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在不遠處的郝斯托太太看到了賓利小姐的表情,有些難過的對坐在身邊的郝斯托先生說道:“哦,可憐的凱羅琳,她現在一定在極力的忍耐自己的痛苦。”

“啊…什麼,你說什麼?”郝斯托先生剛纔沒有人管着,早就喝了許多酒了,現在正有些迷迷糊糊的。他左右搖晃着腦袋傻乎乎的說道:“是的是的,凱羅琳很可憐。”

“哼!”

看到這樣的丈夫,郝斯托太太氣結的冷哼一聲,甩着手帕走開了。她走到了賓利先生那裏,扯了一把自己弟弟的胳膊,說道:“查爾斯,你和我來一下。”

“怎麼了,路易莎?”賓利先生問道,他並不是很願意和簡分開,他看着自己的姐姐,忍耐着心裏不耐煩的情緒。

“當然是有事情問你。”郝斯托太太說道,然後她看了看低着頭的簡,說道:“班納特小姐,你不介意我這個做姐姐的帶查爾斯離開一會兒吧?”

“當然不,當然不。”簡有些緊張的回答道,即使她心裏也不遠和賓利先生分開,他們已經有好幾天沒有見過面了,她真的非常想要時刻待在賓利先生的身邊,不過她確實沒有理由不讓郝斯托太太帶走他。

於是賓利先生就被郝斯托太太給拉走了,不過他的眼神一直停留在簡的身上,“路易莎,你倒底有什麼事情?”

“是凱羅琳,我覺得她現在就要哭了。查爾斯,你認識達西先生身邊的那位小姐嗎?”郝斯托太太問道。

賓利不解的轉過頭去,他看了一會兒才認出安妮來,說道:“上次我在街上見過,她似乎是班納特家的朋友,具體的我也不知道,我們並沒有交談。”

“又是班納特一家!之前是那個伊麗莎白,現在又是這個難看的小姐,她們總是在給我親愛的凱羅琳氣受。”郝斯托太太氣憤的說道。

她真是非常的厭惡班納特一家,他們簡直是無時無刻不在詮釋自己可笑又讓人厭惡的一面。班納特先生是個脾氣古怪的老頭子,班納特太太是個粗魯的神經質,大女兒簡只知道勾引有錢的單身漢,二女兒伊麗莎白牙尖嘴利又不守規矩,三女兒是個毫無自知之明的書呆子,第四和第五個女兒則放蕩成性。她真是不明白爲什麼查爾斯會喜歡出生於這樣家庭的小姐,雖然簡確實有些美貌,可是他見到過的漂亮小姐難道還少嗎?真不知道簡.班納特給查爾斯吃了什麼迷藥,讓他什麼都不顧了。

“路易莎,我可沒有看出來她們給凱羅琳受過什麼氣,凱羅琳完全是自找的,我早說過菲茨威廉是不可能和她在一起的,她偏不聽。以我們家的情況,她要什麼樣的好紳士沒有,爲什麼偏偏就看中了菲茨威廉。”賓利先生無奈的說道,對於這個妹妹的一廂情願他真是一點辦法都沒有了,不過想到自己的情況賓利先生又有些同情凱羅琳,他現在的情況不也差不多是一廂情願嗎?簡今天依舊和往日一樣,見到他並沒有表現出什麼歡喜的情緒來,這讓賓利先生覺得非常的失望。

“以我們家的情況,又怎麼找得到比達西先生還要好的先生,他身份高貴卻並不是單純的貴族,他不會瞧不起我們這樣的商人家庭。其他和達西先生收入差不多的先生,哪個會看得上我們這樣的人家。”郝斯托太太說道。

“可是菲茨威廉只會因爲相愛才結婚,他根本不愛凱羅琳。我不和你爭論這些了,凱羅琳坐在那裏那副樣子算怎麼回事,你快點去把她拉開,菲茨威廉的臉都快黑了,她這樣只會讓菲茨威廉更討厭而已。”賓利先生說完這句話就轉身回到了簡的身邊。

