場下的,全都屏住了呼吸,死死地盯著半空中的巨大佛印。

這是修士的神通,還是佛祖降臨。

「這一掌,怎麼擋?」九陽真人傻傻地看著,目光望著身邊的普渡大師。

「阿咪陀佛。」普渡大師雙掌合什,虔誠道:「老衲生平能見如此神通,一輩子足矣。」

「普渡老鬼,連你都施展不出來這麼般佛印?」十三娘忍不住問。

「此掌印,老衲再修行幾百年,都施展不出來。能施展出如此厲害的佛修,說明他整個人與佛完全合一,達到了人佛合一的地步。」普渡大師回道。

「什麼叫人佛合一?」十三娘奇怪地問。

「人佛合一,要有佛心,有佛悟,還能與佛一樣,遭遇無數的劫難,簡單來說,是說是肉身跟精神都達到了佛的極致。老衲雖有佛心,但是並無佛身,所以根本就無法施展如此巨大威力的掌印。」普渡大師解釋。

「我還是聽不明白。」十三娘搖頭,一頭霧水。 「你非佛修,怎麼解釋都不明白的。」普渡大師不再解釋,雙目火熱。

場下,無數人抬頭,目瞪口呆,瞪目結舌。

「娘,葉子會贏的,是嗎?」樓蘭問。

「看這形勢,不贏才怪。」 權門小老婆 金碧玉笑道:「樓十八這個傢伙,沒想到,他也會有這麼一天。」

「這個傢伙,是開掛了嗎?」若琳已經驚得說不出話了。

死去的師兄,到底惹上了一個什麼樣的變態啊!

……

就連葉雄都有些意外,不明白自己的佛門功法,怎麼突然厲害到這種地步。

他哪裡知道,自己在菩提樹下悟道兩百年,食菩提子,聞菩提樹之氣,肉身已經跟佛功法了有了感覺,加上此刻戰意大盛,佛門功法這次是徹底釋放出最強的神通,所以才會這麼強。

樓十八看著半空的遮天巨掌,躲又躲不過,只得聚集自己的最強實力,迎戰。

不出所料,佛掌不但將他的攻擊毀掉,還將他狠狠地從半空砸落。

樓十八積聚全部的元氣相抗,但是他很快就發現,對方的實力完全輾壓他。

「樓十八,受死吧!」

半空之中,巨掌完全消失,葉雄再凝聚滅魔佛印,準備將他輾殺。

樓十八氣血翻滾,看了眼下面的星域,咬咬朝,朝下邊飛去。

很快,他就落到星球上,皇城上空。

「姓葉的,你這一掌要是壓下來,這裡最少有數數千修士,被你輾壓而死。」樓十八大聲道。

如此厲害的佛印,起碼在這個星球上,留下一個掌印,死多少人,不得而知。

「樓十八,你太無恥了,連自己的子民都不放過。」葉雄怒道。

在生命面前,樓十八的傲氣徹底沒有了,連名譽都不要了。

利用自己的子民,來威脅對方不敢出手,註定他身敗名裂。

「樓十八,你快上來,跟他堂堂一戰。」

「下面是你的皇城,你的子民,你居然拿他們當擋箭牌,還是不是人?」

「樓十八,你不配當尊者。」

場外,一些修士見樓十八的所做所為,徹底失望了。

生死關頭,最容易體現一個人的品質,現在,葉雄跟樓十八的品質,瞬間就見分曉。

什麼是正,什麼是邪?

