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災變七日之後,城區最多的變異生物就是老鼠,這些曾經在下水道,在居民區,在垃圾堆橫行無阻的老鼠,變異之後個個都變得體型高大,一米多高,三四米長,攻擊力強大。

謝軍等人在倒塌的武裝部倉庫裡面找到了大量的武器彈藥,憑藉著這些熱兵器,在大災變初期和變異老鼠的搏鬥中,佔盡了上風,從而獲得了快速的發展。

(晚上還有2更,多謝支持,求訂閱!)手機用戶請瀏覽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貓撲中文)謝軍和幾個戰友憑藉過人的身手,以及擁有槍械武器強大力量,射殺了大量的變異老鼠和其它的變異生物,獲得了大量的基因碎片。

於是,謝軍和戰友們逐漸成為了倖存者中的首領。

謝軍所在的城區是核心地段,在一棟沒有倒塌的世界商業廣場,有一個基因商店,於是,世紀商商業大廈就成為謝軍等人的據點。

核心城區有兩三千倖存者,都在謝軍的帶領下,收集食物,獵殺變異生物,提升自己的基因基因水平。

謝軍帶著戰友還征服了城區的另外兩處基因商店據點,將三個據點統一起來,形成了一個聯盟。

充足的食物以及對變異生物的壓倒優勢,讓謝軍等人在初級的發展非常迅速。

作為軍事學院畢業的高材生,本身在戰略戰術思想上面就有個過人之處。

謝軍查看了基因商店的地圖,便做出了要征服周邊基因商店據點的計劃。

原本是要南下征服湘南大學和夏南大學的,沒有料到湘河大橋被一條巨蛇盤守著,根本無法通過。

謝軍暫時放棄了征服夏南和湘南兩所大學據點的想法,迅速北上,將城郊附近的十幾個據點征服,然後命令他們將所得的基因碎片的三分之一上繳給他們。

這也是為什麼謝軍所在的城區整體基因進化水平突飛猛進的原因。

城區的整體基因進化水平達到了9點,即便是大風雪到來只有,謝軍等人轉戰地鐵隧道,仍然能夠射殺大量的變異老鼠。

很巧的是,為了躲避大風雪,大量的變異老鼠也都湧向了地鐵隧道,對於謝軍等人來,這簡直就是送上門的肉。

不過,隨著時間的推移,寒冬的持續,謝軍等人的基因進化進程也被打斷了。

雖然不缺食物,可是,便於老鼠逐漸減少,他們獲得基因碎片的來源也就沒有了。

郊區那些被征服的基因商店據點,也因為嚴冬的到來失去了基因碎片的來源,無法再給謝軍等人進貢。

嚴冬還對謝軍等人造成了一個非常重大的損失。

雪狼並沒有進入城區,無論是北郊還南郊的雪狼都被阻住了。

北郊的雪狼被北部的人們聯合獵殺,而南部的雪狼則被楊嘯和夏洛聯手獵殺。

北部郊區的人在獵殺雪狼的時候,發現了雪狼硬甲這個好東西,自然不會主動告訴謝軍等人,等謝軍知道有雪狼硬甲的時候,寒冬已經來臨了兩個多月了,這個時候,背部郊區的每個基因商店據點的人們都獲得了一百來件雪狼硬甲。

他們覺得趁著風雪嚴寒氣候,正是擺脫謝軍等人控制的后時機,於是,幾個基因商店據點的負責人聯合起來,同意切斷了和沙是的傳送陣。

謝軍將城區三個基因商店的資源集中起來,花了五萬晶幣購買了50件雪狼硬甲,親自帶隊,準備襲擊最近的金沙鎮據點,搶奪那裡的雪狼硬甲。

謝軍帶的這五十人隊伍中,有近三十人都已經進入了原始精英的初級階段,擁有強大的戰鬥力。

作為軍人出聲的謝軍,仍然熱衷於使用槍械,他手中拿的就是一把衝鋒槍。

作為同一個民族的人,大家都無法忘記春節,今也是金沙鎮倖存人員慶祝春節的日子,大家準備了一些食物,歡聚一堂,慶祝末世的第一個春節。

金沙鎮的首領名叫楊大勇,22歲,曾經是末世前本地的一個地頭蛇手下馬仔,末世降臨,大部分人都死了,楊大勇突然發現自己的機會來了。

末世不正是他日夜期盼的那種無法無,為所欲為的世界嗎?

