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冷酷無情,帥到爆表的秦一被這麼一丟,帥氣全毀啊。不過完全不尷尬,繼續就站起身來:“正因爲是兄弟。”

柳青不好插言,畢竟這秦一的冷酷是出了名的,他不想自討沒趣,在一旁有些幸災樂禍的看着這一幕。秦林狠狠地白了他一眼。

秦林走到秦一身旁,拍了拍秦一的肩膀。本來打算說什麼,但是深吸了口氣,又咽回去了。


轉身來到桌上,騰三個杯子,每個裏面分了些水。咬破了食指,在三個杯子裏都滴了幾滴血。

又對着秦一和柳青說道:“你們過來照做。”

那二人雖然不明白,但是也不猶豫。那秦一更是氣人的很,豈止是一滴,十滴都不止了。秦林也懶得說這個人了。

然後讓他們一起拿起杯子:“我說什麼,你們就說什麼。”

秦林來到窗口,推開窗戶,舉着杯子:“我秦林!”

那二人不太明白,但是依舊跟着唸了:“我秦一/我柳青”

“今日在此對天地立誓!”

“今日在此對天地立誓!”

“與秦一、柳青二人結爲異性兄弟!”

“與秦林、秦一/柳青結爲異性兄弟!”

“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

“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


“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

“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

“違背誓言,天誅地滅,永世不得超生!”

……

秦林狠聲到:“唸啊,我靠!”

“違背誓言,天誅地滅,永世不得超生!”

三人一飲而盡,秦林笑道:“這纔像話嘛!”然後盯着秦一:“以後不準叫我主人了!”

秦一的秒回不變:“不行!”

秦林氣的低頭就開始要找掃帚,找鞭子抽這傢伙。柳青在一旁笑道:“那二哥以後就別那麼嚴肅了吧。要不秦大哥真有些抓狂了。”

秦一猶豫了一下,點了點頭。

秦林冷哼聲:“他老三,你老四,我纔是老二。我考,呸呸呸,我是二哥。家裏還有個大哥呢。”秦林真的感覺這老二當的有點晦氣。

柳青依舊選擇了沉默。 第二天,一早秦林三人便收拾好了東西來到了與那駱駝商人的約定處。

不片刻那駱駝商人便來了。簡單交談一陣,準備出發了。

“喂,你們等等。”

回頭一看,正是昨天那捱了一巴掌的女漢子。

秦林靠在駱駝上,也想看看這女漢子又要什麼。

女漢子走近,也不看他和柳青,只是盯着那酷酷的秦一:“你打了我,我就是你的人了,帶我走。”

秦林晃當一下,差點被站得穩。秦一自然是沒表情的白了她一眼,柳青也笑道:“你這女人有神經病吧?”

那女漢子依舊只盯着秦一:“我叫阿五。我爹說了,誰打了我就得娶我。”

秦林是無語了,扭頭不想看這女神經病,自顧自的欣賞着駱駝。

秦一是不會鳥她的,柳青只能傳話了:“喂,姑娘。請你自重好嗎?”

女孩子轉向柳青,怒目瞪着:“老孃的事輪不到你來管!你打了老孃老孃就賴着你,你試試看。”

柳青嚇得一哆嗦:“神經病!神經病!……”

那駱駝大漢用民族語言與那阿五說着什麼,但是好像也沒說通。

秦林懶得耽擱時間了,開口道:“走吧。”一行人就準備出發了。

那阿五長的確實很普通,還帶着高原紅。主要是個瘋子啊!哎,秦林心中也是暴汗:奇葩奇葩。

?衆人走了沒幾步,那女漢子衝上來就要撲住那秦一。結果呢,秦一根本不帶一絲猶豫,一腳踹飛了。

路上秦林問道那駱駝漢子,原來果真是個瘋子。一直都在這城裏瘋瘋癲癲的到處惹事,只是都礙於是個女人,這些很多也都是普通老百姓,也不會說下手殺了她。

可是秦一這些人不一樣了。殺一個?真要是有必要,殺一百個都不帶眨眼睛的。

一路上說說笑笑也就淡忘了過去,漸漸的開始進入了沙漠,已經看不到剛纔的那座城了。

秦林的心裏一直最想去的幾個地方之一就有沙漠。

只是沒料到,前世沒有去得成,這一次倒是彌補了遺憾。


……

一路無事,已經到了沙漠的中心地帶,一陣陣更加猛烈的風沙走石吹得衆人有點睜不開眼。

如果按照穿越以前,一番場景絕對是已經將秦林給嚇尿了。

ωwш★ Tтkan★ CΟ

雖然說這一路上讓秦林衆人有些煩躁。憑藉現在的能力,他們很輕鬆的就能過穿過這沙漠。只是依舊選擇了和駱駝商人一起步行。

這也算是一種經歷吧。

沙漠是人類世界上最危險的自然險地之一。進入沙漠,就意味着面對了無數的致命危險。

一旦遇到強一些的沙塵暴,就算不把你給埋了,也至少把你吹得暈頭轉向。在沙漠中,方向是絕對的第一保命條件。

而沙漠中迷失方向,最常見最實用的兩種辨別方式就是:白天看太陽東昇西落最簡單。

到了晚上,沙漠的雲是很少的,天上的星辰一片明朗。

一片星域內會有七顆星星比較明顯的能夠連接成一根勺子形狀,其實也更像半個問號?,這就是北斗七星。


而北斗七星那邊星域,相隔一點距離會有一顆明顯很亮的星,那就是北極星,北極星的方向就是正北方。

在沙漠中方向對了,也要小心腳下的沙堆裏可能藏着一條足夠毒死你的蛇,蠍子,蜘蛛。

這些用心留意也還好,可是沙漠中最可怕的還有流沙!

