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飄渺大驚失色,他當然很清楚,若是金仙死在了這裏,或者金仙的元神被打散,那雲飄渺也就離死亡不遠了,我倆之間,不可能說和的,我們就是一山不容二虎,除非一公一母,問題是,我倆都是公的,而且都不搞基,所以,必須有一個人得死!

眼看金仙被打退,但卻沒有出現什麼實質性的傷害,我心說不行,這麼打下去,根本就不是事,我得速速解決戰鬥纔是正事!

當即我暴喝一聲,萬魔斬,屠九天,神阻弒神,佛擋殺佛!

背後再次浮現出一個黑影魔將,那魔將身穿黑甲,手持一把黑色大刀,對準金仙猛然揮出一刀!

轟的一聲響,一道渾厚的黑色刀光,朝着金仙飛快的掠去,金仙乃是仙人,最能剋制妖魔鬼怪,當即他也揮動敕令金仙刀,擡手射出一道金光,與我的萬魔斬撞擊到了一起!

轟隆一聲,一金一黑兩道刀光撞擊到一起,發出一聲劇烈的爆炸,空氣中傳來一道衝擊波,將我們所有人都衝的後退了幾步!

我的萬魔斬,一次只能使用一下,當那黑甲將軍揮出刀光之後,他的身形就會消散的,可金仙抵擋了這一共計之後,除了損耗一些法力,似乎並沒有什麼大礙。

這對我非常不利,畢竟我不知道金仙的修爲到底有多深厚,若是與他這麼一直拼下去,吃虧的還是我!

最後我左右思索,心說沒辦法了,使出七星極魔吧,反正過了這麼久,飲血太歲也早將我體內斷裂的肋骨完全修復好了,我感覺用七星極魔來對付敕令金仙刀,應該是沒問題的!

我這麼一想,當即對幾大魔尊暴喝道,都趕緊躲進炎神爐!

金仙對於魔尊們的殺傷力,那自然不可小覷,他們都是我的心腹,都是我的好兄弟,好姐妹,我不想讓他們任何一個受傷,待我打開爐蓋,他們瞬移進去之後,我關閉爐蓋,將炎神爐收回,此時整個雲中城的上空,只剩下了我,金仙,雲飄渺,以及一直漂浮在雲中城上方的鯤鵬!

那鯤鵬始終展開着雙翅緩緩的懸浮在雲中城的上空,他的禁制讓雲飄渺無法逃走,但他的力量僅僅是對付雲飄渺沒問題,若要幫我一起對付金仙,估計夠嗆。

此時此刻,我已經慢慢的吐出了七星極魔,當即對金仙冷笑道,你可敢接我一招?

金仙與我對拼數次,他對我的實力還是比較瞭解的,此時看到我從口中吐出銀白色的光球,還以爲我在凝聚法力呢,他也冷笑道,接你一招又何妨?

雲飄渺趕緊大聲喝道,金仙大人,不要接他的招數,這傢伙最會騙人!小心有詐啊!

金仙一揮手,輕蔑道,能夠打敗我金仙之人,整個仙界也屈指可數,爾等退下,讓我接他一招!

不等雲飄渺說話,金仙就朝着我飛的更近了一些,看樣子是已經做好了準備,就等我出招了。

七星極魔的使用方法,我還沒有參悟出太多,但我可以將魔皇經上的神通,用在七星極魔之上,例如一些魔決使用刺龍千軍破就能揮發出來,我就可以讓這種魔決放在七星極魔之上使出,估計效果會更好的!

心念意動之間,我就想起了魔皇經中的一種由兵刃催發出來的大神通,名字叫做亟仙箭,這種神通就是利用魔氣幻化出一張魔弓,然後凝結自己體內的魔氣幻化出魔箭,隨着自己內力的深厚,可以射出很多箭矢,可以一次一支,也可以一次三支,若是魔氣充足,一次射出十支都沒問題!

我心說就要亟仙箭了!

