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冥面對這問題沒有愁眉苦臉,而帶着興奮,他正思考着以後要怎麼樣來修煉,一般的修煉道路已經不適合他了。

他需要太多太多的能量。 正思考的葉冥感覺到自己的修煉山洞外有股龐大的靈氣波動,這氣息沒有敵意,有的只是召喚,他微微一想就已經知道是誰在外面了,下一刻山洞已經沒有葉冥的身影了,虛空神翼雖然小成都沒有達到,不過這也讓他的速度提升十多倍,真的是達到了瞬息之間幾百裏的速度。

在葉冥面前的是一女子的背影,她嬌嬈多姿,一身火紅的裝束,長髮隨風舞動着,她靜靜的站立在那裏眺望着遠方,如果不是剛纔那恐怖的氣息,眼前的她就似一柔弱女子,葉冥可是知道她是聖徒擁有元皇的實力。

“你來了!”女子轉過身,直視着葉冥,葉冥沒有任何的膽怯也看着她。

她的眼睛深邃的如無邊無際的星空,眼神彷彿可以洞悉天地間的任何種種,她有讓任何女子都忌妒的絕世容顏,她美麗、高貴,她是真正的天之嬌女,鳳鳴峯的峯主。

“不知道趙雲月峯主找我有什麼事?”

葉冥的語氣很是平靜,她雖然有着絕世的容顏可是葉冥並不爲所動,他深深的知道只有絕世的實力任何東西都可以得到。

葉冥對自己平淡的態度趙雲月聽了出來,不然他就不叫自己峯主而是叫師姐了,對此趙雲月沒有任何的不快。

眼前的男人她感覺的出有很強大的潛力,雖然他現在還弱小了些可將來成就必然不凡,甚至以後完全可以和自己比肩,她對自己的感覺從來深信不疑,而且這感覺每次都是正確的。

“你晉升成爲龍將再到升龍峯去報備後就是內門弟子了,按照規定我已經幫你安排好宮殿了,跟我來!”也不等葉冥回話,趙雲月已經朝鳳鳴峯的峯頂極速而去了,葉冥也快速的跟了上去。

門派中身份的提高都必需以實力爲前提,雷神殿規定只要晉升了龍將就直接成爲門派的內門弟子,而成爲丹王后要經過門派的檢驗才能成爲核心弟子,這是爲了防止門派的利益受到損失。

因爲核心弟子已經可以初步的接觸門派的一些辛密,身份提升後門派提供的修煉資源也將得到極大的增加,一座宮殿也只是內門弟子所得到的資源之一。

雷神殿是建立在一處極度濃厚靈氣的龐大山脈之上,這龐大的靈氣被門派的大能們用陣法封印了起來,每座山峯就是陣法導出靈氣之所在,可想這山峯的靈氣是多麼的濃厚了。

而山峯上的宮殿則是建立在一個聚靈陣上面,對於修煉這宮殿絕對是真正的佳境。

葉冥不緊不慢的跟在趙雲月的身後幾個呼吸的時間就來到了一處宮殿旁邊,這處宮殿位於鳳鳴峯的峯頂了其上就只有一座宮殿。


整個宮殿修建的富麗堂皇、高大氣派,濃厚到快聚成液態的靈氣圍繞着宮殿流動着,呼吸一口都可以讓人靈氣得到極大的增長,可想在裏面修煉會是怎樣的一日千里。

“這座就是你的宮殿了,好好修煉!”

