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欸,小王爺。」

被稱為范爺爺的老者張開雙臂接住了跑過來的龍昭飛。

似乎是在「范爺爺」的懷中感受到了安全感,龍昭飛發出陣陣「嗚嗚」聲。

「小王爺,不用害怕了,壞人已經被范爺爺殺掉了。」

輕輕拍著龍昭飛的背,「范爺爺」小聲安慰著。

眼中閃過一道精光,王府被人偷襲,看樣子,偷襲之人是被別人雇傭的殺手,究竟是誰?居然對當朝王爺的府中下手?!

「范總管!」

緊接著,又有幾道人影來到范總管的身邊,幾人看向龍昭飛時齊齊鬆了一口氣。

「幸好幸好!小王爺沒有事!」

「現況如何?」

范總管壓低聲音。

這時,一位金甲的中年男子走上前,說了詳細情況。

「目前形勢基本上已經得到了控制,賊匪差不多已經全部解決,火勢過不久也會被撲滅。」

「是嗎……」

范總管眉頭皺了皺,過了會兒,環視在場的幾人。

「仇將軍以及趙將軍隨我到皇宮去拜見王爺,說明一下事情的經過,剩下的人留守王府。」

仇道游和趙志兩人對視一眼,確定了沒什麼問題后,一口答應了下來。

「好!沒問題!范總管。」

「行。」

范總管抱起懷中因為受到驚嚇而現在迷迷糊糊昏睡過去的龍昭飛。

「現在我們立刻出發!」

天乾皇朝,皇宮。

「呵呵,皇兄你的棋藝又進步了不少。」

「哪裡哪裡,震天才是,棋藝進步不小啊!」

兩人互相吹噓對方一陣,一位宦官突然走上前來,在龍震天耳中小聲說了一會兒。

龍震天臉上浮現凝重之色。

「怎麼了?」

龍武見到龍震天這副模樣,下意識的問道,然後龍震天用一種惆悵的眼光看著龍武,旋即說道:

「皇兄,等一下知道這件事情后千萬不要衝動!」

龍震天如此提醒著,弄得搞不懂情況的龍武滿頭霧水。

下一刻,范總管抱著龍昭飛腳步飛一般的來到龍武面前,身後跟著仇道游和趙志。

「!!!」

「怎麼回事!?」

龍武慌忙來到范總管的面前,接過龍昭飛后他的目光在其上下不停地掃動,確認沒有什麼大礙之後長長舒了一口氣。

「王爺……」

范總管喊了這麼一句,喘口氣接著說道:

「王府被人偷襲,有歹人想要襲擊小王爺,不過被屬下處理了。」

聽到這裡,龍武第一時間想到的就是:有人想要殺飛兒!

想到這裡,他的眼中射出犀利的目光。

究竟是誰想要害他?!

「還好還好,只要飛兒沒事就好。」

龍武從范總管懷中接過龍昭飛,或許是因為什麼別的原因,一不小心碰到了懷中人,驚醒了正在沉睡狀態中的龍昭飛。

「醒了。」

龍武沖著龍昭飛溫和一笑。

「父……父王!」

激動的叫了幾聲,龍昭飛一把抱住龍武的脖頸大聲哭了起來,畢竟,他還只是一個十歲左右的孩子。

「好了好了,這不是沒事了嗎?乖,沒事了!」

龍武輕輕拍打著龍昭飛的背,安撫著。

「皇兄放心,這件事,我定會讓人調查到底!」

龍震天拍著胸脯保證道。

不過下一刻……

「父……父王……」

哽咽聲在耳邊響起,龍武低頭看向懷中哽咽的龍昭飛,嘴角勾起一抹溫和的笑容。

「好了好了,已經沒事了。」

「嗯!」

帶著重重的鼻音,龍昭飛點了點頭,他剛想說些什麼,但下一刻發生的事,讓他終生難忘。

「父王……」

「嗯,怎麼了?」

龍武溫柔的用手摸著龍昭飛的頭髮。

「我……」

「噗哧——」

這一個瞬間,話卡在龍昭飛的喉嚨中遲遲未說出口。

在他的眼前,一隻手掌停在他的眼前,手掌上沾滿了某種紅色的液體。

。 在這時候,沈建一切準備就緒,就等著對方雖然發起攻擊,沈建沈建在目前並不害怕水中的妖獸,因為他從目前來看,根本就不敢斷定水中的這隻妖獸究竟是哪種血脈等階,所以這次他根本就不敢進入到這河水當中,畢竟這些水屬性的妖獸,在水中的戰鬥力往往會比平時要強大好幾倍。

