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 Home
  • 未分類

而像這樣的合作,開始逐漸增多起來。

他們就負責收集情報,然後再讓旁系的人動手,專門做職業打手。

旁系的人在生意場上,肯定不是別人的對手,但是在武力方面,那就是碾壓態勢。

畢竟他們的武器,裝備,普遍都碾壓對手。

有了這麼一出,對方就不敢在商業上狠狠地打壓,也逐漸的服軟。

這時候,錢有佳再跟旁系一些懂經濟的人計算。

在這種條件下,還是掙不到錢的企業,要麼轉型,要麼直接賣掉。

賣還是錢有佳去。

結果,成為了錢有佳日後吹噓的資本。

兩家問題很多的企業,原本他們自己的股價,只能夠賣到130金左右一家。

但是經過錢有佳的三寸不爛之舌,愣是給賣到了135一家。

別看只多了5金,但實際上,5金可以干很多事情。

比如一家小型店鋪,撐破天也只需要4金多一點。

葉寒再從策略出發,將整合的旁系產業,再進行細分。

那些實在是沒有經商頭腦的人,就集合起來訓練,成為職業打手。

有才能的人,稍微提升一下地位。

讓他們能夠大展拳腳。

再有,就是大型企業帶着小企業發展,小企業被商鋪圍繞。

這樣的一種模式下,能夠帶動起來。

同時還採取以小博大。

有些人就是不適合操控大型企業,而小企業,就能夠風生水起。

有些人,能夠將店鋪給經營好,但是經營不好一家公司。

所以就越來越小,讓旁系的規模看上去不是那麼大。

結果這個月的結算,他們嚇了一跳。

自己都不敢相信,不到超過七成盈利,還有兩成快要盈利,只有一成是順帶企業,為各大企業服務的,屬於主動犧牲類型。

轉過頭一看,葉寒這樣一轉型,讓他們每個月多收入400金左右。

要知道,他們以前扣除成本,上交給倪家之後,所剩下的閑錢,都不足400金。

都需要拆東牆補西牆,甚至有時候還要倪家倒貼錢。

現在他們在長達三年時間裏,第一次把錢交夠,還在扣除成本以後盈利400金。

雖然這些錢,放到每個企業里,並不算什麼。

但是這只是開始,而且每個人該得到的工資,全部都已經領過。

旁系家主實在是想不通,於是去找陳鋒問個明白。

陳鋒只是簡單的說道:「不單單是七成企業開始盈利的問題,而是你們的租金全部都下降了。以前都是大型企業,別說租金,光是水電費,就要比小型企業高出不少。」

「原來如此。」旁系家主恍然大悟。

倪香兒第二次聽女保鏢彙報的時候,女保鏢說話都是激動的。

「這個月,旁系繳納了所得,還剩下400金純利潤。」

「員工工資也都發了?」

「嗯發出去后,還400。」

「我的天!該不會又是葉寒他們做的?」

「是的,確實是他們出的主意。而且這只是開始,我估摸著,他們將來每個月都能有六七百金的純收入。」

「每個月六七百,應該只是保守估計。以葉寒他們的實力,應該能夠弄到1000金。一年下來就是一萬二。」

「是啊,這還只是一個旁系。另外一個也準備效仿。而且我們也不用每個月都撥款給旁系,裏外里,每個月能省下1500金左右。」

「六個旁系,還是都能有這個實力,我們將會省出一大筆開銷。他們還有什麼後續沒有?」

「有,他們在商量,怎麼把得到的精神損失費上交。」

「什麼意思?」

「他們靠賣情報,以及替別人要債,催收,還有幫忙打架,能額外每個月獲得三四百金。業務正拓寬到市裏。」

「什麼手段用用上了嗎?」

「沒有使用暴力,除非是真的打架。而且這幫人,現在都只領保底工資,從企業里撤出了。光是省下他們的工資,就又有四五十金的開支縮減。」

。 「轟隆隆……」天地間凄厲狂風大作,細雨蒙蒙在下,這時陰雲密佈的天空上,一道巨大的蛇形閃電劈過,恍惚上古天神的利劍劈來,一下撕裂開了黑暗的天幕一樣。

當真是迅雷疾風,天下之人,莫不畏懼。特別是修鍊道術的人,潛意識裏面,最畏懼的就是雷霆。就像讓一個患有恐高症的人去蹬百丈高樓一般,那是心驚膽戰,會把自己嚇死的。

「怦怦怦……」此時,葉雲身上,拳意浩蕩,悶雷滾滾,然後那體內,他先有三百六十五個重要的部位,它們在第一時間被那悠遠的拳意給一一洞開了,同時那三百多個重要的穴竅打開后,頓時它們當中,赫然也是釋放出了一股神秘的玄機,讓冥冥之中,葉雲感覺自身的潛力又是增強了很多。