說完之後的趙雲月朝着最高的那宮殿飛去,空中只留下她的幻影,還有那絲淡淡到讓一般人察覺不出來的火焰波動。

雖然這趙雲月就這麼匆匆的走了不過給葉冥的暗意可是很明顯的,她這是要向葉冥表達自己的善意。

不然像安排宮殿這事跟本就不用她自己親自前來了,隨意叫誰來都行了,更是不可能把鳳鳴峯第二宮殿給予葉冥了。

“這是想拉攏自己,看來每位聖徒都不簡單啊!”葉冥當然不相信她只是單純的在向自己示好,更多的應該是要拉攏自己,而自己現在的實力還很低,所以她還需要觀察些時間。

葉冥搖搖頭朝宮殿緩緩而去,內門弟子這纔是得到門派的真正物資支持。

進入宮殿的葉冥四、五次呼吸所吸收的靈氣都比的上一枚靈氣丹的份量了,這麼濃厚的靈氣當然不排除是經過長時間的積累了,不過這宮殿給修煉提供的好處也是不容質疑的。

可惜就是這樣靈氣濃厚的宮殿也不是能支持葉冥修煉的地方。

葉冥半刻鐘都不需要就能把這裏的靈氣吸收個一乾二淨,吸收之後他能不能提升一龍之力還很不知道,他需要的靈氣真的是太多太多了。

葉冥在鞏固自己修爲之時,趙雲月也早已經回到了自己的宮殿之中,她的身前是葉冥剛到鳳鳴峯時接待他的那位叫月靈的小丫頭。

“雲月姐姐,你怎麼把峯上第二宮殿賜給了葉冥那傢伙?”月靈摟着趙雲月的手臂,滿臉的苦悶。

“怎麼?他怎麼得罪靈兒妹妹了?”趙雲月滿臉的寵溺,月靈雖然不是她的親妹妹,可她一眼就把月靈當成了自己的親妹妹。

“哼!那個臭傢伙。”月靈鼻子皺了起來,憤憤不平的樣子異常可愛。

“是不是你也要葉冥叫你師姐,他不肯?”趙雲月對這小丫頭的古靈精怪可是知道的,那裏還猜不出她在想什麼。

“雲月姐姐!”見自己被說破,月靈撒起嬌來。

“你個小調皮,姐姐要去修煉了。”在這以武爲尊的世界,刻苦修煉是永遠的旋律。

“哦!靈兒也要去修煉了,以後要他們真正的叫我師姐。”小丫頭捏緊了小拳頭,揮舞着。

“恩!我們的靈兒可也是個天才哦!”趙雲月摸着月靈的頭,滿臉的笑意。

其實月靈這小丫頭確實是爲天才,小小年紀已經達到了中期魔武士巔峯的實力,隨時都有突破成爲高級魔武士的可能,雖然和趙雲月豐富的靈氣提供分不開,可也能看出她本身那強大的修煉天賦。

一個月的時間在葉冥的修煉之中轉眼就過去了,真是修煉無歲月。

讓他甦醒過來的是自己宮殿門口的幾股靈氣,因爲葉冥在修煉之前已經控制宮殿和外面切斷了聯繫,所以只能他感覺的到外面的動靜,而外面的人跟本就影響不到他。

他們陸陸續續的來到這已經在這等了很多天了,葉冥在鞏固的重要期所以沒有出來,這修煉已經告一段落了,也就出來看看他們找自己有什麼事。

出了宮殿葉冥就看到了等着的五人,五人中其中三人就是吳光渺、秦火和周麗娜,他們三人比一個月前實力又深厚了很多,剩餘兩男他就不認識了,二人也都氣質不凡、天之嬌子,實力雖然比三人差點,可也是擁有高級魔武士的實力。

“葉冥師兄!”


“葉師兄!”……

五人看到葉冥出來紛紛上前行禮,葉冥那恐怖的實力他們都已經看到過了,對他的尊敬他們是真誠的發自心裏。

“諸位一個月修煉實力增長不少,這二位不知道怎麼稱呼?”

“葉師兄,這是師弟王王旗和方天夏,都是正義耿直之輩。”說話的是吳光渺,能得他這樣的稱讚想來也是可以相交之人了。

“王旗師弟,方天夏師弟,兩位都是潛力不凡之人,我葉凡能結交也是緣份!”修煉道路上多位朋友比多位敵人好,況且他們兩看上去也是忠義之人。

“葉師兄過獎了!”兩位在葉冥面前怎能不謙虛點。

即然都已經算得上都認識了,也就把他們帶進了自己的宮殿之中,宮殿中桌椅都是備好的,衆人分主次座下。

“師兄這宮殿果然是修煉寶地,靈氣這麼濃郁,我們還不知道要到什麼時候才能突破龍將成爲內門弟子呢?”呼吸之間滿是濃厚的靈氣,秦火很是嚮往自己也有這樣的宮殿。


“是啊!師兄這宮殿靈氣真的很濃厚啊!”周麗娜也是很羨慕。

“相信你們也會很快突破龍將,成爲內門弟子獲得自己的宮殿!不知道你們找我是有什麼事情嗎?”他們都是天賦不凡之人,突破龍將也只是時間的問題而已。

“我們來一是恭喜師兄成爲內門弟子,二是希望前去深淵之地師兄能和我們組成一隊,不知師兄可不可幫助一二?”周麗娜和衆人都滿臉期待的看着葉冥,深淵之地確實很危險,沒有強者照顧一些他們真的很難完成任務。

