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 Home
  • 未分類

陸子淺朝着健身房那邊的方向看了一眼,壓低聲音道:「你有沒有覺得安安似乎變了?」

他想問問其他兄弟,是不是自己的錯覺。

總覺得現在的安安很是奇怪。

陸子恆眉頭輕輕一皺,道:「安安的確是有很大的變化,比以前更懂事了,更乖了。」

「不是這些。」

陸子淺搖搖頭,這些變化他是知道的。

「那是什麼?」

「剛才我跟安安練習拳擊,你應該看到了吧?」

「嗯,我看到了,安安很厲害,五哥你一定有放水吧。」陸子恆微微笑着道。。 在濮元聿殷殷期待的目光中,常小九硬著頭皮:「我,餓了。」

可以說,她這已經很大煞風景了。

可是,對面的某人臉上並沒有露出絲毫的失望,反而笑了起來:「好,小九餓了,我也餓了,走咱去吃午飯。」

呼,往外走的時候,常小九輕呼一口氣,慶幸自己僥倖躲過一劫。

帳篷外豎起耳朵聽的幾個手下,已經知道自家主子被成功安撫好了,看著一前一後出來的二人,各個都是笑眯眯的。

哎呀,常大夫不單單是醫術高超,唱歌也這麼好聽這麼厲害啊,唱了幾句主子心情立馬就變好了。

「等下咱喝幾杯?」濮元聿邊走邊問故意落在他身後的人。

常小九立馬搖搖頭,隨即想到自己在他身後,搖頭他看不見:「我等下還要進城的,不能飲酒,你找別人陪你。」

「那算了,先不喝,過幾日再喝。」濮元聿心情真的是超好,感覺他自己不控制一下的話,會飄到半空中去。

午飯的桌上,就濮元聿和小九倆人,常勇又去通往京城的路邊盯人去了。

濮元聿肆無忌憚的給她夾菜,常小九也沒拒絕,給夾啥就吃啥,反正,只要不讓她立馬錶態就行。

其實,她自己也知道,現在對他的種種,表不表態的真的沒什麼區別。

也不對,區別肯定是有了,一旦她開口表了態,那以後的他才是真正的肆無忌憚呢!

