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 Home
  • 未分類

張文順直接把他的聲音提到了最高,瞬間就把我們三個再度拉到村民的對立面,以村長女人為首的那些潑婦,也陰陽怪氣地說着她們都可以作證,還不是責怪我把倩倩從她們的爪子下給救了出來。

接着,他又說:「蓋個祠堂可不便宜,我只給你三天的時間,你要是弄不來錢的話,那就別怪大傢伙不念舊情,聽說你在市裏邊賠的眼都快藍了,有這回事吧?」

這就是好事不出門壞事傳千里,也不知道他是怎麼知道我現如今的近況,但一想到我們還藏着的那些冥器,立即就腰杆子挺直:「我張志飛一個唾沫一個釘,你別管我賠沒賠錢,三天之後我就讓這裏開工,還有什麼說的嗎?」

「沒了,你記住這個約定就行,到時候做不到我再帶着大傢伙跟你說道說道。」張文順說着,便轉身就要走。

「等一下。」

我叫住了他,加速朝着他走去,這老傢伙還以我要打他,立即就叫那個中年男人的小名,那些人就堵住我的面前,問我想幹什麼?

我指著自己的腦袋,還有華子和倩倩的傷:「祠堂的事情解決了,那我們的傷怎麼辦?」

「對啊!」華子也有了底氣,其實多少有些借我氣勢的味道:「我們就這樣白讓你們給打了?賠錢,不賠錢這事不算完。」

張文順白了我們兩個眼:「打你們一頓都是輕的,在場的祖上或多或少都在裏邊立了牌位,你們一把火燒的大家都要回去翻祖譜,甚至都要翻村志,現在村長剛剛過世,還不知道村志找不找得到,你們還有理了?」說着,他溜溜達達在不少人的跟隨下離開。

村長的女人從我身旁經過的時候,冷嘲熱諷道:「記住,就三天。」

我沒有搭理她,而是招呼華子和倩倩先到村醫那裏上藥包紮,準備去村委會看看,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怎麼村長和倩倩她媽就死在了一起。

。 顧嫣然:「旭哥哥,你怎麼來找嫣兒了,嬸嬸不是讓你藉此機會看能否找到中意的人?」

顧旭:「嫣兒妹妹還是一如既往如此好看,這身裝扮,一會可是想要獻舞?」

顧嫣然:「那旭哥哥可有逸致替妹妹畫幅畫像?如今想要求旭哥哥一幅畫可不容易呢。」

顧旭:「只怕妹妹這一身是為了某人專門準備的吧,之前的張公子已經不得妹妹的喜歡了嗎?」

顧嫣然聞言臉色有些不好,不過很快又恢復了如常:「再好又如何,他不適合我們顧家,哥哥這是特意來打趣妹妹的嗎?」

顧旭:「自然不是,只是可惜了妹妹這一身,想要驚艷的那人已經離開了,對方還是有婦之夫,大伯只怕一樣不會同意。」

顧嫣然聞言再也裝不下去了。

顧嫣然:「倒是不知旭哥哥還在我梅園裏安排了人。」

顧旭:「我手可沒那麼長,只是恰巧看中之人與妹妹看中之人有關係,心情難受,這不才來找的妹妹,還以為我們同病相憐,可以有話題聊呢。」

顧嫣然聞言只覺天雷滾滾,事情還能這樣的,頓時也不氣了,不過也歇了獻舞的心思。

顧嫣然:「旭哥哥來與我說這些做什麼,我不可能,哥哥還不是一樣。」

顧旭:「所以?妹妹不是還沒準備放棄嗎?」

顧旭上下的打量了一下顧嫣然的着裝。

顧嫣然:「我跟哥哥可不一樣,哥哥的正室夫人可是要掌管后宅的,而我所嫁之人只要能夠給顧家帶來足夠的好處便可,不用在意對方是否有妻妾。」

顧嫣然手裏把玩著一個玲瓏球,思緒卻忍不住飄遠。

她與張哥哥青梅竹馬,本該可以結成良緣,起碼從小她都是這麼認為的,畢竟疼愛自己的爹爹也從未反對過。

張哥哥本性純良,又極其孝順,張家行商,也算是一頂一的富貴人家,哪知卻被一個不知名的庶子佔了位置,還被害得摔斷了腿。

自己原本想要跪求爹爹幫忙,哪知在書房門口聽到了一切,原來張哥哥不是意外,而是被人蓄意謀害的,借的還是自己的名義,張家如今的這個庶子,也是自家爹爹背後幫忙扶持的。

顧嫣然想要衝進去質問自己爹爹,為什麼,但是最終卻捂著嘴悄然離開了。

一個是從小最疼愛自己的人,讓自己穿暖吃好,過着人上人的日子,一個是自己從小就心儀的人,自己以為的未來夫婿,結果卻成了仇人。

但是她能做什麼,她當時才十三歲,連自己的情緒都不能很好的掩飾,讓自己親娘看了出來,對着自己好一通抽絲剝繭的說道。

自己足足病了半月,為了不讓親爹看出自己的異樣,又躺了半個多月才敢出門。

可是這一切都深深的埋在自己心底,自己生在這樣的人家,享受了這樣的人生,那麼就需要承擔享受之後帶來的責任。

尋死嗎?她試過了,只是三天不吃不喝,就已經受不了了,泡在浴桶之中,那種透不過氣的感覺,還沒一會就自己冒出了水面,甚至有一段時間都不敢用浴桶泡澡。

。。。。

【寧】:雲|皇圖霸業同盟管理群。

劉飛飛:(648X940)青州的君盟都在這邊起要塞群了都,再這麼打下去的話,對面遲早得跑到我們巨鹿郡城!

