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凌飛這邊自己和妖刀打頭陣,金童銀童兩兄弟中間,始終不要分離,莫武站在比賽場地的最邊緣,確保與對面五個人最遠的距離。

「待會你直接纏住東方易,我先去將對面的法宗幹掉,千萬不能讓他騰出手來攻擊莫武。」楚凌飛偷偷的向妖刀傳音,妖刀也不著痕迹的點了點頭。

遠遠的看到東方易也在指揮著幾人的站位,沒想到他如此看重那位七階法宗,竟然派了兩位武宗前去保護他。

看到雙方一切部署好了之後,白髮少年直接宣布了比試的開始。

一聲落下,妖刀直接一瘸一瘸的往前奔去,目標直指東方易。對面的東方易一臉凝重的望著妖刀,前幾場比試中妖刀那恐怖的破壞力他全看在眼裡。

東方易並不清楚妖刀的戰鬥方式,竟然就傻傻的站在那裡等著妖刀的到來,而妖刀隨著步伐的增加,身上的氣勢急速提升著,漸漸的東方易感覺自己面對的不是一個人,而是一座大山,一股渾然天成的氣場不斷衝擊著自己。

終於,在妖刀即將接近他的時候東方易才發現了妖刀步伐中的秘密,可惜已經晚了,這麼近的距離完全處於妖刀的攻擊範圍。只見妖刀騰身而起,毫無修飾的一刀拍出。被逼無奈的東方易只能亮出神兵【麒麟牙】與其硬磕。

鏗!刺耳的金屬撞擊的聲音砰然爆發,帶起無盡的風暴。楚凌飛萬萬沒想到東方易的實力如此的強,與妖刀正面對抗竟然沒有落得明顯的下風,在強橫的氣勁之下兩人同時向後飛去。

其實東方易心裡已經叫苦不迭了,妖刀那強橫的氣勁自己雖然接了下來,但是丹田中彷彿被強行拍了一下,一陣憋屈,卻又爆發不出來。

東方易好沒來得及反應,就看到妖刀向後一個轉身,將剛才對拼的力道完全利用起來,又一次朝自己奔來。

通過妖刀的介紹楚凌飛得知了妖刀這套刀法的真諦,【破天刀法】的真正奧妙就是借力用力,使自己的出刀更加沉重,力度慢慢增強。面對的敵人實力越強大對自己越有利,雖然暫時只能和東方易拼個不分伯仲,若東方易不採取別的措施被妖刀帶入自己的節奏中的話,妖刀將會佔據極大的優勢。

看到妖刀那邊成功牽制住了東方易,楚凌飛悄悄吩咐了一下金童銀童兩兄弟,自己的身形竟然慢慢變淡了,就這樣在眾人的視線中消失了。仔細看的話能夠隱約看到一絲一縷的黑線慢慢朝著對面的七階法宗而去。

其實東方易早就猜到楚凌飛會那自己的法宗開刀的,但他並不擔心,這位法宗也是自己的一章底牌,實力不容小覷。

而在楚凌飛融入空氣中的時候,對面的法宗竟然毫無徵兆的哆嗦了一下,暗叫一聲壞了,他怎麼也不會想到楚凌飛竟然也是黑暗屬性。

能作為東方易的一張底牌在最後出場,這位法宗怎會是那些泛泛之輩呢,靈體是黑暗蝙蝠的他所有的法術都是黑暗,但看到楚凌飛剛才閃現出的一絲黑色霧氣,他感應到了強烈的黑暗元素的波動。一個黑暗武宗絕對會碾壓同屬性的法宗的,更不要說魔武雙修的魔族戰士了。

楚凌飛所料不錯,東方易的任務就是先將場地最邊界的莫武搞定,因為所有的人竟然搞不懂莫武到底有什麼用,只有法王的實力卻被楚凌飛拉到了團隊戰中,絕對有著極大的逆轉之機。

但楚凌飛的突進徹底將自己的節奏打亂了,若是被他近身了那簡直就是自己的噩夢。這位法宗很果斷的放棄了對莫武的進攻,雙手急速結印,將手中的法杖懸在兩手之間,準備釋放自己最大的殺招。

