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與破言族的事情封雲已經了解了不少,當下道:「你的意思就是說破言族就是一切的中心?」

尼克斯道:「也許在現代這個和平的世界來說戰爭是多餘的,但是被複活的那些神魔們仍然保存著他們霸主的心態,只要有力量存在有他們存在戰爭就永遠不會終止,唯一的辦法就是從力量的來源做突破口,而你們幾個破言族的傳人也就成了中心。」

聽起來似乎很複雜的樣子,但事實上卻十分的簡單,封雲也很快明白過來,但現在讓他想起的卻不是未來戰爭多麼多麼的可怕,而是剛剛不久死去的霍青,思緒跟著情緒跳動,封雲無法表達現在的心情。

文志宇道:「不管發生了什麼事情我們自己都會解決,至於你口中的霸主所指的是什麼好象跟我們沒有什麼關係吧。」

尼克斯道:「你們之前的談話我已經聽的很清楚了,如果不是四代神靈的復活那麼九級天使也不會這麼快在人類中尋找傳人,這一切都是有原因的,事情已經發生到了這種地步,你們應該也知曉了吧。」

封雲變的平靜下來,從談話中也看的出眼前這個尼克斯並沒有將他們殺死的目的,當下穩定了下自己的情緒,然後道:「難道你們的歷練比虹和統治號還要強大嗎?」

尼克斯道:「你所說的那些都是無法相互對比,因為各自有各自的強大之處,不過最重要的是誰才是霸主,可能這個更比較重要吧。」

封雲冷哼了一聲,道:「這個世界不需要什麼霸主,無論有在多的東西出現世界都還是一樣和平的,這大概是你想象不到的,我們不會讓世界失去和平的。」

「我們?你是在說你們幾個孩子嗎?還是在說你們的升龍戰隊?難道你還沒有看清楚,現在不斷蘇醒不斷復活不斷強大的可都是西方神界,在東方已經不會在有什麼力量了,儘管那裡是能力的來源是破言族的誕生的地方,但那已經是過去了。」

她的話嚴重的影響到了文志宇的情緒,狠狠的說道:「你也只能活在你那小小的世界而已了,看來你還沒有見過東方最強的能力戰士吧,這樣的話還真怪可惜的呢。」

尼克斯並沒有因為文志宇的話而憤怒,反笑道:「這艘船的目的正是東方,我相信你們的存在會吸引到很多東方的神結戰士,到那個時候就讓你們見識一下,什麼才是能力,才是強大!」

封雲思索了片刻,猛然道:「你的意思是……用小宇做誘餌消滅東方神話嗎?」 第十章昆沙門天(一)

「人類的信仰決定著他們生存的方向,因為信仰的不同所以就有戰爭,兩方的目的都是一樣的,就是只在這個世界上留下一個信仰,那樣一切都會變的平靜起來。」尼克斯閉著雙眼說著,似乎在宣傳著她的教意。

封雲道:「那樣只是神之間的戰鬥平息了,人類之間還會因為信仰繼續戰鬥著,你有想過這些嗎?」

「勝利永遠會倒向強著那一方,所以不會發生你所說的那種事情,這點你都不明白嗎?這就是力量是它存在的意義。」尼克斯猛的睜開雙眼並憤怒的說著,但她的情緒很快平靜下來,並道:「現在的爭吵是絲毫沒有意義的,因為我們馬上就要達到目的了,那個地方……」

封雲轉過頭看著遠方,但並沒有發現陸地,一切依然是茫茫大海,封雲還不能理解尼克斯的意思更不知道她所說的目的指的是哪。

文志宇也注意的四周但『迷』茫的大海上看不到什麼東西,況且現在天『色』已晚只能感到海風在身旁呼嘯在感覺不到別的東西。

尼克斯凝視著遠方,道:「夜晚永遠是那麼的美麗,是我們的嚮往,儘管即將要面臨死亡一樣戰鬥我們一樣會感到非常的興奮,能為組織付出自己的生命是我們多麼渴望的事情啊。」她的聲音在海中飄『盪』,相信也隨著海風傳到了遠方。

