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難道你沒有看過修真小說?

也不是沒有人偷偷摸摸的準備給於修塞一些修真小說,讓於修補充補充這方面的知識,可於修就是不聽,堅定的認為這是華夏傳統文化之一——武術。

只不過,他的要求高了點,想讓他們飛天遁地而已。

眾人:「……」

算了。

大佬愛怎麼認為就怎麼認為吧,都飛天遁地了,還是武林高手也是夠了。

大概,這就是大佬的世界,我們無法get。

不管大家如何猜測,去年還在繼續,於修的「實驗」還在繼續。

另一邊,杜欣蕾與徐婷的真假千金的故事還在上演。

只不過,對於徐婷來說,重生以後之前一切還非常順利,但現在好像變得師傅不那麼順利了。

仔細回憶起來,似乎是從她讓人給於修下毒開始,在她以為杜欣蕾上輩子的那個痴情男配要死了,結果人家突然出院,然後窩在家裡一直沒出來。

當時徐婷沒有放在心上,畢竟聞人新立說了,毒已經下了,於修就是在熬日子而已,頂多多活幾天。

結果這一多,等徐婷忙完別的事情回過頭,聞人新立已經出國失蹤了,而於修也還活得好好。

雖然徐婷沒有見到人,圈子裡也沒有聽到有人說起,但……

徐婷沒有聽到於修的死訊。

。 美麗國,行政中心。

所有的議員齊聚一堂,死死的盯著放大的屏幕。

屏幕上面,正是蘇寒與傑克對持的畫面。

看著傑克已經將槍口對準蘇寒,有的議員已經開始小聲的呢喃起來:「幹掉他,幹掉他。」

這些時日,龍國處處壓美麗國一頭。

這讓一直自詡藍星世界第一強國的美麗國很不適應。

追其原因,就是因為龍國出了一個蘇寒。

美麗國不是沒有想過派人幹掉蘇寒。

可是有議員剛一提出這樣的建議,立馬遭到其他議員的反對。

蘇寒對龍國無比的重要。

如果真的將蘇寒幹掉,那麼龍國勢必會抓狂。

到那個時候,恐怕會爆發第三次世界大戰。

雖然美麗國不怕。

但是這會嚴重影響他們稱霸全球的計劃。

可是眼下,蘇寒竟然拋棄了龍國特別行動小組組長的身份,前往公海區域。

這對於美麗國來說,可是一個天大的好消息。

這一刻,所以的議員都巴不得蘇寒死在傑克的手上。

公海之上,傑克已經將槍口對準蘇寒,不過他沒有立即開槍。

他們這行人都是經過專門訓練的。

對於槍支的使用非常的熟悉。

可反觀蘇寒不過就是一個科學家,根本連槍的保險栓在哪裡打開都不知道。

當然,蘇寒帶來的五名軍人也知道蘇寒對龍國的重要性。

他們操控著快艇,慢慢靠近蘇寒,想要將其圍在其中。

可是就在這時,一聲槍響聲響起。

槍聲劃破天際,驚得周圍的海洋生物到處亂竄。

傑克正準備嘲諷一下蘇寒連槍都不會開的時候,忽然感覺胸口傳來一陣劇烈的痛疼感。

他低下頭一看,發現自己胸口之上竟然有一個傷口。

剛才那一槍打中了自己?

不可能啊!

離得這麼遠。

對方還是一個新手,怎麼可能準確無誤的擊中自己的心臟?

帶著這樣的疑問,傑克的緩緩的倒在了快艇之上。

傑克的死瞬間讓他的同伴反應過來。

就在他們抬起手中的武器,對著蘇寒射擊之時。

又是數道槍響聲響起。

隨後,令所有人感到震驚的一幕出現了。

傑克的同伴在尚未扣動扳機之前,全部倒在了快艇之上。

「怎麼回事?為什麼畫面靜止不動了?」

「我剛才好像聽到了槍響聲,蘇組長沒事吧?」

「應該是手機的主人死了,要不然畫面不會一直不動。」

「手機的主人死活跟我有什麼關係,我只在乎蘇組長有沒有事。」

傑克已死,手機很自然的掉在快艇之上。

就在眾人以為這場直播會到此結束之際,畫面卻又動了起來。

這一次出現在直播間裡面的竟是蘇寒。

「謝天謝地,蘇組長沒事,剛才真是嚇死我了。」

「咱們龍國的軍人就是牛逼!」

「蘇寶寶,答應我,這種事以後交給其他人處理,你千萬不能以身冒險了。」

相比於虎魚上的彈幕,其他國家直播平台的彈幕可就要粗暴的多。

「謝特!那些傢伙是幹什麼吃的,龍國這邊毫髮無傷,可是他們卻全軍覆沒。」

「我可是聽說剛才那幾個傢伙是退役軍人,這麼一比較,我忽然發現美麗國的國力似乎比不上龍國。」

美麗國行政中心。

十二位議員見到重新出現在鏡頭裡面的蘇寒,臉上全是失望之色。

至於議會的會長更是氣得直捶桌子。

公海之上,蘇寒撿起傑克的手機,眼神有些飄散的說道:「我想要藉助這個機會,呼籲全世界的人類不要再去傷害其他生物了,因為我們與它們見面的次數會越來越少,直至最後永遠消失。」

嘩!