正道中人,是不會濫殺無辜的,葉雄如果這一掌拍下去,肯定會將樓十八打成重傷,但是他沒下手,這是正;樓十八為了活命,拿自己的子民去威脅別人,這是邪,是魔。

「大家看到沒有,這就是樓十八的真面目,一個虛偽,怕死的偽君子。」金碧玉大聲說道。

「偽君子,偽君子。」

「他是魔族的人,只有魔族的人,才會如此心狠手辣。」

「北方尊者,殺了他,他不配當東方尊者。」

場下,第一次有人出聲支援葉雄。

接下來,不斷的聲音傳來,全都是謾罵之聲。

葉雄收回掌印,沒有拍下去。

雖然他錯過了重傷樓十八的機會,但是,他贏得了民心。

遠處,洛東流看著樓十八的所做所為,非常不滿,喝道:「樓十八,隨我來。」

他化成一道流光,落到皇城後面上空,手中一束光射出後山禁地。

轟隆隆。

大地擅動起來,山崩地裂,無數落石從山上轟轟而落。

後山突然軋軋起來,裂出一道溝壑,一束白光從裡面擴散出來。

突然,一道游龍虛影從裂縫之出來,半空之中旋轉,最後長鳴一聲,化成一把神劍,落到洛東流手中。

「這是……斬龍劍。」

樓十八看著洛東流手中長劍,激動無比。

場下,嘩然一片,全都動容了。

斬龍劍之名,只要熟悉東方星域的人,沒有不清楚的。

這是洛東流的當年的配劍,一層宇宙最頂尖的法寶,距離仙器也只是一步之差而已。

「樓十八,我贈你斬龍劍,這是你最後的機會,如果你還不能贏,那我只能廢了你,另立尊者。」洛東流大聲說道。

「前輩你放心,我一定會斬殺他的。」樓十八手握斬龍劍,一鼓澎湃的力量,從劍上生了起來。

擁有此劍相助,他的實力絕對能提兩成。

「江南王,大戰才剛剛開始呢!」

樓十八手握神劍,化成一道流星,衝天而起,朝葉雄射去。

葉雄頭頂的佛門虛影,再次一掌壓落,滅魔佛印再次壓落。

斬!

樓十八滾滾真元,雙手握劍,一劍辟出。

一道白色劍芒,如同星河,橫跨天地,瞬間就把整個佛印,斬成兩半。

虛空之中,道道空間裂縫出現,這一劍居然斬破虛空。

佛印消失,葉雄手掌一縮,掌心之中,一道血痕湧出。

佛印滅,手掌受傷。

哈哈哈!

樓十八仰天大笑起來,剛才的鬱悶爆發出來,如痴如狂。

「江南王,我有斬龍劍在此,連上古神龍都能斬殺,還怕你一個佛修。」

樓十八手握著斬龍劍,意氣風發,有種天下之大,捨我其誰的感覺。

場下的人,都愣住了。

所有的人,都被這一劍之威,震驚到了。

滅魔佛印的威力,剛才大家都見識到了,沒有想毫無反抗之力的樓十八,在得到斬龍劍之後,如同脫胎換骨一般,從遠落下風,到氣勢穩佔上風。

這一刻,無數人抬頭,目瞪口呆望著。

先前,大家都覺得,北方尊者會贏,但是現大,大家不敢保證了。

因為樓十八手中有斬龍劍,被稱為一萬年來,東方星域的第一神劍。

「我的天啊,這就是斬龍劍之威嗎?」九陽重人,瞠目結舌。

普渡大師,十三娘,金碧玉,樓蘭,還有一眾修士,全都愣住了。

「葉子,你一定要撐住啊!」金碧玉喃喃自語。

葉雄眸光一冷。

這斬龍劍,實在是他生平見過最厲害的神兵,哪怕五行劍未毀,也遠遠達不到斬龍劍的地步。

畢竟,這是被東方星域,流傳了一萬多年,被稱為神一般的修士的洛東流的的配劍。

「江南王,這斬龍劍,是我用星空之石所鑄,是這第一層宇宙的第一神兵,沒有任何兵器防得住了,你等著受死吧!」洛東流仰天大笑起來。

「天地之間,真的沒有任何兵器能防斬龍劍嗎?」 葉雄將千眼菩提佛珠拿了起來,捧在手掌心之中,喃喃道:「千眼菩提,你活了萬年,如果連你都防不住斬龍劍,那就證明魔漲佛消,你忍心讓這種事情發生嗎?」

像是感受到了他的召喚一樣,千眼菩提佛珠突然自動上升到半空,在半空之中滴溜溜地轉著。

下一刻,佛珠裂開,一百零八顆佛珠,飄浮在半空之中,以奇怪的軌跡在運轉著。

這是怎麼回事?

葉雄震驚地看著那一顆零八顆千眼菩提,一臉不解。

他根本就沒有驅使佛珠,是千眼菩提自己在行動。

下一刻,驚人的事情發生了。

只見一百零八顆佛珠,兩兩聚合在一起,似在組成什麼形狀一樣。

劍首……劍柄……劍格……劍身。

「千眼菩提,居然自動形成一把劍。」葉雄瞠目結舌。

一鼓十分神聖的佛門氣息,從劍身之上散發出來,擴散出去。

周圍幾公里的人,心裡同時生起一鼓肅然,心情坦坦蕩蕩,不含半點邪念。

「這是……菩提神劍?」

一向冷靜的普渡大師失聲驚呼起來,目光死死地盯著半空之中的神劍,說不出話來。

「普渡大師,什麼是菩提神劍?」十三娘見他失態,連忙問。

「菩提神劍,我也只是從上古典席之中看過,據說由一百零八顆千眼菩提子形成。千眼菩提是菩提樹子,三千年開花,三千年結果,三千年成眼,要萬年才能夠成一顆,是佛門至寶。我做夢都想得到一顆千眼菩提當佛珠主珠,萬萬沒有想到,他居然有一串千眼菩提。」普渡大師目光死死地盯著菩提神劍,聲音顫抖。