這一晚上很安靜也很平靜的度過了,什麼也沒有發生,天亮時文志宇才醒來,自己是在什麼時候睡著的都不知道,但一旁的封雲仍是睜圓了眼睛,看樣子是一晚上都沒有睡,船另一邊的尼克斯也是一樣,文志宇『揉』了下自己的眼睛站起身來,眼前竟然是一艘巨大的輪船,象是一艘游輪,他們所在的小船和之比起來是那麼的微小。

「這個是?」文志宇看著游輪說到。

封雲道:「是早上剛剛出現的,我還無法從表面上看出什麼,不過尼克斯所指的目的應該就是它了吧。」

很快尼克斯走到了他們的身邊,道:「我們終於到了我們要到達的地方了。」

這句話讓封雲很不舒服,因為封雲不喜歡自己被當作工具一樣使用,那種感覺是無法言語形容的,兩手握緊了拳頭,恨不得把眼前這個女人掐死,但眼前也只能暫時忍下了。

游輪似乎也正是沖著他們來的,等他們的船靠近游輪時兩個似乎都停了下來,靜止在了海面,文志宇抬起頭看著高大的輪船那上面站著一個矮小的身影,距離不算很遠文志宇也看的很清楚,那人不到一米六的身高,引人注目的是他那在陽光下發光的腦袋,一身和袈裟差不多的衣服『露』著半個身子,脖子上掛著一串由四個珠子組成的項鏈,腳底是一雙木屐,這讓文志宇想起了日本人。

游輪上向下拋下一個爬梯上面那個矮人道:「歡迎我們的客人!」

他開懷並張開雙手示意歡迎的意思,尼克斯把帽子向前拉了拉然後順著爬梯向上爬去,並道:「你們在這裡等著。」

封雲冷冷的哼了一聲,道:「我可不是隨便聽人擺布的工具,你認為我會聽你的話嗎?」封雲說完便和文志宇順著她的身後向上爬去。

片刻三人便一起爬到了甲板上,偌大的甲板上只站著那個矮人一個身影在看不到別人,這似乎不太合常理,封雲也很謹慎的注意的四周。

「這個傢伙是什麼人?……你的朋友嗎?」文志宇低聲在尼克斯的耳旁說著。

封雲則道:「不,這應該是她的敵人。」

尼克斯道:「這應該就是我們的東方第一站了,昆沙門天!」最後四個字說的格外響亮。

「這個矮子叫昆沙門天?」封雲心中默默的說著。

矮子點了下頭,並對尼克斯的聲音感到驚訝,道:「你好象不是他們中間的一個,你到底是什麼人?」昆沙門天的名字知道的並不多,封雲幾人中更不會有人知道現在突然說出自己的名字,只能說明這個人並不是他們一起的。

尼克斯慢慢把帽子摘了下來,『露』出的是那披散著長發,昆沙門天看了片刻,道:「尼克斯!」

這兩個人象是十分熟悉的樣子,都叫著對方的名字,細心的封雲在昆沙門天的左臂上發現一個標誌,這個標誌由兩道七『色』的狐仙交叉組成,象x一樣印在左臂肩膀上。這個標誌是封雲從來沒有見過的,現在第一感覺就是好奇,道:「那個標誌是……」雖然不知道那個標誌是什麼意思,但一看到那個標誌總能聯想到什麼。


聽的這句話的文志宇也向那個地方看去,但他之前卻沒有發現,暗道:「封雲這個傢伙還真是細心啊,難道這個傢伙也是什麼組織的嗎?」

尼克斯對一旁的封雲說道:「你是在說那個標誌嗎?那是虹組織暗部的記號,只有高級成員才配擁有這樣的標誌,可惜這個傢伙已經退出了那個組織,現在的他只是孤身一人而已,你們不用擔心交給我就可以了。」

尼克斯十分有信心打倒對方的樣子,但封雲卻沒有從尼克斯的身上感覺到多強的能力,暗道:「難道她的能力已經超過了我的感應意識了嗎?如果不是這樣的話……」封雲不敢在想下去因為眼前這兩個傢伙實在是太強了。