憑藉往日兇狠的名聲和末世后擁有的基因進化能力,楊大勇迅速成長為金沙鎮基因商店據點的首領。

所有的流氓首領都有一個愛好,那就是玩弄女人。

本地倖存人員一千多人,四百多女性中,稍有姿色的都逃不過楊大勇的魔爪,這些為了生存,也只能忍氣吞聲,承受屈辱。

楊大勇後來被謝軍征服了,面對謝軍是槍和子彈,他終於是認慫了,接受了謝軍的領導,答應將每月獲得的三分之一的基因碎片貢獻給謝軍。

但是,嚴冬給了楊大勇一個機會,他帶領這手下陸續殺死了一兩百頭雪狼,獲得了近一百件雪狼硬甲,擁有了抵禦嚴寒的初步能力。

他覺得這樣寒冷的氣,只要關閉和沙市的傳送陣,謝軍是不可能跑二十公里來找他的。

寧圍雞頭,不為牛後,誰都願意自己做老大。

……

在金沙鎮的中心,有一座十幾層樓到的金沙大廈,此刻,在金沙大廈的一樓正舉行宴會,一千多人聚集在這裡,歡度春節。

桌上擺著大塊的狼肉,還有米飯,饅頭等主食。

楊大勇坐在一個包廂內,裡面有一盆燃燒的炭火。

包廂內有十幾個人,除了兩個漂亮女子之外,其餘的都是他的弟,也是協助他管理整個金沙鎮的幫手。

「來,兄弟們,大口喝酒,今春節,大家一醉方休,末世也有末世的好處,是不是,沒有什麼好害怕的,我們現在擁有基因進化的超能力,擁有足夠的食物,還有美女,哈哈,,,我們就是王者,想怎樣就怎樣,這樣的日子,如果是末世前,你們能夠想象嗎?」

「勇哥的對,沒錯,既然進入了末世,他娘的就該好好享受,來,勇哥,弟敬你一杯,干!」

楊大勇和弟幹了一杯酒,摟著身邊的連個漂亮女子,笑道:

「兄弟們,末世好啊,你們,末世前,英妹妹是鎮長的女兒,雪兒妹妹金沙銀行新分配來的美女,她們倆那會看得上我?可是,老子做夢都沒有想到,現在居然能夠同時擁有兩個美女,這就是上給我們的造化啊?管他什麼鳥末世,只要我們能夠過得開心,不是一樣的嗎?」

「對,勇哥的對,來,乾杯!」

大家又幹了一杯。

有個弟道:

「勇哥,我們關閉了和沙市的傳送陣,謝軍會不會生氣?那傢伙軍人出聲,有槍,不好惹啊。」

楊大勇喝了一杯酒,親了一口身邊的美女,哈哈一笑,道:

「去他娘的謝軍,想控制老子,沒有那麼容易,實話實,老子早就不爽了,居然讓我們每月上繳三分之一的基因碎片,太黑了,

我不是蠢人,我估摸這樣的寒冬半年之內根本不會消退,你們沒見到外面的積雪都有幾米厚,沒有太陽,怎麼消退?

零下三十度的氣溫,謝軍他能夠走路過來找我嗎?早就凍死了,哈哈,,,來乾杯!」

「砰!」

包廂的大門被人一腳踢開了。

「誰tm找死啊,進來也不敲門?不知道勇哥在這裡嗎?」

背對著門口的一個頭目接著酒勁吼道。

噗嗤一聲,

一把藍色長劍刺入了那名頭目的身體,那頭目連叫都沒有叫一聲,便倒在了了椅子上。

眾人甚至能夠看到被刺死的頭目身體瞬間被一道薄冰覆蓋。

楊大勇等人猛然抬頭一看,手中的筷子和酒杯驚嚇的掉落地上。

「軍,軍哥,您,您怎麼來了?」

來人真是謝軍,手中拿著一把藍色的長劍,他的身後站著五個人。

貓撲中文 謝軍一把將剛才被刺死的小頭目屍體提起來,摔到一旁,旁若無人的坐在酒桌旁,給自己倒了一杯酒,一飲而盡。

嘆了一口氣,

「啊!外面真他娘的冷,楊大勇,還是你這裡舒服啊,有酒有肉,還有火爐。」

楊大勇一陣顫抖,趕緊站起來說道:

「那個,軍哥,歡迎歡迎,您來也不提前通知一聲,我好有個準備啊,這外面賊冷的,快,給俊哥拿副碗筷來,還有後面的幾個兄弟,一起入座啊,」

楊大勇說著,突然對著酒桌上坐著發獃的小弟吼道:

「你們t的什麼眼神啊?還坐那兒不動,趕緊給軍哥讓座啊!」

那些小弟聽了,這次恍然大悟誠惶誠恐地站起來,說道:

「軍哥,您坐,還有,這幾位兄弟,過來喝杯酒,暖和一下。」

謝軍身後的五個人不為所動,每人手中握著一隻衝鋒槍,冷冷地指著包廂裡面的人,透露出一股殺氣。

謝軍抓起盤子中的一塊烤狼頭,放到嘴邊猛地咬了一口。

「嗯,味道不錯啊,狼肉就是狼肉,比起老鼠肉好吃多了。」

楊大勇立即說道:

「軍哥喜歡吃的話,我這就送一些給你,前幾天殺了幾隻雪狼,正好趕上過節了,所有就做了一盤下酒菜,現在冬季,也沒有什麼吃的了。」

「啊,是嗎?」

謝軍冷笑一聲,目光如刀一般射在楊大勇的臉上。

「我問你,你們一共獵殺了多少雪狼?」

「這個,這個,大約十幾頭吧?」

楊大勇有些緊張地說道。

謝軍一笑,說道:

