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位長者的瞳孔狠狠一縮,銀白巨獸搖動了一下腦袋,「小傢伙,你可以下去了,也多謝你可以讓我離開這裡,我親自送你出來也就到此為止了。」銀白巨獸的腦袋低下,憐縱身一躍直接跳了下來,三位長者錯愕的看著憐,看著她和銀白巨獸旁若無人的對話,「多謝前輩!」憐仰頭喊了一句,銀白巨獸哈哈一笑,「這沒什麼,小傢伙,我希望我們還會有見面的那天!」銀白巨獸說完,四爪在海水中猛然登出一道浪花,身影在陣陣浪潮之中隱隱消失。

「轟!轟!」不斷的白色霧氣持續冒出,三位長老愣愣的轉回身,看著再也接近不了的火山,都狠狠的皺緊眉峰,瓦絲娜歡快的跑了過來,「憐!我還以為你會出事,實在想不到你會用這樣的方法出來,剛才的那是什麼?!好厲害的樣子!」

「那是只被鎮壓在這裡上了年紀的傢伙。」三位長老其中之一悠悠開口,「有了它,才能將這裡的溫度降下去,我們才能在這裡尋找到解封石,現在……」三位長老的神情陰沉,「我們再沒有得到解封石的希望,瓦絲娜公主,安迪那一族如今擁有的解封石已經所剩無幾了!」

「什麼!」瓦絲娜沒想到會這麼眼中,如果沒有了解封石,他們要怎麼解封空間之力?不能解開空間之力,就沒有辦法儲藏物資,甚至面對其他異族的攻擊也沒有了反擊力量,更重要的是,要鞏固防線就必須要有解封石啊!

「安迪那一族以後該怎麼辦……」三位長老都是緊皺眉頭,「沒有了解封石,我們該怎麼辦啊……!」

瓦絲娜也陷入了沉默,憐看著幾個都是一臉愁雲的樣子不禁笑了,「解封石么?我這裡有,可以給你們。」

「你沒有明白,區區十幾顆解封石對我們來說根本起不到多大作用。」三位長者看著憐,不由得再次嘆息,「要維護鞏固防線所需要的解封石起碼需要二十顆!哎!難道安迪那一族是走到盡頭了嗎?」


瓦絲娜狠狠握拳,「不就是高溫和熱氣嗎?不論怎樣都要找到解封石!我下去找!」

憐連忙拉住這個衝動的小姑娘,「三位長者,我說了,解封石我這裡有可以給你們。」

三位長者有些不耐煩的看著憐,「我們也說過了,十幾枚解封石根本沒有任何作用!我們知道你是好意,但……鞏固防線這件事也是要失敗了。」

「我沒有說十幾枚。」憐開口,三位長老不禁搖頭,「十幾枚都沒有嗎?看來安迪那一族真的不行了……哎,我們要怎麼想辦法,難道要去其他異族的地盤上去找嗎?」三位長者愁眉苦臉,已經在為未來發愁了,瓦絲娜咬著嘴唇沉默,小臉也是愁雲漫步,憐不禁搖頭嘆息,她的話明明還沒有說完,手腕一轉,一大把解封石出現,瓦絲娜見到猛然瞪大了眼睛,「這是……!」

憐笑笑,「三位長者,你們看看,這些可以么?」

「我們都說了,幾枚的話……!」三位長者轉身,一下子都沒了聲音,看著憐掌心之中滿滿當當的一大把解封石,眼睛已經瞪直了!憐另一個手腕一轉,又是一大把出現,要知道剛才從岩洞出來的時候,解封石不斷噼里啪啦的往下掉,她當然不會錯過了。

「這、這、這……!」三位長者激動的不知道該說什麼,憐不斷的往外掏,掏了好幾次,足足有將近兩百沒!瓦絲娜只覺得眼睛都要花掉了,她從來沒有見過這麼多解封石,要知道安迪那每采一次,最多也就是二十幾枚啊!