這還是他們一遍遍推過來的,不然都可以直接飛過來了!

青州的君盟可謂是雁過拔毛,也不急着淪人飛地,而是將所到之處

《率土遊戲主播》第二百一十四章四方亂動 傍晚,就在幾人已經尋了一個好地方準備就地紮營的時候,一頭千年鐵甲蠻牛剛好沖了出來,幾個莽夫同時出手招呼,三下五除二便將其放倒,成為了寧榮榮的第四魂環。

通過九寶琉璃塔的特性,寧榮榮也成功獲得了自己想要的魂技——防禦增幅。

夏天靈踢了踢這頭巨大的蠻牛滿意的說道:「來得好不如來得巧,這下魂環也有了,晚飯也有著落了。兄弟們,速速操練起來,搭建營地,準備乾飯。」

一聽乾飯,幾人的動力一下就被調動了起來。

焱放出熔岩平整並加固地面,邪月放出月刃開始砍樹,奧斯卡幫著夏天靈一起分割食材,胡列娜和馬紅俊開始搭建攜帶的豪華營帳,朱竹清則是掏出了桌椅板凳餐具等物。

至於寧榮榮,則是大眼瞪小眼的在邊上看著。

倒不是她不想幫忙,主要是這幾個人分工過於明確,她完全插不上手。

「靈哥,你上次來的時候不是說不能生火嗎?咱們這次怎麼就這麼堂而皇之的開始準備做飯了?」

夏天靈手上切著犀牛肉,頭也不回的答道:「這次咱們身後可是跟著三位九十五級以上的超級斗羅呢,哪怕上次那頭泰坦巨猿再來都能給他留下,這還怕啥?至於可能遇到的其他魂師,三大封號斗羅在此,誰又有膽子在此造次。」

「哦,這倒也是。」

一旁的古榕總感覺哪裡不對勁,開口道:「不對啊,不是說好的讓你們他們歷練嗎?」

「哦?你不樂意?那等會小天靈做的飯你可別吃啊。」菊斗羅邪魅一笑,捏了個蘭花指。

「還有咱們一份?」

「那是自然。」

「那沒事了,我這就去把邊上掃蕩一圈。」

老變臉藝術家骨斗羅一番話說得義正詞嚴,頓時沒了蹤影。

在七寶琉璃宗里,他可是經常享受奧斯卡這准孫女婿的孝敬的,靈膳的美味絕非普通菜肴可以媲美。

享受了一頓豐盛的靈膳晚宴,眾人約定了守夜順序之後便各自回了帳篷之中休息。

堪稱當今魂師界最富有的兩大勢力聯合出行,所攜帶的用具定然是十全十美,無比豪華,不會出現原著中還需要七個人擠一頂帳篷的情況。

男生兩頂,女生一頂,三名封號斗羅一頂。

不過么,跟菊鬼同住的古榕在後半夜怎麼呆怎麼感覺變扭,連夜擠進了夏天靈和奧斯卡兩人的帳篷中。

好在武魂殿提供的帳篷極其寬敞,三個人睡也是仍有富餘。

……

次日清晨,一陣密集的戳地聲音響起,似乎是有什麼大型生物正在向他們營地的方向快速前進。

一直留有一絲神識進行警戒的夏天靈第一個反應過來,趕忙叫醒了正在熟睡的其他人。

不等其他人反應過來,他已經先一步沖了出去,龐大的神識瞬間覆蓋了附近的一大片區域。

神識反饋中,那是一隻體型無比巨大的蠍子,它的身體超過數米,通體深藍色,全身骨結上流露著一股強烈的殺氣。

深藍色的身體緊貼地面快速遊走,速度極快。一條由二十一節尾骨凝結而成的尾巴高高翹起,上面連接著一個火紅色的尾鉤。

看到神識中的這一幕,夏天靈神情變得極為古怪。

這個深藍色的大蠍子造型,這不正是一隻一萬零五百年的大地之王嗎?