「嚶嚶嚶嚶!」聲如孩童般的聲音一瞬間充斥了整個比試場地,最邊緣的莫武因為修為不夠,在這聲波之下雙耳之中竟然有鮮血潺潺流出。遠處的金童銀童快要完成的法術竟然就這樣被打斷了,只能重新施法。而且楚凌飛也從接近隱身的形態中暴露了出來。

原來是音波攻擊,就如同蝙蝠的超聲波一般,直接就是無差別攻擊。並且直接探測到了楚凌飛的位置所在,此刻的楚凌飛才趕到場地中間,距離對面的法宗還有一點距離。

看到楚凌飛身形暴露,保護法宗的兩位武宗直接沖了過來,現在想要隱去身形已經來不及了,楚凌飛要面對的是比自己高出好幾個階位的武宗的夾擊。

【遁甲天書*疾!】看到楚凌飛即將陷入兩人的圍攻之中,莫武直接往楚凌飛身上澆鑄了一道紅光。這正是整整兩個月莫武修鍊的結果,通過法系的修鍊過程,莫武已經慢慢掌握了自己屬性的應用。

七種顏色的華光代表了七種屬性的加成,而如今只有法王的他只能釋放兩種屬性加成,但對於這場團戰來說已是相當逆天了。

加持了紅光的楚凌飛速度瞬間提了上來,完全不顧對面兩位武宗的進攻,直接一個閃身躲了過去,原地留下一道幻影被兩位武宗分了屍,本體則直直朝著對面的法宗而去,一路上留下了好多的幻影,正是速度太快造成的幻覺。

「壞了!」東方易在看到莫武往楚凌飛身上加持紅光的時候就察覺到了不妙,現在終於知道了只有法王的莫武的真正用處了,那就是屬性加持。

但是他被妖刀守的死死的,完全脫不開身,而此刻楚凌飛已經快要接近那位法宗了,一切迫在眉睫。 這下東方易真的急了,但在這關鍵時刻妖刀竟然拼了命一般的攻擊著自己,一時間有點捉襟見肘。

東方易咬了咬牙,和妖刀對拼一刀之後,不顧氣勁的衝擊,身形往後退,就這樣懸在空中不斷凝聚劍氣,緊接著身後慢慢浮現楚六道劍刃,是【麟斷離弦】,目標正是楚凌飛。這麼好的機會妖刀怎能錯過,身形在空中極速迴轉,翻身而上,狠狠的一刀劈出。

還在後退的東方易很皮實的硬抗了妖刀一下,大口鮮血狂噴而出。但已經準備好的【麟斷離弦】也已經發出,雖然自己受了傷,但是在這強大的攻勢之下,楚凌飛只能停下來躲避,放棄對法宗的進攻。只要拖延一會,其他的兩位武宗就會趕上。

但東方易的如意算盤落了空,他還是低估了妖刀的戰鬥經驗。此時的妖刀並沒有在乎剛才對拼的力道,直接就地落下,左腳用力,身體很不合常理的右移,直接出現在了【麟斷離弦】的必經之路。但強行改變方向他也獨自承受了那股力道,本來漆黑的臉上一陣潮紅湧現。

眼看著迎面而來的【麟斷離弦】,妖刀並不慌張,穩了穩心神,右手刀直接前指。在六道劍刃近身的時候,妖刀迅速全方位出刀,將大刀舞的風生水起,攔下了六道劍刃中的五道,另一道擦身而過,繼續朝著楚凌飛而去。妖刀滿意的點了點頭,繼續朝著東方易而去,只剩一道的劍刃並不會對楚凌飛造成多大的傷害。

東方易看到妖刀的所作所為,心裡又涼了一分,沒想到這醜陋壯漢這麼難纏。

東方易看到阻止楚凌飛不成,就打算一人換一人,身體直接消失在了原地,下一剎出現的地點正是金童銀童兩兄弟的前方,正是【麒麟牙】既本身附帶的技能【麒麟空閃】!