那是潛力的一次釋放。自身潛能的激發。

就算是普通人族,在修鍊當中也是釋放自身潛力的一個過程,再是一種生命的進化。所以葉雲也是一樣的。

「不夠,不夠,我的人仙之法,不是這樣的,再來……」突然一聲咆哮響起,這時葉雲的腦海里,無數感悟在閃爍而過,那是道之神文與悟道茶葉,它們光芒閃爍,傾瀉出無窮玄機,在幫助著葉雲在完善他的修鍊之法。

「轟隆隆……」隨即葉雲的拳頭,那是滔天血氣,好似大河奔流的傾瀉出來,再是演化了萬千利劍,迸射四面八方,驚天動地的可怕。繼而這些利劍它們再是從四方聚集,融合成了一尊天地烘爐,最後大爐向著自己的頭頂上面,那滾滾烏雲,凄厲的閃電,瞬間就強勢之極的轟擊過去,當場是把一團團刺眼的精光給打散了,把那些雷霆電蛇給轟碎了。

跟着他的身影長嘯一聲,沖向了天穹更高的地方去,眨眼間進入了天劫的第三個區域中。

話說,陽神世界的雷霆一產生,在雷劫當中,就會產生了九個神秘的圈子,而只有真正闖進第一個圈子當中的鬼仙,才算登堂入室的度過了第一次雷劫,謂是念頭純陽也。然後第二圈是二次雷劫念生毫芒,第三圈是三次雷劫念生電弧。

再到了第四圈,是四次雷劫一念一世界(開闢空間),以及第五圈等。

直至第九次雷劫巔峰為止,成就陽神強者。

所以陽神世界的雷劫,說是有九次,其實是十次。

……

……

「轟隆隆……」在這時,葉雲的身影,在第三個圈子中稍稍停留了一會兒,讓念頭生電弧。再是毫不停留的闖進了第四個圈子的核心之中去。而在這裏,一進來他陡然間感覺到了眼前一亮,隨後就是一黑。

這黑,還不是雙眼的黑暗,卻是意識,五感感知,還有武魂那幾百萬顆的念頭,一時間全部陷入了黑暗之中。似乎瞬息間,自己是被封印住了一般,處於一個死寂的地方。

原來這一下,不止是葉雲的感官,更是他所有的念頭,全部被第四個圈子當中的小千世界,給封印住了。

「轟隆隆……」隨後在下一刻!這些幾百萬個的小千世界,它們同時毀滅了,一陣陣爆炸在響起!瞬間一股巨大的世界毀滅之力,不但一下子淹沒了葉雲的肉身,更是侵入他的腦海里,一擊就徹底粉碎了他的先天武魂,讓組成武魂的所有念頭都粉碎掉了。

「嗡……」不過在葉雲先天武魂崩潰,念頭皆是粉碎的時候,此時在那一股毀滅之力的肆下,這會兒於黑暗當中,赫然一抹先天靈光在閃爍,那是葉雲的真靈。

只見其上面一股先天氣機在瀰漫,閃閃發光,鎮壓着四周的毀滅之力。同時在這先天靈光旁邊,更是有一片璀璨的悟道茶葉,它呈現碧綠色,氣象萬千,紋路神秘,充滿了道韻。

還有四周宛如滿天星辰一樣,那是三千神文,它們一個個此時閃爍著不一樣的光芒,就像一顆顆星辰一樣,神光燦爛與多姿,照亮了黑暗,在保衛著葉雲的真靈。

尤其是,原本這三千神文,除了道之神文,被葉雲用功德煉化外,其它神文因為功德不足之故,一直不被葉雲所掌握。它們就像一顆顆蒙塵的明珠一般,處於封印當中。但是在剛才,隨着那幾百萬個小千世界的爆炸,所形成的毀滅之力衝擊,頓時間好像也是破開了它們的封印,幫葉雲一次性的煉化了它們,讓他初步已經能夠掌握這三千神文了。

「原來如此,這就是一念一世界的奧妙啊。」剎那間,當那小千世界的毀滅之力,它粉碎了葉雲的念頭之後,可時間才過幾瞬息而已,這時只見那先天靈光一閃,赫然葉雲的身影,又是從一片光芒之中誕生了出來,然後他吸收那些殘破的念頭,更是把那一些粉碎的小千世界,對方的毀滅之力,也是全部融合入了自己的他念頭之中。