「這些應該可以應付一陣子了,如果不夠的話……我可以想想別的辦法。」憐開口,三位長者好不容易回身,「等等!你說,你說這些都是給我們的?!」

「沒錯,這些都可以給你們,讓我想想,或許建造一條空間傳送陣到達火山內部會更好……」憐在思索,如果這樣做的確會讓安迪那一族採購解封石不對斷絕,這也算是她對他們的一種補償吧,畢竟……是她放走了那傢伙。

「怎麼樣,可以嗎?」憐呵呵一笑,三位長者愣在原地,瓦絲娜猛然撲了過來將憐抱住,三位長者突然齊齊跪在地上,憐不由得愣住,三位長者低垂著頭,無比慚愧的開口,「尊貴的客人,尊貴的附魔師殿下,感謝您為安迪那所做的一切,您的要求,安迪那必將永不推辭!」

瓦絲娜抬起頭,一雙眼激動無比的看著憐,「憐,憐,你留在這裡吧,做我的嫂子,做我的親人好不好!」

三位長老抬頭,那眼神讓憐猛然打了一個冷戰,她是不是……做過頭了什麼?

告假!明天臨時要出遠門,當天去當天回,但時間太趕,早上7點多出發,晚上十點多回來,沒有時間碼字了,囧~在這裡請假了,明天不更新了,後天恢復更新哦!存稿君的小皮鞭揮舞的實在是……太疼了,~o(>_<)o~,我會努力寫存稿的,一定會努力的,嗚嗚…… 構建安迪那一族採取解封石的空間通道並不困難,有了銀白巨獸所贈與的解封石,雖然憐還不能安全發揮如陸地上一樣的空間之力,但也差不多有七八成,現如今憐雖然還不能將室打開,但製造空間傳送陣已經沒有多大問題,雖然不能進行跨地域的傳送,但遠距離已經沒有多少問題,只要在憐的能力範圍之內,連接兩個空間節點就能進行自如無比的穿梭,任何人想要再抓到憐,除非在附魔之上和憐的能力匹敵,否則想也別想了。

雖然那隻銀白巨獸已經離開,但所幸火山底部那個巨大岩洞還沒有被毀的很徹底,安迪那一族通過憐的傳送陣可以直達那個岩洞之內,免受外面熾熱溫度的困擾,當然那個岩洞之內的解封石並非永遠用之不竭,不過也足以安迪那一族用上百年了。

空間傳送陣的起點就在安迪那一族領域之內,這給安迪那一族提供了不少方便,安迪那一族也因為有了這個傳送陣著實興奮激動了好一會兒,全族之內都忍不住陷入了一種無法自抑的喜悅之中,傳送陣的構建成功也讓憐在安迪那一族中的地位不一樣起來,三位長者自然是對憐恭敬有加,再加上瓦絲娜公主和憐不是一般的親近,所以安迪那一族也陷入了一種十分微妙的狀態,同一個人類交好,這對於海中異族來說是不可能,甚至是想都沒有想過的事情,但事實證明,只要你的實力擺在那裡,不管對方是誰,都願意與你親近,這便是強者的所謂魅力。

「憐,你有沒有認真考慮過啊?」瓦絲娜又蹭到憐的身邊,將她的胳膊挽住,憐不禁尷尬笑笑,「瓦絲娜,那個提議我真的不用考慮,這個……請你不要再說了,好不好?」

瓦絲娜哈哈一笑,「什麼呀,你是在害羞嗎?」

憐忍不住嘆口氣,「不是在害羞……」憐沉默了好一會兒,「我已經有喜歡的人,所以……不要再提了。」

瓦絲娜愣住,「喜歡的人?」

憐點點頭,「沒錯,喜歡的人,我有喜歡的人,所以……我不會接受別人,也沒有這樣的打算。」憐笑笑,瓦絲娜卻忽然皺眉,「那你喜歡的人呢?為什麼他沒有和你一起,他難道不知道外海有多危險,他還會放任你自己來嗎!」