郝斯托太太嘆口氣,走向了自己妹妹那邊,凱羅琳坐在那裏那副樣子確實不好看,已經有好多人在看她了,她可不想在這個舞會上丟臉。

手機用戶請瀏覽

閱讀,提供更優質的手機用戶閱讀體驗,書架與電腦版同步。 安妮和達西先生跳了一曲舞之後便有志一同的躲到了角落裏去,兩個人愉快的聊了許多各自家人的事情。安妮是聊了一半的時候才認出了達西先生是當初在山‘洞’裏和她一起捱了幾個小時凍的傢伙,不過爲了不讓兩人尷尬,安妮並沒有說出來,當時達西先生的樣子實在是太狼狽了,安妮覺得這位看起來氣派非凡的先生一定是不會願意別人記得自己那個模樣的,那大概是他一輩子裏的污點吧。而且安妮也不認爲達西先生會認得她,要知道她當時可是一直用圍巾捂着臉的,那個‘洞’裏光線也不是很好,達西先生能認出來纔怪了。

事實和安妮想的完全相反,達西先生不止認出了她,而且非常的希望安妮能夠記起他來。在達西先生的所有朋友裏,他幾乎都是佔據主導地位的,通常都是別人向他吐‘露’心事,而他自己的心事只能在每次去教堂的時候沉默的說給上帝聽。自從上次達西先生向安妮說了一些心事之後,他享受到了這種傾吐心裏壓力的樂趣,他極其需要安妮成爲他的知己,極其需要一個人來傾聽他的煩惱,來幫助他緩和與喬治安娜的關係。

因此整場對話中達西先生一直在委婉又隱晦的提及一些當初他們在山‘洞’裏時說的一些話題,但是每每這時安妮卻總能把話題拐到完全無關的地方去,這讓達西先生有些無奈,而且這種無奈一直延續到了舞會結束。

達西先生騎在馬上看着安妮和‘露’西相攜離開的時候,心裏第一次覺得自己其實在‘交’際上非常的失敗,他用了一下午的時間竟然沒有說到一個自己想說的話題!

這場舞會開頭讓人覺得不怎麼樣,但是無疑結束的時候兩姐妹都有些意猶未盡,當她們走到山雀莊園大‘門’前的時候,‘露’西笑着在‘門’口轉了一圈,她挽着安妮的手,把頭擱在安妮的肩膀上,喜悅的說道:“安妮,達西先生可是和你聊了一整個下午,你難道沒有什麼感想嗎?”

“能有什麼感想,‘露’西我說過了,你別胡思‘亂’想,進去以後也別胡說八道。”安妮說道,在她看來她和達西先生兩個可憐的爲妹妹‘操’碎了心的傢伙不過是在一起單純的討論教育妹妹的經驗而已,其他的還能有什麼呢,這世上大概是沒有男士會在自己愛慕的那位小姐面前說上一整個下午自己妹妹的事情的吧?

“我保證不會‘亂’說的,我親愛的姐姐。”‘露’西開心的說道,她心裏抱着很美好的夢想,覺得安妮很快就可以和達西先生結婚,這樣她也可以得到許多的好處,她相信達西先生還是不會吝嗇於給自己的妻妹介紹一段好親事的。

“記住就好,你今天喝了許多的酒,我真擔心你會管不住自己。”安妮說道。

兩人進了屋子,客廳裏特拉弗斯一家正在招待兩個多小時以前剛剛到達的新客人,他們正是愛德華和兩位達舍伍德小姐。

達舍伍德小姐們很快就發現了走進來的安妮和‘露’西,埃莉諾放下手裏的咖啡杯,走向安妮說道:“好久不見,安妮,我本來以爲我們會同一時間到達這裏,沒想到愛德華爲了讓我們不至於覺得旅途無聊,便在好幾個值得遊玩的地方特意停留了幾天,這才讓我們遲來了這麼久。”

埃莉諾笑的和往常一樣溫婉,可是她的眼神她的語氣裏無一都不包含着得意和炫耀的情緒。安妮感覺得到這位小姐是在向她挑釁,並不在意的笑着回視她,與先居者的身份說道:“愛德華確實是個貼心的紳士,這點我這個老朋友可是在清楚不過了。”

客廳裏的座位排列很有趣,愛德華坐在一張能夠同時坐下五個人的大沙發上,他的左邊只坐了加文先生一人,而他的右邊原本隔着一個人的位置卻只坐了埃莉諾。其他人則都坐在另外的沙發上。

安妮觀察了一下,就毫不猶豫拉着‘露’西走到了愛德華的沙發那裏,靠着愛德華坐了下來。安妮並沒有隔一個位置,這樣一來正好‘露’西的邊上就空了下來,安妮笑着朝埃莉諾招了招手,說道:“埃莉諾,快來坐吧,我們有好些日子沒有好好聊天了,我可真想和你這個好朋友說說話呢!”

