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麼可能。雷蟒死了,難道是被雷靈殺死的。」

唐玄深吸一口氣,雷蟒出場時的威勢他仍記憶猶新,如此兇悍的妖獸,又有蛟龍血脈,哪怕還未徹底化蛟,其實力也不下於一般的蛻凡境武者了,而且其身為頂級妖獸,生命力何等強悍,估計實力比他高出一兩個層次的人類強者也奈何不得它。

怎麼可能就這樣死在雷靈手裡。

唐玄覺得其中必有蹊蹺。只可惜他被壓在地底。未能親眼見證大戰。

還有雷靈,去哪了?

唐玄打量四周,也不見雷靈蹤跡。

等待了片刻,始終不見雷靈出現。唐玄咬牙往深坑中爬。一條即將化形的雷蟒軀體。即使比不上雷靈,價值也非常大,要是雷蟒還活著。哪怕是一口氣,他都有多遠閃多遠,可對方既然已經掛了,沒道理放過。

很快,他來到坑洞底部。


那些壓在雷蟒上的石頭不是殺死雷蟒的關鍵,唐玄花費了不少力氣,將壓著雷蟒的那些巨石都推開,露出了岩石下完整的雷蟒軀體,近距離接近雷蟒軀體,有種驚心動魄的感覺,長度超過百米,粗度驚人,死後依然給人強烈的威懾感。

快穿直播︰黑化反派輕輕抱

叮叮!

鱗片發出金屬般的脆響,硬度大得可怕。

繞著雷蟒轉了一圈,唐玄泛起疑色。

雷蟒身上,有很多焦黑的地方,腦袋直接被強大的力量洞穿了,傷口焦黑一片,腦髓已經蒸發乾凈,這要什麼力量才能做到這一步。


「咦!」

唐玄看著雷蟒腦袋,它腦袋上兩個鼓包已經變成了角的形狀,還未徹底成型,但也初具雛形,晶瑩剔透。

唐玄又蹲下去,在雷蟒腹部,他也看到了四爪,同樣是雛形,上面的血肉明顯要嫩於其他地方。

而唐玄記得雷蟒和雷靈廝殺時,還未有爪,腦袋上也只是兩個鼓包而已,這說明,雷蟒在戰鬥過程中突破了,幾乎已經化為了真正的雷蛟。

妖獸化形都會有天劫,這是常識。

尤其是蟒類化為蛟類,是生命層次的進化,天劫可怕程度可想而知。

唐玄猜測,雷蟒估計是死在天劫之下了。若是如此,也太憋屈了,已經差不多都化形完成了,最後卻死在天劫之下,唐玄感慨了一下,手一晃,抽出紫電寶刀,開始切割蛟屍。

化形后,這已經不算雷蟒了,而是一條蛟屍,就算未徹底進化完成,其價值也無法估量。

唐玄心情很好,失之桑榆收之東隅,雷靈不見了,得到一條雷蛟屍體他也賺大發了,別說元胎境武者,蛻凡境武者都要眼紅。

蛟屍果然堅韌無比,唐玄切割得費力無比。

好在雷蛟生前再強此刻也已經是死物,血肉中的生命力量流失,阻擋不了唐玄的切割,龐大的蛟身,唐玄帶不走,雖然可惜也是沒辦法,角,爪子,鱗片,眼球,這些珍貴的首先被切割下來,蛟肉堅韌無比,唐玄就切了兩塊部位最好的就放棄了,接下來,就是蛟血。

傳聞中龍血有提升血肉強度的作用,普通人浸泡過龍血都能變得刀槍不入,這還不是真正的巨龍之血,如果是巨龍,一滴血就能改變人體血脈,讓人蘊含一絲龍之力。

蛟血雖然不如龍血,但也蘊含一絲巨龍血脈,何況,這是一整條蛟,唐玄不相信一點效果沒有。

他直接在地上挖了個大坑,隔開雷蛟喉嚨,放出鮮血。

一條百米長的雷蛟,蘊含的鮮血當然是巨量的,唐玄放了滿滿的一池鮮血,鮮血這種東西,當然是越新鮮效果越好,存久了,其中的精華肯定會消散在天地中。

&nbs

p;所以唐玄不準備帶走了,直接脫了衣服,跳進蛟血池中。」好熱!」整個身體被蛟血浸泡,好像架在火爐中,蛟血中蘊含的生命力量太強了,這是遠超人類的更高生命能量。

即使修鍊過霸體的唐玄也遠遠比不上。

舌抵上顎,唐玄盤坐在血池裡,呼吸吐納,全身數萬個毛孔張開,無數蛟血中的能量進入他體內,霸體不僅僅是能用雷電淬體,其也是一門練體法門,蛟血能量當然也能吸收。

渾身血肉發燙,越來越癢,每一個細胞都彷彿變成了螞蟻,在其體內不斷爬動,這種滋味比酷刑還令人難以忍受,唐玄卻古井無波,心靈始終澄澈無比。

伴隨著呼吸,血肉力量在蛟血能量的肆虐下一次次的淬鍊,一些污濁的東西從唐玄的血肉中擠壓出來,進入到血池裡,讓血池的水漸漸變色,效果驚人。

原本唐玄的力量增長已經停滯,人類的血肉能夠承受的力量是有限的,**不強,給你再多的力量之會讓你的身體崩潰,就好像一個水壺,唐玄原先的身體強度,只能承受七千斤的力量,再多身體容納不下,會滿溢出來,自動消散在天地間。