憐被問住了,關於對隱月的感情,憐始終都說不好現在是什麼狀態,隱月這個男人對於憐來說就是心頭的痣,想忘記怎麼樣也無法忽視他的存在,就算將這個痣蓋住,也是徒勞無功。他們愛過,傷害過,離開過,在內海龍墓的那個時候,隱月的那番話硬是逼出了憐的眼淚,在那個時候憐才忽然明白,不管她從前斬斷的多麼徹底,不管她做過什麼決定,都無法將這個男人從自己的世界排除。不管他們以後會不會在一起,不管他們各自的未來是什麼,憐很確定,心裡有一個位置是屬於他的,永遠都不會改變。

發現憐久久沒有說話,瓦絲娜忍不住開口,「憐!如果他放任你自己來這裡,那他就不是真的喜歡你!這樣一個男人你不要也可以啊!」

憐笑笑,「瓦絲娜,喜歡並不一定要在一起,你懂嗎?」

瓦絲娜搖頭,「我不懂!我那個瘋子哥哥雖然腦子不正常,但是他曾經說過,如果是真的喜歡,就會在一起,哪怕是一分一秒都捨不得分開,因為那是自己最珍貴的東西。」

憐笑笑,「你那個瘋子哥哥對感情還很執著熱烈,或許他也不是你所想的那樣瘋狂。」

瓦絲娜扯扯嘴角,「誰知道,不過他在感情上絕對不會辜負你,憐,你考慮一下嘛!」

憐的太陽穴狠狠跳了幾下,「好了,這個問題我們暫且不說,傳送陣利用的還順利嗎?」


被轉移了話題,瓦絲娜也知道憐不想再說下去,無奈的也只能回答道,「利用的當然順利了,三位長者都快樂開花了,還有族人們,都很感激你呢,說實話,我真的想不到安迪那有一天會對人類這麼包容,不過你也是特別的,這要是換成其他人類,恐怕根本不是這個樣子。」

憐笑笑,正在這個時候三位長者迎面走了過來,看到憐都是笑呵呵的樣子,「附魔師大人,這是我們今天採購的解封石,這些都是給您的。」

憐看著三位長者手上散發著光亮的解封石,站起身,「我說過,這些我不需要,你們自己留著吧。」

三位長者呵呵一笑,「這些……」

瓦絲娜走過去,「憐都說過了么她不需要的,三位長者,你們就不要再這樣了。」

三位長者笑的有些尷尬,這多少有討好憐的意思,憐怎麼會不知道三位長者的意思,雖然構建了空間傳送陣解決了解封石的問題,但三位長者心頭的鄭重之中憐還沒有做,那就是鞏固安迪那一族的防線。關於防線的問題,憐自然也查看了一番,安迪那一族的防線,也就是空間之力構建的屏障,憐在探查的時候有些受到震撼,構建的空間之力雄渾有厚度,依照憐的推算,這樣的空間之力應該已經超過了她所知道的禪師級別。外海異族在這片海域中生活了這麼久,之所以能夠長久的生存在這裡,這道空間屏障無疑是至關重要的,三位長者也說過,空間屏障可以說是外海異族生存的最關鍵所在。

憐不清楚到底經過了多少時間,將這樣的空間屏障消磨,但經歷了這麼長久的時間,空間屏障大部分還很完好無損,這也就表示這道空間屏障是多麼的堅固。鞏固這樣的空間屏障自然附魔師的本身實力不能低,憐慶幸自己還算有一定能力,否則她自己也是要汗顏了。

