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 Home
  • 未分類

「他?」司空及看了一眼余凡,隨後便未在意。

凝氣三層而已,在外面一抓一大把,根本不值得他注意,遠遠沒有眼前這個天才少女那般讓他不得不重視。

「這位小弟弟是你的朋友嗎?」楊瑤疑問道。

「嗯……是我的徒弟。」柳疏影回答道。

余凡在考核中並未表現的太過於完美,實話說,試卷中的題對於他來說就像是問他一加一等於幾一般的簡單,只要他願意完全可以打一百分,可以打滿分。

最終他的成績只是堪堪到達八十分而已。

這讓原本丟失了自信心的許寶華頓時找回了自信,只要他比余凡強就可以。

輪到他的時候,煉製的靈器只是匕首而已,非常的簡單,而余凡也使用了最普通的手法煉製,煉製出了一把下品的匕首,他根本帶也沒有帶,直接留給了煉器師認證處。

本來他今天就不準備考核煉器師,但是恰巧有這個機會,如果失敗了就有些對不起柳疏影的一百兩黃金了。

認證成功了之後,他也有了一星煉器師的資格認證。

余凡的考核並未引得楊瑤與司空及的注意,他們的注意力只在柳疏影的身上,收下柳疏影這個徒弟,對於他們來說完全是後繼有人,他們的衣缽也可以得到傳授。

「余凡,不錯呀,你也成功了。」柳疏影誇讚道。

儘管知道了余凡的本身實力遠遠不止如此,他還是誇讚了一番。

「小姑娘,這下你可以選擇一個了吧,你到底想拜誰為師?」司空及臉上洋溢出笑容,如果認識他的人便會知道,司空及整日里臉上都是鐵板一塊,嚴肅的很。

所以儘管是笑容,但是看起來非常的生硬。

「小妹妹,你要是認了他當師父,小心我跟你父親告狀呦。」楊瑤臉上的笑容遠遠要比司空及的自然。

【要是我的話,就選這個女師父了。】

聽到了余凡的心聲之後,柳疏影一陣的氣憤。

好你個余凡,你都有我這個未婚妻了,你竟然還想著別的女人,你這個……你這個……小混蛋!

「你們別爭了,這個小姑娘是我的了。」突然一道蒼老的聲音響起,一名白髮老者緩緩走進,老者儘管看起來很蒼老,但是那雙眼卻如同二十歲的男人一般的有活力,精神矍鑠。

「會長!」

「想不到會長也來了,但是我覺得我們應該尊重這個小姑娘的決定。」司空及還是不願意死心。

會長林符微微一笑瞬間便是出現在了柳疏影的面前。

「好快!」

「這位小姑娘,介紹一下,我是這裡的會長,林符,同時也是一名四星煉器師,如果你認我當師父的話,這些都是給你的見面禮。」林符的手掌出浮現出了一把三星靈劍,三星軟甲另計一個藍色的手鏈。