埃莉諾沒想到安妮會直接坐到愛德華的邊上的,扯着手帕看了一眼愛德華,只希望能夠愛德華眼裏看到一些對安妮的厭惡情緒,可是讓她失望的是她只在愛德華的眼裏看到了不安與心虛,這讓她有些惴惴不安。

安妮並不去看埃莉諾強忍委屈的表情,她側頭看着愛德華說道:“親愛的愛德華,你的溫柔體貼真是從來沒有變過呢!我還記得當初我們住在我們舅舅家的時候,你有空也總會帶着我們姐妹兩個一起倒處遊玩。”

愛德華猶豫了一下,不知道該怎麼回答,瑪麗安就略帶指責的看着愛德華說道:“愛德華,你可沒有和我們說過你曾經和兩位斯蒂爾小姐一起遊玩過?”瑪麗安對人總是缺少起碼的諒解,她覺得作爲朋友愛德華應該與她們無所不談纔對,更何況愛德華和埃莉諾顯然很快就會成爲一對兒,這樣重要的事情他理應告訴她們纔對。

“這都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愛德華看了一眼埃莉諾說道。

“是啊,時間過的真快,一晃一年過去了。”安妮有些感嘆的說道:“愛德華,你已經找到了新的小姐們陪伴你了,你大概是已經忘記我和‘露’西了吧?估計是因爲這樣纔沒有和你的新朋友們說的。”

愛德華心裏一跳,安妮這是在提醒他,正如上菜在巴頓莊園的時候她拿出那隻懷錶故意讓他看到一樣。愛德華連忙說道:“怎麼會呢,斯蒂爾小姐,你和‘露’西一直是我的好朋友,我當然不會忘記你們。 逮個毒妃當寵妻 再說我們十多天前纔在巴頓見過面呢!”

安妮對着愛德華笑了笑,然後轉頭去和埃莉諾聊天,請求她說說他們在旅途中的所見所聞。

說者無心聽者有意,愛德華的話在別人看來不過是和朋友們說的普通話語,但是在深陷愛情之中的埃莉諾聽來卻並不平常。愛德華爲什麼要記住安妮,他們不是已經沒有關係了嗎,既然已經是普通朋友了,爲什麼要記着不忘。埃莉諾心裏一團煩‘亂’,但是她向來擅長隱忍,因此除了瑪麗安以外就連愛德華都沒有發現她的不安。

很快就要到婚禮那天了,住在其他郡的客人們陸續都過來了,傍晚的時候又來了幾位客人,山雀莊園變得更加熱鬧了起來。晚餐的時候特拉弗斯太太讓男僕們在餐廳裏多加了一隻餐桌,即使這樣餐桌也幾乎都被坐滿了。

大家互相攀談着,都爲認識新的朋友感到特別的高興,莉蓮很喜歡熱鬧,就提議第二天大家一起去野餐。她的提議得到了所有人的贊同,於是第二天的野餐會就決定了下來。

晚上安妮坐在鏡子前面仔細的給自己的頭髮卷着髮捲兒,‘露’西半躺在被子裏頭趴在‘牀’尾,手裏一邊玩着自己的頭髮一邊問道:“安妮,明天你想怎麼辦?”

шωш_ тт kǎn_ c o

“明天再看吧,愛德華自己來找我最好,他不找我的話我也會找機會接近他。”

“你覺得我們真的能夠分開他和達舍伍德小姐嗎,我覺得他們看起來很相愛。”‘露’西有些沮喪的說道。

安妮抿了抿嘴,她對愛德華是否和埃莉諾在一起其實沒太大的想法,只是這兩個人在她面前晃‘蕩’確實很讓人討厭,愛德華明明之前對‘露’西表現的那麼一往情深,結果轉頭來就忘了個一乾二淨,迅速的找上了埃莉諾。而埃莉諾,她就算不知道真相,但是在聽了她之前所說的話之後應該會誤以爲她和愛德華是情人關係,現在卻也如此明目張膽的當着她的面和愛德華親近實在有些然人厭惡。