既然你打我法宗,我就來個圍魏救趙,攻擊你們的法宗和那個法王。而此刻東方家的另一位武宗起身而上,黏住了妖刀,盡一切可能纏住妖刀,為少主爭取更多的時間。

東方易來到金童銀童面前,毫不猶豫的沖了上去,被八階武宗近身,絕對是法宗的噩夢。東方易極其狡詐,選擇的時機剛剛好,你們兩個不閃開就會硬挨自己一下,若是閃開了,自己完全有把握一擊幹掉那位屬性加成的法王。

面對迎面而來的東方易,金童銀童並沒有驚慌,此刻兩人的組合魔法即將完成。兩兄弟不約而同的沖東方易咧嘴笑了笑,嗖的一聲不見了。一瞬間的意外引的東方易一陣詫異,難道你們就不管這位法王了嗎?

心裡雖然很意外,但他並沒有任何的遲疑,手拿【麒麟臂】直衝莫武。可在即將接近莫武的時候金童銀童兩兄弟直接出現在了東方易眼前,四手相握,緊緊抱住瘋狂的旋轉起來。


【金屬風暴!】一聲大喝從兩人嘴裡同時喊出。從兩兄弟身上瞬間爆發出強大的金屬元素,形成了一股金屬龍捲風,瞬間將東方易包裹,只聽裡面傳出了噼里啪啦金屬撞擊的聲音。一擊得逞,兩兄弟臉色瞬間蒼白了許多,直接拉著莫武遠遠遁走,看來那一招也不是那麼容易釋放的。

原來剛進入場地的時候,兩兄弟就將【破陣子】握在了手裡,防備其他武宗的襲擊,沒想到陰差陽錯的直接陰了東方易一把,給他來了一個狠的。

反觀楚凌飛,雖然急速朝著對面的法宗而去,但心神卻始終留意大家的動向,看到所有的人有驚無險,並且還把東方易困在了【金屬風暴】中,他就能全身心的去對付這位難纏的法宗了。

看到楚凌飛的到來,對面的法宗明顯慌了,因為楚凌飛身上已經冒出了濃濃的黑氣,他能夠感覺到自己身上的黑暗元素在不自覺的顫抖,絕對是屬性的壓制。

「我放棄!」看到楚凌飛來勢洶洶,這位七階法宗慫了,竟然高舉雙手請求出局。想想也就明了了,這位法宗並不是他們東方家的人,而是因為屬性優勢被東方易收入了麾下,沒必要為了他們的爭奪喪命。

他的這一舉動明顯令楚凌飛感到很無奈,七階法宗從上場到現在就發過一個技能,這傢伙也太沒骨氣了吧,我這還沒動手呢。這確實是冤枉了他了,一上來發現楚凌飛是黑暗屬性,心神瞬間就亂了,根本沒了抵抗的心思。但在楚凌飛愣神的空擋,身後的武宗不知何時趕到,直接一劍刺穿了楚凌飛的肩胛骨,劇烈的疼痛將楚凌飛拉回了現實,難道這也是他們的戰略嗎?

真是大意失荊州啊,小小的出神就受了傷了,而且還被刺中了右臂的肩胛骨,自己的戰力絕對會下降好多的。

楚凌飛憤怒了,身上突地一聲冒出了濃烈的火焰,直接將身後的那位武宗吞沒,一時半會是不會再來騷擾自己了,即使不會致命也夠他折騰一陣子的。

現在自己最大的威脅就是東方易,而東方易在【金屬風暴】之中還沒出來呢。自己一下子廢掉了對面兩個人,此刻另外三個武宗竟然一同群毆妖刀,看來都察覺到了妖刀的威脅了。

楚凌飛可不相信東方易就這麼好對付,八階武宗的實力完全被妖刀克制住了,但他的更大的底牌還沒出現,一個不注意就可能被他翻盤。

此刻東方易別提多憋屈了,他怎麼也不會想到兩個只有六階的法宗釋放的法術這麼難纏,風暴之中數不清的金屬利刃不斷攻擊自己,而自己竟然一點辦法也沒有,根本出不去。

「難道要用那一招?」東方易一邊躲避著數不清的利刃,一邊自言自語道,滿臉的猶豫。以自己現在的實力完全達不到那一招的要求,強行驅動的話將會對以後的修鍊留下禍根。

「管不了那麼多了,這【乾坤印】我不能丟!」東方易狠狠的咬著牙,現在的他絲毫不在乎身邊的那些利刃了。就這樣靜靜的站在風暴之中一動不動,彷彿入定了一般。

而外面在楚凌飛的幫助下,妖刀將圍攻自己的三位武宗統統干翻。如今的場地上東方家族的人只剩東方易一人了,自己一方沒有絲毫的減員。而【金屬風暴】中卻沒有絲毫的聲音。 遠處的白髮少年一時間不好判斷了,現在場地點楚凌飛他們一隊一人不少,而東方家的人除了東方易被困在風暴之中,其他人都被踢了下來。