好在,這貨還知道見好就收,並沒有步步緊逼,這頓飯吃的倒也算平和。

午飯後,常小九立馬回自己帳篷換上防護服,又整理檢查了一下藥箱,拎著剛出帳篷,就看見良子和陶子一左一右的,跟倆門神似的。

「今晚還要通宵么?」在她上馬車之前,濮元聿過來問道。

還要通宵的話,就表示,晚飯要送進城了。

常小九明白他的意思,笑了:「會有點晚,但是不用通宵。」

藥方對症,葯湯喝下去效果很顯著,那麼今個進去,就是為了再確認一下藥效,也就不用像第一次那種,爭分奪秒的。

「好。」濮元聿應著,站在那目送馬車離開,朝城門的方向去。

那些個大夫早就進城了,各自按照第一次劃分給自己的區片,也都因為看到了希望,而信心大增很是積極。

常小九聽說,那幾個年紀大的老大夫,都自己熬了參湯喝了,生怕自己關鍵時候掉鏈子啊。

進城后,城內的氣象也跟之前完全不同了,街上忙碌的士兵和衙役,臉上不再是那種死氣沉沉。

百姓們雖然還都在自家院子里不能出來,卻也都在忙碌,婦人燒了水清洗衣物,床單,男人們整理著院子,還有人忙著拆棺材。

鄰里之間隔著院子聊天的,插科打諢的,常小九還聽到了要賬的。

牆這邊喊:「哎,李麻子你說話不能不算話啊,之前不是說過那筆債算了么,怎麼又來討要了?」

另一邊理直氣壯的回應:「那不是因為以為大家都沒活路了么,現在不用死了,債自然還是要的啊。」

雖然聲音都很大,但是兩家都沒惱。

常小九聽著就想笑,看看邊上的其他人,可不都是在笑么。

開始入戶診看,氣氛就更不一樣了。

看見常小九那叫一個熱情,擦凳子的,還有想泡茶的,忽然想到可能不能亂吃他們的東西,很是尷尬的又笑著作罷。

每戶人家都排好了等著她診看,速度也快了很多。

「大寶,小丫,這是前個答應你們的糖。今個先吃著嘗嘗甜味而,等過年的時候,再讓你們爹買。」又到了一戶人家,診看好之後,常小九摸出一包糖遞給那姐弟倆。

之前來他們家的時候,小姐弟倆很是認真的問常小九,他們能活到過年么?因為過年的時候,有糖吃。

「大夫您真好,這麼忙居然還記得這倆孩子的胡話。」孩子的父親,看著自家倆孩子開心的分著糖,很是感激的說到。

孩子的母親和祖母也是激動的眼含熱淚,推不開姐弟倆塞過來的糖,只好吃了。

只覺得口中這個糖啊,比從前吃的都要甜。

天剛擦黑,濮元聿就趕車馬車來送晚飯了,找個避風處后,良子和陶子就開始從馬車上往下搬東西。

小方桌,椅子,碗筷,六個菜一個湯,還有一盆饅頭。

「你怎麼不吃了再進來?非得跟我們一起就著風吃?」常小九看著擺好的四副碗筷,忍不住說到。

話出口就後悔了,就不該說這麼一句。

「嗯。」濮元聿卻很是讓她意外的,就點頭回了這麼一個字,然後,給她夾菜,遞給她一個大饅頭。

常小九很是慶幸他沒按套路出牌,不敢再多說話了,認真的吃東西。

古代的麵粉沒有現代的白,發麵也是用面頭髮的,還能一層一層的揭著吃,這種饅頭她可喜歡吃了。

她並不知道,正是因為濮元聿注意到她喜歡吃饅頭,所以廚房的問,要不要給常大夫帶肉餅,肉包子的時候,他選了饅頭。

「既然不用通宵,等下我就不先出去了,等你們一起出城好了。」濮元聿邊吃邊說道。

一旁的陶子大口的吃著紅燒肉,心裡琢磨著,不都說有身份的人講究食不言寢不語么?怎麼聿王爺吃飯的時候,說的還挺起勁兒的。

「人沒回去,那邊沒動靜么?你怎麼不在外面盯著呢?萬一有事尋你尋不到?」常小九還記掛著抓住那個壞蛋的事。

濮元聿給她夾了塊排骨:「放心,現在該著急的是他們,都安排好了。」

聽他這麼說,常小九沒有再問了,今個的糖醋排骨真好吃:「換廚子了?」

「裘大人尋來的,說是家中三代都是廚子,還可以么?那走的時候帶著?」濮元聿注意到她吃排骨的表情了,笑著問。

常小九看了看他:「那我若是說,看著這峰城挺好的,王爺你能不能把這整個峰城搬著帶走啊?」

濮元聿張張嘴,忽然想到這個自己還真的做不到。

「帶不走,你們可以留在這啊?」陶子隨口就來了一句。

同桌三人齊刷刷的往他看,看得他有點慌:「不,不是常大夫說看著這峰城挺好的么?」

「我這個大夫可以留,但是王爺不行啊。」常小九笑道……

。 塵心提醒自己,莫要慌,不就是弄了幾株藥材嗎!換作前世,他還真不把這些藥材放在眼裏。

但此刻,他是真的窮。窮到連一件趁手的武器都沒有,甚至煉丹爐都是用最低級的。

不過值得慶幸的是,他這具身體修鍊速度快,等實力穩固下來,就去探探寶。

塵心手裏拿着滿滿五大瓶回氣丹,準備修鍊了。

有了回氣丹,塵心有信心把初期修為穩定,過段時間就能衝擊中期修為。

塵心隨意打開一瓶丹藥,倒了一顆丹藥,服下后就開始修鍊。

丹藥入體,塵心感受身體里有一股暖流流動,不斷強化自身的五臟六腑,經脈及四肢百骸,最後緩緩流入丹田。

這個過程持續了半刻鐘時間,直到藥效徹底消失。

塵心睜開了眼睛,他看着手中的丹藥,感覺藥效差了點。

「看來一品丹藥根本滿足不了三階武者啊!」

武者修為越高,相對應丹藥的品質也越高,通常情況下一階武者服用一品丹藥最為適合,而像塵心這樣的三階武者,應該服用三品丹藥最佳。如果丹藥品級高於修鍊者境界,裏面擁有的藥效有可能會撐爆修鍊者的身體。如果丹藥品級低於修鍊者本身,那麼藥效就達不到修鍊者預期的效果。

