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墨鏡老大的帶領下,一百多個手持***的黑衣人,在叢林中來往穿梭,不斷地搜尋楊非凡的下落。


“瘦九,有沒有發現楊非凡這個臭小子的行蹤?”墨鏡老大與一個瘦削的男人會面後,立刻問道。

“沒有!”瘦九很是無奈地搖了搖頭。

“奇怪了,怎麼不見這個臭小子的蹤影呢?”墨鏡老大鎖眉深思,不明所以。

“聽大飛說,楊非凡這個臭小子,好像是憑空消失一般,一眨眼,就不見了蹤影。”瘦九將***架在肩膀上,猙獰的刀疤臉,不斷地抽搐。

“憑空消失?”墨鏡老大微微一愣,然後說道:“莫非,這個臭小子懂飛天遁地之術?”

“依我看,應該是了!要不然,他又怎麼會憑空消失呢?”瘦九倒吸一口冷氣,一種莫名其妙的恐懼感,油然而生。

“不對!這個世上,根本就沒有人懂飛天遁地之術。”

墨鏡老大擡頭看着枝葉茂盛的白樺樹,輕聲道:“依我看,他應該是一個都市武林高手。”

“老大,你的意思是……”瘦九一怔,立刻想到了都市武林中失傳已久的絕技。

“輕功!楊非凡這個臭小子,極有可能懂輕功!”

說到這裏,墨鏡老大立刻吼道:“大家將注意力集中在白樺樹的上方,繼續搜查。”

躲在白樺樹上的楊非凡,微微一愣,壓根就沒有想到,這個墨鏡老大,居然猜中他懂輕功!

現在,憑着楊非凡的輕功,完全可以不費吹灰之力,就可以迅速地飛離這個山頭。

問題是,如今,楊非凡不能走。因爲,他不能拋下白小柔不顧。

更何況,馬連長很快就帶兵前來。鑑於這些方面的原因,楊非凡就更加不想一走了之。

爲了白小柔的安全着想;爲了讓馬連長將這些匪徒一網打盡,楊非凡決定靜觀其變。

剛纔,楊非凡已經悄悄地和馬連長通話,得知馬連長正帶兵從東峯趕來。

也就是說,只要再拖延十多分鐘,馬連長等人就可以殺到。

軍方的速度,毋容置疑;軍方的辦事效率,無與倫比!

楊非凡堅信,只要再繼續忍耐,或者,儘量拖延時間,就可以將這些可惡的匪徒,一網打盡。

墨鏡老大將注意力全部都集中在白樺樹上,只要有任何風吹草動,他就會毫不猶豫地開槍射擊。

這些***手的宗旨是,寧願殺錯,也絕不放過!


隨着***聲的不斷響起,山林動盪,鳥兒驚得滿天飛。

楊非凡居高臨下,每當發現異常時,就會悄然無聲地從藏身之處,飛到另一棵白樺樹上。

一次又一次的靜觀其變,使得楊非凡躲過了一次又一次的槍擊。

僥是如此,不過,楊非凡依然感到心驚肉跳。

這是拿命來賽跑,假如,稍有不慎,那麼,就會立刻死於非命。

“你妹的!這麼多人放冷槍,簡直是想將我楊非凡置於死地。”楊非凡身手敏捷、反應快,往往能在他們舉槍準備射擊的時候,提前飛身轉移藏身之處。

鑑於此,所以,楊非凡才能躲過一次又一次的襲擊。

墨鏡老大帶人在叢林中方圓兩裏範圍內,幾乎都已經搜遍了,然而,就是不見楊非凡的蹤影。

“你他孃的,莫非,楊非凡這個臭小子,已經跑掉了?”

墨鏡老大鎖眉深思了一會,然後問道:“你們當中,有沒有人懂輕功?”

