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 Home
  • 未分類

以肉乾為誘餌,陳東不相信這些人不會中。

陳東將包裹著肉乾的錫紙解開,好讓肉乾能夠充分地將自身的香味散發出來。

接著,陳東將肉乾放在了一個男人的巡邏路線旁,便開始靜靜地等待著獵物上鉤。

。 因此,談及貴族,就必然少不了軍功。後世商鞅變法的時候,秦國已經建立多年了,社會的發展也讓那些老世族忘記了這一點,千方百計想要阻礙軍功授爵制的推行。

但是宜國不同,由於此時上古風氣還很濃厚,再加上全國人民理論上都是同一個祖宗的後代,因此在聽到商離要實行軍功授爵制之後,眾貴族們非但沒有跳出來反對商離的議案,反而全都投了贊同票,並且異口同聲地拍了商離的馬屁,誇他英明。

「果然是有失必有得啊。」

見到眾人這副模樣,商離忍不住感慨了一聲。上古時期的農民不靠譜,但是貴族們卻要比後世那種只認血緣不認能力的腐朽貴族要開明得多。預想中的反對並沒有到來,倒是讓商離好一陣失落:

「真是的,明明都準備好台詞了,結果你們卻一點反抗的意思都沒有,白白害我浪費了那麼多腦細胞。」

當然,商離也不是受虐狂,不可能在大家都順從的情況下還讓他們站起來反對。因此在得到所有人的同意之後,商離也從座位上起身,對著眾人說道:

「既如此,那麼今日的會議便到此結束吧。事後予一人會讓人將二十等爵位制的細則刻在石板上的,諸位有興趣可以過去看看。」

說完,商離便擺了擺手,解散了今日的會議。

……

常州,留國。

「你說的是真的?」

一個胸前紋著一隻鱷魚的壯漢在聽到身邊那人的話之後,皺著眉頭說道:

「真的有一個部落遷徙到了你們部落的周圍?」

「千真萬確,我當時還派了幾個人過去探查,結果卻被他們的人隔河射死了一個。那人的箭法極好,我派出的人甚至都不敢將死掉的同伴帶回來,生怕被他射死。」

旁邊明顯矮上不少的人一臉悲戚地說道。

「既如此,那你們知道他們部落有多少人嗎?戰鬥力如何?」

鱷魚壯漢繼續皺著眉頭問道,身為這片區域的霸主,他必須要弄清楚外來者的實力,而後找機會將其驅逐出去。

「這……」

矮個子男人眼珠子轉了一圈,而後胡謅道:

「只有一千多號人。」

事實上他壓根就不知道宜國有多少人,之所以胡亂編造數字,純粹只是因為被射死的那個人是他唯一的兒子,他想讓留國出兵幫自己報仇罷了。

原本他是想讓自己的兒子多出去執行任務,在族人的心目中建立威望,而後好為其繼承自己的位置做準備的。結果卻沒想法發生了這檔子事,其對宜國的仇恨也就可想而知了。如果可以的話,他甚至想自己帶兵去踏平宜國。然而很可惜,他的部落只有200號人,男人更是只有50多個,貿然前去攻打宜國,只怕自己首先就要折進去。因此思慮過後,矮個子男人最終還是決定慫恿留國出兵,讓其幫自己報仇。

「一千人嗎?似乎……也不算多。」

這年頭人們總體而言還是比較誠實的,因此留國首領也沒往對方是在騙自己這方面上去想。在聽到對方只有一千多號人之後,當即產生了攻打宜國的想法,試圖將其征服甚至是消滅:

「來人,召集各部落首領……」

「首領!」

這時候,一個拿著長矛的衛兵沖了上來,對著留國首領說道:

「商隊來了。」

「商隊?」

聽到這話的留國首領先是一愣,而後快速反應了過來,當即也不下令了,而後高聲喊道:

「快,讓族人們將今年收集到的貝殼全都拿出來,告訴他們商隊來了!」

說著,他就第一個沖了出去,迫不及待地想要從商隊的手中購買自己所需的物資。

「可惡的商隊!」

眼見自己的計劃被人破壞,矮個子男人的眼中露出了兇狠的神情。不過他也知道商隊不是自己能夠得罪的,因此立馬便將自己的心思藏了起來,乖乖地跟在眾人的身後,朝商隊所在的位置走去。

……

商離的王宮修好了,同時一併修好的還有太廟。

商人的習俗是一主一廟,也就是一個廟只供奉一個祖先。但是這麼做顯然會極大的浪費國家人力物力,再加上這些人也不是商離真正的祖先,因此商離便學著周人的樣子給他們統一蓋了一個廟,將他們的牌位全都放在了裡面,並且將這個廟稱為「舊廟」,以此和將來自己可能要待的「太廟」區別開來。

「今日乃是王宮落成的慶典,諸位不必客氣,可以盡情歡樂。」

在帶著貴族們祭祀完「舊廟」之後,商離於自己新建的王宮中召開了一次宴會,以此來慶祝王宮與「舊廟」的落成。

「王上。」

酒過三巡,菜過五味之後,子更再次以宗伯的身份起身,對著商離說道:

