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為四王子,難道他還缺乏基因藥水不成?

根據楊嘯這段時間了解的情況來看,其實很多人都擁有大量的晶幣,足夠支撐他們繼續進化下去,但是問題偏偏卡在了自身的基因瓶頸上。

比如基諾城主,龍越城主,富豪黃老闆以及很多開礦的老闆,他們都不缺少晶幣購買基因藥水,可是,受限於身體基因的進化瓶頸,無論他們吃掉多少基因藥水,都無法再進化。

這個情況就好比是一頭豬,從小豬長成大豬之後,無論再吃多少,不僅不能變成老虎,就連繼續長高長大都變得不可能。

楊嘯離開地球的時候,地球上的變異生物最高等級也不過王級,相比紫源星上的妖獸,等級要低了很多。

四王子為什麼會將一個煉化妖獸的神秘瓶子運到地球?地球上的那些低等級的變異生物對他有什麼作用?

楊嘯越想越覺得不可思議。

「這裡面一定有問題,從今天起,我要堅持每天殺一些妖獸放入瓶中煉化,每天都喝一點。」

就這樣,大家在森林中行走了十多天,殺死了不少妖獸,楊嘯每天都會喝下一些煉化的液體,每次喝下,體內都會有一股電流,在身體各處遊走,然後慢慢消失。

「楊首領,根據地圖顯示,我們再向前走一天左右就達到獅妖王國的邊緣地帶了,大家要小心點,獅妖群居動物,往往都是幾十頭上百頭獅妖在一起生活,而且相互配合默契,擅長團隊作戰。」

山魁和阿豹等人笑道:

「飛鷹長老,不用擔心,我們這麼多人,還怕獅妖不成?」

「總之,小心點是沒錯的。」

當天傍晚,大家在一處山谷露營,點燃篝火,五十個人分成兩組輪流值班。

楊嘯以前和飛鷹長老山魁等人接觸很少,這十多天接觸下來,發現飛鷹長老等人雖然平日里說話做事比較粗狂,但是都是憨厚實誠的野人,對楊嘯這個首領也是真心擁護,一路上只要遇到妖獸攻擊,也都是攔在前面,搶先攻擊。

用飛鷹長老的話來說,

「楊首領,如果您有點閃失,我回去沒辦法跟大首領交待啊,更沒辦法跟所有的野人兄弟交待,您現在是我們所有野人的希望呢。」

楊嘯笑笑,一路上只得任由他們保護自己。

金毛獅王剛剛突破王級高級階段,屬於團隊中進化等級最低的。

不過,作為地球上的森林之王,對森林中的環境卻極為敏感,很多時候只要鼻子嗅一下,就能感知到一兩公里之外的危險。

一路走來,金毛獅王多次提前預警,給大家幫助很大。

楊嘯坐在篝火旁,掏出那個黑色小瓶,咕嚕喝了一大口,一股電流進入身體內,瞬間流遍全身,每一寸肌膚筋骨都淬鍊在電流之中。

阿豹等人野人已經習慣了每天晚上看到楊嘯掏出一個黑色小瓶喝兩口,大家也偶爾問過楊嘯喝的是什麼,楊嘯只是簡單地回答一句,

「葯!」

阿豹等人雖然和楊嘯的感情很好,但是也不便於詢問太多。

現在是下半夜,楊嘯和阿豹以及二十多個野人一起值班,金毛獅王就趴在楊嘯身旁,阿豹等人站立在篝火外圍保持這警戒。

金毛獅王鼻子嗅了嗅,突然昂起脖子,對著遠處的森林狂吼兩聲:

「吼—吼—」

阿豹等人立即警覺,這樣的事情已經不是第一次發生了,每次金毛獅王發出警告的時候,都會有情況發生。

不過這一次,金毛獅王似乎感覺到不一樣的危險,十米高的身體立即站立起來,金色的毛髮張開,雙眼圓睜。

「警戒,有情況!」

阿豹一聲喊,二十多個值班的野人立即沿著篝火圍著了一圈。

與此同時,正在睡覺休息的飛鷹長老和山魁等野人也立即被叫醒了。

所有人都圍著篝火站成一個圓圈,紛紛拿出了兵器,殺氣開始瀰漫。

而在遠處黑暗中,隱約出現了上百雙閃耀著黃色熒光的燈籠般巨大的圓球,大家知道,那是妖獸的眼睛。

上百雙閃耀著黃色熒光的巨大燈籠在遠處的森林中隱約出現,對楊嘯等人形成了一個半包圍的姿態。

「哇咔咔,一下子來這麼多啊?」

阿豹的身體顫抖了一下,一股寒意用上心頭。

(三更完,抱歉,繼續休息一天,明天爆發。) 「別跑!」

賀翎看到華佗要跑,連忙喊道!