“這有什麼不可!我們是一個門派的互相幫助是應該的。”葉冥對敵人那是心狠手辣、徹底鎮壓,不過對朋友那是豪氣沖天沒話說的。

“太好了,我們就怕師兄不答應,到時候我們就麻煩大了。”周麗娜顯得很是高興,她本是開朗女孩,如果不是和葉冥認識沒多久,她早就要上來保住葉冥以示自己極度高興心情了。

“我也正愁去深淵之地時沒人組隊,剛好你們就來了。”

去深淵之地這些地方試煉門派可是規定了要組五到八人才能去,這不僅是爲了自己本身的安全,更是爲了門派弟子們之間的交流、配合、共同提升。

門派組織的歷煉可是很吸引人的,參加是可以獲得很大好處的。

黑白說下更新時間,早上是十一點左右,下午是五點左右,兩章是保底,六千字哦!

晚上看情況來更了!!!

大家支持下啊!點擊、收藏!! “還有一個月才前往深淵之地,等的人心煩啊!”秦火對去深淵之地可是及不可待了,他因爲凝聚出了火神虛影得到了門派諸多獎勵,實力強勁了就想找個地方試試。

“不如我們去外面歷煉一番如何,我可是知道一處遠古探寶的好地方哦!”周麗娜雖然表面好像很是隨意的說着,不過眼中滿是興奮和期待之色證明她心裏很不平靜,看來她對那探寶地很嚮往啊!

這些寶地都是遠古或者上古大能們遺留下來的,甚至有可能是太古時候就存在的,裏面的寶貝件件都異常珍貴,得到一件就可以讓自己成爲絕世天才修爲突飛猛進。

如果不是她實力低微自己早就去探尋一二了,不過她肯提出來也確實把葉冥等人當成了朋友。

“具體是遠古什麼探寶地方?需要多長時間能到?”衆人都用渴望的眼神看着葉冥,他自己當然也有些心動,遠古存留下來的東西是個人都會心動。

“大概是遠古宮殿之類的,具體是什麼就不知道了,這宮殿座落在無盡之海一處極爲隱蔽的島嶼之上,全速趕去大約需要五天的時間。”

周麗娜當時也只是匆匆看過那遠古宮殿,她不敢深入其中,像這樣遠古遺留下來的地方可都是有窮兇極惡的兇物守護者。


“無盡之海中危險不是很大,小心些還是很安全的,五天時間也不是很長,你們怎麼看?”葉冥環視衆人,不用看也能知道他們眼中的強烈火熱。

“既然都同意去,那大家準備一番後就前去!”

“不用了師兄,我們儲物袋中可是隨時準備着很多東西。”

“是啊!現在就可以出發了!”衆人都點點頭表示已經準備好了。

“那現在就出發,我帶你們,周師妹來指明方向。”葉冥全部家當也都在儲物袋中,也不需要準備了。

“恩!”

得到周麗娜答覆之後,葉冥用自己龐大的靈氣包裹着他們飛了起來。

下一刻已經來到了門派傳送陣前,出的門派外面,葉冥向着東方快速的飛行着,那速度如流星趕般只留下淡淡的虛影,有着虛空神翼的加持真正的是瞬息間千萬裏已過。

無盡之海位於雷神殿東方,其寬廣無邊無際,就算是元皇期高手也不可能探尋的完整個無盡之海。

其內有着許多大大小小的島嶼,還是有各種各樣種類、等級的魔獸和妖獸,而且它們還都是成羣成羣的出現,所過之處那是鋪天蓋地使天地都暗無天色,甚至還有遠古時候的兇獸藏匿在無盡之海的深處。

無盡之海的可怕不是那些強大的妖獸,而是那些神出鬼沒的海盜團們,他們雖然實力或許個體不高。

但他們人多勢重而又對無盡之海很是熟悉,打的贏就出來,打不贏就藏進無盡之海中,時時刻刻都要防備着他們的偷襲,他們甚至還會引來妖獸羣來攻擊你,真是防不勝防。

衆人被葉冥用靈氣包裹着,對於葉冥這瞬移般快捷的速度都顯出了震驚的表情,龍將竟然有這麼快的速度,還是帶着五人的情況下,強大,真正的強悍。

而且以這樣的速度已經趕了一天一夜了,這得多麼深厚的靈氣來支撐着這龐大的消耗,他們心中只剩下了一個念頭……絕世天才或者是妖孽!