風平浪靜,晴空萬里都可能不知不覺的要了你的命。

對於流沙的形成,秦林以前也是瞭解過。

沙漠中常年不定時的沙塵暴,漫天的飛沙四處飄灑。常常會掩埋掉一些地勢比較低的乾枯的河流,廢棄的房屋。

但是一些在掩埋之後,因爲沙石之間的摩擦力剛好達到了一個平衡,說通俗點,就是剛好沙子與沙子卡住了。

和沙漏一個道理,你一倒過來,沙漏裏的沙子開始往下漏,但是有那麼一絲絲的可能,導致沙子剛好卡在那瓶口,不再下漏。

這樣的原因導致沙子保持了一個靜止的狀態。

我們看上去和平常的沙地是一樣的,可以當我們踏上去的,沙子之間摩擦力的平衡被打破,就變成了動摩擦力。

這種情況,你越是掙扎,沙子流失的必然會越快。這又和齒輪是一個道理,一個開始飛速的轉動,另外一個也是必然被帶動了起來。

沙漠中的種種危機,讓人類驚歎與懼怕的同時,也激起了人類的挑戰域望。無數的人都以征服沙漠爲榮。

雖然說這種方法不可取,但是這不得不說是一種能力和勇氣的證明。不僅僅是運氣而已。

衆人走了許久,終於看到了一座城池。

秦林頂着風沙問道:“這算是穿越沙漠了嗎?”

那駱駝大漢說道:“剛剛進入沙漠!”

秦林心中暴汗。

走了這麼久,這纔剛剛進入沙漠嗎?他以爲已經穿越了蠻荒沙漠了。 .?看着不遠的距離,可是秦林幾人確是在風沙中走了好一會兒。

.走進了城池,風沙越來越小,似乎也並非是什麼力量在守護着這座城。

.而純粹是因爲這座城所在的這一帶,風沙剛好不經過這裏。

.秦林看着城門上曲曲歪歪的幾個字,問道駱駝大漢,大漢回答:“沙漠,之城!”

.秦林和這大漢說話也是累,這大漢除了說‘進沙漠,買駱駝’這六個字以外,其他的秦林都只能靠猜的。

.城門也沒有護衛站崗,很順利的衆人便進了城。

.這座城沒有之前商人進行貿易交換的那座喧譁了。這應該屬於是西北,西南三地在沙漠中的中轉站吧。基本都是一羣各地的武者,進出都需要在這裏落落腳。城裏也算是應有盡有了。

.那大漢帶着秦林等人來到了一處錢莊門口,嘿嘿一笑,寄好了駱駝,示意他要進去玩會兒。秦林笑着點頭,也不管他。

.秦林看着來來往往的人,笑道:“也不知道這西域是不是所有人都只會講民族語。”

.一旁的柳青接過話:“只是部分老百姓而已。大部分都是會說開源語的。”

.秦林哦了一聲:“你怎麼知道的?你不是也沒來過西域嗎?”

.柳青握着拳,再一次忍了回去:“大哥以後會知道的。”秦林有些不明白,但是也懶得問了,柳青不說,自然有他的道理。

.衆人看着那一處頗爲熱鬧的宅子,也是圍了過去。

.“來來來,各位大俠。身上有什麼寶貝想賣的,或者有什麼想交換的,都可以拿出來。本店免費提供這個小型拍賣場,只抽取10%的費用。”一個大鬍子在那裏呦呵着。

.一羣長期來往的人似乎也是知道這個規矩,畢竟只有交易了才收手續費嘛。不交易就全當路過休息的時候,看看熱鬧罷了。

.圍觀的人也不少,一會兒便有個中男子站了出來:“我這兒有一件‘紫甲錦衣’,想換一本五品的武技。”

.此話除了有人就嘲諷了:“有病吧,小娘門兒穿的破衣服你也好意思拿出來換五品的武技?”

.秦林有些疑惑了,問道一旁的男子:“兄弟,這‘紫甲錦衣’是個什麼東西?”

.那男子解釋到:“沒什麼用,有金甲錦衣和紫甲錦衣這類的,都是小娃娃穿得。鍊金大師融入了一些特殊的材料進去,會隨着小娃娃的身體不斷的發育,反正就是一直穿一直合身,也不會沾染灰塵之類的。一般二十年就會失效吧。”

.秦林這下也是明白了爲什麼靈兒山中十年從未換衣裳,但是依舊美麗動人。

.他現在在戒子裏找着,他要換這個東西。拿回去給寶貝侄女仙兒。

.找了半天抽出一本《破空掌》,這個秦林記得,好像是個四品的武技。秦林拿着這本《破空掌》對那中男子說道:“大哥,小弟用這本四品的武技和你換,你看如何?”


.周圍的人都是一愣。這人有病吧?一間破衣服,四品武技來換?那等於是花了一萬兩裏買啊!

.那中年男子也是猶豫了下:“兄弟可是當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