正在這時風暴之中突然傳出東方易撕心裂肺的吼聲,伴隨著強大的氣勁衝天而起。

「莫武,給我和妖刀加持所有屬性。快,快,完成了就立刻和金童銀童下去。」看到場地中央的氣勢不斷壯大,楚凌飛知道東方易要釋放最後的殺招了,以現在他們三人的狀態根本承受不住,萬一一不小心被波及到,那就不妙了。

就在莫武三人跳出比試圈的下一刻,場地上的【金屬風暴】砰然碎裂,只見東方易如同魔神一般站在場中央,披頭散髮,身上的衣服被剛才的【金屬風暴】划的凌亂不堪,不斷有鮮血流出。但他彷彿毫無知覺一般站在那裡,直直的看著對面的妖刀和楚凌飛。

定睛一看,東方易手中的神兵【麒麟牙】不見了,難道他還有更加高等的武器?一時間兩人都有點摸不著頭腦。

「沒想到你們竟然將我逼到這等地步,你們雖敗猶榮啊!」東方易不可一世的說著。

「那就來吧!」楚凌飛知道東方易要出最後的殺招了,瞬間調動起全身的力量與其對抗。

「哈哈,你們不會再有機會了。逼到我自損修為與【麒麟牙】融合來對付你們。」這是楚凌飛才知道原來這傢伙將神兵暫時融入了身體之內,怪不得有如此強橫如斯的水平,已經無限接近武尊了。

「哈哈,接招吧!【麟動九天】!」東方易大喝一聲,同時雙手高舉,「至高無上的麒麟神,賜予我力量吧!」

話音剛落,整個比試台完全被一種結界封印了,完全與外界隔絕,此刻想出都出不去。緊接著天地異變,原本陰沉沉的天空變得更加昏暗,天空不時傳來陣陣雷鳴。

「這是什麼功法,竟然能引起天地異變?」楚凌飛兩人著實被嚇住了。

但東方易並沒有打算就這樣結束,【麟天劍陣】,又是一聲高吼傳來。只見整個比試台上瞬間出現了數不清的【麒麟牙】,這時東方易不動了,應該是在慢慢蓄力。

楚凌飛和妖刀再也不淡定了,急速朝他奔過去,準備打斷他的施法。可惜已經來不及了,在兩人即將臨近的時候,只聽東方易大喝一聲【麟斷離弦】,就看到空中數不清的【麒麟牙】瞬間一分為六,並且上面靈力波動異常猛烈。而東方易此時變得萎靡不振,接連吐了好幾口鮮血,臉色蠟黃,看來他還沒達到釋放這劍陣的水平。


一瞬間整個劍陣之中密密麻麻的全是【麒麟牙】,楚凌飛暗叫一聲不好,此刻他再也顧不得那麼多了,急忙往前沖準備在劍陣啟動前幹掉東方易,只要東方易死了,這劍陣應該就會自動瓦解吧。

噗!

可是在接近東方易的時候,突然從其身體中飛出一把【麒麟牙】,極快的插在了楚凌飛前伸的右手上。原來東方易在劍陣中就是接近無敵的存在,在其身體四周布滿的肉眼看不到的迷你麒麟牙。

「劍陣啟!」隨著東方易聲音的結束,劍陣之中密密麻麻的【麒麟牙】慢慢顫抖著來回穿梭,並且速度在急劇提高著。若是再等下去,等這些劍刃速度達到了一定程度,整個【麟天劍陣】就是一個無情的屠戮場。

妖刀和楚凌飛對視一眼,不要命衝到了東方易身前,此刻楚凌飛已經將【風暴之鐮】拿了出來,上面黑氣瀰漫,拼了命一般的衝擊著東方易眼前的空間,打算將其打破,可是效果並不明顯,其中不時傳來鏗鏘的金屬撞擊聲。