「喝!」

韓榮反應迅速,聽到賀翎的話,立刻大步流星追上華佗,一把抓住老頭後頸衣領,像提狗一樣地將華佗往後一扯!

再一鬆手,拔刀指向華佗脖頸

「誒喲!」

這華佗本就不是練武之人,身子羸弱,被韓榮這麼一拉,瞬間倒坐在地~狼狽不堪

剛想反抗,卻看到一片寒光已然搭在了自己脖間,瞬間臉色蒼白,不敢有所動彈!

……

「哎~!」

賀翎自喃了一句,看到韓榮對待華佗的手段,欲言又止,心裡暗呼不妙!完了,完了,這下這老頭又要碰瓷了…

開區首發的第一天,碰瓷的那個怪老頭,不就正是眼前這個老頭子華佗?

雖然他訛走了自己當時身上的所有錢財(100銅幣),但是卻給了自己價值連城,萬金莫求的紫金領主令牌

可以這麼說,沒有華佗,也就沒有賀翎現在的優越領先地位,更別提自己能穩坐玩家勢力榜首,勇武榜二了~

本想好好親切感謝華佗來著,誰知這華佗見了自己心虛,一心就想逃跑,自己情急之下喊了一句別跑,韓榮就做出這般反應

這已經是得罪這老頭了,按照之前的經驗,若是自己好脾氣對待,這老頭肯定又會狠狠訛自己一把,事到如今……也只能做一次壞人了~

「華佗先生,您幹嘛急著跑,上次的事情,小子可還沒好好感謝您呢!」

賀翎來到狼狽的華佗身前,一副小人得志,大仇得報的樣子,樂呵呵地說道。

「啊?哈哈,哈哈,小小事情,不足掛齒,不足掛齒!」

華佗打死也沒想到,自己遊歷到這荒山野嶺的,居然又碰到了這個被自己坑害的小子…

都說有因果報應,這才多久,自己的報應這麼快就來了?

「我賀翎不僅知恩圖報,而且向來都是以德報怨,從不記人仇,還有,先生之前不是還誇我是個好人嗎?」

賀翎也不讓韓榮移開架在華佗脖子上的砍刀,笑眯眯的對華佗說道,意有所指

「額,對!你是好人,品節高雅,不染世俗之人,像凡夫俗子那般冤冤相報,絕不是汝該有的品行(●°u°●)!」

華佗連忙恭維,給賀翎瘋狂戴高帽,自己現在可是身無分文,要是賀翎要自己還那一百銅幣,可就要遭殃了~

咽了口口水,

刀還在自己脖子上,真要是因為自己之前坑害這小子,被這小子因此殺害,那自己也實在是倒霉

行善一生,難得頑皮一下,就要……

唉╯﹏╰

看到華佗面色難堪,賀翎也不好繼續故意刁難自己這個大恩人,只得對韓榮開口:

「你們退下吧,我與華佗先生還有要事相商!」

「是!」

韓榮聽令,利落收刀,帶著大狗二狗回去了

「亮,幫我一起扶起華佗先生!」

張亮也準備一同退下之時,被賀翎叫住了

連忙跟賀翎一起上前將受寵若驚的華佗扶站起來

「多謝!」

華佗看著二人,感激涕零,賀翎沒有為難自己,突然有種死裡逃生的感覺,連忙對著賀翎行禮道謝

「先生不用多禮!」

總裁大叔惹不起 賀翎止住了老頭的行禮,自己可受不起,會折壽~而且,自己更在意的是:之前華佗傳話說自己的鎮子上會有什麼傳染病?

連忙問:「我聽下人來報,先生言稱我大唐鎮恐有疾病禍害,可是實話?」

「不錯!」

悍妃修鍊手冊 華佗聞言,連忙神色一正,面色凝重,指著之前那片樹林對賀翎說:「非老夫多事,老夫也不喜戰爭殺戮,這與老夫行醫施善的醫德相違背!」

「小子明白,先生儘管直說便是!」

賀翎看了眼那邊樹林,卻是自己曾經首次領軍圍殺山賊之地,難道,那裡有什麼病邪?

