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沒有正面回答這個問題。稍稍爆一些料給這些八卦的傢伙,林牧很容易就脫身了。

……

「最近一段時間,大家領地的發展狀況如何?」林牧開口道。

此時的他,和氣淡然,沒有一絲威嚴之色,如同一個鄰家男孩般。

若常胤風仲等人在此,也許會驚訝林牧對氣息的收斂熟練的程度。

稍後,眾人把自己領地的情況一一講述出來。

在講述中,赫然,許峻和張信萊負責的是【鎮北城】!

華崞、范廣德和陳南華負責的是【斷魂城】!

當然,目前這兩座城池不是城,而是鎮。

【鎮北鎮】!

【斷魂鎮】!

三州三城計劃中的核心!

(最近更新會穩定一些,努力碼字中……) 「我們鎮北鎮,擁有專家級鐵匠一人,專家級裁縫師三人,專家級醫師一人,高級……NPC人口達到7萬人……玩家團隊,共有九個軍團,每個軍團三百到五百不等的人數……」張信萊不斷彙報道。

張信萊在鎮北鎮中,是管家般的存在。許峻,就是掌管軍事的頭頭。

「老大,我們鎮北鎮,目前發展非常慢啊!烏龜爬的速度都比我們快!」許峻這傢伙,在張信萊把鎮北鎮發展的信息說完后,就一臉生無可戀的模樣,大吐苦水道。

林牧聞言,輕輕點點頭,頗為贊同。

相對於大荒領地的發展,其他兩個領地的發展,確實比較寒磣,竟然連地階武將都沒有!

一切領地事務,都還需要這幾位兄弟嘔心瀝血去經營。

其實,若不是有林牧的信息支持和部分資源援助,這兩個領地,應該連萬城積分榜前一萬名都不可能進入。

不過,拋開大荒領地,鎮北鎮、斷魂鎮,在玩家領地圈子中,也是發展非常好的,中上流的優異領地。

這般優異的領地,肯定如一塊大肥肉,吸引無數資本家的注意。

他們五個,其實也承受了很多外部的壓力。然而,就是因為有林牧的存在與支持,他們才都咬緊牙關,堅持下來。

林牧對於這些東西,不用看,也能猜出來。但是他沒有過多去干預,算是考驗他們一番吧。

「幸好是發生了張家驅事件,女媧大肆干預玩家勢力,不然這五個傢伙肯定會撐不住,求救了!」林牧心中暗道。

「五位兄弟中,也就華崞的家世會好點,家族是醫藥世家,族中經營的生意也不小,勢力算是可以。有他的存在,斷魂城抵擋一些老鼠應該沒問題。」林牧心下思忖著。

「其他兩位,家世一般,掌舵鎮北城,承受的壓力更大。」對於許峻和張信萊兩人的家世,林牧的案桌上可是有詳細的資料。

當然,若是他們真正求助,林牧肯定會傾盡全力去搞定。

在林牧心思急轉的時候,五位兄弟仍然滿臉笑意望著林牧。

「老大,你點頭了,那是不是可以繼續資助一番,直接帶我們飛啊!」許峻雙眸猛地一亮,追問道。

「先援助一名傳奇級歷史武將!」張信萊仍然那般率直道。

「對!最好是史詩級歷史武將于禁!好傢夥,那次視頻的他,大發神威,凶名赫赫,武功蓋世,是多少想要揚名立萬的莘莘學子的夢想、偶像!」陳南華一臉驚羨得道。

對於早前于禁去裝逼的視頻,陳南華可是看了不下十遍。

那洶湧磅礴的戰鬥,那令人熱血沸騰戰場,牽動多少擁有戰場之神夢想玩家!

陳南華非常想要于禁!

于禁、周泰、李典、臧霸、蔣欽,這五位虎將,他們都知道。

林牧聽到這幾個傢伙的要求,微微一愣,旋即開懷一笑。

他們的要求,還真不過分!