“他們認識的時間遠比不上你和愛德華認識的時間,你覺得他們能夠有多麼的相愛?現在他們只不過處於熱戀期而已,時間長了感情也就是那樣罷了。”安妮說道。

“我打聽過了,特拉弗斯先生和愛德華的父親以前是好友,所以這次丹尼爾先生的婚禮愛德華的姐姐範尼.達舍伍德太太一家還有他的弟弟羅伯特.費拉斯也會來,他們一定會阻止愛德華和埃莉諾在一起的。安妮,你說我要不要到時候推‘波’助瀾一下?”‘露’西又說道。

“是嗎?”安妮手裏的動作頓了一下,然後說道:“那位達舍伍德太太會怎麼做我不清楚,但如果費拉斯太太之前的話是真的,那麼那位羅伯特先生一定會很樂意你幫忙的,‘露’西。羅伯特先生作爲次子原本得不到什麼財產,爲了得到財產我估計他會不顧一切的想辦法促成愛德華和達舍伍德小姐的。

‘露’西聽了立刻雙手握拳抵在下巴上,一臉期盼的樣子說道:“那我可一定要幫助這位羅伯特先生,不知道他什麼時候纔來,我可真是期待。”

對於那位傳聞中的羅伯特先生安妮也‘挺’期待的,原著中‘露’西嫁的可就是這位先生,不過她記得愛德華對自己的這個弟弟評價並不是很好。安妮有點擔心對方真如愛德華說的那樣是個只知道吃喝玩樂的傻瓜,如果對方只是比起愛德華來說相對平庸的話,‘露’西按照原著中想法子嫁給他其實也是不錯的選擇。

第二天的天氣對於野餐來說差了一點,不過相對英國整體雨水很多的天氣來說,這種偶爾有些‘陰’霾天氣也還算是不錯的。安妮他們出去的時候離吃午飯還有一段時間,因此他們只是鋪好了大的野餐布,然後用帶來的幾個野餐籃子壓住了四角,之後大家就開始自由活動了。

先生們這次出來帶了□□與獵犬,這時有幾位先生就打算去打點獵物回來,而‘女’士們選擇在附近散步放風箏。愛德華從昨天開始就想找機會和安妮談談,因此他並沒有和其他幾位先生一起去打獵。

瑪麗安看了看安妮和‘露’西,走過去一把拉起坐在野餐布上的愛德華說道:“愛德華,你既然不想去打獵,就和我們一起散會兒步吧!”

“瑪麗安,我想坐一會兒。”愛德華有些爲難的說道。

瑪麗安並不聽愛德華的話,自說自話的拉着他一邊往前走一邊說道:“愛德華,你可別拒絕我們,我知道你一定是願意和我們走走的,快點吧,埃莉諾在等着我們呢!”

埃莉諾也應和的說道:“瑪麗安,愛德華,你們快點過來吧,這裏的風景真的很不錯哦!”

“達舍伍德小姐,你還是和我放風箏吧,我看愛德華先生的臉‘色’不太好,大概是之前的旅途太勞累了,我們就讓他休息一下吧!”莉蓮手裏牽着風箏跑到了埃莉諾的身邊說道。

埃莉諾猶豫了一下,見愛德華的臉‘色’似乎真的有些不太好,就答應了莉蓮,對瑪麗安說道:“瑪麗安,我還是和特拉弗斯小姐一起玩會兒風箏吧,我們等會兒再找愛德華散步好了。”

“埃莉諾!”瑪麗安喊了一聲,想要阻止埃莉諾,但是莉蓮已經拉着埃莉諾跑遠了。

瑪麗安鬱悶的冷哼了一聲,轉身跑開了。她覺得埃莉諾實在是太奇怪了,明明知道有個情敵,卻並不在乎,要是她的話一定會緊緊纏着愛德華的,怎麼會讓安妮有接近愛德華的機會。 一秒記住,精彩網絡小說免費閱讀!

等到人走的差不多了,愛德華才邀請了安妮一同在附近散散步,安妮欣然同意,挽着愛德華的胳膊朝埃莉諾她們放風箏相反的方向慢慢的走。

今天的風有些大,吹的安妮鬢角的頭髮都散了開來,她將那些飛到臉上的髮絲捋到耳後,問道:“費拉斯先生,你找我要說什麼?”

愛德華低着頭看着腳下的野草,猶豫了一下才小聲問道:“安妮,瑪麗安對我說你對埃莉諾說我愛慕的人是你。你爲什麼要這麼說?”