昆沙門天道:「明明知道我在找他們卻還將他們送上門來,你這傢伙到底是什麼意思,要討好我嗎?」

尼克斯搖了搖頭,道:「只是簡單的考慮人類以後信仰的未來,所以本組織決定將東方的神話完全消除,相信只有這樣世界才能恢復平靜。」

聽此昆沙門天已然大怒,左手上立刻凝聚出一個金『色』光碟,那種速度幾乎是隨心所欲,而封雲幾人卻需要一定的時間才可以凝聚,這就是差距,封雲暗道:「這種速度……」

光碟突然脫手飛出,尼克斯絲毫沒有慌張而是抬起手並用自己左手上的黑『色』光碟抵擋住,兩人的速度都是奇快的,甚至超出了想象。

尼克斯道:「昆沙門天最厲害的招數也就是你的三門四將了,現在就趕緊使出來讓我見識一下吧。」


昆沙門天道:「你這個傢伙……不管怎樣憑你的力量就想打敗我嗎?」

尼克斯道:「越高的挑戰才越有意思,不是嗎?希羅神跡將會很快遍布世界,壟斷能力界,因為這個世界只需要一個信仰……那就是希羅神跡!」

「別開玩笑了!」昆沙門天帶著憤怒的表情起身衝上前來,他的右手上不知道在什麼時候已經多出一把扭曲異常的巨鐮。

封雲見狀拉住文志宇退身到了一旁,畢竟這是神級的戰鬥,他們這樣輕易差手勢必會有生命危險,到不如先觀察一會在說。 第十一章昆沙門天(二)

鐮刀雖然龐大可在昆沙門天的手裡卻揮動的那麼自如,尼克斯並沒有戀戰的意思,儘管對方進攻瘋狂她都能用矯捷的身法避開。

尼克斯不斷的躲避著進攻並很快跳躍到第二層甲板之上,道:「,夜盛!」

在尼克斯的手中也多出一個武器出來,只是這個武器更近似於傘狀,奇怪的形狀不得不讓人懷疑它的能力,一擊為中的昆沙門天回頭追擊上去。

尼克斯絲毫沒有怠慢持傘頂上前去,在兩人都不清楚對方能力的情況下戰鬥方式卻都選擇那麼的強硬,昆沙門天的眼前突然出現一片黑『色』的東西,並不斷的擴大,在這個時刻昆沙門天終於明白了什麼,道:「魔界的……」

這句話還沒說完便已經被黑『色』的傘團團包住,尼克斯則將傘收到了手中,道:「面對魔界的力量你是那麼的無助……」

「多聞天-沙門!」

儘管看不到了昆沙門天的身影卻依然能聽到他的聲音,只見一到綠光破傘而出,在空中多出一個人影出來,這人也是手持一把傘全身呈綠『色』,他的樣子更是嚇人。

尼克斯一下沒有反應過來,沙門將手中傘拋出,只見那把傘慢慢飛起並在空中旋轉著,意有將萬物吸入之勢,尼克斯忙道:「四將之一嗎?在這個情況下居然還可以……」現況已經不容她多加思考,兩將自己手中的黑傘也扔到了空中。

兩傘旋轉著並且相互對立,隨著力量的增強這兩把傘也在互相靠近,尼克斯暗道:「在這樣下去的話」

片刻后昆沙門天的身影從黑傘中慢慢顯示出來,封雲道:「好強大的力量……」

黑傘的力量慢慢被壓制下來昆沙門天也很快從中逃脫,看到剛剛要被自己制服的昆沙門天竟然再次復活尼克斯已是無比的憤怒,而剛剛被昆沙門天召喚出來的沙門則化成一道極光飛到了他那把傘中,但這並沒有結束,那把傘馬上合攏並撞向尼克斯的黑傘。