現在,唐玄的力量雖然沒有太多的增長,但是其身軀卻在蛟血的幫助下,緩慢改變,血肉更加凝練,細胞活性更強,血脈更加粗大,可以容納的力量也更加足。

這是生命本質上的提升,遠比增加一兩千斤力量來得有意義。

蛟血中蘊含的精華不但在改變唐玄的血肉,甚至侵入到他體內最難修鍊的骨骼深處,與骨髓融合,令唐玄的骨骼產生變化,骨骼彷彿鍍上了一層薄膜,光澤逼人。

浸泡了足足一天,唐玄睜開眼睛,吐出一口濁氣。

他從血池中站起,無數血水順著他的皮膚流淌,好像雨水在荷葉中鼓動,無法停留,唐玄的體表已經凝練出一張大膜,鎖閉毛孔的話,任何液體都無法停留。

站在水池中,一拳擊出,沒有動用真氣,空氣擠壓,拳頭前面形成一層氣膜,力量極度凝練。


「我現在的力量,應該超過七千五百斤了!」

唐玄大致能估算出自己的力量,力量提升了幾百斤,這還是次要的,更重要的是這蛟血讓他的血肉層次產生了變化,他現在的**極度凝練,細胞活性非常強大,能夠承受的力量最少提升了一倍,已經遠遠超出普通人的範疇。

如果說他以前的**能容納七千斤的力量,現在至少能容納一萬四千斤,這還只是他的猜測,真正容納的極限,還不清楚。

要知道連天雷老人都只擁有萬斤力量,再上去也不可能了,不是力量無法提升,而是天雷老人的軀體只能容納這麼多。

唐玄現在的力量雖然不如天雷老人,但是潛力上已經超越了對方,不是誰都能搞到一條蛟的鮮血來浸泡的。

再加上唐玄的丹田也是最高層次的,潛力巨大,無論是練體還是練氣,唐玄的潛力都是最頂級的。(未完待續……) 蛟血帶給唐玄的好處異常驚人,甚至超過了唐玄吸收這麼多株雷霆草,畢竟,這可是一條蛟啊!

要不是驚人奇遇,哪怕是蛻凡境武者也奈何不了一條蛟,一不小心,還要被蛟所殺,何況唐玄這麼一個小小的靈脈境武者,能夠得到蛟屍,只能證明他氣運滔天。

氣運這種東西,虛無縹緲,別人羨慕也羨慕不來。

唐玄倒是沒有被突如其來的巨大收穫沖昏頭腦,興奮片刻后,恢復冷靜。

蛟血雖然珍貴,但是蛟類最珍貴的東西,他還沒有挖掘出來。

內丹。

只要是妖獸,都會有內丹,而且蘊含著妖獸的體內精華,是妖獸身上最珍貴的東西。

唐玄的霸體能夠修鍊這麼快,其中就少不了天雷老人留下的那些妖獸內丹藥酒。

雷蛟身上肯定有一顆雷屬性內丹,以雷蛟的強大,這顆內丹的價值不可估量。


「應該是這裡!」

唐玄來回踱步,最終停在雷蛟屍體的七寸所在。

他是不知道內丹藏在蛟身中的哪裡,不過他有強大的靈魂力,仔細的搜索后,他在雷蛟七寸位置察覺到一絲異樣。

凝神靜氣,低喝一聲,唐玄揮出紫電寶刀,斬在雷蛟的肚皮上,噗嗤!如同布帛撕裂的聲音響起,鮮血被抽干后,雷蛟的屍體越發脆弱,被唐玄一刀撕開一個巨大的豁口。

掀開雷蛟的皮肉,唐玄伸手進去小心探索著。

片刻之後。他目光一縮,用力一拽,一顆椰子大小的球體被他拽出來,這球體通體紫紅,表面蘊含著一道道複雜的雷紋,赫然是雷蛟內丹,這顆內丹也大得驚人,比天雷老人浸泡的那些內丹大出數倍。

奇怪的是,這顆內丹彷彿心臟一樣,不斷的收縮鼓動著。在被唐玄拉出蛟身後。這顆心臟鼓動的頻率越來越大,上面的那些雷紋不斷閃爍,如同一條條細小的蛟龍在張牙舞爪的遊走。

「怎麼回事!」

情況明顯有些反常,普通內丹絕對不可能是這個樣子。

唐玄伸手欲要抓住這顆內丹。猛然間。這顆椰子大的內丹向內劇烈收縮至拳頭大小。緊接著,猛然膨脹,一下子變成了臉盆大小。丹體被撐開到極限,一絲絲裂紋浮現。

「不好!」唐玄反應算是很快,立刻後撤。

可是,依然慢了。


轟!

