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黑衣少年哪能料到,蕭焱竟然這麼卑鄙,直接又是出手,不過,他的反應也是著實不慢,手掌對著地面的盾牌一吸,那金黃色的盾牌,便是直接我在掌中,然後朝著蕭焱掌中的寶劍,狠狠的斬去!

砰的一聲巨響!

只見得一道光芒陡然從盾牌上面飛起,正是蕭焱掌中的寶劍!

蕭焱明知道,心少年勢必會用自己的盾牌來格擋自己這麼一劍,是以,他之前出手時,所使用的劍法,正是一式平沙落雁!

斜斜的劍法,直接朝著這少年刺去。

此刻,這劍法突然被少年的盾牌格擋,抄起直接順著盾牌上竄,然後刁鑽的朝著黑衣少年的喉嚨刺去。

冰冷的劍鋒,已經來到了他的喉嚨旁邊!

這可是千鈞一髮的時候!

他頓時撲倒在地,然後玄之又玄的躲過了這亡命的一劍!

他的額頭,已經冒起了大汗!

冰冷的汗!

但不待他突然翻身,蕭焱掌中的劍,便是直接下刺,朝著黑衣少年的肚臍眼刺去!


這一刺。勢必會刺破黑衣少年的丹田!

這少年縱使不死,也必然會變成廢物!

「找死!快去救老大!」突然,四五道怒火同時從蕭焱後方傳來,聽得這聲音,蕭焱並沒有後退,反而,掌中突然發力,劍鋒再次朝著這黑衣少年的肚臍眼處刺去。

但是,他再也刺去不了!

那黑衣少年的雙手,如同鐵爪一般,牢牢的抓著蕭焱的劍!

一把奪命的寶劍!

「蕭焱,我不會放過你的!」鮮血,已經從黑衣少年的掌中流下!

他的雙手緊緊的扣住蕭焱的劍鋒!他的手在顫抖!

他的手,在痛!

他的眼睛,充滿了憤怒! 眼神當中,充斥著憤怒,黑衣少年的表情,極度的扭曲,他此刻,終於感覺到了一絲危險的程度!

他也沒有想到,蕭焱竟然這般敢緊身攻擊!

「滾開!」黑衣少年的雙手,已經流滿了血液,不過,他的手雖然被牽制住了,,但是,他的腿,還是可以活動的!

他還沒有等到手下趕過來的時候,雙腿驟然用力,朝著蕭焱的肚臍眼踢去。

這一腿,並沒有任何的花哨,也只不過是簡簡單單的一腿。

但是,他這一腿陡然踢出,就算是一個一星斗者都有可能被踢的爬不起來,可是,這一腿踢出,蕭焱卻沒有一點兒的事。

蕭焱沒事,可他就有了事!

他只感覺自己的雙腳,如同被踢中了石頭一般,那種疼痛感,瞬間已經從腿部蔓延出去,酸麻的疼痛,讓的他瞬間忍不住大叫起來。

可是,蕭焱此刻本應該不痛的,但是,卻故意裝著自己也是非常的痛苦。

蕭焱飛速收劍,然後捂著肚子,瞬間就已經掠出兩丈,那種表情,就彷彿是他自己突然中了一招!

卧槽!

那黑衣少年此刻有種想要罵娘的衝動!

他可以感覺的出來,蕭焱絕對不是被自己踢中飛後退的,他媽的,他是故意後退的!

他是故意藉助自己突然踢出的一腳,然後後退!

好隱蔽的傢伙!

黑衣少年此刻的表情越來越沉重,猛地站了起來,然後目光冷冷的凝視這蕭焱,他剛一站起來,便是感覺8檔自己的雙腳,那是格外的疼痛,如同灌了鉛一般的沉重!

卧槽!

「大哥,你沒事吧!」他剛一站起來,身後的那些人也是突然感到,當發覺他們的大哥竟然踢飛了蕭焱,也是突然關切的問道,不過,這種關切當中,還少不了一些拍馬屁的。

這黑衣少年對於手下的噓寒問暖,充耳不聞!

然後,他突然走了一步,目光如刀,盯著蕭焱,這道眼光竟也普通話實質一般,朝著蕭焱的後背狠狠的剮去!

蕭焱也是感覺有股強烈的殺意朝著自己的後背襲來,不過,他也知道是誰,所以,他在扭首的時候,卻是陰森的一笑,這一笑,可把那黑衣少年氣的不輕!

卧槽!

「給我追!勢必要殺死蕭焱!殺了他,不但可以得到杏花春雨,還可以得到他的功法,乃至鬥技,甚至,金幣!」那黑衣少年呲牙咧嘴,面目猙獰,惡毒的望著蕭焱那急速後退的影子,然後咬牙切齒的道。

「是!」他的話音剛落,身後那幾人便是同時邁起步伐,然後朝著蕭焱追殺而去,每一個都是面色通紅,他們個個殺意衝天!

顯然,到了此刻,那黑衣少年不得不下絕殺令!否則,他如何能夠吞下這口氣?

他可不是那種會憋屈自己,成全別人的人!

這口氣若是不泄,估計今後都不知道該如何修鍊了呢!


他就是這種人!

他的心胸可是極其狹隘!

他把蕭焱這麼奇詭的速度,自然是歸根於他的鬥技比較厲害而已,實則不然,蕭焱從來也沒有練習過什麼速度的鬥技,這一切都是他經常鍛煉腿部肌肉!