每增加五百年的修為,大地之王的尾骨就會增加一節,因此十分好認。

對於這頭自己送上門來的大地之王,夏天靈內心裡有很多槽,但是卻不知道該怎麼吐。

「胖子,來了頭一萬零五百年到一千年之間的大地之王,這東西正好適合你。」

剛收拾好自己急匆匆跑出來的馬紅俊一聽這話,頓時一臉喜色。

「如果我感知沒錯,吸收了它的魂環之後你將會獲得一個名為鳳凰嘯天擊的爆髮型魂技,傷害不俗。」

另一間帳篷里剛出來的寧榮榮剛好聽到這話,下意識的問了一句,「鳳凰笑田雞?鳳凰為什麼要笑田雞?」

「寧榮榮!」

馬紅俊滿臉悲憤的嚎了一嗓子,原本他聽到夏天靈作為先知的預言老高興了,這魂技名字一聽就很霸氣。結果被寧榮榮這麼一打岔,頓時逼格就掉到了下水道。

「別耍貧嘴,全體都有,開武魂,準備迎戰。」

先前馬紅俊的一嗓子成功給所有人都提了提精神,將睡眼矇矓的大夥從半夢半醒中喚醒。

巨大的藍色蠍子赫然出現在幾人的面前,張牙舞爪的揮舞著兩隻前鰲。

「好久沒用魂力打架了,還真是懷念呢。」

夏天靈低沉的自言自語了一句,破曉武魂出現在他的雙手之中,一馬當先彈了出去。

時隔兩個月,雷霆激蕩的風暴戰斧再次顯露出了霸道無匹的力量。

突然看到一個人類朝著自己撲來,大地之王的第一反應就是尾鉤上火光吞吐,一道火柱直奔夏天靈胸前轟去。

早已饑渴難耐的夏天靈不躲不避,掄起風暴戰斧就這麼硬生生的頂著火柱的砍了回去。

「在我面前玩火?你還嫩了點。」

夏天靈高呼一聲,身上除了雷霆之外亦是騰起了火苗,這是屬於斗羅大陸的極致之火,當前世界火焰的最高級形態。

在雷與火的雙重加持下,全新升華的風暴戰斧如同摩西分海一般,愣是將大地之王噴出的火柱斬成了兩半,隨後爆碎成漫天火苗飄散消失。

大地之王見狀不妙,當即施展出了自己的大招——岩漿爆裂擊。

剎那間大地之王全身藍光大盛,以他的身體為中心,方圓數十平方米內的空氣完全扭曲起來,身下地面瞬間龜裂,它的兩隻前鰲用力的在地面上錘擊了一下,擰去的空氣中頓時產生出一種強烈的震蕩波。

原本這個技能是有一定控制效果的,就連原著當中修為高達八十二級開啟了武魂真身的柳二龍都被震蕩遲滯了一下,但夏天靈卻沒有,仿若無事一般。

只見他身上浮現出了細密的金色龍鱗,一對龍角陡然生長而出,真龍武魂瞬間完成附體。

強烈的氣血之力與震蕩對撞而出,竟是短暫的形成了霸體的效果,絲毫不受控制技能的影響。 「媽,您怎麼拿我手機……」

「拿你手機怎麼了,那是你媽,還能害你不成!」

艾父擋在她面前,攔住了她的去路。

雖然他已經五十多歲,但是常年勞作,身強體壯的,艾築在他面前,根本無法反抗。

只能眼睜睜的看着艾母拿着自己的手機給沈懷琳打電話,心裏十分的不是滋味。

懷琳姐,對不起……

艾母撥了電話過去,倒是很快就接通了:「喂,小艾同學,怎麼啦?」

「好孩子,我是艾築的媽媽。」

「……」

聽到不是艾築打來的電話,沈懷琳頓時沉默了。

再開口的時候,語氣明顯冷漠了許久,摻雜着生疏:「阿姨您好,找我有什麼事嗎?」

艾母像是察覺不到一般,仍舊熱情如火:「好孩子,我們才知道,你對艾築幫助了這麼多,我們老兩口很是感激。只是我們也沒什麼好回報的,不如你來吃頓飯,今天我親自下廚,都是家常菜,一定很合你的胃口的。」

「多謝阿姨了,不過吃飯就不用了。我和艾築是好朋友,力所能及的幫一些忙也不算什麼,不用記在心裏。你們難得一家團聚,我就不打擾了。」

見她居然拒絕了,艾母愣了一下,隨即表示道:「怎麼能是打擾呢?阿姨第一眼見到你的時候,就特別的喜歡你,在我心裏,你就和我女兒沒什麼兩樣。」

原本艾築還急得不行,想要拿回手機來解釋。

可是在聽到這句話的時候,一下子就冷靜下來了。

甚至,還忍不住笑了笑,只是笑意中帶着些許的諷刺,看起來有些刺眼。

而電話那頭的沈懷琳,顯然也是一愣,大概是沒想到她會這麼的……自來熟。

踟躕了一番,她還是沒忍住:「您客氣了,不過當時剛見面的時候,我記得您丈夫還準備動手的。這場景怎麼看也不像是一見如故的樣子。」

「那,那是……」

艾母被話噎了一下,不知該說些什麼好了。

心裏不由得有些埋怨艾父,都怪這個死老頭子,沒本事就算了,還總是衝動。

要不然的話,眼下人早就已經被請來了。

不過到底是老薑了,短暫的尷尬之後,艾母又很快恢復如初。

帶着歉意打哈哈:「哎呀,當時那都是誤會,你叔叔也很是愧疚呢,這不是盼着你來,好當面向你道歉嘛。」

「我們都這麼大歲數的人了,捨出老臉來也不容易,你不會不給我們這個面子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