如今果然不出沈建所料,這時候沈建忽然感覺到有一股子冰冷的氣息正在向他撲過來,而且這股子冰冷氣息,讓如此炎熱的天氣之下,沈建竟然被凍的打了個冷戰。

由此沈建完全可以斷定,這隻向他攻擊的妖獸,肯定是冰屬性的妖獸,否則無法給沈建帶來如此冰冷的感覺。

這時候,沈建便開始了發起了警惕,沈建雖然也見過一些冰寒屬性的妖獸,比如沈建在幾個月之前曾經遇到的寒冰吞吃,甚至犀角兔王沈建也遇到過,當時沈建不僅僅應對了寒冰兔的很多次的冰刃攻擊,同時還被犀角兔王的寒霧攻擊過,那一次如果不是手中有獸化丹對自己實力進行拔高,如今的沈建可以說完全就無法站立在這裏了,或許到了那時候他早已經被這隻犀角兔王吃掉了。

但這時候,沈建同樣能夠感受到一種寒意,此刻沈建感受出來的這種發自內心的寒意,竟然比以前犀角兔王的冰霧還要厲害,彷彿他如果不採取一些措施去應該對着冰冷刺骨的寒氣,那他必然會被這隻妖獸凍成一個人形的冰雕。

如今的沈建,雖然已經有了一定的作戰實力以及保命的底牌,但他目前畢竟還僅僅的處於一階武者實力,在作戰的時候根本就不敢如此的任性。

這時候,沈建便開始了應對這些突如其來的寒氣,不過還好,沈建目前的修鍊屬性是屬於火性質的,火必然會克制這些冰屬性的攻擊,所以沈建在自己的體內不斷的運轉焚陽決,不過這次突如其來的寒冰攻擊真的是太猛烈來,以至於讓此刻的沈建根本就不敢有所疏忽,這隻妖獸雖然目前沈建還無法斷定它的血脈實力,但是有一點可以確定,那便是這隻妖獸在實力上必然會比沈建上次遇到的那隻犀角兔王要厲害的多。而那隻犀角兔王的實力當時已經達到了一階後期巔峰的血脈,而這隻潛伏在水中的妖獸必然最低會是一階後期血脈,甚至已經達到二階血脈的實力也說不定。

這時候,沈建開始了在體內兩套修鍊體系拚命的運轉,他的丹田內的九陽鵬王的血魂雖然目前無法進行離體作戰,但他目前有了九陽鵬王所發出來的九陽焚天火的作用,使得此刻的沈建根本就不用擔心這些冰寒之力會在短時間內滲透到他的體內。

「這隻妖獸什麼意思?此刻總是潛伏在這個和中秋,不對我發起攻擊,而僅僅對我發出一股股的寒意,莫非它目前是想要讓自己的寒意向我示威么?」

沈建如今早已經對於這場作戰做好了準備,而讓沈建想不到的是,這次他還是有些低估了這隻妖獸的實力,目前他已經能夠感覺到,自己所面臨的寒意竟然越來越厲害,如果讓這些寒意繼續侵入到他的身體的話,那他這次可以說完全無法繼續作戰,他能夠感受到這次冰寒氣息的攻擊力真的是太強了,甚至強到遠超他的想像。

你過沈建此刻萬萬沒有想到,這隻妖獸一直向他示威了將近半個時辰,卻仍舊沒有對他發起攻擊。

「好呀,既然你這個畜牲想要和我一直的就這樣消耗下去,我就看看你如今能夠消耗到什麼時候!」

妖獸一族雖然在靈智上完全無法和人類相比,但卻不代表沒有靈智,如今的沈建其實正在和這隻水中的妖獸在玩心理戰鬥,就看看最後誰能夠沉得住氣。

這時候沈建的身體在這些刺骨的冰寒氣息的攻擊之下,咬緊牙關,拚命的運轉着自己體內的能量來抵禦這些寒氣的攻擊,可以說,如今的沈建開始有一些境界突破的跡象了。

果然,難怪很多人都說,境界的提升是需要在戰鬥中進行磨練的,如果讓他僅僅是通過自己在安靜的地方修鍊功法,這樣想要提升自己的修為境界幾乎是很難的,只有在危險的戰鬥中,才能夠真正的突破修為和境界。

如今的沈建,由於水中妖獸所施展的冰寒氣息的威力太過於強大,所以此刻的沈建不得不拚命的運轉功法,如今沈建完全能夠確定,他如今所面臨的壓力越大,他提升境界的可能性可能也就越大,溫水煮青蛙的方式是無法培養出高手的。

由於這些寒冰氣息越來越厲害,以至於沈建吞服入體內的培元丹的藥力消耗也是越來越大,所以最後以至於沈建不得不再次往自己口中繼續的去吞服了一顆培元丹。

沈建為了實力的提升,對於丹藥的使用其實是非常的奢侈的,他從來都不用擔心自己的丹藥不夠用,他爺爺沈墨給他留下的丹藥,可以說極為有效的幫助他完成了武體境搬血階段的修鍊,如今到了武體境練氣階段,他自己竟然也能夠煉製出自己的培元丹了,這樣一來,這些丹藥能夠繼續供應沈建的修鍊和作戰。