「三位長者放心,我答應你們的事一定會做到,只不過要鞏固你們一族的空間之力,我還需要做一些準備工作。」

三位長老聽后立刻笑了,「不急不急,附魔師大人慢慢來就好。」

憐呵呵一笑,「貴族的空間屏障之力十分雄厚,我自認自己的附魔能力遠遠不如,但多少可以幫些忙,只不過需要一定時間。」

「呵呵呵,知道知道。」三位長者笑的十分開心,「那就不打擾附魔師大人了,這件事真的不用著急的。」

憐點點頭,「我準備好了會通知你們,放心。」


三位長者笑著轉身離開,瓦絲娜走到憐身旁,「憐,你已經給安迪那一族這麼大的恩惠,關於鞏固防線的事情,你可以不用再出力了。」

憐揚起嘴角,「沒關係的,這麼強大的空間力量我也是第一次看到,如果錯過的話,我自己也是要遺憾終身。」

瓦絲娜眨了眨眼睛,「憐,你似乎看上去……很興奮?」

憐哈哈一笑,心情好不舒暢!「當然了,面對如此迷人的空間之力,我怎麼會不興奮?」對於附魔師而言,如果一聲有幸可以見證到很多牛X的空間之力傑作,那便是沒有遺憾,對於憐來說,手中的室已經足以震撼附魔界的眼球,而如今,她能親手接觸外海異族的防線,甚至還能加以動作,這無疑是很多附魔師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憐呼出一口氣,對於附魔之道,前期無疑是無聊的,只有再知道了更多的東西之後,這個職業才會越來越有意思,在附魔前期你能做的無非就是那麼多,而在後期,附魔界所開創的東西,並非普通人所能想象!

「憐,你打算怎麼鞏固防線?我是不太懂附魔師的東西,不過你有需要的東西嗎?」瓦絲娜開口,憐笑笑,「我需要的東西很簡單,那枚七級空間原石的力量應該已經足夠。」

「七級的空間原石能夠製造多大的空間容器?」瓦絲娜很疑惑,畢竟對空間之力沒有任何概念,憐呵呵一笑,「七級的空間原石么……我只做過五級的空間容器,五級的空間容器可以融入很大一片地域,甚至是……你們安迪那一族的領地。」

瓦絲娜吃驚的張開嘴巴,「那要是七級的話……空間真是大的無法想象啊!」

「差不多,我也很想試試七級的空間原石可以創造多大的空間之力。」

「那你用來鞏固防線豈不是可惜了?」瓦絲娜看著憐,憐呵呵一笑,「可惜什麼?這枚空間原石讓你們的防線震蕩,現在也是由它鞏固你們的防線,這不是很好么?」

瓦絲娜看著憐,「不,我的意思是說……這樣的東西為什麼不自己留下?」

憐笑看著瓦絲娜,「為什麼要自己留下?」

瓦絲娜很是驚訝,「如果是我的話,我會自己留下,我相信不管是外海異族還是人類,對這樣的珍寶沒有多少拒絕的念頭,這是七級空間原石呢……」

憐摸了摸瓦絲娜的頭髮,「或許吧,我並非你想的那樣無欲無求,我也有自己想要的東西。」

「憐想要的東西是什麼?」瓦絲娜一雙大眼睛看著憐,憐笑笑並沒有回答這個問題,「每個人都有想要的東西,沒有誰會是另外。」憐手腕一轉,七級的空間原石出現,璀璨的光芒忍不住讓瓦絲娜微微眯起了眼睛,「如此強大的空間之力,或許只需要一小部分就可以了。」憐看著石頭內部不斷涌動的空間之力,在修補防線之後,她也許真的該考慮一下,將這枚七級原石弄成空間容器,看一看,七級的空間之力到底能容納多少的世界。

憐需要時間完全激活這枚七級空間原石,安迪那的三位長者雖然心中焦急,但也只能耐心的等下去。只不過一直守候在安迪那門口的索羅姆探子就沒有多少耐性了。庫斯曼將軍下了命令讓他們一直等候在這裡,如果看到瓦絲娜公主還有那個金髮黑眸的出現,就立刻動手,但這些探子真的快要絕望了,他們已經等了幾十天了,一個人影都沒有看到!

探子們潛伏了這麼多天,一點都沒有收穫,最後只能別無選擇的回去復命,庫斯曼聽到探子們的回答之後大發雷霆,「這怎麼可能!一個影子都沒有,你們的謊話可以說的再逼真點!」

「報告將軍,真的一無所獲!」幾個探子匍匐在地,「報告將軍,我們蟄伏在門口已經有幾十天,但是安迪那一族領地真的一個族人都不曾出現過,他們……」

「轟!」

地面上直接出現一個深坑,幾個探子身子狠狠抖動,身體完全僵在那裡,「報告將軍,我們、我們說的是實話……!」

「實話?安迪那一族就算真的什麼都不做,但他們都要採集解封石!幾十天不曾出現,難道他們連解封石都不要了?!」庫斯曼氣的一頭是火,幾個探子趴伏在那,「報告將軍,我們、我們不清楚啊……」