所有的***手,你看着我,我看着你,大眼瞪小眼,小眼瞪大眼,沒有一個人敢回答墨鏡老大的問題。

這時,瘦九弱弱地道:“老大,我們當中不乏特種兵,不過,並沒有聽說過,有人懂輕功。”

都市武林藏龍臥虎,功夫了得的人,數不勝數,然而,真正懂輕功的人,卻是少之又少!

“你他孃的,一百多人當中,居然沒有一個懂輕功?你們當兵的時候,是怎麼當的?”墨鏡老大惡狠狠地瞪了身邊的***手一眼,使得他們身不由己地倒退了好幾步。

所有人面面相覷,墨鏡老大罵得太毒了,他這一句話,幾乎可以扼殺,每一個當過兵的人的自尊心。

當過兵就懂輕功?這是什麼真理?

儘管所有人的心中,都感到憤憤不平,不過,他們還是不敢將心裏話說出來。

假如,一旦說出來,那麼,無疑是找死的節奏!

墨鏡老大是一個出了名心狠手辣的人,誰要是敢得罪他,那麼,誰就會死無葬身之地。

鑑於這個方面的原因,所以,所有人都是敢怒不敢言。

墨鏡老大瞥見他們沉默不語,氣得大袖一甩,狠狠地罵道:“全是一班廢物,吃飽了撐着,沒用的東西!”

衆人面面相覷,唏噓不已!

墨鏡老大根本就沒有想過,他在罵別人的時候,其實,他也在罵自己。

因爲,就連他自己,都不懂輕功。

墨鏡老大不是一般的特種兵,而是,僱傭兵團出了名的狠辣兵王。

由於他爲人陰險、出手狠辣,所以,纔會被李有才看中,重用他爲祕密組織的老大。

這次,假如,李有才的兒子李豪,不是被楊非凡震斷手臂的話,那麼,他也不會捨得叫墨鏡老大,帶人前來對付楊非凡。

楊非凡躲在暗處,運轉能量,凝神傾聽,當聽到墨鏡老大,說出這一番逗人的話來訓斥手下時,禁不住失聲大笑起來。

“誰?你他孃的,給老子滾出來!”墨鏡老大反應極快,當聽到笑聲時,立刻舉起***,對着楊非凡藏身之處,一陣狂射。

噠噠噠……

楊非凡暗叫不妙,運轉能量後,身體突然騰空而起,人在半空時,連續數個前空翻,飛身躍到了另一棵枝葉更爲茂盛的白樺樹上。

槍聲過後,剛纔,楊非凡藏身的白樺樹,立刻被子彈打得千瘡百孔、不堪入目!

“你他孃的,給我追!活捉這個臭小子,賞金千萬;打死了這個臭小子,賞金百萬!”墨鏡老大一聲令下,那些***手們,立刻精神抖擻、神情激昂!

這麼多的賞金,這些***手,就算是想想,都覺得興奮。

他們打打殺殺,就算是一輩子,恐怕,也賺不到這麼多的錢。

如今,有這麼好的機會擺在眼前,試問,他們又怎麼會不感到興奮呢!

很顯然,活捉楊非凡,要比打死楊非凡划算!

不過,想要活捉楊非凡,談何容易?所以,他們都選擇了滅殺楊非凡。

手中有槍,心裏踏實;功夫再高,也怕菜刀;身手再快,也快不過子彈!他們每個人,基本上都是這樣的想法。

楊非凡呼吸急促、瞳孔緊縮,壓根就沒有想到,自己的命居然這麼值錢!

“你妹的,這個李有才,還有這個李豪,也太狠毒了一點吧!居然花那麼多的錢,來滅殺我楊非凡?就算是有錢,也不能這麼浪費啊!敗家,簡直就是敗家!”