“費拉斯先生,你真是一個披着人皮的混蛋,當初發生了那樣的事情,現在卻能夠和我們談笑風生。你,一定已經把那天晚上的事情忘記的乾乾淨淨了吧?”安妮輕聲問道。

安妮突然把維持表面的平靜給打破了,愛德華的臉色一下就變得非常的糟糕,“你是因爲還恨着我,所以纔會說那些話的嗎?”

“我不恨你,真正恨你的應該是露西,你知道那天晚上的事情對於一個女孩子來說是多麼大的傷害嗎?她曾經那麼相信你說的那些誓言,深信到甚至不惜在婚前破戒,而你給了她什麼呢,你只給了她謊言。這些日子以來她表面看不出什麼不對,但是心裏其實一直在傷心着,說到底她還沒有忘記你。可是費拉斯先生,時間還不到半年你卻已經和達舍伍德小姐在一起了,還在露西的面前表現的那麼親密,你實在是太可惡了費拉斯先生。”

愛德華停住了腳步,一手握拳,說道:“我,對不起,我以爲你們現在只會恨我而已,我沒想到露西還會愛着我。”

“那麼就想辦法彌補你的愧疚吧!”安妮走到愛德華的面前,看着他笑着說道。

“彌補?”愛德華擡起頭來不解的看着安妮。

“露西不想看到你和達舍伍德姐妹走的太近,所以待在朗伯恩的這段時間裏,我希望你能和達舍伍德小姐兩個人保持一定的距離。”

“可是我和埃莉諾她……”愛德華猶豫的說道。

“如果你們真心相愛,我相信達舍伍德的小姐會諒解你的,在我們離開朗伯恩之後你可以和她解釋清楚。當然,我希望你能夠省略掉和露西的那段往事。”安妮輕鬆的說道。

“那好吧,那麼懷錶……”

“懷錶的話,還是照我之前說的那樣還給你。”安妮說得,愛德華已經信用破產了,沒有一點把柄她是不會放心的。

安妮和愛德華談話的時候爲了不被可能接近他們的人聽到,他們說話的聲音並不是很高,所以兩人靠的就比較進,此時面對面的說話,在別人看來就像是他們在深情對視一樣。埃莉諾雖然在放風箏,可是她一直在關注着安妮這邊的情況,當她看到安妮和愛德華靠的那麼近時,雙手情不自禁就拽進了手裏的風箏線。埃莉諾的風箏放的本來就不是太好,風箏線被這麼一拽之後就搖搖晃晃的往下掉,並且還纏住了莉蓮的風箏。

莉蓮連忙叫了起來:“埃莉諾,埃莉諾!你在發什麼呆啊,快點幫忙把風箏解開啊!”

埃莉諾回過神來,連忙繞着莉蓮轉了兩圈:“啊,不好意思,特拉弗斯小姐,我剛纔在想事情。”

“你在想什麼啊?”莉蓮疑惑的看向了埃莉諾剛纔看的方向,瞭然的哦了一聲:“達舍伍德小姐,你是不是在擔心愛德華先生和斯蒂爾小姐的關係啊?”

“不是的,我只是在想留在家裏的母親和小妹妹而已。”埃莉諾連忙辯解道。

莉蓮笑了笑,沒有再繼續這個話題。詹寧斯太太和米德爾頓爵士向來不是嘴嚴的人,所以現在特拉弗斯一家都已經知道了愛德華和達舍伍德姐妹與斯蒂爾姐妹二三事,因此對於埃莉諾會這麼緊張她覺得很正常,埃莉諾現在肯定很擔心愛德華會和安妮舊情復燃。

安妮和愛德華談完就打算回去野餐的地方,剛走出沒兩步就看到了騎着馬從一小片樹叢後面跑出來的達西先生,達西先生也看到了他們,很快便趕着馬走了過來。

“上午好,斯蒂爾小姐。”達西先生從馬上跳下來,手裏拿着馬鞭行了個禮,然後看着愛德華問道:“這位先生是?”