這其實也是沈建的先天優勢,至於其他的那些武者,顯然就沒有如此好的條件了,他們這些人並不懂得如何去煉丹,所以說在他們這些普通的武者心中,服用丹藥是比較奢侈燒錢的行為。

這時候的沈建,由於這種冰寒氣息越來越強大,所以這次他能夠調動體內的元力能量開始對抗這些冰寒氣息,最後以至於沈建體內吞服的第一顆培元丹的消耗是極快的,很快就消耗完畢,然後沈建才吞服了第二枚培元丹。

第二枚培元丹藥力在吞服之後,很快也同樣的消耗完畢,沈建目前所煉製的丹藥畢竟只是處在下品丹藥的品質,目前只有一顆中品的培元丹,這顆中品的培元丹目前沈建還不想過早的吞服這顆中品的培元丹,他在和這隻妖獸戰鬥結束之後,他還要去和洛水鎮一趟,要和洛建山進行戰鬥,所以這時候的他,並沒有吞服這顆中品的培元丹,而僅僅吞服了這顆下品的培元丹,反正沈建這次可是煉製了一百多枚下品的培元丹,完全的夠用。

此刻的沈建心中十分的清楚,如今的他雖在面對了這次被這次水中妖獸的威脅,雖然有一定的危險,不過也同樣也是突破修為境界的機遇,或許能夠通過這種方式,能夠讓自己的修為境界能夠真正的得到突破也說不定,所以這時候的沈建對於這次作戰可以說完全是激情滿滿,他相信通過這次作戰,只要讓不死的話,就必然能夠在自己的修為境界以及自己的作戰實力上有着非常大的提升。

不過這時候還好,沈建顯然只是暫時的面對這些寒冰氣息的入侵,而並沒有真正的被這隻妖獸所危機到生命,所以這時候的沈建反而藉助於這股子寒冰的氣息來進行修鍊,在如此危險的情況下進行修鍊,往往修鍊時候的效果會事半功倍。

這時候,這時候,沈建一顆一顆的去吞服這些培元丹,這些培元丹如今可以說為讓修為境界的提升起到了很大的作用,因此這次沈建開始和這隻妖獸一直的戰鬥到底,所以這時候沈建完全可以先通過這隻妖獸身上所發出來的寒冰氣息來進行修鍊,沈建如今的身體彷彿成為了一片戰場,所以這時候沈建開始利用自己的培元丹,源源不斷蘇補充自己體內的元力能量。

忽然,沈建聽到了在自己體內產生了一股爆響,自己的身體在如今竟然已經發生了蛻變,他完全沒有想到自己此刻竟然在這隻妖獸的氣息之下,身體的境界竟然得到了突破,所以這樣一來,沈建便開始真正的提升了實力。

武體境練氣階段,分為四重天,其中的每一重天都有着自己固有的特點,比如說這次沈建以前的修為境界只是武體境十重天,其特點僅僅是能夠吸收天地之間的元氣入體,這樣完全可以讓自己的實力得到提升,要知道,以前沈建在作戰或者修鍊的時候所使用的能量僅僅是氣血能量而已,而當修為突破到十重天之後,竟然能夠讓自己能夠吸收天地之間的能量,這樣一來,這些天地元氣被他吸收入自己的體內之後,沈建完全能夠讓自己的吃力再次得到提升,儘管這時候這些元氣無法進行遊走經脈,只能夠儲蓄在自己的丹田裏面,你過儘管如此,這些儲蓄在丹田內的元氣已經對沈建的力量有了極大的增幅了,所以當一位武者的修為實力在突破到十重天之後,在力量以及耐力方面都會有着非常大的提升。

而如今的沈建,可以突破了十一重天,到了十一重天之後,武者完全可以通過自己的修鍊,運用功法,將自己丹田內的那些元力通過遊走叫經脈的方式讓這些能量遊走在經脈裏面,所以這時候的沈建,通過這些元力在經脈中遊走,必然得到了非常強大的練體效果。

武體境十一重的特點,那便是元力淬體。

你過還好,這時候的沈建雖然在實力上並不是很高,不過要知道,如今的沈建可以能夠依靠自己下妖族血脈,來提升自己體內的防禦能力和力量,所以沈建的肉身能量本來就是極為變態的,但是沈建目前突破到了入武體境十一重天之後,沈建便可以讓自己的實力再到得到提升,因為他能夠用自己所吸收而來的元力能量,來進行淬鍊身體,這樣一來完全能夠讓自己的修為境界在不斷的穩定的情況下,能夠進一步的增強自己的肉身。