「如今王宮既已落成,照例王上應當迎娶王后才是。然而按照王上之前制定的婚禮,王后要等到明年方可入宮。然宮中不可一日無女人,王上不可一日無人侍寢。因此老臣斗膽問一句,之前王上選定的那四名世婦,是否可以送入宮中了?」

「這……」

聽到這話,商離當即沉吟了起來。

雖然前世的他早已不是雛鳥了,但是像現在這樣當著眾人的面納女人,同時還是一次性納四個,商離心中還是難免有些尷尬的。

不過商離也知道,子更其實也沒有惡意,統治者的房事其實就是國事,如果統治者搞不出繼承人來的話,整個國家都會因此而陷入動亂,子更說這些話也算得上的「忠君為國」了,因此他也沒有責怪子更說話太直接,而是在沉吟片刻之後,點了點頭道:

「既如此,那邊將四名世婦一併送入宮中吧。今晚……就讓她們來為予一人侍寢。」

說到這裡,商離的心忍不住噗噗直跳起來。雖然前世的他早已不是雛鳥,但是像現在這樣可以一次御四女,他還是第一次經歷,因此心中難免有些亢奮。

「喏!」

相較於商離,子更這個老貴族反倒是平靜得多,畢竟這種事情他年輕的時候也經常干,因此在聽到商離的話之後,他只是平靜地應了一聲,沒有露出任何異樣的表情。 作為華人醫生,祁鏡和徐家康第一次以病人,或者說病人「家屬」的視角,體驗到了米國式的醫療。

這種體驗對祁鏡來說倒還好,不算太陌生。因為上一世他就來米國體驗過了幾次,也有在米國做醫生的朋友,所以很清楚資本醫療的本質。

徐家康也在米國做過半年的進修醫生,不過那時候他收入來源並不全是當地醫院支付,所以就只能看到些光鮮亮麗的皮毛而已。

在幾年前,所謂的皮毛還能很好地長在「米國先進醫療」這隻巨獸上,看起來威武雄壯。可幾年後的現在,它卻被金融危機這把剝皮刀割得鮮血淋漓。

醫院全名勒恩地區醫療中心醫院,雖然只有一大兩小三棟樓,但卻是勒恩鎮及周邊地區真正的醫療中心。在米國一線醫療技術水平不停向前飛奔的情況下,全國各地鄉村醫院卻都在為了活下去而努力奮鬥着。

勒恩醫院就是其中的典型。

論規模,全院上下只有不到100張床位,全院員工加一起也不到300人,真正的鄉鎮醫院

不過相比國內放棄一線急診治療的社區醫院,米國的小醫院限於地區醫療中心的帽子,還是有比較規範化的急診服務,同時也有EmergencySeverityIndex分級。

這是米國急診所使用的一種制度,數字越小級別越高。

他們雖然驅車40公里趕到這裏,莫頓雖然一直處於高燒狀態,但祁鏡很清楚他的ESI分級依然只有5級。並不能說莫頓的高燒不嚴重,但在ESI分級制度中,這類高燒除非達到醫學意義上的神志不清,否則一律排在最末。

勒恩醫院的預診護士顯然有了多年的急診分診經驗。

在看到莫頓后,詢問了幾個簡單的問題,便不動聲色地把分級結果輸入了電腦。她手指輕快地按向了小鍵盤的「5」,動作非常隱蔽,但卻讓早有準備的祁鏡逮了個正著。

「護士小姐,你剛才是不是按了5?」

「啊?」

她一時半會兒沒反應過來,當意識到祁鏡說的是ESI等級時,這才點頭說道,「對,你們去座位上等著吧,到了會叫他名字的。」

「不不,護士小姐,你一定是搞錯了。」

祁鏡對着預診護士給出的判斷直搖頭,笑着解釋道:「他體溫一直在39度以上,有呼吸道癥狀,很有可能是肺炎。我覺得只給他5級很不公平,應該給3級才對。」

在聽了祁鏡的說辭后,護士有些吃驚,急診分級制度普通人並不知道。

當然吃驚歸吃驚,祁鏡所說要3級也是獅子大開口,根本辦不到:「你在和我開什麼玩笑,3級病人需要佔去相當多的醫療資源,你們送來的只是高熱罷了,按規定我只能給5級。」

「他肺部有濕羅音,肯定要做X光,做完還不一定能確診,說不定得複查CT,我覺得開3級不過分。」

原本想隨口幾句把人打發走的護士,忍不住抬頭又重新打量了下祁鏡。

竟然是個黃種人……

她也算在這家醫院工作了十多年,鎮上很多都是熟面孔。勒恩這片地區,人口本來就不多,懂醫的很少,懂醫院急診工作流程的更少。就這樣,還得從中篩個黃種人出來,幾率基本為0。