“達西先生,這是費拉斯先生,他同樣是特拉弗斯家的客人。”安妮介紹道。

“費拉斯先生,很高興認識你。”達西先生簡單的和愛德華打了個招呼。

“我也很高興見到你,達西先生。”愛德華連忙回禮。

達西先生或許不認識愛德華,但是愛德華卻是認識達西先生的。達西先生可以算是貴族權利頗爲被人敬佩的角色,年紀輕輕就獨自管理一個家族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愛德華本人就非常的敬佩他,此時看到達西先生就產生了一種要和對方好好交流一下的心情。

不過達西先生並沒有多看愛德華,他注意到安妮挽着愛德華胳膊的手,問道:“斯蒂爾小姐,您是在和費拉斯先生散步嗎?”

“是的,不過我們正準備回去。”

“那麼我是否有榮幸邀請您一起散會兒步呢?”達西先生伸出自己的胳膊詢問道。

安妮看了看他,笑着挽上了達西先生的胳膊,說道:“當然可以,我很樂意陪達西先生散散步。”

“那麼失陪了,費拉斯先生。”達西先生對愛德華點了點,轉身帶着安妮往他剛纔過來的小樹林走了過去。

“達西先生,你要我陪您散步是有什麼事嗎?”安妮問道。

“這是我臨時起意的。”達西先生說道,不過他很快就改了口,道:“等等,斯蒂爾小姐,被你這麼一問,我倒真的想起了一些事情想要討教一下。”

“又是關於你的妹妹的事情是嗎?達西先生,不知道我昨天晚上是否有對你說過,你真是一位世上少有的好哥哥。”安妮說道。

“喬治安娜是我唯一的家人了,我們年級相差很大了,所以我有時候照顧她就像是在照顧我自己的女兒一樣。斯蒂爾小姐,其實你也是一位非常好的姐姐。”達西先生說道,一邊從自己的口袋了掏出了一張信紙來。

“我和露西的關係可複雜多了,我確實可以說自己是一個好姐姐,但是絕不是你認爲的那種好姐姐。”安妮嘆息一聲道。

達西先生不是很理解安妮的意思,不過這不妨礙他找這位小姐幫忙,他把手裏的信紙遞到安妮的面前,說道:“斯蒂爾小姐,請你看一下這封信的第三段吧。”

“信?是達西小姐寫給你的嗎,我看大概不太合適吧?”安妮問道,並不伸手去接信紙。

“不是喬治安娜寫來的,是她的貼身女管家寫的。上面的內容我不便說出來。”達西先生說道,又把信往安妮面前遞了遞。

安妮疑惑不解的看了眼那張被人反覆摺疊過的信,接過來打開看了看上面的第三段內容。

“……達西先生,達西小姐已經在上個禮拜正式成長成爲了一位成熟的女性,這並不是她主動告訴我的,而是女僕在浴室裏發現了被簡單洗過的衣服之後告訴我的事情。這幾天小姐也一直沒有對我說過這件事情,在此期間我試圖和小姐談過幾次,但是小姐極其的害羞,並且不是很信任我,每每都會逃避與我交談,所以只能吩咐女僕私下裏準備需要的東西和書籍交給小姐。不過我覺得小姐似乎不知道該怎麼處理,好像也沒有看我交給她的書籍。小姐從小並沒有如何接觸過至親的女性長輩,在這方面應該會非常的困惑,所以達西先生,對於小姐的情況我萬分擔心,我認爲您最好近期回來一趟,您可以帶一位讓小姐信得過的女士回來教導小姐,或者您可以給您的姨母德.包兒太太寫一封信,讓她教導一下達西小姐……”

看了信的內容,安妮不覺臉紅了起來,她立刻合上了信紙塞還給達西先生道:“達西先生,你給我看這個幹什麼?”

剛纔還看起來滿臉嚴肅一本正經的達西先生現在也臉紅了起來,並且一直紅到了脖子。他握着那封信,塞了兩次才把它塞回了口袋裏,然後滿臉尷尬的說道:“我和我的姨母關係不是很好,所以我不能把這些事情告訴她,我也並沒有其他值得信任的女士可以請回家讓他們幫忙開導喬治安娜,所以我希望你能夠幫我。”

“賓利小姐和郝斯托太太不是你的好友嗎,難道她們不值得你信任?”安妮覺得很奇怪,她和達西先生應該並不熟悉吧,更是從來沒有見過那位達西小姐,達西先生讓她幫忙實在是太奇怪了。

“因爲你知道很多別人不知道的事情。”達西先生說道,並從另一個口袋裏掏出了一個小盒子遞給安妮。

安妮接過盒子打開來,然後她看到了裏面兩塊非常熟悉的手帕,其中一塊是她在去年冬天丟了的。

“我的手帕,哦,達西先生,你是那天的那位先生,這麼說那位小姐就是達西小姐!”