「菩提神劍由這千眼菩提所鑄,就這樣串在一起,沒經過鑄劍,能擋得了斬龍劍嗎?」十三娘懷疑地問。

一般的神劍都要鑄造,才能發揮最強的威力,但是這些千眼菩提鬆鬆散散,真讓人懷疑它的堅硬。

「千眼菩提是有靈性的,遇強則強,你一會就知道了。」普渡不再說話,目光炯炯地盯著千眼菩提。

……

葉雄將菩提神劍握在手裡,揮舞了一下。

那熟悉的佛珠觸感讓他有種骨肉相連的感覺。

「好劍,真是好劍,咱們就好好會會斬龍劍,看看是它厲害,還是你厲害。」葉雄激動地說道。

他發現自己手中流出的血,一點點流入菩提劍上的珠子裡面,被每一顆珠子吸引。

然後,他發現自己跟每一顆千眼菩提,控制更加自如了。

「滴血認主,這千眼菩提,居然有滴血認主功能。」葉雄咋舌。

但凡有滴血認主的法寶,都是非常厲害的,只有自己能使用,就算別人能使用,也施不出半點威力。

「樓十八,再來。」

葉雄抄著菩提神劍,衝天而起來,化成一道流光,狠狠地朝樓十八斬去。

「幾顆破佛珠,也想阻擋斬龍劍,去死吧!」

樓十八同樣衝天而起,兩鼓驚人的元氣,同時從各自的身體,瘋狂地滾進各自的劍之中。

兩道滔天劍芒,在半空之中狠狠地撞到一起。

頓時,半空之中,風起雲湧,狂風怒吼,雷鳴電閃。

天地之間,被兩鼓力量遮擋,變得昏天地暗。

劍芒都沒有阻止對方的前進,兩人同時衝破對方的劍芒,越來越近,最後硬撞一起。

菩提神劍跟斬龍劍,相撞。

一點細小光芒,從相撞處之處生起,越來越大,然後化成毀天滅地的力量。

雙方各自握著自己的劍,被這鼓反彈之力,同時震飛出去,隔開幾公里。

砰!

葉雄手中的菩提神劍,突然散開,幾十顆佛珠,全都掉到地上。

反觀樓十八,手中的斬龍劍,什麼事情都沒有。

「輸了,北方尊者輸了。」場下的人,一陣失望。

「原本以為,這佛珠形成的神劍,能擋得住斬龍劍,沒想到,還是擋不住。」

「這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畢竟,斬龍劍可是星空石所鑄,是萬年第一劍,無法超越。這佛珠組成的劍,能擋住一劍,已經很了不起了。」

場下的人,紛紛出聲。

樓十八看了眼自己的劍,確定外表沒有事情之後,哈哈大笑起來。

「江南王,我說過,沒有任何劍能擋得住菩提劍,你現在相信了吧?」

「是嗎?」葉雄冷笑一聲。

他手一指,意念所至,散落到地上的一百零八顆千菩提,再次懸浮起來,散發著金光,朝他的方向飛來。

很快,千眼菩提就在他的身邊,再次凝聚起來,形成一把劍。

氣勢,比起前一次,更加強盛。

「這怎麼可能?」佛珠一顆都沒受損,讓樓十八震驚之極。

「一劍定輸贏吧!」

葉雄把菩提劍抄在手裡,一踏百丈,狠狠斬落。

「我就不相信,你這破劍能擋得住。」

樓十八將自己所有元氣,瘋狂地注入斬龍劍之內。

突然,只聽聞一聲細響,斬龍劍體表居然承受不住他如此強大的元氣,出現一道道細小的裂紋。

「斬龍劍剛才傷了,怎麼可能?」樓十八大驚失色。

此時不待他多想,因為對方的劍芒已經斬到。

樓十八咬咬牙,握著帶著裂紋的斬龍劍,迎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