當即念動咒語,雙手平坦在胸前,慢慢的我的雙手手心當中開始涌出一團黑氣,那黑氣凝結在我的手心處,慢慢的朝着另外一隻手的手心交匯過去,當兩團黑氣交匯到一起的瞬間,一把黑暗的魔弓出現在了我的手中。

那魔弓真心給力,這張弓非常大,而且弓弦就是一道黑霧,弓身更是詭異至極,在弓身的兩頭,各有兩個奇形怪狀的猛獸,張開着血盆大口,那猛獸的造型我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仔細想了想,就是走出了豐都鬼城之後,在進入地府的時候,門口的那兩隻猛獸,正是這個樣子!

我幻化出了魔弓,並使出了亟仙箭,當即隨手一拉,一支黑色的弓箭就出現在了我的面前,我二話不說,對準金仙就射了過去。

金仙冷笑一聲,竟然直接張嘴將這支射過去的黑色弓箭吞入了腹中,並且輕蔑的說道,你就這點本事嗎?

我靠,我最恨別人看不起我的本事,我最恨別人小瞧我,因爲小瞧我就是小瞧聖王,小瞧我就是小瞧魔皇經!

我也冷笑道,有種你就接我十招!

說話間,我拉開弓弦,弓箭連發,用體內的魔氣凝結出箭矢,朝着金仙不停的射去,可金仙站在原地,動也不動,僅僅是揮動一下手中敕令金仙刀,就能讓那黑色箭矢隨手打掉!

眼看差不多了,我心說這是個好機會,金仙在接了我幾招之後,已經麻痹大意了,他以爲我只會這一點小伎倆,也就不會全神貫注,或者將渾身的法力都準備妥當,與我決一死戰。

而我也是瞅準了這個機會,將七星極魔的一天星悄悄的幻化成一支黑色的弓箭,朝着金仙就射了過去!

金仙還以爲這是普通箭矢呢,當即也沒表現出謹慎的神情,還是打算用金仙刀隨意撥弄開,但就在那箭矢即將衝擊到金仙面前的一瞬間,我心中一喜,嘴角挑起一絲微笑,就這個簡簡單單的動作,卻被一旁的雲飄渺看到了眼裏,他大喝一聲,金仙小心啊!

金仙雖然不明白雲飄渺爲什麼讓他小心,但他知道,自己一定又是被我偷襲了!

那一天星化作的弓箭,轉瞬飛到了金仙的面前,轟隆一聲就射在了金仙的身上,頃刻間,金仙身上光芒大震,身上的光芒慢慢的開始暗淡,不知過了多久,他的身影都快要慢慢的消散而去了!

這一幕嚇壞了我,也嚇壞了雲飄渺,更嚇壞了金仙,他根本難以想象,我的攻擊怎麼忽然變得如此威力巨大?

金仙的身影后退了好幾步,勉強穩定住身子之後,他又對着紫金葫蘆吹了一口氣,然後從紫金葫蘆當中飛出許多金光,將金仙的身影填充的更爲充實了一些。

此時金仙已經發怒了,他指着我,咬牙切齒的說道,你這等狡猾之人,切不可再存留於世間,今日就讓我大羅金仙來收了你,吃我一擊! 說話間,金仙就已經蓄力完畢,擡手揮動敕令金仙刀,那一瞬間,敕令金仙刀就像是會瞬移一樣,頃刻間就出現在了我的脖子後邊!

這不是關鍵的,關鍵的是那敕令金仙刀出現在我脖子後邊的一剎那,竟然猛然揮動刀刃,朝着我的脖頸狠狠的斬擊下來!

靠,敢情是打算一刀將我腦袋砍下來啊?!

我不知道使出金石太歲能否抵擋這金仙刀的威力,但這種風險我還是不敢去冒的,畢竟這是跟生命掛鉤的,這不是開玩笑的。

我快速躲開,本想再召喚出魔箭去射金仙,可那敕令金仙刀竟然在我躲開之後,繼續朝着我的脖頸飛過來,好像就認準了我這脖頸,非要砍掉我的腦袋不可!

尼瑪,我也來了氣,心說既然這樣,老子就跟你玩一招狠的!我將七星極魔的七天星幻化成脊椎骨,當即覆蓋到我的脊椎骨之上,我心說老子就用這七星極魔的力量,才吃你一擊,看看你又能如何殺我?

