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的對不起,下次不敢了~」

「還有下次?!」

「………」這個可說不定,他覺得自己都不能控制住自己,像這一次一樣,說來就真的來了,以前都沒發現自己這麼勇敢。

葉靈看著人,順下的氣感覺又要上來!

『下次!下次一定先跟你商量!「麥子洋連忙保證。

」還有下次的話,別進我家的門!「愛上哪上哪去,她才不收留這樣的人!

「我特意來你家的。」所以不能進別人的家。

「我管你!」葉靈生氣地站起來,覺得還得再去消消氣。

「我知道你最好了,懶陽~~」

一個大男生對著她撒嬌,像之前要她幫忙的無數次一樣。

撒嬌有用的話……為什麼不早點用?

蠢。

葉靈輕抿著嘴,差點笑場。

麥子洋也不是沒看見,但還是給足了她面子,開始哄人。 眼看著對方朝著門前掠去,即將奪門而出。

秦毅不慌不忙,以手做刀,猛地劈斬在旁邊固定彈繩的木樁上,整個木樁被一記手刀斬成兩半,木屑紛飛。

隨即秦毅張手凌空一掃,將無數木屑握在手中,屈指輕彈,如同一顆顆凌厲的子彈,貫穿出去。

那蝰蛇平地疾馳的身體驀然僵硬,直挺挺的翻到在地。

他的後背有密密麻麻的傷口,木屑已經穿透了進去。

秦毅並沒有直接要了他的命,這些事情交給狼爺辦就好,他的事情已經完成了,一千萬到手,他能夠配置很多藥材,凝海之後還不知道要花費多少精力才能堪破下一個境界,光是丹藥的煉製都是一筆天文數字。

而再往後……就無法想象了,這是一條漫長的路。

「這……這……」

郭明雙腿都在顫抖,他從板凳上跌落到了地上,面色煞白。

潛行謀殺 蝰蛇敗了,他從未想過蝰蛇會敗,金衡市有什麼高手他打聽過,吳震功手底下有什麼力量他也都幾乎打聽清楚,蝰蛇出馬幾乎是沒有任何意外會發生,因為在力量上是碾壓的。

可是這個小子是從哪裡蹦出來的?他是誰?怎麼會在狼爺身邊?怎麼會這麼極端的強大?

剛剛那種能力,蝰蛇一個照面幾乎就敗了,一隻手臂活生生被扯了下來。

甚至連逃跑的能力都沒有,被活生生定在地上,死活不知。

「秦……秦……」狼爺從板凳上站了起來,伸著有些顫抖的右手,哆哆嗦嗦的不知道該叫什麼。

叫秦毅?這種人物也是他能直呼其名的?

叫秦老先生?這秦毅不過二十歲,這麼叫會不會讓他生氣?這種稱呼用在顧華勝身上還行,畢竟後者都五六十歲了,可秦毅成就比他要高,年紀更是小了幾圈,怎麼都不合適。

秦毅是屬於少年天驕,百年甚至千年都很難出現一個的。

至少他狼爺在傳說中、歷史中都沒聽說過這樣的人物。

他才不到二十歲啊。

他的未來天地太廣闊了,狼爺不敢想象。

看看顧華勝的地位吧,這種實力,已經在金衡市武道界稱王稱霸,出手一次就收了一千萬,那麼秦毅這種還有誰能夠請的動?

