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 Home
  • 未分類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綜]人間失格and人間失智最新章節、[綜]人間失格and人間失智冰瓏児、[綜]人間失格and人間失智全文閱讀、[綜]人間失格and人間失智txt下載、[綜]人間失格and人間失智免費閱讀、[綜]人間失格and人間失智冰瓏児

冰瓏児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綜】找呀找呀找姐夫、[綜]人間失格and人間失智、

。 正午時分。

紫風城外,籠罩在寒山的上的裊裊煙塵下山,陽光從古樹上灑落下來,星星點點好似跳動的精靈。

紫風城下。

一人一騎揚塵而至,來人白衣勝雪長發,簡單的束起,翩翩濁世白衣佳公子,風姿特秀。

光潔白皙的臉龐,透著稜角分明的冷俊,烏黑深邃的眼眸,泛着迷人的色澤,那濃密的眉,高挺的鼻,絕美的唇形,無一不在張揚著高貴與優雅。

腰間懸掛細長古劍,乍然抬首眺望,眸光停留在紫風城上。

守城將領發現城下來人,巨弓張開,利箭上弦,直指在他身影上。

「來者何人,報上名來!」

冰冷雄渾的聲音響起,城下男子低沉的嗓音傳來:「羽人,舟羽,求見楚帝。」

「舟羽?」

城上守軍接到白起軍令,如有人自稱舟羽,放其入城,帶入將軍府中。

守軍將領警惕的環顧四周,發現並無風吹草動,抬手示意,高昂的聲音響起。

「開城門,放行!」

舟羽入城,守軍帶領下來到將軍府外,守衛通傳后,少許,楚非梵帶領諸葛亮,張良二人來到府外。

「唰!」

看到出府三人,舟羽縱身躍下馬背,黑眸注視着楚非梵,感受到他天生擁有一副君臨天下的王者氣勢。

羽人乃神族後裔,血脈高貴,至高無上,向來冷傲孤清卻又盛氣逼人,可與其傲視天地的強勢氣息相比,羽人的凌厲卻要弱上些許。

「天生王者,真龍之身,吾皇果然非凡夫俗子。」

念及於此。

舟羽闊步上前,跪地稟拳見禮,道:「屬下舟羽,拜見皇上。」

「你就是舟羽?」

楚非梵心懷疑惑,難道這羽人都生的如此俊美,眸光從他身上一閃而過,腦海中瞬間傳來關於羽人的所有信息。

「姓名:舟羽!」

「年齡:三十歲!」

「來自:仙島人士!」

「種族:神族!」

「血脈:神族(尚未激活)!」

「特技:造船!」

「修為:武王境下品!」

「體力:九十!」

「武力值:八十!」

「統帥:無(不善)!」

「政治:七十!」

「智力:九十八!」

「神兵:游魚劍!」

「坐騎:騰雲馬!」

「忠誠度:百分之八十!」

「系統測評:此人博古通今,掌握精湛的造船技術,屬於頂級人才,可堪大用!」

「舟羽是朕麾下第一位神族之人,雖修為不高,但掌握精湛技藝,可是楚國少有的技術性人才。」

楚非梵抬手將舟羽扶起,起身四人闊步向府中走去,前行不到百米之遙,舟羽腳步戛然而止,一副若有所思的樣子。

「稟皇上,微臣前來紫風城,途徑炎雲發現四路大軍相繼離開,大軍中旌旗分別是扶桑,西晉,蒼宋,翰清四國。」

「什麼!」

「舟羽,你所言當真屬實?」

楚非梵,諸葛亮,張良三人聞聲,神情錯愕,不知四國聯軍究竟意欲何為,怎麼會毫無聲息的撤出炎雲城。

「稟皇上,微臣之言,句句屬實,一切都是親眼目睹,絕不敢欺君。」

舟羽篤定,諸葛亮嗓音低沉道:「皇上,四國聯軍突然撤走,這其中會不會有詐。」

「舟羽,你看到撤走大軍人數幾何?」

楚非梵相信舟羽之言,他靈機一動,或許眼前正是一個契機,可以將四國聯軍擊潰。

「回皇上,遠觀敵兵人數至少在幾百萬之眾,漫天煙塵漂浮,聲勢驚天動地,顯然有些倉促。」

聞聲。

楚帝靈機一動,側目看了眼張良道:「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子房,傳令霍去病,獨孤伐,趙雲,楚崖,白起五人,即刻帶人前往炎雲城。」

