

「那就是有了?你快脫下衣服,讓我來看看。」靈君似是突然來了興緻,便急忙對千軍說道。

千軍應了一聲,便脫下了外衣,露出了那一身凹凸有致,稜角分明的肌肉線條。

他這一身完美的肌肉,彷彿每一塊都具有生命一般,隨著他的呼吸,輕輕的蠕動著。

接著,千軍便轉過了身,背向靈君。

「嘶——!果然是古龍一族!」

靈君面有喜色,如視至寶一般的看著千軍背後的那一塊印記。

只見那印記如同一條沖向天空的蛟龍,全身的鱗片似乎都在閃爍著淡金色的光芒。

那鋒利的前爪,懾人的龍目,還有那一條長而粗壯的龍尾,每一處都是那樣的栩栩如生。

千軍背後的這個印記與一般的印記不同,是純金色的,彷彿生長在皮肉裡面一般,任你怎麼弄,都是去除不掉的。

「靈君,你的意思是說,我是古龍一族的傳人?」千軍不可置信的說道。

只見靈君點了點頭,說道:「錯不了的,你就是已經消失的,古龍一族的傳人。」

「何以見得?不會是您看錯了吧。」千軍似乎依然不敢相信這樣的事實。

而靈君卻是十分肯定的說道:「不會錯的,只有飲了龍血的古龍一族,才會在背後生出這樣的印記,這是與生俱來的,你磨滅不掉!」 聽聞此話,千軍也是一臉的震驚。

他從沒有想過,自己的一身怪力,還有那隨便修鍊就能夠得到一身本領的天賦,居然是傳承與古龍一族的。

可是為何,當初爺爺從來沒有告訴過自己這件事情呢?


而此刻,靈君似乎是看出了千軍所想,隨即說道:「千軍,這古龍一族極是珍貴,到現在,很多人都以為這一族恐怕已經都滅絕了,如果能夠喝到這古龍一族的一滴血,都能夠增長自己的部分修為,所以千軍,今天你是古龍一族的事情,絕對不可以告訴別人,只有我們四人知道,明白嗎?」

聽到這裡,千軍的眼中似有光芒閃過,情緒也與往常那弔兒郎當大不相同,竟是猶豫了起來。

「靈君,既然如此,你為何還要告訴我那印記的真相呢?」千軍不禁問道。

靈君看了看他,似乎知道他會有此一問,便回道:「因為我不想你不明不白的背負著古龍一族的血脈,這一脈傳承是極為珍貴的,我也不想你就這樣浪費它,過著渾渾噩噩的生活。」

「渾渾噩噩的生活?呵呵,想我千軍從前,也是像天斗兄弟一樣,想要靠自己的本事去改變這個世界,可是到頭來,卻是將自己弄成這幅模樣,靈君,你能告訴我,這是世界上,什麼是惡,什麼是善?我應該回到過去,還是繼續所謂的渾渾噩噩,逃避現實呢?」

聽聞此話,靈君便是一怔,想不到這千軍居然也有這樣的一段過去。

而陳天斗也是一樣,雖然之前他就感覺到千軍似乎是經歷過什麼事情,才會變成這樣。

可是一看到他現在的樣子,自己的心中卻也是出現了一陣酸痛。

自古好人,似乎都不會有太好的下場。

只見靈君從椅子上站了起來,走到了窗邊,輕輕的推開了窗子。

忽然間,街道上那吵雜的聲音便立刻飄進了房間,令這裡相比剛才要熱鬧了許多。

接著,靈君伸手一指外面的街道上,正怒目相對,似是要大打出手的兩人說道:「你看看他們,怒火中燒,被仇恨所操控,難以抑制心中的心魔,被墮落的情緒鑽了空子,這就是惡。現在這樣的人太多了,因為心裡諸多委屈,所以總是想要找到一個發泄的途徑,像個爆竹一樣,一點就爆。」

「而你再看看那裡。」

說罷,靈君便又指向了一顆大槐樹下,一對衣衫襤褸的兄妹倆。

只見這一對兄妹,不過十六七歲的樣子,與陳天斗和二蛋年紀相仿,比千軍稍稍小個幾歲。

雖然他們看上去生活很苦,但是那哥哥將手中一個白花花的饅頭遞給妹妹,自己卻忍受餓肚子,可依然微笑的那一張笑臉,卻是令千軍和陳天斗動容了。

漢家雄風 :「你們看到了嗎?那兄妹倆看上去比剛才的兩個人要窮苦的多,但是為什麼他們的臉上卻是微笑,而不是憤怒呢?」

「因為他們手裡有白饅頭。」千軍沒頭沒腦的說道,一如往日吃貨的思想。

千軍淡淡一笑,說道:「因為他們懂得分享,分享食物,分享快樂,分享自己的時光,所以就算他們再貧窮,心中也是快樂的,充滿陽光的,這就是善。」

「現在的世界,有太多的人將善惡混淆,弄得善非善,惡非惡,真假難辨,所以如今的善惡,你只要用心眼去感受,就會發現。善惡,只不過是人的一念之間,你要為善,它便是善,你要為惡,它便是惡。」