這種強烈的碰撞也是可以預想到的,但是尼克斯不能接受的,空中形成一個黑球,這黑球並慢慢擴大,封雲道:「要爆了嗎?」

在封雲剛說完的那一瞬間那黑球突然破裂並在空中消失了。

昆沙門天道:「即使是希羅神跡也不可能擁有這樣的力量,你到底是什麼人?」

這把傘似乎對尼克斯起著巨大的作用,看著它爆炸尼克斯的情緒變的不穩定起來,顫抖的聲音說道:「怎麼可能……」

昆啥門天靜靜的站在下面的第一層甲板上看著上面的尼克斯,少時后才說道:「不管你的目的何在我不會在手軟了。」說完俯身蹲在了地上。

封雲馬上意識到了什麼,並對身旁的文志宇說道:「不管他們戰鬥的結果如何剩下的那個人都是我們的敵人,如果不想做工具的話我們必須這樣。」文志宇點著頭並沒有說話。

「欲界之門-開!」

天地共分三界,為欲界、『色』界、無『色』界,同樣在這三界中也存在著強大的力量驅使者,昆沙門天正是已自己的能力打通了這三界的界門。

欲界雖然為最低層的一界卻擁有著極為強大的力量,尼克斯在挑戰昆沙門天之前對這點自然是十分了解的,輕輕的哼了一聲后,道:「終於可以開始了。」

昆沙門天的身體突然膨脹,那種力量透過他的身體流溢到四周,整個甲板都因此震動,而昆沙門天腳下那塊地方已經裂出一到巨大的縫,尼克斯很平靜也很冷靜的看待眼前的一切,起身躍了下來。

面對尼克斯的突然反攻昆沙門天有點不趕相信,鐮刀已經在手中極速旋轉,兩人很快交戰到一起,這些都在封雲的細微觀察之下,只有記住兩人的戰鬥方式才有可能從他們的手中逃脫,在說這茫茫大海想要立刻逃離卻也沒那麼簡單。


而現在的尼克斯和昆沙門天早已經忘記了封雲和文志宇的存在畢竟對兩人而言對方都是一個棘手的敵人,稍有不甚都會喪掉『性』命。

開通欲界之門的昆沙門天力量的確變強了不少,每一招普通的攻擊都造成強大的傷害,換成普通的對手看到這樣狀態下的敵人都會稍避等其狀態解除后在加進攻,但尼克斯卻絲毫沒有畏懼,在封雲解釋中只能說明對方有著一定的戰勝把握方法。

昆沙門天也是十分小心的,暗道:「居然敢和這種狀態下的我展開近身戰鬥,這個傢伙還有什麼其他特別的本事嗎?」

尼克斯手無寸鐵而對方手持巨鐮想要靠近到真的是困難之及。

幾十招后尼克斯仍是無法近身只好退身回來,昆沙門天也消耗了不少體力,只怕在不過一些時間欲界的能力就會慢慢的消退那個時候就更難禦敵了,必須在次狀態尚還有的時間內把對方打倒。


尼克斯兩手合十,道:「集屍之術!」

只見朦朧的天空中掉下無數滴黑『色』的『液』體如同在下雨一樣,很快在昆沙門天的身體四周布滿了這些東西,這些『液』體落地后馬上開始變動,漸漸在地上形成一個人形的狀態站立起來。

那樣子十分的嚇人,腦袋上只能看見一雙發著淡淡灰『色』光芒的眼睛,然後是兩隻利爪一般的手,這些東西慢慢的向昆沙門天走來。

昆沙門天哪裡將這些東西放之於眼中,手中鐮刀輕輕一揮便將兩個斬成四段,只見被斬成兩斷的屍體很快在地上慢自結合起來,但樣子卻和斬斷之前有了巨大的差異,從新組合起來的屍體由原先的兩條手臂變成了四條,但昆沙門天相信區別不會僅此而已,當下起身躍出了屍群,開始對著這些屍體端詳起來。

「集屍女神-凱雷斯的集屍之術,黑暗女神俄瑞波斯的暗『液』之術,這個傢伙將它們完全結合了嗎?」昆沙門天用很低的聲音自言自語著,但還是被尼克斯聽見了。

尼克斯陰險的微笑聲打斷了昆沙門天的思路,並說道:「既然這樣的話那我叫直白的告訴你吧,這就是死神-坦那托斯的傑作,是他拯救了我們,並且用最巧妙的最神奇的術將我們結合起來,這真是太神奇了,這樣狀態的我們是沒有人能打敗的……」 第十二章黑暗系

啪!