我這倔脾氣一上來,瞬間就不服氣了,因爲七星極魔我並沒有完全吐出來,此時七天星還在我的體內,我直接將七天星化作脊椎骨,覆蓋了我的自己的脊椎骨上。

情到膏肓,首席總裁請住手 頓時我的脊椎骨變的猶如一根經營剔透的水晶柱子一樣,等候着敕令金仙刀的斬擊。

敕令金仙刀畢竟只是針對魔頭有效,對於這種亙古無雙的魔兵來說,我還不清楚威力如可,但我也不會坐以待斃的,控制好了威力最強的七天星,在敕令金仙刀還未落下的一瞬間,我抓住這個機會,趁金仙手中沒有兵器,當即對他舉起魔弓,一瞬間連射三支箭!

這三支箭分別是二天星,三天星,四天星!我心說自己冒着重傷的危險來收拾他,那自然也得玩的瀟灑一點,刺激一點!

背後的敕令金仙刀已經舉了起來,眼看就要朝着我的脖頸上斬落下來了,而我的亟仙箭也朝着金仙衝了過去,因爲他手中沒有武器,我堅信他抵擋起來不會很順利的!

咔嚓!

敕令金仙刀狠狠的朝着我的脖子上砍了過來,這是我第一次正面對陣敕令金仙刀,而且是硬生生的吃了他的全力一擊,並且這所謂的全力一擊還不是雲飄渺指揮的,而是這敕令金仙刀的主人,大羅金仙指揮的!

我感覺後脖頸猛的一震,然後傳來一種劇烈的疼痛,這種疼痛很是古怪,不像是被刀砍出來的疼痛,更像是由於晚上睡覺姿勢不對,然後落枕纔會產生的那種疼痛!

可能是七天星中的超強法力保護了我,眼看我硬生生的吃了敕令金仙刀一擊,我的心思更加的注重那三支亟仙箭了!勝敗皆在這一舉!

三支亟仙箭一前一後的朝着金仙飛去,金仙的臉上陰晴不定,他不知道這是不是我又使出的什麼花樣,如果全力應對,他怕這是我的花招,那樣會浪費他很大的法力,如果不全力應對的話,萬一這就是我的殺招,那可能會將他一擊打成重傷,嚴重的話,會將他直接打回原來的世界裏!

畢竟這金仙是被雲飄渺請來的,一般情況下我是殺不死的,只有將他打跑,纔是最有可能發生的事情。

說時遲,那時快,三支亟仙箭朝着金仙飛快的呼嘯而去,當即一個接一個的戳在了金仙的身上,他原本是在胸前豎立了一塊金光盾的,或許那金光盾的威力不可小覷,但那金光盾畢竟只是法力凝結出來,跟這亙古無雙的七星極魔相比,自然是有高低上下之分的!

第一支亟仙箭射穿金光盾,第二支亟仙箭衝到金仙的面前,金仙恐慌之餘,幾乎是放出了所有的法力凝結出一個光球,瞬間來抵擋這亟仙箭的威力!

當第三支亟仙箭飛過去的時候,第二支亟仙箭已經將金仙的法力消耗的無影無蹤了,金仙此時就像是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人!法力就像是凡人的力量一樣,法力可以無窮無盡,凡人的力氣也可以無窮無盡,但在一定的時間段內,如果一直使用,那就會短暫性的造成法力空缺,就像凡人如果在短時間段之內一直搬運很重的東西,就會短暫性的渾身乏力。

金仙一時半會已經凝聚不出更多的法力了,他似乎連瞬移躲開第三支亟仙箭的法力都沒有了,此時眼睜睜的看着第三支亟仙箭朝着自己的胸膛就射了進去!

那亟仙箭射到金仙的胸膛之上,就像是一盆墨水灑在了一張金紙之上,因爲金仙的身體就像祖師爺一樣,就是一團金光,而亟仙箭則是漆黑如墨,當亟仙箭射到金仙的胸膛上之後,魔氣散發,侵襲金仙的整個身體,所以就像是墨水一樣散開,將金仙的上半身瞬間侵蝕的漆黑如墨!

雲飄渺大驚,他知道今天我倆的對決很有可能就是金仙落敗,他現在還活着,但金仙被我打走之後,他就一定不會再活下來了,他賴以生存的敕令金仙刀,此時還握在金仙的手中,若是金仙離去的時候,把敕令金仙刀一併帶走,那他可就真的要倒黴了!