塵心又同時吞服兩顆。

……

隨着時間流逝,塵心感受到身體各個方面比之前都變得韌性多了,他修鍊的大力神拳,隱隱又有強大了一絲。

除此之外,丹田在藥力的滋潤下變得更加牢固,裏面儲存的靈力也逐漸穩定,變得溫和下來。

塵心露出喜色,他擔心實力增長過快,會根基不穩,但在回氣丹的幫助下,竟然真的穩固了修為,一旦徹底穩固了修為,他就能十成十的發揮出三階武者應有的全部實力。

塵心有信心,就算面對三階大乘期的武者,他都有一戰之力。如果再遇到許會方,他不會像之前那般沒有換手之力。

之前對方以三階大乘期的實力欺辱他,這種以大欺小的行為,塵心記恨在心,定要討回來。

「但不過還差點,」塵心又繼續吞服丹藥。

……

三個時辰過去,一瓶丹藥見底了。

直到天蒙蒙亮,出現一絲魚肚白。

丹藥全部耗盡,留下一地的空瓶子,塵心把瓶子收好,起身下床,頓時身體里傳出一陣金屬碰撞的聲響。感受到實力不但徹底穩固,還有隱隱的增長,這日日夜夜的煉丹,算沒有白辛苦。

塵心也沒想到這些不入眼的藥材,煉成丹藥后,竟然如此好用。

「看來這煉丹一道能崛起絕非偶然。」

塵心堅定地看着前方,這一世不管用什麼手段,他都要踏進仙門。

出了茅草屋,塵心沒有去葯田,他告訴守衛,他在這裏呆膩了,要出去放鬆心情。

放鬆心情是假,主要是避風頭,連火靈兒都跑了,他才不會傻傻的留在那裏當替罪羊。

塵心前腳走後不久,葯園裏不平靜了。

葯園裏來了一大群人,為首的是一個身穿道袍的駝背老者,他今天本是去採藥的,但是出現在他眼中,是一片狼藉。

原本長滿藥材的葯田不復存在。

煉丹學徒們面色蒼白,都一言不發的低着頭。雖然這幾天他們發現藥材在減少,但也不像今天這般慘狀。

「到底是怎麼回事,我不在的期間,難道有外界的人來大肆採藥?」王大師面色鐵青,神色不善地看着眾人,這葯園是烈陽國提供給他煉丹所用的,現在到好,他還沒煉製幾爐丹藥,藥材就被人採摘完了。

看着零星三三兩兩的藥材,王大師差點摔倒。採摘藥材的人還挺懂的藥材,成熟的都挖走了,留下的這些,都是還未成熟的。

眾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頓時把頭埋得更低了,現在大師正在氣頭上,不能招惹。

「好好好,不說的話,你們都滾蛋,沒一個像樣的。」王大師頓了頓,發現少了兩個人,問眾人塵心和火靈兒人呢?

眾人也是茫然不知,塵心又不用打理葯園,那個想來就來,想走就走的主,沒誰有興趣去關注,他們只想做好大師安排的活兒。至於火靈兒的話,今天好像角斗場那邊有事情,有人唯唯諾諾的道。

既然這些人不知道怎麼回事,王大師也不好拿他們怎麼樣,畢竟他也沒有證據證明藥材失蹤與他們有關。

說不定塵心與那丫頭知道,王大師決定先去塵心他們住的茅草屋看看。

「你們明天可以不用來了。」王大師的語氣很冷。

有人唯唯諾諾的道,那麼煉丹的事,他們算不算通過考驗了。

「藥材都沒有了,還煉什麼丹,你們都回去吧!」王大師甩了甩袖袍,讓他們趕緊走,他一刻都不想看見這些人。

唉!王大師感嘆,一大群人連一片葯園都看不住。

王大師搖了搖頭,朝塵心住的地方走去。葯田離茅草屋不遠,沒一會兒,王大師來到后,發現塵心也沒在這裏。

「到底去哪了呢?」

王大師低着頭思忖,難道藥材失蹤與他有關。

王大師走進房間,房間里除了一桌一椅,一張床,就沒別的了。

不過很快,王大師就發現了不對勁的地方,他彎下腰用手指在地上沾了下,然後嗅了嗅。發現有藥渣的痕迹,除此之外還有淡淡的焦味。

「這小傢伙肯定是偷偷煉丹了,不是說好一個月後嗎,就這樣等不及了,年輕人果然沉不住氣。」

王大師搖了搖頭,準備先找到人再說。說到塵心,王大師才沒了剛剛那般生氣。

烈陽城,一間不大的酒館里,一個白衣少年此刻正在喝茶。

「不知道大師發現藥材失蹤,會是什麼表情。」塵心此刻有些擔心那些成天打理葯田的人了。

當然他可不是真擔心,那些人背後都有大勢力撐著,他還是擔心自己,萬一查到了他頭上,他該如何應對。

「頭疼啊!」塵心暗暗思忖,一定要想一個對策,畢竟他還要跟着王大師學習煉丹。

。 燕景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燕江,目光暗了暗,唇角卻附和地勾起一抹弧度。

他笑着問道:「大江,是你把我的事情告訴父親的?那我研究室里的東西,也是被你拿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