可祁鏡就這麼出現在了她的面前,出現得有些奇怪。

這位年輕人戴着口罩,手邊是一根看着很高檔的聽診器,她心裏咯噔了一下,不得不慎重。三個月前剛經歷過麻煩,這家醫院的運營已經夠困難了,實在吃不起官司。

「你稍等下……」

護士姑娘估計是特別偏愛甜食的關係,體型非常誇張。但椅子是固定大小,所以看起來她的坐姿很不協調,就像個過量的冰激淋球被小心安放在了一個小巧的華夫脆皮筒上。

她挪了挪底下的小椅子,歪過腦袋看了眼靠在自己兒子肩頭的莫頓,很不情願地摘起電話打給了正在處理一位孕婦的急診醫生:「米勒醫生,這兒來了位疑似肺炎的病人,評級給多少?」

電話那頭沒有醫生的回復,有的只有:「用力,用力,再用力!」

「米勒醫生,回話~~~」

「疑似肺炎?你怎麼知道是肺炎?」米勒在回答提問的同時,還不忘給手邊的產婦加油鼓勁,「加油,你可以的~對對,就是這樣用力,不要怕,繼續用力!!!」

聲音本就輕鬆穿透了不算隔音的診室大門,再加上電話音的和聲,讓整個候診室里都充滿了母性的喊叫聲。

不用特別去查,只看一旁角落裏那位坐立不安的中年男性,就能輕鬆猜到誰才是准爸爸。

「他朋友說病人聽診有濕羅音!」

「濕羅音???」米勒稍稍分了些關注度在這通電話上,「病人有高熱么?」

「39.5。」

「人看上去怎麼樣?」

「我看着沒什麼問題。」

米勒想了想,說道:「要拍張X光排除一下,還是4吧,給4!」

「好,我知道了。」

護士掛掉了電話,看着祁鏡那張有些欠收拾的笑臉,很不情願地說道:「急診醫生同意給他ESI4級,這樣總行了吧?」

「前面還有幾個病人?」

祁鏡佔了便宜從來不賣乖,只會積極尋找下一個便宜繼續佔着。載拿到4級評分后,他馬上又得寸進尺地探出腦袋,眼睛瞟向了她的電腦屏幕:「能不能讓我看看?」

護士無奈地趴在桌上,用小半個身體遮掉了屏幕,同時指著不遠處的空座:「請去一旁耐心等待,輪到他的時候我會叫名字的。」

「……好吧。」

祁鏡很不情願地退回到了候診區,看了眼周圍的病人和家屬,向小莫頓說明了情況:「我儘力了,看來沒兩三個小時是進不去的。這兒的醫療資源太少,醫生也太少了。」

「沒事,北卡其實已經好太多了。」小莫頓比他們想的要樂觀得多,「在得州,像這種質量的小醫院都在一個個倒閉,很多醫院就算留着也都陸續關閉了孕婦待產接生通道。」

「怪不得你們要搬過來。」

「還好搬得早,聽說老家周圍已經沒有接生醫院了,最近的一個來回要兩百多公里。」

醫療向來是每個國家的吸金黑洞,像米國這樣的超級大國,醫療支出簡直就是天文數字。其中有多少泡沫,有多少進了醫療體系外的口袋,當局者很清楚,但就是沒法管。

這次金融危機並沒有戳到醫療這個泡泡,但卻把它周圍其他泡泡戳了個遍,醫療這個龐然大物坐在其中自然要受到影響。

莫頓這家已經算很幸運了。

祁鏡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道:「安心等著吧,我們也會在這兒一起等的。」

「謝謝。」

……

夜晚的等待異常漫長,比起閉目養神的祁鏡,一旁的徐家康更關注這家醫院的運營模式。

不得不說ESI的分級制度確實能節省許多醫療資源,也能讓護士簡單而快速地分辨出哪些病人急需救治,哪些等上一會兒也沒什麼問題。

徐家康以前也在西雅圖的醫療中心急診待過半年,肯定知道ESI。但只有親身體會過輕症病人的難處,才能意識到這個分級分診制度有多麼浪費時間。

一個四級病人能在公立醫院等上三四個小時,五級更是要等上五六個小時。

作為國內外都工作過的急診醫生,徐家康不得不嘆服米國醫療硬件水平的強大。檢查儀器如此完備的鄉鎮醫院,在國內很少見,就在剛才收治了一名車禍外傷,應急處理做得還不錯。

但同時,他也得吐槽國外醫療效率的低下,明明一個病人從詢問到開設檢查只需3分鐘的時間,在這兒卻會被拉長到10分鐘,甚至半小時。

而且從上次去西雅圖的時候開始,他就一直對一件事感到奇怪。

「哎,我說……」

徐家康下意識地推了推身邊的祁鏡:「剛才來的一個腸胃炎,為什麼醫生只查了血常規,沒查電解質?」

「什麼血常規電解質……」祁鏡胡亂揮了揮手,沒心情和他聊這些,「我要睡覺!」

「我就覺得挺好奇的,腸胃炎查電解質在我們那兒可是常規項目。」

「……」

徐家康嘆了口氣,起身在整個急診大廳逛了一圈,結果讓他非常意外。因為那些看了病的病人,手裏往往只有一張血檢單,勾選的項目一般只有1-2個,很少有2個以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