「狼爺,這爛攤子你應該能夠收拾了吧?」秦毅拍了拍手。

郭明帶來了三個人,大衛已經被若離打了完全卸了力,渾身軟趴趴的沒有絲毫威脅。

那名R國的武士倒在血泊中生死不知,他被姚傑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捅破了內臟。

而蝰蛇最慘,一條手臂被秦毅給扯了下來,全身竅穴都被秦毅彈出的木屑給擊穿,身體內氣息亂成一團,加之重傷,已經奄奄一息,即便是狼爺不殺他,也活不了多久。

「能能能,接下來就交給我吧。」狼爺連忙點頭,連忙站了起來,欲要小跑著到蝰蛇那裡。

「那就多謝狼爺了。」秦毅懶得摻和後面的事情,笑著說道。

「哎呦喂,叫我小狼就行了,狼爺可就太折壽了。」狼爺立馬回頭說道,滿臉帶笑。

秦毅有些好笑的搖了搖頭,他暴露了實力,狼爺誠惶誠恐也是正常,畢竟他們的生命在秦毅手中,揮手取之。

而且對方心中也清楚,未來的秦毅地位將會高的恐怖,隨便碾壓他。

狼爺神氣的踢了踢蝰蛇,後者已經幾乎沒了氣。

見到這一幕狼爺更是得意了起來,目光一轉,雙手插在口袋,冷笑連連朝著郭明走去。

「郭明啊郭明,你跟我狼爺斗?誰給你的本事?」

「當年我把你轟出金衡市,如今你既然還敢回來那就不要再走了。」狼爺冷哼一聲,隨後目光才望著面色獃滯的宋雅。

「小雅,這比賽我狼爺贏了,以後我們金衡不會接受任何外來力量的加入,你應該懂吧?」

宋雅猛地回過神來,連忙點頭。

狼爺這才露出滿意的笑容。

等到狼爺轉頭離開的時候,宋雅的目光陡然落在秦毅身上,其中眼波流轉,泛著迷人的光彩。

沒有人知道雅姐在想什麼。

宋雅是一個精明的女人,一直都是,這個時候更加明白什麼選擇才是正確的,她馬上叫來了不少人,當場將郭明給控制了起來,交由狼爺處置,同時另外三名海外高手也被人綁了,這些人將是狼爺殺雞儆猴的工具,以後誰敢窺覬金衡市地下世界的資源,這就是例子。

眼看著狼爺熟練的處理好了這裡的事情,秦毅轉過頭,望向神情複雜的顧華勝。

「一千萬,現金還是轉賬?」秦毅毫不客氣的說道。

顧華勝乾乾一笑。

「秦天師武道通神,手段造化,實在是我輩楷模,一千萬稍後華勝會讓門下徒弟親自送於你,絕對不會耍賴。」顧華勝彎腰低頭拱手說道。

武道一途,達者為師,秦毅手段通神,顧華勝在武道上就是他的後輩,這種尊稱很是正常。

只是在若離跟姚傑聽來,有那麼一點不對勁罷了。

平時一直高高在上的師傅,現在就跟變了一個人似的,卑躬屈膝。

不過面對秦毅,似乎這一切都變得理所當然了,再給他們一個膽子,現在也不敢說什麼有的沒的。

「那好,諒你也不敢耍賴。」秦毅輕哼一聲。

顧華勝連連稱是,一個小老頭現在滿是一副小弟模樣,實在是讓人覺得好笑。

另一邊,蝰蛇被人綁了起來,他還剩一口氣,口中漫出血沫,眼神就像陰毒無比的毒蛇,盯著秦毅。

如果我們未相遇 「我栽在你手裡,死不足惜,不過請你記住,我洪門門主,我的師傅洪天龍,會進入華國,統治華國地下世界,那時就是你的末日。」說完這句話蝰蛇再次狂噴一口鮮血。

狼爺一腳揣在他的肚子上。

「廢話真多,龍堂在東南亞都自顧不暇,還想進軍我們華國?」

狼爺現在是絲毫不擔心,如果龍堂真的進入華國,自然會有更加龐大的勢力對付他們,還輪不到他小小的金衡市狼爺操這個心。

郭明四個人全部被控制住帶走之後,秦毅這才隨著狼爺他們一起,離開了死亡拳擊場。

五個人坐了一輛車。

畢竟顧華勝跟他兩個徒弟都受了不同程度的傷,姚傑更是危及性命,不可能開車。

而秦毅……現在他們誰敢讓秦毅去當司機?

所以狼爺自然就成了這唯一的司機。

茫茫夜色,秦毅目光透過窗子射向窗外,有些意興闌珊。

直到顧華勝的一句話,才將他思緒喚了回來。

「秦天師小小年紀就已經堪破化境,成就天師名諱,我們金衡市以後在武道界,也終於有站得住腳的人物了。」顧華勝臉上的氣息恢復了不少,此刻有些興奮的說道,可以看到他的雙目中隱隱有精光閃過。

「化境?天師?」秦毅有些疑惑。

「怎麼?秦天師不知道嗎?」顧華勝吸了口氣,覺得不可思議,已經到了這種境界難道連這其中稱謂分級都不了解?

看到秦毅眼中的疑惑,顧華勝沒有再問,當即解釋道:「咱們武道中人從古至今將境界分為五重。」

「明勁、暗勁、化勁、冥道、人仙。」

「其中這暗勁也就是指的內勁,如我這般愚鈍資質,現在也就是在摸索暗勁奧妙,實在是慚愧。」顧華勝臉色微紅解釋道。

秦毅總算是了解了,他只知道修真分級,卻並不知道在這地球大都市的武道界之中,將修鍊的武者分為什麼等級。

「可雖說境界分五層,但能夠達到第五層的,甚至第四層的,都世間少有啊,我們諾大華國都不知道能不能找出一個來,已經成為傳說了。」顧華勝有些感嘆,曾幾何時國術發展輝煌的時候,冥道強者也是有的,可是現在……大概都已仙逝了吧。

