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老公,對不起你了!

林允兒美目中流出一行清淚,終於認命的道:「好,我答應你!」

聽到這話,另外一邊,還在床上的陳浩天頓時激動的跳了起來。

成功了,他成功了!

成功的搞定了鎮北王王妃,曾經天策戰神的女人。

「好,我等會兒就去聯繫一聲。」

陳浩天信誓旦旦保證道:「不過你也做好準備,等後天,我們就進行婚禮!」

「這麼倉促?是不是太快了!」

林允兒臉色蒼白道:「陳公子,你給我一點準備時間好不好。」

她心裏根本無法接受和另外一個男人成親,更別說,才剛剛認識一天。

陳浩天得意道:「允兒,我實在太喜歡你了,你相信我,我一定會對你好的!」

「咱們早點結婚,對朵朵的病情也有好處不是嗎?她也能早點得到治療!」

這話語里,就是赤果果的威脅之意了。

林允兒陷入了沉默,如何聽不明白對方的意思。

可是,朵朵現在的局面,根本容不得自己拒絕分毫。

她閉上了美目,絕望道:「好,我答應你,後天,我們舉辦婚禮。」

「好,就這麼說定了!」

陳浩天激動的說完,掛了電話。

隨後,又接連打了兩個電話。

其中一個,是打給一聲。

他對林允兒說法,是自己會叫上最好的國際醫生,然而實際上,卻根本不是如此。

他電話打給了陳家的私人醫生,讓這醫生從天南市趕過來。

另外一個電話,居然是打給了林家的林強!

「林先生,我這邊已經搞定了!」

陳浩天激動的朝着林強說道。

林強已經睡著了,被電話吵醒,本來脾氣是很大的。

他現在可是東海市首屈一指的大人物,誰敢在半夜這時候打電話給自己?

正想教訓一下對方,結果聽到陳浩天的話,頓時愣住了。

「林允兒?你這麼快就搞定了!」

「本少出馬,還不是手到擒來!」

陳浩天得意道。

林強一愣,狐疑道:「林允兒這女人看起來柔弱,可實際上外柔內剛,恐怕沒這麼簡單吧?」

「說起來也是我運氣好,那個小丫頭今天晚上突然發病了!」

「林允兒和那兩個老東西,根本沒辦法治好小丫頭的病,所以就找上我來了。」

陳浩天道。

林強笑了起來,「那你這陳公子手段可真是了不得,用那個小丫頭來威脅林允兒了是嗎?」

「不然還有什麼更好的辦法?」

陳浩天也跟着笑了起來,「只要能得到目的就行了,手段我不在乎。」

林強點了點頭。

事實上,之前年會上的一幕,是他們早就算計好的。

林家來充當惡人,陳浩天則是充當好人,關鍵時候體林允兒出面。

救下林家一家人,贏得林允人的好感,在進一步發展,把這女人弄到手。

林強不解道:「你堂堂陳家大公子,你父親是天南市首富,什麼樣的女人弄不到,何苦在這黃臉婆身上下這麼多功夫?」

「這你就不懂了吧!」

陳浩天搖頭道:「林允兒再怎麼說,也是鎮北王王妃,這樣的女人,如果搞到手,那才有成就感!」

「你別看林允兒現在沒有以前漂亮了,但只要稍微保養一下,我保證她會變得比以前更加好看!」

陳浩天對自己的實力和眼光非常有信心。

雖然林允兒現在皮膚沒有以前那麼好看了,但姿色其實還在,底子也還在。

在年會上,看到林允兒那動人的身材,他就已經忍不住蠢蠢欲動了。

林強苦笑了一下,「還是你們年輕人有精力,我這把老骨頭是折騰不動了。」

「好吧,既然你願意玩,我當然會全力幫你!」

林強想到什麼,忽然道:「你真的有把握治好那個丫頭?」

關於朵朵的病,其實林強私底下有派人關注過,甚至去張大夫那裏進行了額詢問。

隨後便得知結果,至少在大夏境內,是沒有人能治好朵朵的病的。

已經三年了,到現在都沒人能弄清楚,病根到底在哪裏。

只能憑藉藥物不斷續命,緩解病情。

這種病,幾乎就是國際性的疑難雜症,沒辦法醫治了。

陳浩天道:「為什麼一定要救好?我只是緩兵之計,讓林允兒屈服我罷了!」

「明天我的私人醫生回過來,給那丫頭進行治療!」

「不過,不是真正的給她治療,到時候我讓我的醫生將這女孩的眼角膜給挖了,賣到黑市去,還能賺一筆!」

陳浩天說出了自己惡毒的心思。

。 張凡勉強笑著,掏出了特配的方子,然後打開一瓶礦泉水,「來,葯有點苦,你忍著點,把它喝下去。」

米拉順從地接過葯,就著礦泉水把葯吃了下去。

「真苦啊,我有生以來第一次吃這麼難吃的葯!」米拉直吸著氣,皺眉道。

「這是第一副葯,要等三天才能觀察效果。然後再根據第一副葯的效果,下第二副葯。」

「效果不會不好吧?」米拉擔憂地問。

「應該會好的。」張凡說著,站起來身來,「你好好休息。」

米拉失望地看著張凡,眼看著他走到門邊,就要拉開房門走出去,米拉終於忍不住了,叫道:「張凡,你是不是討厭我?」

張凡雙手一攤,無奈地道:「何出此言!」

「好幾天沒見面了,可你對我一點也不感興趣!」

「噢,」張凡假裝尷尬地笑了,撓了撓頭,「你正在病中,需要靜養,你明白嗎?」

米拉根本不相信他的話,她能感覺得出來他的冷漠,「不!你在撒謊!」

張凡這回是真的尷尬了。

怎麼解釋呢?