楚凌飛怎麼也不會想到東方易還有這樣的殺招。完全不是自己只有一階的能力能夠抗衡的,完全顛覆了常理的所在。

台下的眾人都目瞪口呆,誰也沒想到東方易還有恐怖如斯的殺招,看來這【乾坤印】是勢在必得了。此時小桃雙手緊緊握著,緊張的看著場中的楚凌飛,一臉的擔憂,骨節處因為太用力而泛白。

「待會你離遠一點,我將其防禦破開,你不要留手,直接將其殺了。」這時妖刀向楚凌飛傳音道,大有一副英雄一去不復返的味道,他這是準備開啟惡魔之刃的封印了,而妖刀自身的那個秘密楚凌飛根本不知曉。

「戰鬥結束之後找機會將我敲暈就行了!」聽到妖刀的又一次傳音,楚凌飛鄭重的點點頭,眼下這個情況也由不得自己了,只能配合妖刀將東方易斬殺掉才能破解眼前的局勢了。

正在這時異變突生,原本急速穿梭的劍刃突然慢了下來,天空慢慢恢復了原本陰沉的顏色,而正中央的東方易則狂噴鮮血,奄奄一息的跪在了地上不省人事。

「那貨不會把自己撐爆了吧!」看到場上的驚天逆轉,台下的莫武緊繃的神經瞬間放鬆了,緊接著就是一陣無厘頭的調笑。

原來這【麟天劍陣】至少要達到武尊才能釋放,東方易從來沒有用過,以他如今的實力根本施展不出來,剛才劍陣的成型是建立在透支自己的修為之上的。但是他並不知道自己能承受的底線是多少,而為了達到最佳的效果,強行使用【麟斷離弦】將原本數不清的【麒麟牙】一分為六,最終壓制不住身體內的傷勢,暈了過去,而這劍陣也跟隨之瓦解。

東方易這次真是偷雞不成蝕把米了,照這樣來看【乾坤印】一定不會屬於他了,並且透支修為來強行召喚【麟天劍陣】也為他以後的修鍊之路設下了天塹,有可能終身止步於武宗了。

看到自家少主暈了過去,東方家的人在劍陣消散的下一刻急忙飛奔上來將其背了下去。而小桃等人也一臉擔憂的跑到了楚凌飛身邊。

「剛才好險啊!你們沒事吧?」紅桃夭摸著楚凌飛右手上觸目驚心的傷口擔心的問道。

「無礙,剛才真是無解啊。」楚凌飛偏著頭看向妖刀,到現在他還心有餘悸,同時也在納悶剛才妖刀說的話,一直不明白他到底要用什麼手段來打破東方易的屏障呢?而且還要自己將其打暈?

但妖刀並沒有再說什麼,楚凌飛也不會過問,任何人都有自己的秘密,兄弟之間的事情沒必要太多過問,到了自己該知道的時候自然會明了的。 看到東方易暈倒,人群中爆發出一陣嘲笑聲,看搞的氣勢這麼大,沒想到關鍵時刻萎掉了,大家還等著看楚凌飛這個紅面具用何等手段來對應呢。


「好了,大家不要吵了,現在對於【乾坤印】的歸屬大家沒有異議了吧?沒人反對的話,我就交給紅面具了。」這時白髮少年從山丘上慢慢飄下來,朝眾人大聲喊道。

聽到白髮少年的呼聲,大家多少有些遺憾和不服,但是早先規定已經定下來,當時大家都是默認的。而如今也沒人能保證自己拿到【乾坤印】能不被別人幹掉。

看到白髮少年雙手捧著【乾坤印】向自己走來,楚凌飛一顆心終於放下來了,就是這個不斷閃爍著青光的大印,自己整整惦記了好幾個月,現在終於如願以償得到了。

就在大家心神放鬆的一剎那,突然一道黑影從楚凌飛身後閃出,直接朝著白髮少年疾掠而去,速度之快連楚凌飛都沒反應過來,心裡不禁一陣焦急。

白髮少年一看有人要強行搶印,通過與楚凌飛之間距離的緩衝,他也有了反應的時間,身體急轉,直接將背後留給了敵人。難道這是在用生命保護【乾坤印】?