武道沒落,也就是近百年的事情,許許多多傳承都已經丟失了。

一路上顧華勝都在為秦毅介紹華國武道界的事情,等回到民安區的時候已經是夜間八點,秦毅是直接在狼爺家裡休息的,狼爺家的別墅極大,騰出好幾個房間都不成問題。

第二天,秦毅還沒來得及去學校,一個女人就出現在他的房間門前。

正是顧華勝的弟子若離,只是今天的若離打扮的明顯有些不一樣,一向武者裝束的她穿上了頗為性感的小裙子,上半身也是輕紗披肩,裡面同樣單薄。

「秦……秦天師,這張卡里是一千萬,密碼是六個零。」若離抿著嘴,神色複雜,將一張金卡交到秦毅手上。

秦毅把玩著金卡,心想這個顧華勝倒是說話算話,這給想法只是剛剛從腦袋中掠過,忽然一陣香風吹過,他抬頭看到若離正在解開自己的輕紗披肩,露出如玉般的皮膚,而這遠遠沒有結束。 麥子洋開心的跟在人的後面,嘴角怎麼也壓不住,這大概是他二十七年來最開心的一天。

其他三人自然也感受到了他的喜悅,特別是兩位老人家,與剛來時的拘束相比,此時的麥子洋簡直是吃了蜜棗一般嘴甜,人還勤快,什麼都爭著做。

一頓年夜飯,由兩個小年輕完成。

韓父母看著,心裡有些開心又有些複雜。

看他們自然配合的程度,好像不是第一次一起做飯一樣。

吃完還乖乖的把碗收好,要不是韓母阻止,怕是也把碗給洗了。

第一次見這麼乖的男孩子。

韓父母交換了個眼神,都看到彼此眼裡的複雜。

「你們吃飽可以出去走走,外面還是蠻熱鬧的。」韓母開口。

「有什麼好走的。」葉靈立馬拒絕。

麥子洋笑笑,一副全聽她的表情。

「人家小洋大老遠的來到,就跟你在家看電視呀?」韓母拿眼瞥她。

葉靈看看人,撇嘴,「有什麼好看的。」

麥子洋馬上表態:「阿姨,沒關係,在家也挺好的。」

韓母卻對著葉靈甩甩手。

葉靈倒是明白,早早吃過飯,其實也不過六點來鍾,待家裡似乎是有點時間長。

葉靈帶著人出來,隨意的逛逛。

遇到不大不小的小傢伙還會問:「是你男朋友嗎?」

葉靈甩手過去,讓小孩子別亂說話。

」帶回家的都是男朋友女朋友,叔說的。現在不是以後也會是~~「

小孩子據理力爭,不承認自己胡說。

葉靈撫額,跟個孩子較什麼勁。

為了不碰見人,就走一些少人去的路。

沒人,有點安靜。

雙手放兜里的麥子洋,悄悄動著手指。

葉靈聽到後面叫了一聲,回頭看去的時候,麥子洋對她笑得含情脈脈的……

葉靈看著前面的路,不想走了。

「回去吧。」

「嗯。」

爽快的回應,倒是讓葉靈詫異了下,他來是帶著目的的,不打算做些什麼嗎?

事實是,麥子洋是已經滿足了的樣子,似乎真的是來見見她就好。

葉靈低眉,見見就好?

見見可以有視頻呀,為什麼要大老遠的跑過來?

花了那麼貴的車費,只是來看看自己?

是不是有點傻?

感覺看他笑的樣子真的有點傻。

還笑!

「傻蛋」

「什麼?」麥子洋一下沒聽清。

葉靈瞄了瞄人,不解釋。

麥子洋追上她的腳步,「你剛說我什麼?」

葉靈不自覺翹唇,還有人追趕著讓別人說自己傻嗎?

葉靈停下來,正眼看他。

麥子洋不知所以,有點忐忑。

葉靈看得人噗哧一笑:「說你傻。」

看著人臉色變幻,葉靈彎唇,覺得蠻可愛的。

「我傻什麼呀?我不聰明嗎?」

「你覺得呢?」

末世第七城 「我覺得我挺聰明的呀,雖然算不上天才,但是也不差吧?說我傻什麼的,是不是不太好?」

「你覺得呢?」葉靈斜眼過去,有聰明嗎?沒覺得。

「我覺得還好吧?你哪裡看出我像傻的?」

麥子洋還特意攔在她面前,想讓她說清楚的樣子。

葉靈揚揚眉:「現在這樣就挺傻的。」

怎樣?說你呢。

麥子洋能怎樣,但還是不想承認自己傻呀,這不是有損自己在她心目中的形象嘛?

「那是你不了解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