大荒領地的數位超級虎將,就是他們最垂涎的存在。

若是換作他,也會這樣提。

在萬城積分榜上,大荒領地遙遙領先,是所有玩家永不可攀的青天。

而作為玩家群體中,最為了解大荒領地的,非這五個傢伙莫屬。

提這些要求,合情合理。

老實說,若開局不是有常胤風仲兩位大才的輔佐,林牧也不會如此順利發展到如今這般令太平道都有些忌憚的存在。

一位超級人物的存在,對領地的發展是有無與倫比的作用。

爆笑萌妃:邪王寵妻無度 他們五位,在經營領地的過程中,已經慢慢了解其中的艱辛,也知道,若是與其他玩家那般發展領地,不投入大量資金,肯定不會發展到如此地步。

然而,讓眾人失望了。目前大荒領地的虎將都還不夠用,很多計劃都因為缺少巔峰力量被擱置了,還想要分出去?不可能!

林牧委婉說了一下,就拒絕了派遣虎將過去支援。

「華崞,你們的斷魂城在青州,我提供幾個非常模糊的歷史武將信息給你們吧,希望你們運氣好,可以有所收穫。」

「許峻、信萊,你們也有!」望著一臉激動的眾人,林牧一碗水端平道。

「老大,你怎麼不早點告訴我們啊?」許峻喜悅中帶著一抹疑色道。

「武將的收服,牽扯到很多東西,不是遇到就能招募到的。你們的領地,目前發展一般,算是及格而已。想要招募歷史武將,還不夠,不過,我現在告之這些信息,希望你們可以先嘗試一下,積累一些經驗。」林牧解釋道。

「當然,這些武將的信息,盡量保密。」林牧輕輕又帶一句。

他可看不好這五位兄弟的領地會招募到歷史武將。也許,三流武將,在運氣爆棚的時候可以。

望著林牧似笑非笑的神情,五位兄弟都心中一凜,好傢夥,你傳奇級、史詩級歷史武將大把大把地招募到領地,我們現在招募一兩個不甚太出名的歷史武將都不行?

一股不服輸的念頭在眾人心中升騰而起。

「領地的事情,確實是辛苦大家,這次我召集大家,除了稍後會談到的萬城爭霸之賽外,還告訴大家一個好消息,就是你們五個的功法問題,我已經幫你們解決了!」林牧微微一笑轉移話題道。

眾人聞言,都猛地一震,這才是肉戲。

擁有年輕心態的眾人,很快就被林牧的功夫所吸引了。

「牧哥,我們個人能力的發展,你之前告誡我們先不急,故而就沒有花費大功夫進去,我們現在,還只是一個普通的士兵。功法確實是掣肘我們進步的關鍵。」范廣德凝聲道,眼眸閃過一抹期待。

他知道,林牧早前這般吩咐他們時,就猜測到,林牧可能有某種途徑大量獲得功法,故而他們也不急。

「功法,老大,有神功沒?易筋經?洗髓經?九陽真經?九陰真經?」許峻聞言,雙眼陡然一瞪,如同銅鈴般,爍爍冒綠光。

和林牧老大,無需客氣!

易筋經?洗髓經?你當神話世界是古時代中著名武俠家,那位名震華夏的泰山北斗筆下的世界啊!

林牧知道許峻這傢伙的性格,沒有順著他,直接道:「沒有!」

「牧哥,有天階功法?」華崞把目標降低了一籌問道。

「天階功法,有一本!」林牧點點頭,一副老神在在的模樣。

「嘶……老大果然吊炸天……不愧是世界玩家第一人!」眾人聞言,都不由吸了一口氣。

天階功法的珍稀程度,他們早已有過了解。

之前許峻之言,只是調侃玩笑之說,並不是真正心中所想。

在他們的認知中,地階功法就已經是高端中的高端。在玩家交易市場上,地階功法,有價無市。一有出現,馬上成為最矚目的存在!