九顆靈珠顆顆分明,晶瑩的光澤已經外面神秘的紋路,這已經屬於法寶。

雖然只是二星法寶,但是其珍貴程度遠超三星靈劍與三星軟甲的總價值。

「會長太奸詐了,竟然用寶貝引誘我的小徒弟。」楊瑤氣的直跺腳,說實話,這手筆,她都拿不出來。

柳疏影最終還是搖了搖頭。

「我不想認任何人當師父,因為我已經有師傅了,是碧海學院的導師。」柳疏影一口氣全部回絕了。

「疏影者這也太笨了,他們每個人都是在雲河城舉重輕重的人物,有了他們,柳家便可以直接在雲河城站穩根基啊。」許寶華甚感惋惜。

「這並不影響啊,你還是你導師的徒弟,只是多了一個煉器師父而已。」林符道。

柳疏影還是搖了搖頭:「不行,我已經很累了,我想休息,我先離開了。」

最終柳疏影撇下了兩名副會長,一名會長離開了考核區域。

接下來他們只需要去之前小蘭的地方領取與更新他們的身份令牌便可以了。

信息已經在整個大陸更新。

【這娘們兒還挺有骨氣的,連那三尊師父都不要。】

柳疏影離開后,剩下林符,司空及以及楊瑤三人久久不能平靜。

「這小姑娘也太倔強了,我們三個任何一個都可以勝任他的師父,甚至還可以攙扶他們柳家。」

「唉,沒辦法,我看這小妹妹就是一根筋。」

林符並未多言,悄然無息的離開了。

……

離開了煉器師認證處之後,柳疏影便是腳步不穩,直接昏迷了過去。

還好余凡早已經發現了她不正常,便是接住了他。

。 看到秦舒進來,柳昱風臉上明顯閃過一絲尷尬,中斷了跟醫生的談話,起身迎向她,問道:「燕江的情況怎麼樣?」

「還可以,沒想象中那麼嚴重。」

秦舒反問他:「你的情況怎麼樣?」

柳昱風不自然地咳了咳,避開她的目光說道:「醫生開了點葯給我,每天按時吃,一個星期後就沒問題了。」

「那就好。」

秦舒點點頭,看了眼他手裡的單子,「我跟你一起去拿葯吧。」

柳昱風動了動唇,拒絕的話還是沒有說出口。

他和秦舒一起坐電梯,去一樓拿葯。

電梯里。

相較於秦舒的坦然,他想到自己之前不受控制的樣子,有點不敢面對她。

反倒是秦舒主動提了起來,說道:「韓夢是沖我來的,連累到你,我很抱歉。」

記住網址et

「不……」

柳昱風對上她的視線,又快速轉開,皺著眉,遲疑地說道:「我……我、不是……」

秦舒把他的反應盡收眼底,瞭然地抿了抿唇,抬手拍拍他的肩膀,說道:「不管是誰中了那個葯,都會失控,你不必在意。我和你都沒有受傷,這就是最好的結果。」

聽到這話,柳昱風高大的身形微微一僵。

他緩慢轉向秦舒,對上她帶著笑意的誠懇目光,不自覺地被她感染。

那壓在心裡的石頭彷彿一下子被拿掉了。

他握著拳,鄭重其事地說道:「是,還好我們安全離開了。不過,要是再見到那個女人,我一定不會饒了她!」

見他打開了心結,秦舒笑著點點頭。

兩人拿了葯,從大廳走過。

這時候,大門外湧進來一群人。

杵著龍頭拐杖的燕老爺在管家的陪同下,疾步往裡走。

身後是穿著制服的燕家保鏢。

一行人剛進來,正好跟秦舒倆人撞了個正著。

燕老爺古怪的神色落在秦舒身上,眸光陰戾。

「燕江呢?」

他毫不客氣地質問道。

秦舒神色平靜,「3樓,205病房。」

燕老爺眯了眯眸子,「秦舒,我兒子要是有事——」

「放心,醫生已經給他檢查過了,問題不大。」

秦舒打斷了他的威脅,提醒道:「還有,害你兒子受傷的人是韓夢,不是我。燕老爺,你就算恨我,也要明察秋毫啊。」

說完,氣定神閑地看著他。

「韓夢?」

燕老爺眉頭擰了起來。

他再次看了秦舒一眼,徑直越過她,帶著人直奔電梯。

秦舒看著他們一行人消失在電梯門口,若有所思。

燕老爺提到韓夢的名字時,那厭惡的反應是怎麼回事?

難道,不是他在背後支持韓夢么?

還是說,另有其人?

不管怎樣,燕老爺對韓夢的態度不善,對自己來說都應該是一件好事……如題,明天做手術,今天早點休息

《京都泡沫時代:從變賣億萬家產開始》明天手術,今天休息下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星光點點照城樓,明月高掛影相隨。

鍾延走出花海樓,伸了個懶腰,笑道:「夜色不錯,我們走走散散酒氣。」

此刻已將近丑時,花海樓門口附近依舊有不少行人經過,燈火不熄。

三人走在前面,身後兩個客棧小廝牽著馬車跟在後頭。

其中一個小廝看著鍾延的背影,又往馬車帘子上瞧了下,欲言又止。

興許是馬車的行走有了動靜,車架上呂一桐伸手在雙眼上揉了揉,徹底清醒。

然後鬼鬼祟祟,從側面掀開帘子往前面瞧,再望向空中夜色,判斷出大致時間。

「竟然待了將近三個時辰!」

呂一桐心中不滿地哼哼著。

她之前跟隨而來,見鍾延等人要進花海樓,準備退走,後來想了想又返回來。

小廝認得她是呂府小姐,也經常見她到客棧尋鍾延,便應了她的要求由著她在馬車上等。

呂一桐正考慮要不要現身,是回呂府還是跟著去客棧,畢竟現在她又算鍾延未婚妻了,應該不會被拒絕去客棧和青鸞待一晚。

外面卻隱約傳來聲音,她早就暴露了。

趙元平呵呵一笑,「那小丫頭在你馬車上,沒放棄跟蹤啊。」

出了花海樓,他神識微微一掃,就發現馬車上多了個人,氣息與之前跟來的呂一桐一模一樣。

鍾延微愣,扭頭看了眼,暗道這惹禍精什麼時候有這個耐心了,在外面等了這麼久?

難不成還想抓自己夜不歸宿,行為不檢點?

還沒過門呢!

「不理她!」

鍾延聲音特地拔高,愛跟不跟,調教她還需要點時間。

車內呂一桐哼了一聲,也不下車了。

她跟來就為多了解一點鐘延,搜集信息,看以後有沒有機會再想辦法將那婚約給毀掉。

突然,鍾延心頭一緊,腳步略微頓了下,眉頭緊皺。

趙元平的話給他提了個醒。

有些地方不對勁。

比如剛剛經過一個簡易小吃攤,明明有客人上前,那女攤主卻顯得不耐煩不想做他生意。

又如,遠處昏暗的巷道口有兩個男子正低聲聊著什麼,眼神卻四處亂瞄。

這可太熟悉了。

穿越前港片里的條子不就這樣喬裝蹲點罪犯的嗎?

「怎麼了?」趙元平發覺他的異樣。

鍾延也不敢確定,「你有沒有發現什麼不對勁,除了她。」

趙元平聽了立馬明白,目光閃了閃,神識往四周擴散。

此處離開花海樓有一段距離,空曠的街道上幾乎看不到行人了,兩邊巷子中更是漆黑一片。

「沒什麼發現。」

趙元平搖頭,又道:「安全起見,還是坐馬車走行城大道吧。」