而我心說趁它病要它命,金仙此時吃了我一記重擊,身受重傷,一時半會還緩不過來,當即我暴喝一聲,將七星極魔全部鏈接到一起,控制七顆星星漂浮在我的四周,使出了魔皇經中的大神通。

七星運轉,羣魔之亂,以我魔皇之威名,攝魂滅天!

七星極魔同時閃爍起了銀白色的光芒,這一點多少有些怪異,因爲魔器的使用,一般都是會飄出黑顏色的氣體,但這七星極魔雖說身爲魔器,但飄出來的氣體已經光芒卻是銀白色的,猶如七顆珍珠漂浮在我的旁邊。

天地間的魔氣快速的被吸入七星極魔當中,金仙臉上帶有濃重的恐懼,此時看我的眼神再也不是那種囂張跋扈,他終於明白,我在內力修爲之上,算不得什麼一流高手,但在寶物之上,簡直就是開天闢地頭一人!

炎神爐我並沒有用來對付金仙,而是用來保護五大魔尊,畢竟他們都是我的心腹,我不想讓他們受到任何的傷害,而此時金仙重傷,他已經無力抵擋我的七星極魔了。

我冷冷的說道,老子不管你是誰,老子不管誰喊了你,總之我就一句話,你收拾我的兄弟,你就大錯特錯,我是一個人仁慈的人,但對於你的做法,我還是不會放過你的,準備受死吧!

說完,我擡手轟出七星極魔,那七顆星星頓時化作七條銀色魔龍,張牙舞爪的朝着金仙飛舞過去。

那七條銀色鱗片的魔龍看起來威武至極,飛身在空中之際,猶如銀河一般,照亮了我們附近的夜幕蒼穹,腳底下雲中城裏的百姓,有一些膽大的站在門口往天上看的人,已經驚呆了!

金仙一臉無望的眼神看着那七條銀色魔龍,此時他已經沒有能力去抵擋了,等死,是他唯一還能做的!

就在我感覺這七條魔龍會將金仙撕咬成碎片之時,忽然從天而降一道金色的大手掌,豁然擋在了金仙的面前,將我那七條銀色魔龍全部擋在了金仙的外邊!

那金色手掌實在是太大了,尼瑪,足足比的上大卡車的車頭一般!我的七星極魔撞擊到那金色大手掌之後,就像泥牛入海,悄無聲息!說實話,這金色手掌可謂是瞬間就破掉了我的七星極魔!

我擡頭望天,咬牙道,是誰!有種站出來! 我暴喝一聲,當即朝着夜幕蒼穹上看去,不一會,兩道身影從天而降,一個是聖王,另外一個就是真武大帝。

我靠,我眼珠子都差點掉在地上,心說他倆不是去豐都鬼城了嗎?怎麼這麼快就回來了?頂多就是一頓飯的功夫啊。

真武大帝微微一笑,輕聲道,是我,這位少年修爲雖說不算深厚,但自身這一番機遇則是不可小覷,不如今日就賣我個薄面,如何?

我一愣,心說真武大帝這等高高在上的人物,竟然跟我說客氣話?

哎呀臥槽,這讓我頓時有點摸不到北了,我撓了撓頭笑着說,武帝,你太客氣了,你說什麼就是什麼,我都聽,放心吧。

真武大帝笑了笑,隨即點頭道,大羅金仙我不認識,但我與仙界至尊還是認識的,若是今日當着我的面將這大羅金仙打的形神俱滅,我見了仙界至尊也不好說話,對吧。

我忙不迭的點頭道,恩,對對對,您說的有理!