「十幾頭,好?那等會讓你們倉庫裡面多餘的雪狼全部給我運走,就留下十幾頭給你。」

「啊?這?」

楊大勇感覺背後在冒冷汗。

謝軍的一個小弟,站在門口的一個青年冷哼一聲,說道:

「楊大勇,你t吃了豹子膽了,連我們軍哥你也敢欺騙,老實跟你說,我們剛才已經去過你們的倉庫了,問過了你們的倉庫管理員,你們一共獵殺了二百多都雪狼,倉庫裡面還堆這一百多頭雪狼的屍體呢,騙小孩你?」

「啊?」

楊大勇額頭滲出了汗珠,身體有些顫抖,

「軍哥,對不起,我不是有意要欺騙你的,我們,我們也困難啊,實在是沒有食物了,所以想給自己留一點。」

「啊,是嗎?」

謝軍喝了一杯酒,咬了兩口狼肉,淡淡地說道:

「雪狼硬甲你們拿了多少?」

楊大勇知道,再也無法隱瞞了,他也大致猜測到,謝軍此次來可能就是為了雪狼硬甲,唉,命苦躲不了啊!

「軍哥,我們一共獲得了78件雪狼硬甲。」

楊大勇還是隱瞞了三十件雪狼硬甲,好歹給自己留點壓艙底的貨,沒有雪狼硬甲禦寒,他們難以去野外活動。

就在這時,外面有個人走了進來,同樣手持衝鋒槍。

「軍哥,我們已經將外面吃飯的人雪狼硬甲全部脫下來了,一共88件。」

楊大勇一聽,雙腿多少,差點就癱倒在地,尼瑪,好狠啊,把老子的這點家底全部給扒光了。

謝軍對著楊大勇笑道:

「看了你這個負責人有些糊塗啊,連自己獲得了多少雪狼硬甲都不知道,你怎麼做老大的?」

「軍哥,我?」

「把你身上的雪狼硬甲脫下來。」

謝軍冷冷地盯著楊大勇。

楊大勇頓時內心咯噔一下,猛然站直身體,

「軍哥,留個後路吧,給個面子,我這兄弟們都都在呢。」

「哈哈,面子?你還知道要面子?」

謝軍突然站起來,拔出腰間的手槍,對著楊大勇。

楊大勇頓時雙腿一軟,癱倒在地,大聲叫到:

「軍哥,軍哥,饒命啊,給我個機會,下次再也不敢了。」

「好啊,我現在就給你個機會,先把雪狼硬甲脫下來。」

「好,我脫,我脫,軍哥,您別開槍。」

楊大勇徹底崩潰了,趕緊脫了外套,將裡面的雪狼金甲脫了下來,雙手遞給謝軍。

謝軍一看,說道:

「哎喲,你畢竟是老大啊,穿的雪狼硬甲都與眾不同,還是金色的,這是狼王身上爆出來東西吧?」

「是的,軍哥,還要一把雪狼冰劍,我這就給您。」

楊大勇說完,趕緊將腰間的一塊淡藍的長劍拿出來,遞給謝軍。

謝軍結果雪狼冰劍,撫摸了一下,笑道:

「果然是好劍啊,5點力量,還有5%的冰凍傷害。」

「是的,軍哥,這把劍和金甲配套使用,有套裝的加持效果,額外增加3%的冰凍傷害呢,而且,金甲比普通的硬甲多0%的防禦寒冷的效果。」

「哦?那我試試,好東西啊。」

俊哥說著,脫下外套,穿上了雪狼金甲,手拿著雪狼冰劍。

「怎樣,軍哥,我沒有騙您吧?」

楊大勇討好地說道。

謝軍嘿嘿一笑,說道:

「好,你的確沒騙我,我要獎勵你。」

噗嗤!

謝軍手中的雪狼冰劍刺入了楊大勇的胸膛,兩人站立的距離如此之近,楊大勇根本沒有想到謝軍會突然下手。

「軍,,,你?」

楊大勇看著謝軍,憤怒地說道。

不過,謝軍一劍刺中了他的心臟,沒有給他任何僥倖的機會。

謝軍冷冷地說道:

「這就是你背叛我的下場!」

說完,手中長劍一翻,一腳踢在了楊大勇身上,楊大勇的身體向後爆飛而去,撞在了身後十米左右的牆壁上,嘩啦一聲,將牆壁撞了一個大洞,屍體也跟著衝出大洞,跌落下去。

楊大勇的手下在包廂內的小弟還要十幾個,一看這個情形,大家都是一陣慌亂,不知如何是好。

有兩個小弟不知道深淺,大吼一聲,運轉獸魂。

「兄弟們,跟他們拼了!」

「啪啪啪」

數聲槍響,站在門口的幾個人舉著槍對那兩人射擊,兩人高大的獸魂也是中彈倒下。

其餘的人一下跪倒在地上,死勁磕頭。

「軍哥饒命,軍哥饒命,都是楊大勇的主意,與我們無關啊。」

謝軍一笑,說道:

「我知道與你們無關,都起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