楊非凡苦笑不已,一邊迅速地轉移藏身之處,一邊快如電閃般,掏出數十支銀針。

“快了,只要再繼續躲避,儘量拖延一下時間,馬連長馬上就帶兵趕來!”楊非凡深吸一口氣,運轉能量,凝神戒備。

在這些***手的眼中,楊非凡赫然是一個蜘蛛俠,不但有着靈敏的身手,而且,神出鬼沒。

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

這些***手們,只要看見楊非凡的身影后,就會爭先恐後地搶着開槍。

在一百多個***手的圍攻下,楊非凡險象環生,有好幾次,差點就死於非命。

然而,值得慶幸的是,楊非凡有能量護體,即使子彈擦身而過,也只不過是受了一點皮外傷而已!

僥是如此,不過,如今的楊非凡,已經披頭散髮、狼狽不堪!

“你妹的!居然一百多人舉起***圍攻我,簡直太不像樣了!”楊非凡義憤填膺,身體騰空飛起時,立刻運轉能量,用盡全力,雙手一揮,將手中的銀針,全部射向***手們。

一瞬間,密密麻麻的銀針,帶着凌厲的攻勢,如漫天飛舞的雪花,沸沸揚揚地飄向***手們。

墨鏡老大看得頭皮發麻,他有史以來,第一次看到過這麼恐怖的銀針。 銀針飛來的一瞬間,所有的***手,嚇得呼吸急促、瞳孔緊縮,禁不住倒吸一口冷氣。

下一秒,所有人都亂成一團。

一股強烈到極致的生死危機感,使得他們不顧一切地四散逃命。

這些***手當中,很多都是當過兵的人,一眼就看出楊非凡發射的銀針,力度十足、殺傷力極大!

危急關頭,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楊非凡爲了保命,已經使出了殺手鐗,所以,如今,他所發出的銀針,纔會力度十足、殺傷力極大!

慘叫聲響起之時,十多個躲避不及的***手,當場斃命!

這些人的眉心,乃至重要部位,都被銀針直穿而過,一擊斃命!

大亂之下,很多***手爲了逃命,不顧一切地你推我撞,結果,發生了人踩人的恐怖一幕。

很多人躲過了銀針的襲擊,卻躲不過被同伴推倒踩死的厄運。

特別是當他們看到同伴被銀針飛中,當場斃命的一幕後,軍心徹底大亂!

此刻,他們根本就顧不得去活捉和滅殺楊非凡,只顧逃跑保命。


楊非凡微微一愣,壓根就沒有想到,這些***手這麼怕死!

“或許,他們是被我手中的銀針嚇怕了吧!早知這樣,對付剛纔數十個***手的時候,也使出殺手鐗,不就可以省去很多不必要的時間了麼?”

楊非凡苦笑地搖了搖頭,繼續掏出銀針,接二連三地射向***手們。

身爲醫生,身上帶有一些銀針很正常!



不過,令到***手們想不明白的是,爲何楊非凡身上的銀針,多如牛毛、源源不斷?

其實,楊非凡來南天市尋找龍陽果和能量石的時候,就已經悄悄地將成千上萬支銀針,放到儲物袋中,以備後用。

因爲,銀針不但可以用來鍼灸救人,而且,還可以當暗器來使用,所以,楊非凡才會喜歡帶那麼多的銀針。

墨鏡老大看到大家亂成一團,不顧一切地逃跑後,氣得連忙舉起***,將數個跑得最快的逃兵,逐一擊斃。

“你他孃的,誰要是敢再逃跑的話,老子格殺勿論!”

墨鏡老大殺一儆百,嚴懲逃兵這一招,果然收到了立竿見影的效果。

聞言,所有準備再逃跑的***手,嚇得紛紛呆立在原地,不敢亂動。

震驚過後,這些***手,紛紛從驚恐中清醒過來,他們一邊使出渾身解數躲避銀針,一邊集中火力,對付楊非凡。

雖然,飛過來的銀針,接二連三地滅殺了很多***手,但是,在集中火力的攻擊之下,楊非凡的生命,受到了極大的威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