真武大帝又笑了笑,頗爲滿意的點了點頭,當即又對金仙說道,你從哪裏來,還回哪裏去吧。

金仙當然不敢反抗真武大帝的威嚴,只能嘆了口氣恩了一聲,然後灰溜溜的化作一道金光,飛進了紫金葫蘆當中,而那紫金葫蘆此時朝着夜幕蒼穹飛了上去,消失在了燦爛的星河當中。

聖王不知與真武大帝聊了些什麼,反正真武大帝此時看我的眼神,充滿了欣賞,看的我都有點不好意思了。

兩人又低聲說了幾句話,最後真武大帝頻頻點頭,然後與我點頭道,那今日我就暫且先離去,日後若是有事,可以隨時找我。

說完,他駕馭着五彩靈龜,帶着龜蛇二將以及金童玉女飛到了星河之中,化作一點金光消失不見,聖王則是擡手收回了炎神爐,將炎神爐中的五大魔尊放了出來。

本來冰魔被金仙砍了一刀,身上冒着濃重的黑氣,但躲在炎神爐中好一會,傷口竟然完全癒合了!

看來這炎神爐可是個好東西啊,裏邊的魔氣可以用來進攻對手,同樣也可以用來自己吸收,痊癒傷勢!吊,真心吊!

當聖王來到我面前的時候,我裝作很自然的樣子說道,對了,我今晚幹掉了刀皇,那什麼,你不會生氣吧?

聖王一愣,當即臉上露出了不愉快的神情,他嘆了口氣說道,哎呀,你怎麼殺掉了刀皇?

我一看聖王在演戲,我靠,我心說我也演,論演技,我特麼絕對是奧斯卡影帝級的人物!

我回道,刀皇來找我報仇啊,我日,他拿刀架在我脖子上,我不還手豈不成了傻比嗎?

聖王不吭聲了,我繼續道,他打我,我肯定還手啊,我要是不還手,就我這五大魔尊都不同意,你們說是不是?

五大魔尊很有默契的同時點頭,非常配合我!

聖王又嘆了口氣說,也罷,大人,我還有點事情要忙,就先行告退了,等我忙完了事情,我們就趕往地獄魔池。

我說好啊,我等着唄,說完,聖王對我揮揮手,駕馭着黑色雲朵飄向了遠方。

雲中城的上方,只剩下了我,五大魔尊,還有云飄渺,以及漂浮在最上方的鯤鵬。

我震動大黑天神翼,來到雲飄渺的面前,當即冷喝道,時至今日,你終於落在了我的手中,不容易啊,你個老狐狸!

雲飄渺漂浮在原地,嚇的渾身顫抖,我冷喝道,走,給我下去說話!

我們一羣人來到了地面上,腹中乾坤的燒雞正好也吃完了,當即雲飄渺撲通一聲就跪在了地上,哭着對我說,我錯了,我真的錯了,我不該害你啊。

我也沒吭聲,左右四看,就坐在了腹中乾坤的旁邊,畢竟這是一個大石磨,位置還空餘出了一些,坐在石磨上,我摸了摸兜,剛纔打鬥的時候,並沒有讓香菸給我打壞,此時從兜裏摸出一根,擡手從指間冒出一團神將之火,將香菸點燃。

嘶!

我用力吸了一口,說實話,每次跟女人弄完,還有每次跟男人拼殺完,我都要抽上一根菸,這感覺真叫一個爽,具體爲啥爽,我也說不上來,反正就是爽。

眼前雲霧繚繞,我冷冷的看着雲飄渺,還未說話之時,冰魔就眯着眼睛說道,大王,不要廢話了,這種人留着,絕對是個禍害!

火魔也是暴喝一聲,當即就要祭出金烏馭火旗來幹掉他,可雲飄渺此時就像是一個娘們一樣,哭哭啼啼,跪在地上,朝着我跪着走了過來,到了我的面前之時,一把鼻涕一把淚的哭訴,求我饒他一命,哪怕是毀掉肉身,留下元神也行。

我這個人就是心軟,他這麼一求饒,我就有點不想下死手了,素兒一看我這幅表情,當即就來到了我的身後,將身子伏在我的後背上,悄悄的在我耳邊說道,大王,你是要成爲統領萬衆魔族子民的魔皇,你可不能心慈手軟,尤其是這種曾經要陷害我們的仇人,更加不能放過。

素兒伏在我的耳邊,輕聲言語的時候,她口中的熱氣噴在我的耳根上,讓我感覺渾身一陣痙攣,都有點男性特徵小激動了,我趕緊揉了揉耳根,然後回頭看了一眼素兒,過了一會才點頭道,好吧。

我剛說完,還沒來得及轉頭之時,忽聽一聲,既然想讓我死,那你也得死!