即便是玄階、黃階功法,那也是頗受歡迎的道具。

爺的寶貝:腹黑王爺萌寵妃 然而,林牧接下來的話語,更是震撼著他們的心靈。

「除了一本天階,還有四本玄階靈魂功法。」林牧沉聲道。

「靈魂功法?四本?嘶……」眾人一聽,又倒吸一口氣,渾身顫抖起來。

靈魂功法,那可是在現實中都可以修鍊的存在。

價值,不可估量!

現在,林牧竟然如批發書籍商一樣,闊氣無比。 「天階功法,可以讓你們其中的一位,在神話世界中,實力可以得到質的提升。其他四本靈魂類功法,雖然對神話世界的身體沒有太大提升,但也算可以先打打基礎。」林牧對於五位兄弟的反應早有預料,在他們震撼無比的時候,仍然一臉淡然說著話。

「天階功法,就讓華哥來學習,其他四本玄階靈魂功法,就根據自己的喜好而分配下去吧。」

「功法的信息,我稍後在發給你們。到時候我也會派人送功法給你們。」

「老大,你不親自送功法來?這麼重要的東西,不要被人打劫了啊!」許峻聞言,彷彿想到什麼,一臉誇張道。

「不用怕,我派去的人,都是非常可靠之士!」林牧派遣過去送功法的,是夜影部的成員,可靠無比。

「要不,我們現在通過傳送陣,趕到東冶縣,親自拿功法?」張信萊也有些擔憂,難得變色道。

「對,我們親自過去,有傳送陣,不需要太多時間,萬城爭霸賽還有一天,不怕耽誤!」華崞也是如此

其實也不怪許峻他們大驚小怪,如沒有見過大蛇拉稀那般稀奇。

靈魂類功法,實在是太過重要,是進入神話世界的終極追求之一!

「你們無需如此,等到萬城爭霸賽后,自然會得到功法!你們也不能過來東冶縣,還有任務。」

「好了!功法的來源,我已經為你們鋪好路了。它需要你們慢慢去錘鍊,方可臻至巔峰。」林牧輕聲道。

「你們學習好功法后,每天一定要抽出時間來學習,不可懈怠!」林牧雖然了解幾位兄弟的性情,但還是忍不住提這一句。

這五位兄弟,是林牧以後運營玩家圈子的重要夥伴,對於他們的培養,林牧也是絲毫沒有藏私。

「沒問題,我們一定會努力學習的。」

「對了,老大,我們現實修鍊功法,其等級變化是不是與那一階二階的劃分不一樣啊?」

「對!現實中的那些劃分,與你們將要修鍊的功法體系不同。你們按照神話世界的劃分來區別即可。」林牧輕聲道。

眾人緊緊盯著林牧,彷彿發現眼眸閃過一抹奇異的亮光,如同鑽石般絢麗奪目。

他們聞言,心中不由一震,神話世界的神秘面紗,他們也開始將要接觸到了。

跟隨林牧,也許,他們將會走的更遠!

眾人相互對視一眼,都不著痕迹點著頭。

之後,眾人又問了很多關於功法的問題,林牧這個先驅者,經驗十足,毫不藏私說與他們。

……

「功法的問題,先到這裡,你們學習后,慢慢體會。下面來說一下萬城爭霸賽的問題!」林牧沉聲道。

「萬城爭霸賽華夏區的比賽,根據系統公告,雖然只是有兩方,但卻不是兩個陣營,而是分成一萬零一個陣營!」林牧說出了一番又令他們震撼的信息。

「一萬零一個陣營?!那不是說,領主玩家之間,也是可以攻伐的?那不是亂套了?」華崞聞言,心思轉動得非常快,很快反應過來凝聲問道。

華崞的語氣中,有一絲驚濤駭浪之意。

亂!若是玩家們知道有這個潛規則在,就只有這麼一個字來形容了。

「沒錯,玩家可以相互攻伐,甚至還有獎勵!」林牧點點頭道。

「在我們進入血色戰場后,不是有1000聲望獎勵嗎?這個規則,不就是亂之起源嘛……」

「每擊殺一位玩家亦或者是NPC士兵,都將收穫1000點聲望、1點血色戰場積分。」

「若是擊殺領主玩家,淘汰一個陣營,將收穫10000點聲望和100點血色戰場積分。」

「這些,就是玩家方致命的存在!」林牧微微眯著眼睛道。

前世,華夏區玩家在第一屆萬城爭霸賽兵敗如山倒,被敵人如草芥般收割,除了實力弱外,不團結,也是一個致命之因。

團結,是一個老生常談的問題。只要涉及到利益,團結就會變成一個非常複雜的問題。這是鐵律!

