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君婉終於開口,提出邀請,讓葉天縱出來輔助。

對於這樣的結果,大家都並不驚訝。

畢竟,之前蘇老爺子都打算讓葉天縱直接擔任同盟會會長的。

雖然他之前和黑虎門有些矛盾,而且中間還有莫天道的生死門過來幫忙,可是,畢竟沒有親自見證過他的實力,所以,在大家的印象之中,他就是個跳樑小醜,毫無意義的人。

讓他出來幫忙?

難道就可以力挽狂瀾了麼?

在劉志能面前,這個會長的位置歸屬,其實已經沒有了任何的懸念。

現在,隨着蘇君婉的話說出,葉天縱在簡單的和任雨柔交流了幾句之後,便是走上舞臺中間,點頭示意之後,就規矩的站在蘇君婉身旁,還對她作出了一個加油的手勢。

瞥眼場下。

他忽然見到,這藍部長卻是不知不覺之中,居然和莫天道站在了一起。

這兩個人,有點意思。

雖然葉天縱並不清楚他們的目的,但是,兩個人應該都被自己給威懾服了的人。

難不成,他們還想在過程之中,作出點兒動作?

不清楚,也並不關心。

“好,現在三位候選人都已經準備就緒。”

“接下來,我將會在全場隨機抽取一位會員,然後來幫他解決目前的矛盾事端。”

…… 聽到蘇老爺子的話。

劉志能頓時心中冷笑了起來。

今晚的晚宴,全場大部分會員,都是自己的人。

雖然,曾經有人是效忠老會長的,可是經過自己的精心拉攏之後,也都朝着自己這邊靠攏。

三個環節,每個環節他都準備到位,不會有任何閃失。

事實上,剛剛在老爺子宣佈讓這個名叫葉天縱,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小子來擔任會長的時候,他內心無比震怒。有那麼一瞬間,他都有種直接撕破臉的衝動。不過,還好這老傢伙知道懸崖勒馬,雖然最終的結果已經註定,可是至少還得要走個形式。

安排的人,現在早就蓄勢待發。

尤其是,其他的人,也都會跟着起鬨,他勝券在握!

“下面,請有需要事情解決的會員,舉手事宜!”

“一會兒,聚光燈會隨機打在你的身上,找到你,你就上臺。”

“我們同盟會的宗旨,就是互惠互助,不管你有怎樣的需求,都會得到充足的解決。”

“而這,也正是考驗三位候選人的隨機應變能力,誰做得最完美,誰就能夠勝出。”

“三輪之後,誰的最終得分最高,就最終取勝哈!”


隨着老爺子的話說完,本來還亮堂的現場,再度像之前一樣的暗淡了下來。

聚光燈開始閃爍遊走,而現場,還配備着相應景的音樂。


那些會員們,在聽聞之後,就紛紛舉手,爭相恐後。

雖然都已經敲定了人選,不過大家還是很賣力的配合演出。

聚光燈來回縈繞。

而準備好的人選,是一個臉上有麻子,看起來比較萎縮的商人。

目前主營着茶葉批發業務,現在的確碰見了問題,不過,這些問題,都已經提前被劉志能敲定,以他的手段才能夠最終敲定,按照既定計劃。這宋得一會退出解決問題的環節,至於蘇君婉,對於這茶葉的事情根本就一竅不通,所以,勝負已分。

所以。

隨着麻子舉手,本來事先就已經被劉志能買通安排好了的聚光燈人員,立刻就將光束朝着麻子那邊打了過去。對於這事情,其實老爺子心知肚明,不過,他沒有阻攔,既是不希望橫生枝節,同時也是考驗葉天縱的應變能力。

哪怕是被劉志能提前安排好,但是,葉天縱依舊能夠憑藉着他自己的本事取勝,這樣也不枉費自己的一番良苦用心。否則的話,他和婉兒以後可能還會面臨劉志能帶來的更多挑戰,如果每次都是自己提前去幹涉的話,那麼,這個會長也坐得不是很穩。

“好。”

“現在聚光燈打在了這位……”


“等等,等等!”

但是。

蘇老爺子就打算宣佈麻子是被聚光燈選中的人選之時,一道不和諧的聲音突然響起。

光線變亮,這讓自認爲將事情安排得盡善盡美的劉志能大吃一驚,微微皺眉,尋聲望去。

發現,發出這不同聲音的人,居然是莫天道。

察覺到這個情況,劉志能心裏犯嘀咕,雖然今晚的事情,自己沒有和各位會員強調,但是這事情已經是心照不宣的,這貨突然冒出來,是幾個意思?

剛剛在舞臺後面,他就聽人彙報過。

說是這葉天縱和黑虎門的人有爭執,不過隨着這莫天道站出來,情況立刻就急轉直下。

難道說,這傢伙,是葉天縱的人?現在站出來,難道是打算搞事情嗎?

要去討好葉天縱,而要得罪自己,他難道不清楚,一旦自己當上會長之後,會展開怎樣的報復嗎?