還哪裡管得上華佗多不多事,連忙讓他直奔重點

「無論任何牲畜,就算是人,死之後屍體也會腐爛不堪,即使埋在土裡也會慢慢被腐蝕~

……

在下遊歷到那片樹林時,卻發現橫屍遍野,屍臭揚天,且屍體數量已經遠遠超過華佗的預料……戰爭或許再所難免,但如此這般處理屍體,遲早會遭受其害!」

華佗憂心忡忡的說道

賀翎聞言,也是暗自吃驚,距離滅殺那些山賊也有些時日了,怎麼屍體還在?

這遊戲的屍體難道不會刷新嗎?

這麼真實!?

「壞了!是屬下的錯,當時只顧得上收編山賊,竟然忘了處理那些屍體!」

身旁的張亮也是恍然大悟,連忙道歉,也有幾分替賀翎脫罪的意思~

「自古以來,戰事並不少見,死人最少上百,多者可上數十萬,然,處理屍體必須嚴謹,否則便會產生令人恐懼的瘟病,屍瘟一旦橫行,極為棘手難治……」

華佗也不理會張亮的話,自顧自的說道

「先生可有法子相助?」

賀翎急忙問。

「事到如今,也不好過多接觸那些屍體,只能將那些屍體以烈火燒之!」

華佗沉吟了片刻,說道。

「張亮!」

賀翎連忙看向張亮,張亮連忙點頭就要去叫人處理!

「等等!」

華佗一口攔下張亮,皺眉說:

「若是現在你們就這樣直奔而去,按照屍體的腐爛程度,恐是已經有瘟病初生,你們去了,卻是正好將瘟病帶回鎮子!」

「這……可如何是好?」

霸愛總裁:獨寵萌妻 張亮一時之間也慌了手腳,若是就這樣放任不管,瘟疫還是會通過水土,空氣,傳染到鎮子里,…若是瘟疫傳染到鎮子里,後果不堪設想!

「鎮子里可有醫者?」

華佗問道。

「沒有」

賀翎搖頭,雖然自己領地中工匠不少,醫生卻是一個都沒有,這也是自己為什麼這麼尊重華佗的原因之一

「那的確是有些麻煩,老夫本意是想跟你們的醫者共同研製對抗瘟病之葯……」

華佗緊皺眉頭

賀翎聽的心裡一揪,眼下自家醫者一個沒有,只能拜託華佗出手相助了,若是他都治不了,賀翎相信這三國里便無人可治了!

「既然如此…」

局勢所迫,自己只能放下身段求華佗相助了!

「既然如此,那就只能由老夫獨立研製治療這瘟病的藥物了,眼下處理瘟情刻不容緩,還請助老夫一臂之力,共同抗瘟!」

華佗面色凝重,肩負義不容辭的醫者仁心,拱手對賀翎說道。

「你……」

賀翎一愣,一時間沒反應過來

不應該是自己求華佗么?

怎麼成了……求自己?

這就是醫者仁心!?

毫不猶豫的就選擇治病救人,不求功名利益,

再想想華佗之前碰瓷時的無賴,倒也無可厚非,真是個有趣的老頭

如此這般大仁大義,絕不愧於萬古流芳之醫名!

當下感覺喉嚨處一梗,尊敬萬分的對著華佗深深行了一禮:

「多謝先生大仁大德!」

三國之棄子 「醫道如此!」

華佗也十分凝重的回了一禮,這是自己遵循的行醫之道!

……

ps:

在此,對那些此刻支撐在一線治病救人,抗瘟奮戰的醫者,致以崇高的敬意!

另外,

推薦一本好友全新力作:

書名:三界之禍源

混沌金蓮衍三界,道門歸真入羅天。

道門斷,羅天閉。三界棋盤,眾生棋子。

力量、權力、生存、命運……

輪迴不止,大道蒼茫。

當一切的一切都集中在新道的誕生地人族時,人族又該何去何從…… 「什麼情況?」

楊嘯問道。

「老大,這裡距離獅妖森林已經很近了,看情況,很可能是獅妖,否則,不可能有如此大的威嚴氣場。」

阿豹說道。

飛鷹長老也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