耳邊是呼呼大作如刀刃般鋒利的風,這些風刃密密麻麻的撞擊在葉冥的靈氣罩上擦出絲絲火花。

而腳下則是一個一個的公國、王國、帝國快速而過,這些土地之上聳立着無數座雄偉高大的城池,還有以億萬計數的人類在爲了生存而忙忙碌碌着,遵循着世俗中帝皇之道的規則而運行着。

可是百年之後這些凡人總是會死去,千年后帝國也會滅亡,萬年後一切都將滄海桑田,只有修煉一途才能得到永恆,也將知道天地間的種種大道至理,最後成爲至高無上的存在永生不朽。

“東南邊好強大的殺伐之氣!”

葉冥朝着東南方看了過去,他的雙眼閃爍着凌厲的光芒好似看破了空間的阻擋,他已經是龍將人體種種感覺都有了很大的提升,遠處的種種都清楚的呈現在他的眼中。

聽到葉冥的話衆人也朝東南方看了過去,雖然他們還沒有成爲龍將視覺沒有葉冥那麼強大,不過他們都是天賦巨大之輩,東南邊的狀況還是可以模模糊糊的看到些。

東南邊是一片非常巨大的平原,平原之上數量龐大到不下三千萬的兩方軍隊對立駐紮在上面。

一座座營帳整齊有規則的挨在一起連綿數千裏,士兵們威武雄壯,鎧甲、武器寒光閃閃,每個人都散發出來濃郁的凜冽氣息,這氣息充滿了勇猛、熱血、野蠻、瘋狂、智慧、冷靜等等相互矛盾的氣質,千萬人發出的這氣息凝聚在這平原的上空無聲的翻滾、流動着不消散。

就是元皇高手來此也會被這龐大的氣息給震驚住。

“這麼龐大的殺伐之氣不可能是一天兩天就可以形成的,而且帝國之間基本被各大門派所控制着,雖然彼此之間有些摩擦,可根本就不可能會發生這樣幾千萬人蔘加的戰事,其中一定有什麼原因?”

他們此時站在附近的一座山峯頂上,葉冥看着眼前喊殺聲、怒吼聲、慘叫聲震天的平原戰場思考着。

“幾千萬人蔘加的戰鬥各個門派都是不會允許發生,絕對有陰謀。”吳光渺也感覺這裏面有很大的反常之處。

平原上的殺伐之氣真的是太蓬勃龐大了,就是有這密集的三千萬士兵短時間也不可能聚集起來這麼濃厚的殺伐之氣,而時間長了的話控制帝國門派又爲什麼沒有來阻止,種種疑點都表明這裏面肯定有問題。

“恩?平原有妖氣,雖然隱藏的很深,不過還是有蛛絲馬跡可以察覺出來!”葉冥敏銳的眼睛掃視四方,終於找出了問題的所在。

“妖氣!妖族?這可就不好辦了。”周麗娜對出現了妖族表示壓力有點大,其他三人也是擔憂之色。

妖族!

其中一部分是由魔獸進晉而來的,初中高級的時候都是叫作魔獸,而只有突破了高級魔獸到達了妖將的獸類纔是真正的妖族,它們在魔獸時期時各個方面都比同等級的人類差些。

不過一但成爲妖族其戰鬥力就比同等級的人類高了幾籌,也就是說他們幾人碰到了最少比龍將厲害的妖將,至於有幾隻妖將就不得而知了。

“你們在這裏隱藏好,我進去看看到底是怎麼會事?”不待他們回答葉冥已經消失在原地了,下一瞬間幾十裏外出現了他的身影。

葉冥不帶上他們其實也是爲他們好,雖然他們每位都是天才,不過想以他們高級巔峯魔武去對抗妖將那是完全不可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