令楚凌飛詫異的是,黑影接近白髮少年身後的時候突然看到他背後背著的大捲軸突然發出燦燦金光,黑影砰地一聲被反射了出去。同時白髮少年急速轉身,將手中的【乾坤印】向楚凌飛拋去,準備著手對付眼前偷襲之人。

這時又一個黑影竄了出來,一個跳躍直接將【乾坤印】裹在了懷裡準備逃跑。可白髮少年怎能容他這樣從容離開呢,直接將手中拿古樸的道冊打開,嘴裡不斷念叨著什麼,下一瞬一道金光從道冊中飛出直接打在黑影身上,將其拍在了地上。

這時兩個黑影完全暴露在了眾人的視線之下,渾身黑乎乎的傢伙完全看不清模樣,手裡拿著一桿長槍,滿臉警戒的看著四周。

「是魂兵!」這時人群中有的人已經認出了這個古怪生物的身份。

「竟然是魂兵,難道幽冥軍隊已經從西部中央出來了嗎?」楚凌飛一臉震驚的看著場中的怪物,這也是他第一次見到魂兵,完全沒有自己想象的那樣,魂靈只是虛幻的形態,而眼前這魂兵卻擁有實打實的肉體,看剛才襲擊白髮少年的速度至少也要達到宗階的實力,甚至具體擅長什麼技能還不清楚,更加令人髮指的是同樣實力的魂兵還不知道有多少呢。

「大家還在等什麼?馬上將其擊殺了啊!」人群中這時才有人從震驚中反應過來,立馬召集大家向魂兵發起了進攻。

「あなたは死ぬ!!!」面對眾人的群體進攻,第一個偷襲白髮少年的魂兵明顯不敵,眼看著人群一擁而上,他無比囂張的嘰里呱啦的說了一通,像是在威脅辱罵眾人一般。說完毫不猶豫的拿起手裡的長槍刺朝自己刺去,狠狠的將自己的肚子劃破。

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壯士割腹,以死捍衛尊嚴嗎?在肚子上劃出一道長長的口子,內臟流了一地,讓小桃不禁一陣噁心,捂著嘴躲到了楚凌飛身後。

而另一個魂兵則仰天長嘯一聲,直接將【乾坤印】往天空高高拋起,碩大的【乾坤印】慢慢升空,在眾人的視線中漸漸變小。

「不好,他是在拖延時間。」楚凌飛已經意識到魂兵的意圖了,搞不好這兩個傢伙是幽冥軍的斥候,發現楚凌飛即將得到【乾坤印】不得不出手。說完楚凌飛雙腳用力,如同出鞘的利劍一般直插雲霄,這【乾坤印】自己勢在必得,不容有失。

楚凌飛猜的確實不錯,這兩個魂兵只是擅長隱蔽的斥候,本身沒有多少攻擊力。早先在他們比試的時候就隱藏在四周,並且已將消息傳了回去,等待著大軍的到來,將這對本族至關重要的東西奪走。他們也沒有想到比試竟然結束的如此之快。被逼無奈只能強行出手了。可他倆都沒想到這個看似人畜無害的白髮少年出手如此犀利。

正在楚凌飛往天上飛去的時候,一個黑點在他視線中不斷變大,但那並不是【乾坤印】,而是一個人,一個身穿冷青色鎧甲的人,身上的護甲完全將身體遮蔽住了。不出意外的話,幽冥君軍即將到來,而這家話難道就是妖狐族長口中的魂將?若真是魂將的話,包括自己在內的所有人都得買骨此地了。

但從天而降的魂將並沒有超眾人而來,而是在下落的時候不斷朝著遠方飄去。

「難道其中有詐?不然以魂將那媲美尊階的實力絕對碾壓在場所有的人。」楚凌飛自言自語著,急速朝其追去。這時白髮少年和妖刀也追了,妖刀追上來也就罷了,而白髮少年為什麼還跟上來呢?楚凌飛不禁一陣納悶。

「這傢伙並不是魂將,是冒充的。」白髮少年緊跟著妖刀追了上來,開口說道。

楚凌飛用力的點點頭,瞬間加快了速度,那冷青色鎧甲人直直朝著西部中央掠去,看樣子準備與大部隊匯合了。一定不能讓他與幽冥大軍匯合,不然到時候自己就與【乾坤印】無緣了,甚至再也無法將他們封印會幽冥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