其實這些小千世界爆炸所形成的毀滅之力,它們也是一顆顆巨大念頭爆炸后的碎片,所以渡第四次雷劫的修士,就是要吸收它們,才能讓自己的念頭,擁有空間的屬性。最後在念頭之中,能夠開闢空間。

謂之,一念一世界,一念一空間的玄妙。

「怦怦怦……」與此同時,在葉雲一舉融合了所有粉碎的小世界,對方的毀滅之力后,瞬間自己那幾百萬顆的念頭中,都是擁有了一絲絲粉碎的小千世界力量,擁有了神秘的空間屬性。繼而他很快就明悟到,自己的念頭現在可以開闢世界了。

說是開闢世界,其實是空間。

不得不說,這就是陽神世界的特殊之處。感覺修士渡雷劫,好像就是在取得天地間的許可權一樣,比如空間許可權,造物許可權,預測許可權等等。

若不然的話,不管是武道的功法,還是道術經文,真正涉及到空間玄妙的很少,而且真正能夠涉及到造化的功法,那壓根是沒有。所以以正常的情況來說,沒有一個修士,包括陽神強者都無法掌握造物的能力。

可要是天地自己放開許可權,把造物的能力,放在第七次雷劫當中,那麼在洪荒當中,都不可能出現的造物主,這裏就有一大批。真的非常驚人。

洪荒當中真正懂造物的人,女媧是一個,冥河也算一個,其它人,沒有了吧。但陽神世界,只要渡過第七次雷劫的人,都是造物主了,這在洪荒中,是完全不敢想像的事情。

這讓洪荒的修士,大家情何以堪呢?

估計連女媧看了,都要說:真是握草。

她也要懷疑人生,什麼時候,造物主這麼不值錢了,那麼是不是,給他們一條鴻蒙紫氣,也是可以成聖的?

…… 【你快出手啊!混蛋!】

【急什麼,這不是還沒死光呢,再說,我只答應你保護你身邊的那幾個人,可沒說保護一整個軍隊啊】

【算我求你了行嗎?幫幫他們吧】

【為什麼要幫他們?我跟他們有關係嗎?】

【這些人都是我的同胞,我不能眼睜睜的看着他們死在怪物的手下,你就幫我這最後一次】

【不幫】

【為什麼?】

【因為我喜歡這種殺戮的感覺,我喜歡他們眼中的絕望和恐懼】

【你到底是誰?】

【你不是心裏清楚嗎?我就是你啊】

【不可能!我不會跟你一樣冷血,你就是個惡魔】

【不管你信不信,事實就是如此】

【……】

【哈!哈!哈!】

【你笑什麼!】

【我笑的是你!我猜到了你到底是什麼東西,你只不過是我所有負面情緒的化身,我猜的沒錯吧?】

【……】

【你自小,不,是我們自小父母不愛,受盡他人欺辱,所以你一定無比的憎惡這個世界吧,甚至想毀滅。所以你才會冷眼旁觀…】

【……】

【從之前你對莉莉的反應看來,你一定很反感愛吧,因為你從來沒有感受過什麼是愛】

【哼,你不也是?】

【不,不,不,我跟你不一樣,我起碼還有在乎我的人,奶奶、任媛媛、莉莉、袁兵等人,雖然其中有一些人剛認識沒多久,但他們對我的關心卻是真心的,而你呢?只是一隻被籠罩在童年陰影下的可憐蟲罷了,哈哈哈!】

【住嘴!混蛋】

【怎麼,說到你痛點了?】

【我叫你住嘴啊!】

【讓我閉嘴也可以,那你答應我幫助這些人】

【哼,道貌岸然的傢伙,說這麼多還不是有事求我,既然你那麼想幫助他們,那為什麼自己出來幫?】

【……】

【你知道我現在的情況】

【真的是你被困住了,還是自己不願意走出來呢?】

【哼,你就是個廢物,奶奶看到你現在這個樣子一定很傷心吧】

【住嘴!不是這樣的,奶奶,不是這樣的,小江一直都聽你的話,小江很堅強,小江沒有摔倒后爬不起來,我只是,我只是】

【哼,你只是害怕在乎你的人繼續離你遠去,所以你自己給自己畫了一道牢籠嗎?】

【我不是…我不是…我不是…對不起…對不起,真的對不起張雅芳,是我害死了你……】

【廢物…】

黑暗中,眼睛失去聚焦的宋江陽回過神來,猩紅的眼睛盯着前方正在大肆屠戮士兵的怪物。

宋江陽緩緩浮在空中,一股無形的力量以他為中心向周圍500米範圍擴散開來。

「覺醒者!」,戰場上一名士兵發現浮在空中的宋江,突然叫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