木屐落到甲板上的聲音,現在的昆沙門天已經不會在冒然的進攻,暗道:「看來這些屍體越是受到攻擊變會變的越強呢。」

尼克斯道:「這就是完美,也是坦那托斯最偉大的藝術,現在就讓我來展現它吧……」說完整個身體升起七八米高的黑煙,這些煙霧以火苗的形狀迅速從她的身體中膨脹出來。

這種場面讓封雲想起了在遍原時看到的一幕,就是文志宇所召喚出來的眾雷神與魔神-導亡師的戰鬥場面,神與神之間的戰鬥就是異於人類的能力,封雲道:「看來這裡已經不太安全,只怕他們之間的戰鬥會波及到我們……」

封雲的擔心也不是沒有,文志宇也感到了這兩人力量的強大,隨道:「可是現在我們又能躲到哪裡去呢……」

地上的黑『色』屍體張牙舞爪的向昆沙門天沖了過來,它們的速度雖然不快但他們卻可以將自己的手臂無限的延長,象一條條的繩索從四面八方包圍過來,昆沙門天還沒有搞懂對方的目的,當下把戰鐮收了起來,暗道:「雖然摧毀了那把傘,但是……」

情勢緊急是不容多思的,昆沙門天終於定下心來,道:「既然這樣的話……之門-開!」

一個螺旋式風暴從昆沙門天的腳底捲起,直達十幾米多高,尼克斯早應該會料到他有這樣的招數,道:「這就是第二重門,之門了嗎?」

黑『色』屍體並沒有畏懼他的這種力量,那些繩索一樣的手臂仍然繼續席捲而來,但這次讓人看到了異常,隨之而來的不僅是他們的可以無限延長的手臂還有他們的整個身體,這種吸力很強但它所對應的效果是有限制的,封雲和文志宇仍是安然無恙的站在那裡絲毫沒有受到影響,只是那些屍體完全被吸了進去,並且不見了蹤影。

等完全將屍體吸收完畢那種力量的氣焰才算平淡下來,昆沙門天道:「看來真是那個樣子的呢……」無論是屍體或者什麼惡靈都出自於低層的欲界而這些都是欲力量的驅使,但昆沙門天用欲界的力量進行攻擊時這些東西反而更強,能具有這種力量的也只有你了,雖然昆沙門天擁有了開通三界之門的力量可他的能力僅限制在開通兩門而已,所以他的選擇也決定著他的生死。

大唐頑主

昆沙門天起身躍到了高空,並高舉戰鐮,在鐮刀的刃處慢慢形成一個光圈,昆沙門天將鐮刀迅速的旋轉起來然後俯衝向那黑煙之中。

封雲連忙在身體的周圍架起風之屏障盡量將那些黑煙阻止到外面,文志宇道:「不見了……」

兩個人都在黑煙中消失了,封雲暗道:「以這兩個人的力量戰鬥不會就這樣結束的。」一陣強大的海風吹過帶走了些黑煙封雲盡量借這陣感受著裡面的動靜,但給他的卻是一陣安詳,完全感應不到戰鬥的趨勢。

嘿煙中戰鬥並沒有停止,並且瘋狂的繼續著,昆沙門天道:「只有在黑暗中才能發揮自己力量的黑暗女神俄瑞波斯想用這些黑煙來代替嗎?難道這就是你最後的掙扎嗎?」昆沙門天一邊用自己鐮刀上的光圈吸收著黑煙一邊說著。

尼克斯道:「如果不是這樣的話你怎麼會跑進來呢……哈哈……」陰險的笑聲讓人有點無法接受。

昆沙門天很快意識到了什麼,但仍是在黑煙中慢慢的行走著,憑著自己對這艘船的了解即使被籠罩上了黑煙依然很清晰自己的位置,尼克斯道:「看來你也只能被永遠的籠罩在這些黑煙當中了……」

昆沙門天站住了腳步一動不動,自己眼前仍然是那片黑煙在沒有別的東西,尼克斯道:「我早就說過的,這是坦那托斯大人最偉大的藝術!」

然而在外面看來那些黑煙已經完全消失了,尼克斯靜靜的站在距離昆沙門天不遠處,但昆沙門天的視覺里仍然是充滿了黑煙,尼克斯道:「有一點你說的很對就是俄瑞波斯只有在黑暗中才能發揮自己最強大的力量,當然,她也可以在別人完全看不見的時候同樣強大,這要歸於復仇女神奈米西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