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滅霸兄弟,有話好說!我這次親自來可不是爲了動手的!”天老趕緊再次說道。


驚了!老夫都準備隨時要跑路了,你竟然說可以不動手!

“閣下且說,我們爲什麼可以不動手!”江北淡淡的笑着,一副無所謂的意思。

天老的心涼了半截,沒想到這無極宗竟真的這麼有底氣!

“滅霸兄弟,你與我武王府並沒有什麼不共戴天之仇,也沒對王子殿下和公主殿下做什麼!自然可以談和!”天老再次說道。

後面那幫侍衛傻了,怎麼就要談和了,早上不是還要把無極宗滅門嗎?

“你們無需說話,聽我的就好,我心中自有打算。”天老輕聲對着手下說道。

打算?打算就是談和!

地上那候辯泰眼睛突然爆發出了紅光,什麼!天老要來談和了!他們也要加入無極宗!

“不,不行啊……”候辯泰艱難的想要開口,但是卻被江北一腳封住了。

這無極宗都是魔鬼啊,候辯泰的雙眼流下了淚水,捂住自己的屁股,彷彿在告訴天老,看看我的傷啊!真的不能來啊!我還想着你們來救我回王府呢!

“天老,來這邊,我們好好談談!”江北笑着說道。

人生在世,必須要賭一賭!而且跑路的能力,他自信比他修爲高不了多少的天老追不上他! 江北很慌,怕這老頭突然出手弄了他。

拿煙的手,微微顫抖。

天老更慌,你特麼手裏那是啥啊?能不能先弄滅了再談?

微微張了張嘴,卻沒說出來話,雙眼死死盯住江北手中的煙。

江北愣了一下,好像明白了出了什麼問題,不過並不着急。

對於他來說,每一支菸,都是要抽到最後的,雖然不會像老哥那麼誇張燒到手都不怕……

江北不急,更多的是在考慮,考慮着武王的人親自來談和會有什麼陰謀,這件事到底有多大的可信度。

天老也不急,你那破玩意不弄滅,風吹不散,我是絕對不可能過去的!我還沒活夠呢!

就這樣,空氣之中儼然生出了一股肅殺的氣息,隨着二人的目光對視而逐漸濃郁着。

很緊張。

終於,江北的動作打斷了這種對視,把菸頭往腳邊一丟,踩滅,身後的兩個弟子先是一臉的享受,隨後看着天老的面色有點惋惜還有些憤恨,都是這糟老頭子,不然還能慢慢抽!

“完事了,過來吧。”江北微笑着說道。

但是天老卻渾身顫抖了一下,他竟然現在就讓我過去?是不是空氣中的毒霧還沒散乾淨!還有後面那兩個弟子!什麼情況!

但是強者,就是強者,天老有自信!

屏息靜氣向前緩步走去,這件事不能再耽擱了,而且到現在身體還沒有什麼不適。


一陣微風吹來,確認過方向,是朝着天老這邊,嚇得一羣人大退兩步!毒霧!

天老目光發凝,向後轉頭微微看了一下,手下的人都沒什麼事……

這下心才稍微放鬆了一下,看來這東西不直接吸入是不會有什麼事的吧?

“滅霸兄弟,老夫這次前來是爲了談和!”天老不卑不亢的說道,盯着江北的雙眼。

直視,毫不避諱!

就是你再強又如何!老夫可是堂堂天境三階的強者!還真就不怕你們不收留!

“哦,爲什麼要談和?請給我個理由。”江北笑着問道,一副無所謂的態度。

天老剛凝聚起來的自信心瞬間崩塌,人家根本就無所謂啊,這是想打啊!

而江北則是滿心的鄙夷,雙手揹負於後,緊緊握着小騷騷,隨時準備開溜。

不管那麼多,先把自己的氣勢做足了,嚇唬嚇唬他!

“文王,以及文王背後的人,有着更大的野心,吾輩修士不齒與之爲伍!”天老一臉鄭重的說道。

吾輩修士?

啪啪啪!啪啪啪!

是江北,他在鼓掌,說的真好啊,這麼義正言辭。

“說話的方式簡單點,別文縐縐的,聽不太明白,直接說,你想加入無極宗有什麼目的!”江北冷聲問道。

天老難了,咋說啊?不想死?莫得逼格啊!好歹也是個天境強者吧!

沉吟了一下,這才沉聲說道:“這個……一是爲了辯泰王子殿下,二是給自己的靈魂一個交代!”

江北瞬間表示震撼了!吾輩修士?要給自己靈魂一個交代?這是什麼樣的人才會說出的言論啊!值得敬佩!

“行吧。”江北點了點頭,隨口說道。

“嗚!嗚嗚嗚嗚!”腳下的候辯泰一張臉憋得通紅,很想說話。

江北微微搖頭,放開了腳,一邊還說道:“老弟,我知道你是個剛烈的漢子,但是我建議你說話注意點,不然我這腳沒輕沒重的。”

瞬間,候辯泰說不出來話了,心裏憋了一肚子要罵江北的話,不知道該從何說起。

喉嚨滾動,雙眼無神的看着天老,流下了悔恨的淚水,到了最後還是一句話沒說出來。


而候辯泰的舉動,徹底的嚇住了天老,王子殿下怎麼都被弄成這樣了!他!他到底是受到了多少折磨啊!