聽了靈君的一番話,千軍的眼神中似有一絲靈光在流轉,豁然開朗了許多。

片刻后,千軍會心一笑,說道:「靈君,我懂了,原來我過去以為自己善良,但是卻被迫放棄了理想,就是善,但現在看來,放棄卻是一種惡。」

聽他這樣說,靈君便是露出了一絲欣慰的笑意,隨即又是說道:「千軍兄弟,我相信在你的心理,依然有一份想要堅守的理想,既然如此,不如就正式的加入我們吧。」

千軍遲疑了一下,說道:「我不是已經加入甄龍閣了嗎?」

靈君卻是搖了搖頭:「我所說的加入,是與我們志同道合,而不是暫時將這裡視為屈身之所,如今妖魔當道,邪魔橫行,更有居心叵測之人想要在這大陸掀起戰亂,如果你古龍一族的血脈能夠為我所用,我們必定會剷除這世間的邪惡,還它一片光明。」

千軍怔怔的注視了靈君片刻,隨即便微微一笑,說道:「看來,我又要回到自己的老本行了。」

「千軍兄,那你願不願意正式加入我們呢? 我的冷豔總裁契約妻 ,成為絕世強者。」

陳天斗在聽了靈君的一番話之後,也是很受觸動。

他忽然覺得,在茫茫人海中,人們能夠相遇,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情。

既然上天如此安排,不如乾脆順其自然,一起向著前方的黑暗毫不後退的走下去。

只見千軍重重點了點頭,爽快的笑道:「哈哈哈!好!那我就再重操舊業,做回老本行,信你們這一次!我這身古龍一族的血脈,就為你們而用了!」


此時此刻,在這小小的房間之中,卻是充滿了一片歡聲笑語。

陳天斗的身邊,如今又多了千軍這樣一位同門,那實現自己理想的道路,也無疑多了一個強有力的幫手。

畢竟,一切才剛剛開始。

他要讓所有為這世界造成禍亂的人,付出應有的代價。

午夜時分,蒼穹如墨,依稀可見點點星光微微閃耀。

在這樣的夜色下,龍陽城似乎也安靜了許多,街上的人流也是漸漸散去。

陳天斗趴著在窗前,一直無法入睡。

今天的這一場北斗演武初賽,讓他見識到了其他國家的驚人力量。

對於他們,陳天斗真的是一無所知。

現在那古怪石劍的力量被靈君所封印,所以陳天斗無法再發動那可怕的鬼煞之氣,完全是憑藉著體內的玄天化羽來提高自己的戰鬥力。

今天一戰,那西域女子變身的畫面歷歷在目。

這僅僅只是初賽,對手就越來越強,而到了複賽,自己還能夠自如應對嗎?


可是他轉而一想,北斗演武,本就是仙幻大陸頂級精英弟子聚集的地方,只要自己儘力一戰,即便輸了,也是無憾了。

但是很快,洛河村的慘象便突然閃現在他的眼前,令他的想法又是發生了改變。

「不行,為了這一天我努力了這麼久,如果輸在別人手上,還說什麼報仇?不管怎樣,我都要將自己變得更強,強大到可以碾碎面前所有的對手!」

忽然,或許是情緒影響了陳天斗體內的玄天化羽,令他的身體上竟是又出現了一陣微微的炙熱感。

最近這半年來,那種炙熱如火燒一般的感覺,已經越來越少了。

或許是那玄天化羽與他的身體漸漸融合,適應了過來。

可是這種感覺,還是會時不時的冒出來,令他有些痛苦難耐。

很快,這一陣炙熱讓陳天斗覺得似乎無法忍受了,便索性盤膝坐在了房間的一處角落中,靜靜打坐。

可是不知為何,今天的這種炙熱感卻很是奇怪,彷彿一股力量鑽入了自己的骨髓之中,竟是令他骨頭猶如被千萬隻螞蟻噬咬一般刺痛。

「這種感覺怎麼這麼奇怪,跟平時不一樣啊。」


突然間,陳天斗發現,自己的手指裡面,居然開始慢慢的發出了淡紅色的光芒。

「這是!」

陳天斗心中一驚,感覺自己的體內就好像有一道火光一樣,透過皮膚,竟是隱隱映射了出來,讓他的皮如同一塊紅玉,閃閃發光。

「是我的骨頭出現問題了嗎?」

看著那在皮肉下忽明忽暗發著光芒的骨頭,陳天斗便是一怔。

接著,他馬上運氣調息,想要一探體內到底有何異常。

可此刻,在他的腦海中忽然「嗡!」的一下,竟是一股充盈的力量遍布全身。

「居然進階了!」陳天斗不禁失聲叫道。

此時,那已經進入了夢鄉的二蛋和千軍正抱在一起,呼呼大睡,帶有一番親哥倆的意思。

陳天斗壓抑著心中的喜悅,向著床上看了一眼,隨即便又安靜了下來。

剛剛那種感覺很奇怪,似乎在進階的一瞬間,他的力量又得到了成倍的增長。

關於這種感覺,陳天斗曾經在靈君的口中聽說過。

人在修鍊的時候,如果天資過人,一生中或許會遇到幾次「點化」!

當然,也有人一輩子,可能一次「點化」也不會出現。

而這個「點化」,就是當人在修鍊進階的一瞬間,修為經驗出現了一個爆發點,令其修為成倍增長!

可剛剛,陳天斗卻是從三星天脈的頓悟期一階,直接進階到了三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