雷蛟內丹轟然炸開!

一瞬間,天崩地裂一般,無窮的雷光爆發開來,淹沒了雷霆峰頂。

雷蛟內丹乃是妖獸的精華所在,一條蛟,哪怕剛剛化形,其體內蘊含的雷霆精華有多麼龐大,不誇張的說,如果雷霆峰的岩石不夠特殊,這顆內丹的爆炸,足以將雷霆峰從地上抹去。

饒是如此,飽受摧殘的雷霆峰頂也再度被削去五分之一,無數房屋大小的石頭崩飛出去。

雷霆峰頂徹底被雷霆的海洋淹沒。

而且這些雷霆海洋,全部是紫色雷電組成,蘊含的雷霆之力,異常狂暴,連蛻凡境武者都要重傷,一個不好,隕落都有可能。

身處其中的唐玄可想而知。

瞬間被無窮的雷霆之力淹沒,被蛟血改造過的軀體也承受不住,不斷焦化,估計頃刻就要灰飛煙滅。

然而就在此時。

唐玄的眉心,雷眼輪廓大放光芒。

如果說先前,雷眼輪廓只是一個虛幻的介於真實和非真實之間的存在,現在的雷眼幾乎凝成實質。

浩瀚的雷霆之力被吞噬進去,雷眼中銀色的光芒釋放出來,如同水銀一般,流淌過唐玄的軀體,所過之處,焦黑的血肉快速的癒合,同時和大量的雷霆之力融合在一起,滲透入唐玄的血肉細胞中,不斷改變唐玄的體質,這種改變,比蛟血更深層次,蛟血只是改變唐玄的血肉活性,提升生命層次,而這些銀光改變的是唐玄的生命本質。

在無窮爆發的紫色雷霆中,有一點蒼白色的雷光特別顯眼,極為靈動,縱橫穿梭,似乎畏懼與唐玄身上散發出的銀光,這蒼白色雷光直衝上去,要突破紫色雷霆的範圍。

嘩!

唐玄眉心的雷眼略微一動,一道銀色的光芒輻射出去,直接籠罩住那點蒼白色雷光。

蒼白色雷光凝滯在空中,不斷的掙扎,不時化為一個迷你的人形,如果唐玄蘇醒的話,一定會認出,這就是雷靈,雖然不如剛才和雷蛟戰鬥時的強悍,縮小了五分之四,但其靈性並未失去。

而雷蛟內丹的爆發,和雷靈逃脫不了干係。

它被雷蛟吞噬掉后,助長了雷蛟的突破,使得和雷靈一場大戰,消耗巨大的雷蛟立刻遭遇了化形天劫,並未徹底煉化的雷靈又在雷蛟體內爆發,使得雷蛟內外都遭到打擊,在天劫中灰灰。

唐玄挖出雷蛟內丹,雷靈找到了機會,引爆內丹,欲要逃脫升天。

可以說,如果唐玄身上沒有神秘雷眼,雷靈就成功了。

現在,情況截然相反。

雷靈被那道銀色的光芒不斷拖拽,任憑如何掙扎,也徒勞無功,最終被拉扯進雷眼裡。

頃刻之後,一團蒼白色的雷光種子從雷眼中釋放出來,

它依然蘊含雷靈的靈性,但是其意志已經被抹去,其中蘊含的那些雷霆之力也被雷眼吸收,只剩下純粹的核心,這團雷光種子順著唐玄的經脈流動,進入了唐玄的丹田。

唐玄手上的空冥戒一顫,數十顆雷霆果浮現在空中,崩碎開來,一絲絲雷霆精華被抽取出來,進入丹田之中,雷光種子吸收了這些雷霆精華中,生根發芽,根須扎進虛空中,頓時在唐玄體內洶湧流動的那些紫色雷霆之力,被無形的力量抽取,源源不斷化為了這顆雷霆樹苗的養分……

奇怪的是,丹田內,本來只能容納一個真氣漩渦,這顆雷霆樹紮根在唐玄丹田中后,九陽真氣的漩渦卻一點沒有反抗的意思,反而環繞著雷霆樹運轉,讓出了中心位置。

與此同時,大量雷霆之力雷眼吞噬后,大量的雷光霧絲逸散出來。

不要唐玄刻意吸收,這些雷光霧絲進入他的靈魂,他的靈魂被雷光淹沒了,魂海中掀起驚濤駭浪……(未完待續……) 唐玄的靈魂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凝實起來。

如果說先前唐玄的靈魂還介於真實與虛幻之間,輪廓並不清晰,那麼此刻,唐玄的靈魂彷彿化為了實體,不但輪廓分明,連一片模糊的靈魂五官都出現了。

五官類似於唐玄,靈魂由內而外,又由外而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