這無極宗竟然如此恐怖!下如此狠重之手!

天老向後退了兩步,感受到了什麼叫騎虎難下……

拳頭緊緊攥着,隨後又鬆開,又攥起,又鬆開,如此往復數次,半晌,終於長嘆了一口氣。

“滅霸兄弟,實話實說,我是爲了活命才選擇加入無極宗。”天老聲音顫抖着說道。

“嗯?”江北表示很疑惑啊,大家眼下都好好的,本來我都準備逃亡了,你告訴我說你要活命?

“可能你不相信,但是我說的都是真的,那文王手下的黑袍,竟讓我們來送死!”天老目眥欲裂的說道,可以看出他有多恨。

江北微微點了點頭,這老頭演技不錯,他會不會是想摸進宗門,然後找機會救走這候辯泰!

亦或是想帶人先佯裝臣服,隨後再帶人從內部殺出一條血路!

還有第三種可能,這老頭是想趁着自己不注意,然後強行制住自己,以此做要挾,減輕傷亡!

第四種,他是想用自己來威脅自己的父親,逼他交出什麼好寶貝!


……

短短時間,熟悉各種影視劇以及小說套路的江北就列出來了N多條可能發生的情況!當然,最後一條,相信這個老頭,也不是不可能。

只是可能性太低。

嘶~江北暗中倒吸了一口冷氣,好厲害的套路!竟可以隨時變化!

人生在於豪賭,梭哈一下固然酸爽,但是賠了之後的那種空虛感,會讓人覺得很難受。

江北沉吟了一下,這纔想到了一個萬全之策。

“所以說,你是臨陣叛逃?甚至還帶着武王的手下一起叛離過來?”江北凝聲問道。

“是的,滅霸兄弟,這次我要帶人加入無極宗!”天老恭敬地說道,儼然已經沒有之前來的時候的那種豪邁。

身後的黑衣手下們有點懵,他們的尊敬的天老,竟然要臨陣叛逃?還有剛剛說的,是真的嗎!

文王那些人竟然要讓他們來送死!

其實不是天老不告訴他們,而是……怕其中有對文王也忠心的那種,然後突然去告訴文王,那樂子可就大了。

江北身後的兩個守山門的弟子也懵了,天老?武王手下的大軍師那種唄,實力應該很強橫。

上次來好像都沒看到他,這次竟然直接來投靠我們了?心中雖然喜悅,但是並沒有表現出來。

看着前面的北少爺嚴肅的側臉,可能事情沒有那麼簡單。

突然!

“好!將在外,軍令有所不受!老天!我佩服你!”江北爽朗的說道。

天老的身體頓了一下,竟然就這麼容易被接受了,還有那句誇獎,好一句將在外軍令有所不受……

“但是!他們能進我的宗門!你不可以。”江北再次開口。

天老懵了,不是剛剛還表揚我呢嗎?說我說的對,爲什麼我的手下能收留,我不行?

江北暗道:呵呵!管你什麼心思,看哥秀一波操作!保準你想幹壞事也不行! 賊尼瑪,天老想罵人,他覺得他有點看不懂這江北滅霸了!

只聽得江北再次開口說話了。

“老天,你說你臨陣叛逃,那這消息會不會傳到文王耳中?又會不會傳到武王耳中?”

江北面帶笑意,對這個即將到來的策略感到很滿意。

天老瞬間身體一顫,對啊,到時候文王肯定遷怒於武王該怎麼辦啊……

不!不會的,他只是服務於武王,哪個王爺手裏還沒幾個叛徒了?想明白這個,天老緩緩平靜了下來。

江北一看,這老頭可能是想明白了什麼。

心中咬着牙,要是今天不把那侯鋒也牽連進來,真是白瞎這機會了啊!

“老天,你是不是覺得武王不會因爲你的事受到傷害?我告訴你,你錯了!那文王豈是心慈手軟之輩!”

江北的聲音如同是驚雷一般,徹底震住了天老,倒不是聲音有多大,而是,人家說得對啊!

那文王豈是心慈手軟之輩!

怎麼辦,到底要怎麼辦!

難不成爲了武王,放棄自己的生命?還有手下這些人的生命?

不能讓他猶豫!必須現在就加緊攻勢!江北心裏暗道。

WWW☢ttкan☢C〇

“所以,你現在能做的,就是快點回去,把武王救出來,現在武王沒什麼可留戀的了,讓他把錢財都帶來,日後我無極宗也可以給他個長老當當!”江北一臉的鄭重。

“至於你的這些人,你放心,在攻打文王大軍的時候,我會給他們配上這個!”

江北說着,還從兜裏掏出一根菸。

而且他還沒用抵禦進攻,而是說要攻打文王大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