“是的。”達西先生點點頭。

安妮驚訝的看着達西先生,前後左右仔細的把他觀察了一遍,努力的在他身上尋找當時的印象。不過安妮並不成功,那天的達西先生整個人都是頹廢的,和他現在的樣子實在是千差萬別。

“我昨天一直希望你能認出我來。”達西先生說道。

“真是想不到,你當時是那麼的狼狽!”

“那是我有史以來最狼狽的一次!”達西先生自嘲的笑了一下,然後說道:“出了去年那件事情之後,喬治安娜總是特意的迴避一些事情。以前她一直覺得自己已經足夠大到愛一個人了,但是出事之後她開始拒絕長大,她覺得成爲一個成熟的女性是一件丟臉的事情。我開導過她許多次,我以爲她已經好了很多,但是現在看來我的開導還很不夠。那件事情只有四個人知道,你、我、喬治安娜還有那個混蛋,我不能把這件事情說出去,因此除了你以外我也找不到其他任何人來幫我勸解喬治安娜了。”

“可是聽你的描述達西小姐那樣的性格大概是不會希望出現一位不認識卻知道那件事情的人的吧?”

“所以我打算只把你當做一位值得信任的朋友介紹給她,我請求你一定要幫我,斯蒂爾小姐。”達西先生誠懇的請求道,並且對着安妮鞠了一個躬。

達西先生這樣的舉動太失禮了,這樣的請求也有些強人所難,但是安妮知道這位先生應該是實在沒有辦法了。達西小姐內心特別敏感又缺少安全感,有這樣心理的人本身就很容易生一些心理疾病,私奔在這個時代是一件極其羞恥又毀名譽的事情,達西小姐私奔被騙之後肯定心理裏不開,現在估計有些心理疾病,得不到正確的開解的話會非常糟糕。

“好吧,我也不知道有沒有效果,我可以試試。”安妮說道,知道了別人的祕密就必須付出一些代價,誰讓她聽了達西先生的祕密呢!

手機用戶請瀏覽

閱讀,提供更優質的手機用戶閱讀體驗,書架與電腦版同步。 一秒記住,精彩網絡小說免費閱讀!

有了安妮的同意,達西先生並沒多耽擱就回了尼日菲莊園,趕緊給喬治安娜寫了一封信。在信中達西先生像喬治安娜介紹了安妮,告訴她安妮是完全可以信任的人,並且告訴她有什麼困惑的事情可以寫信告訴安妮。

達西先生封好信就拿到樓下遞給了管家,讓他派男僕把信送到鎮上的郵局。

賓利小姐原本坐在窗邊看書,見到達西先生下樓就放下了手裏的書走到了達西先生邊上坐下,關心的問道:“達西先生,你這是怎麼了,剛纔急匆匆的出去,現在又急匆匆的回來,回來也不說一句話,直接就鑽進了書房。達西先生,是出了什麼要緊的事情嗎?”

“沒什麼事,只是寫了封信給喬治安娜。”達西先生揹着雙手走到壁爐邊上說道。

“喬治安娜,她已經去學校了吧,真是可惜,不然我倒是很想請她到這裏來過夏天。”賓利先生說道。

“沒有,她今年身體有些不適,我就沒有送她過去。”達西先生說道,喬治安娜現在的情緒總是讓達西先生感到擔憂,繼續放她一個人跟着女管家去學校的話他也有些不放心,便只好讓喬治安娜在家裏多休息一段時間再說。

“她生病了嗎?什麼時候的事情,我們怎麼沒有聽你說過呢,達西先生?那麼她現在好了嗎?可憐的喬治安娜。”賓利小姐連忙問道,自從喜歡上達西先生之後她在內心就一直把喬治安娜當做自己的小姑子來看待,雖然兩人的關係至今還只比普通的朋友好一點,可是對於喬治安娜的情況她還是很擔心的。

“去年冬天受了點寒,不是什麼大病,現在已經好了。只是她的身體向來虛弱,需要好好休息而已。”達西先生說道。

郝斯托太太有些遺憾的說道:“看來查爾斯的邀請只能作罷了。對了,達西先生,你在信中有向喬治安娜描述尼日菲花園和朗伯恩的景色嗎?”