庫斯曼爆發一聲怒吼,剛要出手,索羅姆的一位長者走了進來,剛才的談話他似乎都已經聽到,庫斯曼見到他忍不住收了自己的怒氣,「長者,你怎麼來了?」

長者趁著臉色看著地下的幾個探子,「你們都出去吧,情況已經知道了,你們繼續監視安迪那,有任何情況及時彙報。」

「是!」幾個探子立刻離開,庫斯曼雙眼燃燒著怒火,「長者,你也信探子的話?安迪那一個族人都不曾離開,這怎麼可能!他們真的不要解封石了?按照從前的頻率,他們每隔兩三天都會有族人出來。」

長者沉默了一會兒,「庫斯曼將軍,探子們說的未必就是假話,安迪那一族……似乎是發生了什麼事情。」

「難道說……瓦絲娜公主已經將魂光的事情說出來了?」

長者搖頭,「說出那件事也不要緊,不過現在安迪那一族沒有任何族人離開,這就是一種反常,他們不會放棄解封石,對了,同瓦絲娜公主在一起的那個金髮異族,你知道她的身份嗎?」

庫斯曼皺眉,「完全不清楚,不過跟在瓦絲娜公主身邊,和她又那麼親近,應該是安迪那一族保護的族人。」

長者皺眉,「庫斯曼將軍,那個金髮異族你以前見過么?」

庫斯曼想了一會兒,「不,一次都沒有見過,似乎外海以前沒有這號人物存在。」

長者再度沉默,庫斯曼疑惑,「怎麼了長者?難道那個金髮異族身上有貓膩嗎?」

長者思索一會兒開口道,「我現在還不確定,但我懷疑那個金髮並非是海中異族,三大族群在外海生存了這麼久,基本上是個人物沒有不清楚的可能,安迪那突然之間就冒出這樣一個傢伙,不得不讓我懷疑。」

「不是海中異族?這怎麼可能!」庫斯曼明顯不信,「長者難不成認為她是人類嗎?區區一個人類,根本不可能深入到外海!就算來到外海,也早就被弄死了!」

長者看了眼庫斯曼,「庫斯曼將軍,能夠來外海的,可不僅僅是我們海中異族而已,你似乎不太清楚,外海最初是誰生存的領域。」

庫斯曼睜大眼睛,長者悠悠嘆口氣,「這當然不是你們這樣的年輕一輩知道的事情,就算是我,也不可能親眼所見,好了,你也不需要這麼動怒,我們總會抓到安迪那一族失誤的那天,不急。至於魂光的事情,我們先暫且壓一下。」

「既然長者都這麼說,只能這麼做了。」庫斯曼低聲開口,看著長者離開的背影,庫斯曼忍不住悄聲嘀咕,「什麼久遠的事情,外海外海,自然是海中異族生存的地方,還能有誰?」

還沒走遠的長者聽到這句話,忍不住搖搖頭,什麼都沒說的轉身離開,外海的三大異族族群之內,都有長者的存在,所謂長者,是族群之中僅次於王上的族人,他們博古通今,知曉一些外海之內不為人知的秘聞,一些重大決定王上也要參考長者的話語,能夠被稱為長者,實力自然也不會低,但更讓族人尊敬他們的,便是他們所掌握的一籮筐秘密。

三大異族族群的長者都知曉同一個秘密,這個秘密不是他們親眼所見、親耳所聞,是一代又一代流傳下來的,這個秘密在時間的漩渦中沉澱了太久太久,久到任何紙張上已經消失了對它的記載,但這個秘密會永遠銘記在長者的心上,印刻在外海異族中的每一道血脈之中。

久遠久遠的遠古時代,眾神和神魔並存,眾神位於大陸之上,而神魔,便在這深海之中!