這一聲是雲飄渺的暴喝,幾大魔尊已經衝了過來,但爲時已晚,雲飄渺瞬間暴起,手持兩把金色小簪子,朝着我和素兒就戳了過來,因爲我剛纔是轉頭看向素兒的,而素兒的注意力也在我的身上,所以並沒有會想到發生這種事。

只聽噗嗤兩聲,我的小腹和素兒的小腹上,各插了一把金色的小簪子,那小簪子竟然在雲飄渺的手中用力一擰,尼瑪,瞬間開花了,我的小腹就像是一顆炸彈被轟然炸開一樣,疼的差點罵娘了!

素兒也是疼的哎呀了一聲,此時另外幾個魔尊已經出手,他們放出自己的最強殺招,瞬間將雲飄渺的肉身打的稀巴爛,過了一會,他的碎肉中飄出許多透明的光芒,那些光芒就像是一個個螢火蟲一樣,到最後慢慢的聚集到了一起,形成了一個猶如幻影一般的雲飄渺。

沒錯,這就是他的元神了!

火魔根本就沒有廢話,祭出金烏馭火旗,只見那面旗子上紅芒一閃,頓時將雲飄渺的元神收了進去,隨後火魔閉眼念動咒語,裏邊傳來了雲飄渺的痛苦咆哮之聲!

火魔冷哼一聲說道,老子不會讓你輕易弄死的,我要折磨的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幾大魔尊同時涌過來,扶着我和素兒,我低頭一看,臥槽,那金色簪子展開花朵之後,我小腹的傷口猶如拳頭大小,此時正在泊泊流血,我一咬牙,噗嗤一聲拔掉了這暗器,傷口迅速癒合,但我發現,傷口開始迅速變得漆黑,我的丹田好像又被一團黑氣所包裹了!

尼瑪,難道我又中了無神劇毒?

想到這裏,我趕緊轉頭朝着素兒看去,素兒也微蹙秀眉,輕咬貝齒,用力拔掉了那金色簪子,她是魔尊,傷口幾乎是瞬間復原的,而且她穿着性感,用我以前的話來說,就是該包的包着,該露的全露出來,此時她光滑如玉的小腹迅速癒合,單從外表我也看不出有沒有受傷。

我就趕緊問道,你的魔心有沒有被禁錮?一羣人的目光都趕緊看向了素兒。

素兒捂着小腹,閉目感受了一番,隨後睜開眼睛驚恐道,我中毒了! 我靠,我一拍大腿,心說完蛋,這雲飄渺臨死之前,做出最後的困獸之鬥,正好素兒剛纔站在我身後,告訴我不要心軟,你說這雲飄渺也真夠操蛋的,他刺誰不好,偏偏就刺素兒我倆,哪怕是刺我和腹中乾坤也行啊,一個女孩子他也下的去手!太卑鄙了!

不過回過頭來仔細想想,他要真的刺我和腹中乾坤,那打死我,我也不會跟腹中乾坤一起解毒的,我寧願自己被毒死..

眼下所有的事情都已經處理乾淨,百姓們房屋中的燭光也都吹滅了,我對衆人說道,各自回宮吧,今晚消息沒有走漏,明天琴帝和魔王會來這裏,屆時還有一場惡戰,大家小心點。

衆人點頭,隨即離開,腹中乾坤身軀肥胖,走的很慢很慢,其餘幾個魔尊早就離開,只剩下了素兒,還有腹中乾坤以及我,我們三個人。

我倆受了傷,素兒魔心被禁錮,我的丹田也被禁錮,我倆使不出任何法力,只能靠走路回去,正好腹中乾坤也走的慢,我發現這貨神通廣大,能吸收各種法力法寶,但他就是不會飛,不會瞬移,好像他使用土遁之術的時候,速度也是慢的出奇。

越往前走,我的小腹就越疼,素兒也是一聲不吭,微蹙秀眉,我知道,她也很疼,畢竟無神劇毒乃是上古劇毒,這玩意的歷史悠遠,若非是聖王在豐都古典籍裏邊看到過破解方法,那還真沒辦法解開。