“天道門主,好好發揮,我來策應。”

一旁的藍部長,微微點頭,低聲的提醒了一句。

而莫天道則是深吸了口氣,他現在其實心底很緊張,這算是孤注一擲。

如今站出來,就是等於和劉志能決裂,他難以想象,隨後會遭到怎樣的瘋狂報復。

可是,因爲有藍部長的原因,這就讓他更加確定,葉天縱是有本事的人。

而他的本事,也絕對不是劉志能這種鼠輩所能抗衡的。

開弓沒有回頭箭。

在所有人的目光注視之中,孤注一擲的莫天道站了出來,高聲的說道:“老會長,劉副會長,還有各位。我呢,是生死門的門主,莫天道,相信大家對我也都有所瞭解。那今晚是咱們同盟會會長的競選,三個流程,我都同意。而現在,需要解決我們會員的自我矛盾,我個人覺得,這種隨機的可能性有點不太合適的,最好的,應該是因地制宜,現學現用。”

“嗯?你這話是什麼意思?我們聽不懂?”

聽聞。

作爲劉志能狗腿子之一的郭德章,立刻就站出來,雖然不知道莫天道想要表達什麼意思,不過,他他顯然是和葉天縱穿一條褲子的,打算狼狽爲奸,所以,他不可能讓對方得逞,立刻站了出來!

而這郭德章,因爲身份背景的原因,隨着他這話說出,可以說是一呼百應!

立刻就有人站出來,表達出了自己的質疑!

“規矩就是規矩,莫天道,你現在站出來,是想要阻礙進程,還是要表達什麼別的意思?”

“聚光燈打到誰的身上,就讓誰來闡述自己的矛盾,並且希望得到三位候選人的指點,這就是我們同盟會建成的初衷!”

“既然時間已經到了,而且已經挑選到了合適的人員,那麼我們就該按部就班的走下去,你在這裏胡咧咧幹什麼,你不要以爲你們生死門是社會上的人,就可以在這裏無法無天。我告訴你,今天在場的所有會員,隨便拉出來一個人,就能夠分分鐘碾壓你,懂麼?”

“……”

這些人都被劉志能洗腦,完全都朝着他這邊靠攏。

雖然說中途碰見了莫天道這種不開眼的人,令人糟心,但是歸根結底,其他的人,都是跟自己一條心的。對此,劉志能頗爲滿意,本來他以爲這樣的小插曲立刻就能結束。

可誰知道。

面對多方壓力,這莫天道居然渾然不覺,反而據理力爭的說道:“咱們還是別廢話那麼多,大家都是會員。不分新老,反正,在我看來,要解決我們會員的問題,就得解決最棘手,最有利益的。這個麻子我知道,是做茶葉生意的,充其量也就是幾百萬的事情,跟咱們其他會員的重要性相比,有可比性麼?所以我覺得,與其讓聚光燈找人,不如我們直接推舉人出來,這樣不是更好嗎?”

“你……”

郭德章馬上就要反駁的時候,在眼神的交匯之下,藍部長終於站了出來,站在莫天道的身旁,高聲的說道:“我覺得天道門主這話,很有道理。至少,我們今天既是要選舉最好的會長,同時也是要奔着解決問題來的。那這麻子的事情,的確不是大事情,要解決,就得解決頭等的問題。剛剛,我看郭德章郭少爺有舉手,他們長夜醫療集團,在咱們臨城市,那也都是數一數二的企業,所以,我個人的意見是,倒不如來解決他的問題,這難道不是更好的嗎?”

藍部長雖然在對衆人說,可是,目光所轉移的地點,卻是葉天縱那裏。

其實,他在邊說邊看,尤其是推舉到合適的人選的時候,他還特地跟葉天縱做了一個眼神交匯。

讓三個候選人來解決郭德章的問題,是否合理。

這倒是一個意外之喜,本來葉天縱都已經做好了充分準備來應對劉志能的刁難。

可誰知道,這莫天道和藍部長二人,跑來雪中送炭。

爲什麼不要?

他們兩個人有心要朝着自己這邊靠攏,而且,在以後同盟會的問題解決上,他們還可以發揮更大的作用。事實上,以他目前的人手,火鳳凰得全力對付天樞閣,而鍾西樑和林長輝則是需要在縱橫集團的運營上大作文章,如果還要派人來分心解決同盟會的事情,的確是自顧不暇。

那現在,他們兩個人站出來,正好合適。

所以。

當藍部長主動拋出橄欖枝的時候,葉天縱沒有任何的猶豫,直接點頭示意,正好合適。

解決郭德章的問題,既是可以打亂劉志能的既定計劃,同時也可以給老婆吃下一顆定心丸,畢竟,直到現在,她都還非常擔心對方會發起瘋狂的報復。

所以。

這次,就趁此機會,解決郭德章,省得這貨就跟蒼蠅似的,老是嗡來嗡去,看着就煩。

“我?”

這倒是讓郭德章始料未及。

尤其,這還是藍部長提出來的。

現在,明眼人一瞧就知道,這藍部長和莫天道是捆綁在一起的。

不過,藍部長和自己的父親關係非常好,在沒有得到確認消息之前,郭德章不敢和對方造次。

聽到他的話,過賬指着自己,有些狐疑的問道:“藍叔叔,您這是什麼意思?我沒有懂……”

“郭大少爺,你可是我的賢侄,你的問題,就是我的問題。既然現在這麼一個大的平臺,你心裏有什麼就可以說什麼,三位候選人都能幫你解決,這對於你來說,難道不是個好事情麼?”

聽起來是這麼個意思。

但是如果將藍部長和葉天縱聯繫起來的話,恐怕就不是那麼有心了。

…… 郭德章呆愣住。

這藍部長,啥意思。

雖然自己敬畏對方,是因爲父親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