難道對她說,自己的一碗米飯,正吃得香,突然被一頭驢伸過嘴來吃了一口……

這碗飯……還吃得下去嗎?

除非,把那頭驢殺了!

「對不起,我和朋友跟你父親在談生意合作方面的事,他們在套房裡等著我呢,我得馬上過去。」張凡搪塞著,推門出去了。

身後,傳來米拉歇斯底里的哭聲。

張凡站在門外,嘆了口氣,然後向套房走過去。

走進套房,發現氣氛大不一樣了。

顧少和庫爾蓋相談甚歡,發出一串笑聲。

也不知顧少跟庫爾蓋說了什麼,此時的庫爾蓋滿臉笑容,正與顧少舉著酒杯碰杯呢。

張凡走過去坐下,笑問:「看這架勢,合作有希望?」

「豈止是有希望!」庫爾蓋給張凡倒了一杯酒,「來來,我們一起幹了這杯,為即將開始的合作,干!」

三人一飲而盡。

張凡一臉霧水,把杯子放下,拍了拍顧少的肩膀,「有你的!到底是怎麼回事?」

顧少相當牛逼地白了張凡一眼,「庫爾蓋先生把R國一個石油倉儲的施工工程給我們了。」

顧少當然明白這是張凡的因素,所以故意把「我們」兩個字說得特別重。

「顧先生,您太保守了吧?不是這一個,這一個只是第一步,往後的合作,會一個接一個的,哈哈哈……」庫爾蓋發出爽朗的狂笑。

顧少也跟著捧腹大笑起來。

笑夠了,顧少看了看手錶,「我看,這裡沒什麼事了,我和張神醫先走一步。」

庫爾蓋點點頭,「顧少,我相信你們的實力。希望顧少馬上派工程技術人員去我們那裡現場實測,雙方驗證項目資金,研究制定施工方案,然後,我們兩家就可以簽約合同了。不過,恕我直言,這個項目里,張先生是不可或缺的,你們兩人各自投資百分之五十……」

庫爾蓋這個「強調」,當然是為了米拉。

「這個不必庫爾蓋先生操心,我不可能獨吞了這麼大的項目,張先生肯定和我是對半分。」

張凡謙虛地笑了笑:「顧少言重了。這要看項目的大小,如果涉及資金太大,我只好少拿點股份了。」

「張先生實力非凡,難道我看不出來?」庫爾蓋巴結地道,「若是萬一張先生暫時資金緊張,你缺的那一部分資金,我無息貸款給你。」

「謝謝庫爾蓋先生美意,不必了。」張凡心裡明白,在米拉的病被治好之前,庫爾蓋一定是非常慷慨的。

不過,張凡不想占他的便宜,只想大家公平交易:買賣是買賣,診費是診費,不要人情。

「不必了。」張凡不痛不癢地說著,和顧少一起出門。

出了酒店,顧少直接回公司里,張凡來到了天健公司。

他走近天健公司,停下腳步,看著眼前的公司門面,想起年氏大廈,感覺天健跟大公司相差甚遠,缺乏氣派,沒有大型公司那種雄偉。

要想把公司做大,門面很重要。

看來,是時候把天健公司外部形象提升一步了。

他走進營業廳,看見幾個職員正跟客商談,而孔茵剛剛接到他的電話,正在等著他。

一見面,張凡不得不暗叫一聲:孔茵又比以前漂亮了。

今天她沒有穿職業服,而是穿一身休閑裝,扎一條馬尾辮子,顯得非常清爽純凈。

「周總馬上就到,她讓你先上樓等她。」

孔茵好奇地看著張凡,因為張凡這幾天沒有來公司,聽說是去R國了,想必有什麼新鮮事要跟周總說吧。

「你跟她說我要過來了?」張凡問道。

「我接你電話后,就給她打了手機。你快上樓準備一下吧,一會周總回來了。」

說著,便率先走上樓梯。

二人來到二樓,孔茵打開周韻竹辦公室的門,側身做了一個「請」的姿式,曖昧地道:「你安心和周總談,只要她一回來,我就禁止其它人上二樓,不會打擾你們好事的。」

張凡沖她做了一個鬼臉,罵道:「人不大,大人的事都知道!你先別臭美了,哪天我逮到機會,直接把你辦了,叫你再多嘴!」

孔茵正要罵人,忽然樓下傳來「周總好」的聲音。

是周韻竹回來了。

孔茵沖張凡揮了一下拳頭,然後扭著身子下樓,一邊大聲道:「周總,張總來了,在樓上等你呢,你快上去吧。」

接著,就聽見周韻竹熟悉的腳步聲從樓梯下傳來。

張凡躲在門后。

待周韻竹一進門,他從門后伸出手,將她纖腰攬住,緊緊地攬在懷裡,同時把嘴狠狠地吻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