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國師拜月一人逃跑了!

「師父!」

「拜月你個混蛋!」

季霆兩眼瞪大,看到拜月一人逃之夭夭,氣的他大聲呼喊,一直怒嘯不斷。

「好了!」

「季霆,你的國師自己都是保不住自己性命了,哪裏還有精力管你的死活?」

劍青手捋鬍鬚,瞥視大喊大叫的季霆潑了一盆冷水,讓季霆看清現實。

「劍青前輩?」

「你可是劍宗老人,本國主已經聽從你的命令,將通緝令撤回,你可要救我啊?」

沒了靠山的季霆,突然意識到大禍臨頭,他看向劍青如抓住救命稻草,懇求劍青救他。

「哼!」

「國主,你這臨時抱佛腳,恐怕不管用了吧?」

「你可是一直為把我劍宗放在眼裏。」

「不然,也不會派人屢次來江都城尋找雷凌的麻煩?」

鐵墨冷哼。

聽季霆口是心非,他直接當面撕破臉皮,讓他季霆顏面掃地。

季霆臉色蒼白。

看着鐵墨的他,突然咬了咬牙道:「這都是國師拜月的主意,本國主鬼迷心竅,被仇恨蒙蔽了雙眼,才讓拜月這個奸詐小人有機可乘!」

「劍青前輩!」

「季霆知道錯了,懇求您幫我救救季雲日吧?」

將所有黑鍋扣在拜月頭上,這是季霆唯一能夠想到金蟬脫殼的辦法。

說着說着的他,突然老淚縱橫,跪地向劍青叩頭求情。

一副救子心切的模樣,被季霆發揮的淋漓盡致。

劍青看到季霆悔過自新,為愛子求救,讓他動了惻隱之心。

鐵墨皺眉。

「這個季霆,還真會演戲?」

「明明對我們恨之入骨,還要假裝自己錯了,奢望雷凌救季雲日!」

鐵墨覺得沒希望,直接搖了搖頭。

雷凌巴不得季霆絕子絕孫,又怎麼可能救季雲日?

「雷凌,你想怎麼處置我們?」

就在季霆跪求劍青時,龍堯卻十分硬氣,扭頭看向雷凌直接問道。

雷凌蹙眉。

看着漂亮臉蛋的龍堯,他不懷好意的笑了笑。

「你想讓我怎麼處置你?」

雷凌猥瑣的樣子,讓龍堯誤以為雷凌對她有了意思。

這氣的龍堯小臉通紅。

自己已經是階下囚,但也不會想季霆跟拜月那樣沒骨氣。

「雷凌,我背後可是天族。」

「你最好想清楚了。殺了我們,天族定會派人滿世界追殺你。」

「就算你不為自己考慮,也要考慮一下院內的那些人。」

「天族最記仇。」

「我龍堯技不如人,但也不是貪生怕死之輩。」

「我這些弟兄,也都是鐵骨錚錚的硬漢子!」

龍堯咬了咬嘴唇,覺得自己應該給雷凌一點壓力。

不然真的以為她們好欺負,索性把天族搬出來,希望可以震懾到雷凌。

只是,龍堯說出最後那句話時,她的那些兄弟可是面面相覷。

誰會跟一個女人稱兄道弟?

曾經不知情,也就算了。

但現在,不管是費羅,還是其他人,是真的不想在聽一個女人擺佈。

雷凌抬手摸了摸鼻子。

看龍堯那副挺直腰板的樣子,還真以為自己會怕天族?

修羅族他都不怕,又怎麼可能會怕天族?

只是,他雷凌到真的不想自掘墳墓。

正如龍堯所說那樣,他不怕,但他身後那些人怕。

想了想。

雷凌微微點頭,道:「你到真心替我考慮,如果你我早認識,說不定你我的關係會變得更親近。」

「無恥!」

「雷凌,你少要在那裏口蜜腹劍。」

「我說過,你我之間的事情沒完。」

「你放心,我會讓你慢慢如願以償的!」

龍堯聽到雷凌在調戲自己,龍堯氣惱咬了咬牙,瞪大雙眼看着雷凌又說了一些沒頭沒尾的話。

「好讓我期待啊?」

「好!」

「我就給你這個機會。」

「你們可以滾了!」

雷凌笑了。

龍堯的話,聽得讓雷凌沒有絲毫的懼意,反而相似在開玩笑一樣。

雷姐大手一揮,轉身不在理會龍堯等人。

「他真的要放走龍堯她們?」

鐵墨吃驚。

龍堯幾人可是黃金戰士,若今天放走他們,就等於縱虎歸山,他日必成禍患。

龍堯,看雷凌轉身的樣子,她狠狠咬了咬嘴唇,隨手扭頭怒視費羅等人,沒有廢話,自己直接破空離去。

「老大走了!」

「我們趕緊離開這裏!」

……

看到龍堯離去,雷凌真的沒有出手阻撓,費羅等人忍着疼痛站起身來,各自相互攙扶,一瘸一拐的退出雷家。

「這些沒良心的東西。」

「看本國主回去后怎麼跟你們算這筆賬!」

跪地的季霆。

看到龍堯等人撇下自己,獨自逃離,這氣的他心中火冒三丈,咬着牙內心在暗下決心。

劍青看該走的都走了,這沒該走的還在跪着,他心裏一軟,便邁步上前看着雷凌問道:「雷凌,能否看在老夫的面子,救他季雲日一命?」

「讓我救人,可以!」

「他季霆親自過來求我。」

雷凌還是那句話。

想要讓他救人,季霆必須要當面求他。

劍青老臉通紅。

這個可不是他能夠決定的事情,所以只能無奈的看向季霆。

季霆聽到了雷凌說的話。

這要在龍堯她們沒走之前,他季霆肯定打死也不會考慮。

但現在。

他的人,該走的都走了。

就把他一個人留在這裏,他還有人呢面子可言?

想到這裏,季霆狠狠咬了咬牙,內心在告訴自己,留得青山在,不愁沒柴燒。

反正這裏也沒有自己人,索性就不要臉一回。

想清楚后的季霆,跪地來到雷凌面前,沒有多說,直接就向雷凌磕了三個響頭。

雷凌吃驚。

季霆身為國主,居然真的向自己下跪求情?

他是真的為救子心切。還是為了保住自己的性命,暫時委曲求全?

雷凌笑着搖了搖頭。

試問國主又如何?

還不是要跪在他的腳下?

「雷凌。」

「你我恩怨可以既往不咎。」

「但你必須要救活季雲日,不然我季霆就算不要這條命,這會讓你不得好死!」

磕過頭的季霆,並沒有向雷凌說好話,反而有種在威脅雷凌的意思。

他是國主。

如果想要不惜一切代價殺死雷凌,他一定有辦法。

不過,現在他需要看雷凌的態度。

他沒有別的要求,就是希望自己兒子季雲日可以活着。

雷凌眉頭緊皺。

季霆的話聽得有些刺耳,讓人很不舒服,但卻表現出他對自己兒子生命很看重。

猶豫了一下的雷凌,最終點了點頭。

「行!」

「國主能屈能伸,我雷凌若這點面子都不給,那豈不是太不識趣了?」

雷凌點頭。

他不是怕季霆的威脅,而是他想要滿足季霆這個作為父親的希望。

「那就請吧!」

聽到雷凌答應,季霆沒有多說,伸手請雷凌救人。

雷凌轉身,來到季雲日面前。

看季雲日的雙腿血液已經化成黑色,內部傳來腥臭的味道,他眉頭緊皺,突然抬手一劍將季雲日雙腿斬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