「老大,那我們要如何做?」

「是直接去收割那些較弱勢力?還是去搞守方勢力?」華崞問道。

林牧聞言,嘴角露出一抹苦意。

華崞的話語,也表明大部分玩家的決定。只要知道那些潛規則,肯定會亂。

弱肉強食,至古不變啊!

「看情況吧,到時候若在路途中,遇到孱弱勢力,有把握在不造成巨大傷亡的情況下,可以把他們吃了!」林牧把嘴角的苦意收斂起來,臉色猛地一變,一臉殺氣道。

開玩笑,他又不是聖母,憑什麼不收割好處!

團結,是一個相對問題,是看情況的。該團結就團結,不該團結,趁著其他玩家不知道,收割一波好處再談!

「嘿嘿……對,先把那些不知情的孱弱領地之主幹掉,收穫一波資源!」許峻眼眸也迸發著殺氣,嘿嘿笑道。

「另外,你們早前不是想要親自過來東冶縣嘛,現在我告訴你們另外一個信息,那就是帶著軍隊,去縣城,去女媧神殿,向神殿使者申請提前進入血色戰場!」

「申請提前進入血色戰場?!還有這操作?」眾人眼睛又是一瞪,問道。

「呵呵,為什麼不可以有這樣的操作?系統沒有這個規定吧?你們要學會打破常規去考慮問題。多學學哥……」林牧一副神棍模樣說道。

「切……」眾人一臉嫌棄模樣。

……

把虛擬房間的一個小時消耗后,林牧意念一動,視角就回到了東冶縣的女媧神殿。

稍後,林牧又發了一會信息,約好人,就踏步進入女媧神殿。

林牧早前,帶著軍隊,浩浩蕩蕩趕來東冶縣,就是想要通過女媧神殿,提早進入血色戰場的血色荒原。

女媧神殿,是每個系統城池都有的特殊存在。

它的出現,是在異人降臨神話世界后才有。

這個女媧神殿,就是玩家口中的復活神殿。玩家陣亡后,就會在女媧神殿復活。

在後期,地府那些神秘地域開啟后,玩家從地府轉生、復活,也是在女媧神殿中凝聚身體出現的。

林牧因為大荒領地的事務,一直沒有機會來女媧神殿。當然,對於女媧神殿,林牧也是頗為熟悉。

因為,在後期,很多玩家在神殿前,都是發生過大規模衝突的。

女媧神殿,是神聖不可侵犯,但其門前的廣場,卻成了鮮血之地!

林牧率領著軍隊,徑直通過階梯,穿過巨大無比的神殿之門,進入空間十分寬敞的大殿內。

此時的大殿,閃爍的白光,雖然不是特別頻繁,但還是不斷有。

白光,所代表的,就是玩家死後復活的標誌。

林牧沒有理會一些剛復活的玩家的震驚,直取路,奔向神殿東側一處祭壇上的神殿使者!

「神使大人,在下想要提前進入血色戰場的血色荒原。」林牧淡然說道。

對於這些使者,換作前世,他可能還會頗為恭敬,但現實,淡然處之。

「咦……」神殿使者聞言,微微一愣。

他想不到,這個玩家竟然如此不同,平時那些玩家,不是來問他有沒有任務,就是來問他收不收徒,敬他如神明……現在,這個玩家竟然如此淡然。

並且,這個玩家的要求,竟然如此奇異。

不凡!神殿使者想到這麼兩個字來形容眼前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