蘇寒這話一出口,立馬引起了軒然大波。

難道說世界末日真的要降臨了嗎?

要不然龍國的蘇組長為何會說出如此悲傷的話來?

彈幕當中,也有理智之人用彈幕方式詢問蘇寒有沒有可能阻止這次世界末日的發生。

儘管蘇寒已經看見了這些彈幕,可是卻只能假裝沒看見。

按照眼下的局勢,莽荒紀元來臨是鐵定的事實。

在這種情況下,他們人類想的不應該是阻止世界末日的來臨,而是在世界來臨之際,如何自救?

當然,蘇寒拿起手機並不止這一個。

整理了一下心情,蘇寒再次對著手機屏幕說道:「各位,經過我們龍國所有科學家的不懈努力,再次推測,在未來的幾天當中,大洋之上會再次爆發一場史無前例的超級海嘯,這次災難的具體時間不詳,災難級別不詳,也有可能在美麗國的東海岸,希望某國能像龍國一樣,放棄周圍沿海城市,避免重大損失。」

「最後,我代表我們龍國衷心的希望美麗國能聽過這次災難。」

直播畫面戛然而止,可無論是用手機看直播還是用電腦看直播的觀眾心情久久不能平復。

未來幾天還會爆發超級大海嘯,而且爆發的地點很有可能就在美麗國。

美麗國行政中心。

所有的議員看著屏幕黑了下來,臉色也跟著黑了下來。

蘇寒此次的預測可謂是給他們這些議員出了一個難題。

拋棄東海岸?

那是絕對不可能的事。

可如果坐視不管,當災難真的發生之際,恐怕整個美麗國都會怨聲載道。

甚至還會引起暴怒。

想到這裡,所有的議員都將目光投向了會長,希望他能拿出一個主意來。

砰!

發現所有議員都看向自己之後,會長猛的拍了一下桌子,站起身怒吼道:「相信在座的各位都知道東海岸代表著什麼,如果我們真的放棄了那個地方,那我們美麗國的國力將會銳減。」

「可是會長,蘇寒都已經做出這樣的預測了,咱們還不做點措施的話,恐怕有些說不過去。」

「該死的蘇寒,為什麼會當著全世界的面說出這樣的話來。」

「就是就是,這是擺明了要放咱們的血啊!」

「別說其他了,現在還是先想想該如何處理眼下這件事吧。」

「要我說,別管蘇寒的預測,繼續咱們的計劃。」

「你放屁!如果東海岸真的爆發超級海嘯,那裡的居民還不得把咱們給生吃了。」

恐怕就連蘇寒都沒有想到,自己只是『好心』提醒一下美麗國,結果卻讓美麗國的高層忙得焦頭爛額。維爾廷斯球場。

進球后的楊白起親吻著球衣上的隊徽,直奔為數不多的拜仁球迷。

他直接翻越廣告牌,跟球迷來了個零距離接觸。

一個金髮小姐姐從一層看台俯身下來,向楊白起遞上手機,要求和楊白起來上一組自拍。

看在小姐姐俯身後給自己欣賞「深淵」風光的份上,楊白起爽快地

《足球之請開始你的表演》0321也不怕牛皮吹破天! 火山腳下。

一所福利院內,一個臉上帶著嬰兒肥,笑容很甜美的女孩正教著孩子們畫畫。

「這些是長腿叔叔送來的蠟筆和畫本,大家能畫各種各樣的畫,大家要好好感謝他一直以來的照顧才對。」

女孩對著孩子們笑道。

就在她說話的時候,一個皮球砸在了他的背上,三個孩子對著她訕訕的笑。

「你們玩球應該到外面去。」

「冰冰姐跟我們一起玩吧。」

「不要,我們要先畫完畫再說,你們也一起來吧。」

「才不要,他們太幼稚了,我們走吧。」

······

武術館里,喜比隊長和飛鳥信正在切磋拳腳。

喜比隊長處於守勢,飛鳥信正在進攻,狂風驟雨的進攻,卻被喜比隊長三兩下化解。

面對不動如山的隊長,一招一式之間,飛鳥的火氣就上來了,攻擊也更加的兇猛。

「你的心亂了。」

喜比隊長突然說道,飛鳥信還沒有反應過來,失重感傳來,隨即就是劇烈的碰撞聲,自己被對方放倒在地。

「你輸了。」

「可惡!再來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