廣闊無盡的外海是神魔領域,而長久生存下來的海中異族,也可謂神魔血脈的後裔傳承!當然,神魔血脈只存在於異族的王者身上,畢竟神魔遭到了眾神審判,一度滅絕於這個世間,但依舊有血脈頑強的存活下來,將神魔之血一代代傳承下去。

外海外海,它其實並非是這樣簡單的名字,在遙遠的遠古時代,在神魔還存在的年代里,這裡被稱為神魔之域!

雙十一大家血拚了沒有!哈哈哈哈~祝福單身的妞兒能夠在今天脫離單身啊,早日收穫甜蜜的愛情! 掌心的七級空間原石閃閃發光,那光芒似乎有著某種魔力讓人根本移不開視線,三位長者著迷的看著,石頭之中的空間之力被激活,整個石頭本身呈現一種透明狀態,好看的很。瓦絲娜在一旁看的也很是著迷,憐將石頭之內的空間之力激活,裡面的空間之力緩緩自石頭內部滾動,憐微微眯起雙眼,眼前的世界呈現無數個空間節點。

無數個空進節點在憐的眼前閃耀,整個空間壁障在無數個空間節點之上鏈接,形成一堵豐厚的無形牆體,被空間原石損壞的幾個節點之間出現了動蕩,而且經過時間的無情摧殘下,很多空間節點之間的連接已經鬆動,如果不進行維護的話,這堵牆遲早也是要坍塌。

憐仔細觀察著空間之牆,許久沒有任何動作,三位長者和瓦絲娜也不敢出聲生怕打擾到她,三位長者有些焦急的等待,生怕這中間出了什麼問題,憐在觀察了許久之後淡淡開口,「還好,除了被空間原石破壞的部分,其他都還說得過去。」

「是么,是這樣啊……」三位長者有種總算鬆口氣的感覺,只不過還十分關心憐接下來的舉動,畢竟鞏固防線是最重要的,也是最讓他們提心弔膽的,他們是相信憐的附魔能力,但任何一個附魔大師,也不可能保證每一次都不失手啊,一旦失手的話……

「我要開始了。」憐低語,三位長者剛松下的氣冷不丁又提了起來,憐手腕一轉,掌心處的石頭猛然爆發耀眼的光芒,光芒隨著憐的動作自石頭中飛出,迅速沒入到眼前的虛空之中,三位長者一個眨眼瞬間,這光芒便消失不見蹤影,不由得眨了幾下眼睛,說老實話,他們這也是第一次親眼見到鞏固防線。

不過在憐的眼中,光芒並沒有消失,光芒如手一般自空間之牆的牆體上輕拂而過,原本聳動的空間節點再度得到了力量的注入,還有鬆動的那一部分空間之力,在光芒的來回撫摸之下,也得到了原有的修護,光芒在慢條斯理的做著這些事情,憐專註的站在那裡,通過自己的元氣引導,三位長者以及瓦絲娜看見的也只是憐的藍色元氣在移動,其他的再也看不到了。

「報告!」突然一道聲音,讓三位長者及瓦絲娜一驚!「你喊什麼!」三位長者忍不住低吼起來,瓦絲娜沉著臉色,「我們還是離遠一點,不要打擾到憐,走吧。」

三位長者同瓦絲娜一起到了很遠距離之外的地方,前來報告的士兵跪在地上,「報告,索羅姆來人。」

「索羅姆?」三位長者皺眉,「這個時候他們來人做什麼?」

「不必理會他們。」瓦絲娜冷冷開口,三位長者也點點頭,「告訴索羅姆來人,我們現在沒空見他們,讓他們下次再來。」

報告的士兵有些猶豫,「三位長者還有公主殿下,索羅姆來人是……是他們的長者之一。」

「什麼!」安迪那的三位長者現在震驚了,開什麼玩笑,索羅姆的長者親自前來?瓦絲娜狠狠皺眉,索羅姆的長者來安迪那一族做什麼,要知道他們兩族交惡,根本不會有這麼友好的關係,就算目前在合作,但兩族背後也並不和諧!庫斯曼將軍一心想要質她於死地,瓦絲娜狠狠握拳,來者不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