腹中乾坤看了我倆一眼,然後嘟囔道,你倆走路比我還慢啊,我點點頭,咬着牙說道,老子中毒了,不敢用力。

腹中乾坤傻傻的哦了一聲,看了一眼素兒,當即就走到我倆面前,一手抱一個,直接將我倆放在了他的肩頭上。

我靠,我和素兒都嚇了一跳,這腹中乾坤身寬體胖,行走起來就像是一個人肉堡壘,他的肩膀又寬又軟,尼瑪坐上去就像坐沙發一樣。

我坐在他的左肩,素兒坐在他的右肩,我倆對視一眼,各自忍不住笑了出來,我心說這可比火麒麟坐騎要拉風的多啊。

腹中乾坤託着我倆,慢悠悠的哼着小曲朝着宮裏走去,我很是感慨,心說一個如此威猛的奇人異士,當初絕城劍聖爲什麼不好好利用?

我拍了怕腹中乾坤的腦袋,小聲問道,你爲什麼願意跟着我啊?

腹中乾坤一愣,然後歪着腦袋想了一會,對我說道,跟着你有燒雞吃啊。

素兒再次展顏一笑,我倆同時感嘆,這腹中乾坤其實挺單純的,很容易被人利用,就像我隨便用一隻燒雞就能策反他,讓他幫我對付天蟬子一樣。

我對腹中乾坤說道,那你以後好好跟着我,不要聽別人的話,就聽我一個人的話,我天天給你燒雞吃,你看怎麼樣?

腹中乾坤欣喜道,好啊好啊,以後我就聽你一個人的話。

回到了宮殿之後,我吩咐侍衛給腹中乾坤安排了一處住所,畢竟這也算是我的得力猛將,也要好生招待。

對於素兒,我則是有些尷尬,畢竟我倆的關係從名義上講是上下級,但從實際關係上來講,那就跟兄弟姐妹一樣,要是讓我隨隨便便對她下手,我多少有點不好意思。

當即我對素兒說道,那個…你也趕緊回去休息吧,至於解毒的事,緩一緩吧..

素兒面紅耳赤,輕咬貝齒,過了一會微微點頭道,恩,好。

告別了素兒,我一人坐在空曠的雲闕殿,心中感慨萬千,我這一路走來,兇險無數,不知道爲什麼,我忽然有點想家,有點想婷婷他們,雖然我來到豐都鬼域也僅僅是一個月的時間,但我真的挺想她們。

我心說成魔之前,一定要回一次陽間,找婷婷以及周璐璐還有河神詩韻,陪她們好好的過幾天。

還有那個在我面前大大咧咧無話不談的小師妹,不知道現在有沒有變乖。

就在我獨自坐在龍椅上思索事情的時候,忽然旁邊的仙鶴燈亮了起來,我定睛一看,是領頭侍女玉姐將仙鶴燈點燃了。

沒等我說話,玉姐就先問我,這麼晚了,大人怎麼還沒去休息?

我嘆了口氣說,哎,剛跟別人幹了一架,我感覺渾身的骨頭都散了,我也是剛回來一會。

玉姐哦了一聲,點了點頭,此時我左右四看,然後對她小聲說道,玉姐,你過來,幫我個忙。

玉姐臉一紅,踏着小碎步走了過來,因爲龍椅很是寬大,我脫掉了鞋子趴在了龍椅上,對玉姐說道,剛纔打鬥的時候我也沒感覺,現在打鬥完了,我渾身都疼,你坐我旁邊,幫我捶捶背,按摩一下吧。

玉姐驚訝的張大了紅脣,她愣了好久都沒說話,我一歪頭看向了她,問道,怎麼,你不願意嗎?

她趕緊搖頭道,不是不是,這龍椅我可不敢坐,那是九五之尊的位置,我就跪在你旁邊幫你按摩吧,大人你看可好?

哎,我嘆了口氣,然後對她說道,沒事,儘管過來坐吧,什麼龍椅不龍椅的,在我眼裏這玩意就是個破椅子,還沒我家的席夢思牀墊軟呢,你儘管坐,沒事。

我好說歹說將她拉了過來,當她坐下來的一瞬間,屁股就像是被炸了尖刺一樣,身子猛的就抖動了一下,可能這龍椅真是她不敢想象的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