「如果聯軍當真撤軍而走,四路騎兵軍團全線楚軍,重創四國聯軍。」

「微臣領旨!」

楚非梵當機立斷,沒有絲毫的拖泥帶水,眼下兩軍沙場交鋒,機會稍縱即逝,他不知聯軍內部發生何事,但絕不會讓他們輕易離開。

…………

此時。

距離四國聯軍離開炎雲已經足足過去三個多時辰,白起,霍去病,獨孤伐,趙雲,楚崖五人接到軍令,馬不停蹄出城,飛速向炎雲城方向奔襲過去。

四路騎兵軍團只有趙雲,楚崖二將麾下白馬義從,沒有裝備超級馬場中的神駒,其他雷虎輕騎,赤鋒營,神機衛皆乘騎馬場神駒。

超級馬場中戰馬都是日行一千,夜行八百的神駒,此時,荒野古道上四路騎兵軍團策馬狂奔揚西風,沐血槍戟馭風行。

距離炎雲城尚有千米之遙時,四路騎兵軍團和返城的斥候相遇,得知炎雲已是空城,他們兵分四路,嘶風縱馬向寒玉城方向追去。

黃昏時分,殘陽吞天沃土,倦鳥歸巢棲息,古道盡頭煙塵滾滾好似遮天的蒼龍。

寒玉城下外千米處,翰清,西晉,蒼宋三國將領看着眼前城池,心中擔憂消散,揚鞭縱馬,快速行軍抵達城池下。

白起,霍去病,獨孤伐,趙雲,楚崖五人來到寒玉城下時,只看到入城大軍的尾巴,大軍正浩浩蕩蕩向城中推進。

「殺!」

「殺!」

白起縱馬而至,看着入城的聯軍,沒有絲毫的停留,提槍拍馬,縱聲咆哮。

神機衛諸將見他一馬當先,緊隨其後揮舞着手中兵戈,快速緊緊咬住入城的聯軍。

聲如雷霆,驚天動地。

突如其來的殺喊聲讓三國聯軍猝不及防,納蘭文澤和諸將回首發現似狂風過境,暴風強襲的楚軍,眾人心下惶恐不已,戰兢顫抖的咆哮聲響起。

「升弔橋!」

「馬上關城門,絕對不能讓城外楚軍入城!」

納蘭文澤雄渾的咆哮聲響起,守城將領急忙收起弔橋,推動巨型城門想要將楚軍拒之門外。

「咻!」

「咻!」

「咻!」

箭矢如蝗,遮天蔽日,神機衛縱馬狂奔,手中巨弓利箭上弦,直指城池上敵兵,箭之所至,鮮血飛濺。

「咯吱!」

「咯吱!」

弔橋緩緩升起,城池上敵兵猶如下餃子一樣跌落而下,鮮血染紅了護城河水,殘屍堆積,血流成河。

慌不擇路入城的聯軍,遲則殞命於神機衛箭矢下,一道馬鳴長嘶聲傳來,兩萬神機衛勒馬而立,揮舞戰槍,立於護城河畔。 黎茵看了看空調上顯示的24℃,默默的縮了縮身子。

她給魏榕打了個電話后,找了個借口就遠離了這個極度冷的地方。

……

幾天後,魏榕帶着一個儀錶堂堂的中年男人來到黎家。

「茵茵,這是這部綜藝的導演,姚導。」魏榕指了指姚導介紹著。

「姚導,這是柒柒的姐姐,她姓黎。」魏榕指了指黎茵介紹著。

兩人互相點頭問好。

「黎小姐,請問柒柒和她爸爸呢?」

「他們還在回來的路上,馬上到。」

黎茵回答完問題后場面陷入了一瞬的尷尬,幸好說曹操曹操到,黎錦父女兩剛好回來。

黎茵趕忙起身打破這僵局,「哥,柒柒,你們回來了,姚導來我們家了。」

黎錦牽着黎甜柒看了一眼姚導,點頭致意。

姚導看着黎錦周身的氣場,閱人無數的他一眼就看出了黎錦的不一樣,暗嘆這是一個大人物,沒想到自己誤打誤撞能請到大人物,而且顏值也是放在娛樂圈數一數二的,看來這個節目收視率會爆表。

姚導已經能想像到節目播出時他數錢的樣子了,他的臉上瞬間堆滿笑容。

「黎先生你好,我是這部綜藝的總導演,我今天過來是想和你們商談一下具體的合作事宜。」

「嗯,坐。」

姚導一坐下來就開始滔滔不絕,「我們這部綜藝名字叫《爸爸的田園生活》,到時候你們會去一個農村地區,在那裏進行為期28天的田園生活,我們每期錄7天,總共在四個地方進行錄製,第一期將在平安縣錄製,等其他5組嘉賓確定后我們就可以準備去錄製了。」

「這是合同,您可以看看。」

黎錦「嗯」了一聲,伸手接過合同細細翻閱。

「其他5組嘉賓是誰?」

「還沒有完全定下來,到時候到達錄製現場你們就知道了。」

黎錦「嗯」了一聲,反正對他來說什麼嘉賓都行,他並不過多的關心這個問題。

合同確認無誤后黎錦簽下了自己的大名。

姚導搞定完一切后也和幾人道別,接着去簽葉梓涵的合同。

……

隔天去到學校,黎甜柒就開心的和郭胖胖分享著昨天的事情,「郭胖胖,我和涵涵要去拍綜藝了!」

郭胖胖眼睛瞪大,「什麼?!你們背着我又幹了什麼,不行!我這次要和你們一起!」

黎甜柒可憐的拍了拍郭胖胖,安慰著,「我和涵涵是被邀請的,你大概不能和我們一起參加。」

郭胖胖氣的臉鼓鼓,「不行!我要和你們一起去,那個綜藝叫什麼,我叫我爸爸帶我去!」

黎甜柒思索了一會,底氣不足,「好像叫什麼《爸爸的田園犬生活》。」

郭胖胖「啊」了一聲,「田園犬不是狗嗎,為什麼要叫這個名字啊?」

黎甜柒思考了一會,一本正經的胡說八道,「可能為了標新立異,顯得和別人不一樣,這樣子格局就大。」

郭胖胖「哦」了一聲,信以為真,覺得這個導演真的太聰明了。

葉梓涵在一旁聽着兩人一個敢說一個敢聽,忍不住敲了兩人的腦門。

黎甜柒捂著腦門,「涵涵你幹嘛打人家呀!」

郭胖胖也捂著自己腦門,「對啊!好痛!」

「我想讓你們兩個清醒一下,這個綜藝叫《爸爸的田園生活》,什麼田園犬,你們也真的是一個敢說一個敢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