他唯一練習過的一部腿部鬥技,那就是電光切風腿!

但是,這絕對不是速度身法!

月神殺此刻正在朝著逆天沼澤而來,他走的非常慢,可是,他卻並沒有有錯一步,他憑藉自己與蕭焱之間的靈感,也就是他們劍上的感覺,可以尋覓到蕭焱的蹤跡!

蕭焱就在前方,他要去幫助蕭焱!

唰的一聲巨響!

只見得前方那擋在面前的樹木,盡皆被月神殺一拳轟出,他的拳頭上面,早就被黑色的鬥氣縈繞,雄渾的黑色鬥氣,如同蛟龍在騰空一般,那種強大的視覺衝擊感,讓的大樹為之顫抖!

這些大樹,正是之前蕭焱把湧來擋住那少年的時候,所璀璨的大樹!

只不過,必勝客那少年早就已經死了,所以,這大樹也就沒有任何的意義。

它們的價值,也只不過是為了幫助蕭焱片刻而已。

它們死的豈非死的值得?

它們死的豈非毫無意義?

可是,月神殺終於把它們送入了天堂!

那是什麼樣的天堂?

那正是化為灰燼的天堂之路!

作為一棵樹木,生來,豈非就是為了貢獻?

豈非就是為了被燃燒?

而月神殺正好了卻了他們的宿命!

月神殺從來不在不該出劍的時候出劍!

這一刻,他本就不該出劍!

但是,他往往出劍還要比赤手空拳時,次數更多!

月神殺繼續前進,這一刻,他的速度非常的快,因為之前他不敢放快速度,畢竟,前面那麼多的樹木擋住了自己的去路,他也並不曉得大樹之後,可否另有玄機!

他不得不謹慎!

他一旦謹慎起來,速度便是會前所未有的慢!


但是,他的動作,就會前所未有的快!

孤芳雪此刻已經來到了逆天沼澤,她並不是第一次來到這裡,所以來到這裡時,她一點兒也不感覺驚奇,她唯一有感覺的就是,此地竟然還要比之前她來的時候更加的死氣!

這裡,充滿了死亡!

陰沉沉的如同死人一般!

天地在這裡,似乎都破不了它的黑暗!

蕭焱此刻亡命逃竄,又開始了他的生活,他已經感覺到了,逆天沼澤已經距離自己越來越近,屆時,只要到了逆天沼澤,他們就甭想活著出去!

逆天沼澤,便是你們的死祭。

能夠死在逆天沼澤,也算是你們的運氣!

平常的人,還沒有這個福分!

是以,蕭焱此刻的速度越來越快,那不是因為他害怕被身後之人追上,而是因為他非常想要身後那些人早點死去!

自己逃竄的越快,而距離他們的死亡,也就越來越近。

「大哥,蕭焱好像是被打了雞血一般,怎麼跑的如此之快!」突聽一名少年,一面飛速前進,一面望著蕭焱那速度,狼狽的道。



這少年此刻非常狼狽,若不是逃他們的老大在一旁,估計他早就不追了,氣喘吁吁的模樣,真是讓人看了心痛。

「放你媽個逼!你才被打了雞血!莫要長他人志氣,滅自己威風!大家準備好,我們都開始下一輪的計劃,都把臉龐用布條堵上。」那黑衣少年,此刻也是感覺自己有點力不從心,畢竟,自己之前腿部還受了內傷呢,他望著那越追越遠的蕭焱,也是感覺非常的吃力。

「為什麼啊啊大哥,我們若是蒙面起來,豈非更加的熱了?」』突聽一名少年,疑惑的問道,內心當中,充滿了不解,這若是蒙面起來,對於自己等人可是不舒服的,只要自己八人抱成一團,不離不棄,蕭焱就絕對沒有一絲機會!

「你懂毛線啊啊!我們這麼一做,屆時就算是追到了蕭焱,蕭焱也不知道究竟誰才是我!你說,這樣好不好玩。」這黑衣少年此刻突然陰森的一笑,畢竟,這樣一來,他們八人若是全部蒙面起來,到時候打起來了誰還能夠認識的誰?

就算是對面那人也是一個蒙面之人,甚至,是蕭焱蒙面的,他們也絕對認不出來!

「咦,這個辦法不錯,不過,我們此刻可是追不到蕭焱啊!」突聽一人此刻大叫道,畢竟這麼做是非常不錯,可惜,若是自己速度追不上,那不還等於白做?

「這個你就放心吧!蕭焱他跑不了多遠的,我們八人,都已經力竭,我還不相信,他有那個耐力與體力?」那黑衣少年思忖了片刻,然後傾吐一口氣,畢竟,這乃是事實,他還真的不相信,蕭焱0經怕竟然那麼有耐力。

「列隊!」那黑衣少年突然厲喝道,他的話音剛落,所有人便是直接排好了隊伍,然後開始蒙面!

「不對,怎麼少了一個人!」那黑衣少年望了一眼對於,突然厲聲道!

語氣當中,非常嚴肅,暴怒異常!

「報告老大,五號應該還沒有過來!」突聽一名少年道。

「他為什麼沒有過來!」黑衣少年語氣冷冽,如同寶劍悄然出鞘!

「他速度跟不上,應該拉在了身後!」那少年恭敬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