“我只是簡單的說了幾句而已。”

“那可不行,達西先生,你應該好好的向達西小姐描述一下這裏美好的風景,我一直覺得美麗的風景是能夠讓人身心愉快的,說不準達西小姐知道了這裏的美景身體就會好起來呢!”賓利小姐連忙說道,她自己非常的希望喬治安娜可以馬上恢復健康然後到朗伯恩來,有喬治安娜的存在,至少有了個妹妹要照顧達西先生不會有空和別那兩個鄉下小姐接近了。

“現在已經來不及了,或許寫下封信的時候我會寫上這些吧。”達西先生說道,朗伯恩的風景確實不錯,但是還沒有好到讓他在信中對喬治安娜長篇大論的地步。

“不要糾纏這個了凱羅琳,要說莊園的話,多少幢尼日菲莊園都比不上一幢彭伯裏莊園的,就讓喬治安娜在彭伯裏好好修養吧。”賓利先生說道,然後站了起來拍了拍手,招呼管家準備午餐,“我們還是去吃午餐吧,根據管家說今天廚娘超常發揮,做的湯非常美味哦!”

賓利小姐對不幫自己反而拆臺的哥哥很不滿,有些不屑的說道:“那個廚娘十幾年來廚藝就沒有改進過一點,查爾斯,你就算要讓我們去吃飯也最好挑個好一點的藉口啊!”

少夫人今天又敗家了 “呵呵,呵呵,凱羅琳,我們還是馬上去吃飯吧!”賓利先生被賓利小姐直接拆穿藉口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撓了撓頭自己先去了餐廳。

另一邊的野餐會上,安妮他們也開始吃帶出來的午餐,帕爾默太太一邊掰着手裏的麪包一邊看着安妮揶揄的說道:“安妮,剛纔那位陪你散步的先生是誰啊,我們好像之前沒有見過他呢!”

“哦,那是達西先生,是我昨天的舞會時認識的。”

帕爾默太太一臉發現了別人小祕密的興奮笑容,說道:“那麼就是說你們今天是第二次見面咯,才第二次見面他就特意邀請你散步,我想這位先生一定是喜歡上你了。”

“帕爾默太太,達西先生只是恰巧騎馬經過這裏看到我,纔會順便邀請我散步的。”安妮說道,心裏真是有苦說不出,達西先生別說喜歡她了,根本是有事要麻煩她纔會請她散步的,而且那還不能算是一件好事,她要是真的開解了喬治安娜達西先生必定會感激她,要是開解不了的話那她就多了一個麻煩的小妹妹了。

“帕爾默太太,要是任何人邀請安妮散步就是愛慕她的話,那麼我們在場至少有三位男士愛慕她了!”帕爾默先生說道。

帕爾默太太不滿的拍了帕爾默先生的胳膊一下,說道:“帕爾默先生,你怎麼可以說這種話,難道你覺得那位達西先生和安妮不相配嗎?”

在場的其他人也都把目光對準了帕爾默先生,想要看看他會說些什麼,其實大家心裏都很清楚安妮和達西先生並不相配,無論是從社會地位、財富多少還是容貌來說兩人都相差太多了,因此他們很好奇帕爾默先生會不會直接把這些話說出來。

帕爾默先生看了看衆人的目光,對帕爾默太太說道:“任何單身的東西只要站在一起你都會覺得相配的,我的太太,哪怕是兩隻單身的小貓,你也會覺得它們站在一起很和諧的。不過那位達西先生你最好不要多想了,我以前認識過他,也聽說過一些關於他的事情,很多人都知道達西先生的姨母一直極力的湊成自己女兒和達西先生的婚姻,所以我想達西先生以後多半會和那位小姐結婚的。”

“是嗎?你確定他們會結婚嗎,帕爾默先生?”帕爾默太太問道。

“我不確定,但是達西先生的姨母一直在努力的把兩人湊在一起,而知道現在也沒有傳出達西先生和某位小姐來往過密過。”帕爾默先生說道,在他看來達西先生如果無心和他姨母家結成婚姻,他一定會找一兩位小姐來表現一下自己心有別戀,如果他只是沉默的話,那麼希望就很大了。

“那麼他們兩個人相愛嗎?我是說那位達西先生和他姨母的女兒,他們相愛嗎?”瑪麗安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