沈建在這個時候,心中十分的激動,本來他在這個小河中遇到了妖獸,這隻妖獸本來會危及到他的生命的,畢竟僅僅是這種上寒冰氣息就能夠給沈建早晨如此大的壓力,但是如今的沈建也同樣藉助於這些寒冰的氣息,讓自己的實力再次得到了提高。

所以說,一名武者的修鍊,在危機中同樣有着機遇,只要看這位武者去如何去把握罷了。

這時候,沈建再次往自己的口中放入了丹藥,沈建竟然連續吞吃了九枚培元丹,才真正的抵禦住了這次寒冰氣息的攻擊,而且突破了自己的修為境界,讓自己的境界提升到武體境十二重天。

所以這時候,沈建開始了運轉體內的元力,沈建的不斷操控之下,沈建自己體內的這些元力,已經漸漸的佔據了這些經脈,在以前,沈建的經脈中只能有氣血,不能存留天地元氣,而這時候去,隨着此刻的沈建在實力上能夠真正的突破到武體境十一重天,所以這次沈建的作戰實力也有了很大的提升,他如今已經能夠讓自己體內的元力能量進入到他的經脈當中,並且進入到身體五臟六腑和四肢百骸,讓自己的身體能夠得到真正的淬鍊。

「哈哈,雖然這個畜牲弄的老子非常的不爽,你過我還是要謝謝你,如果不是你的這些寒冰氣息,恐怕我起碼還要再等上一個月才能夠真正的突破境界。」

沈建對着這個小河,竟然哈哈大笑了起來,他完全沒有想到自己能夠在如此危險的條件之下,自己的境界竟然也能夠在機緣巧合之下,得到真正的突破。

這時候,沈建隨着自己實力上的提升,自己作戰的慾望竟然也是越來越強烈,他巴不得希望這隻小河中的妖獸能夠真正的出來和他一戰,只有在不斷的戰鬥中才能夠真正的突破自己的實力。

這樣一來,沈建便完全能夠有底氣繼續和這隻妖獸作戰。

這時候,沈建忽然感覺到,在這個小河的河面上,竟然開始有了一些波瀾,這些水中的波瀾越來越多,顯然這隻妖獸已經開始要出來了。

沈建此刻的眉頭緊鎖,緊緊的盯着這個河面,他知道,一場激烈的戰鬥就要開始了。。 「師伯說不簡單,不簡單在哪裡?我什麼都不知道,如何能把握好行事尺度?」

白瑧一臉堅持,總得給她個理由。

盧遠明指尖輕扣,桌案上響起咚咚脆響。

白瑧目光炯炯,靜等他們的答案,某一刻,敲擊聲停止。

上首響起二師伯的聲音,「不簡單在哪裡,這幾十年我們都沒搞清楚,總之皇室之內,否則我們何必龜縮在此?」

小丫頭對他們心有芥蒂,還賊心不死,若是放任下去,不僅幫不上忙,還可能拖後腿,他們峰頭就這一個後輩,還真不能看著她自尋死路。

盧遠明有些無奈,扶額道:「你若是不想做那身不由己的棋子,便早些去聖山!

幫我們做事,你還有選擇的餘地,可若是入了別人的局,就由不得你了!」

白瑧心下撇嘴,連要做什麼都不知道,哪裡有選擇的餘地?到時候騎虎難下,還不是他們指哪她打哪?

不過,她也不是不識好歹之人,自家師伯,她頂撞了也不會如何,輪到外人,那就不好說了。

「師伯說的別人,可是慶王?他們想做什麼?」

大師伯李雲風看不過去,嗤了一聲,「我們若是知道,還能不告訴你?」臭丫頭簡直裡外不分。

「他們要做什麼我不清楚!不過,他們應該是在尋什麼東西,我猜測,這東西,或許只有修鍊《坤玉》的人才能拿到。」

否則以慶王的謹慎,那日不會那般失態。

「找東西?」白瑧輕聲呢喃,不知道怎麼,腦中忽閃出現八皇子那張嬌艷的臉,這一瞬間,她抓住了這一絲靈光,所以,八皇子可能也是在找東西。

她將她的發現與兩人一說,大師伯當即說不可能,「花帝老謀深算,慶王也不是好相與的,這麼重要的事,怎麼會讓那個八皇子去?」

白瑧無語,她只是這麼一說,大師伯為什麼反應這麼大,是對花帝和慶王太過忌憚,還是對八皇子太過不滿?

她看向更加靠譜的二師伯,二師伯明顯是想到了什麼,若有所思。

「事出反常必有妖,這三處不算繁華,也沒什麼有特色的的出產,若是凡人,看看景緻說得過去,可八皇子身在皇室,什麼景緻沒見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